首页

都市言情

情难自矜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情难自矜: 70.第七十章

    此为防盗章, 购买不超过60%,48小时后,才能看哦!  独留下剩下的人你一眼我一眼。
    “机长这是怎么了?怎么感觉不开心?”
    有人似乎察觉到了些不对劲, 在底下小声地嘀咕。
    机组成员都是公司随机安排的,有很多乘务对纪尽的性格不是很了解, 但同一个公司, 多少是能听到些风声的,况且还是这种级别的帅哥。
    都道他为人随和,有风度,即使听见再不顺耳的话, 都很少会撂脸色, 就更别提说是中途打断, 然后走人了。
    一旁的姜临涛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得赶紧拍了拍脑袋跟了上去,他可指望着能睡个安稳觉呢。
    纪尽一回家,洗了澡, 倒头就睡了, 昼夜颠倒, 加上长时间的高空飞行, 让他没时间和精力去想今天晚上听到的事情。
    一觉睡到了下午2点,起床开手机的时候, 未接电话却像是大年三十晚上的炮竹声一样, “滋滋滋”响个不停。
    料到是谁, 他犹豫了一会儿, 不过还是接了,怕此刻不接,后面有的被骚扰。
    “喂,什么事?”
    纪尽夹着手机,走到厨房里倒了杯白开水,声音带着丝丝的暗哑。
    对面的曹喧还没待他说完,就急不可耐地回,“纪尽,你丫的,还是不是兄弟,这么大的事情我竟然还是从娱乐八卦里知道的,还有,你手机怎么回事?怎么一天都没人接?”
    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前面的那个问题,纪尽只能避重就轻,“今早凌晨刚下飞机,一直在飞。”
    曹喧知道他飞国际航班,时间长,但这个可以暂时不计较,和秦思的事呢。
    “你别故意岔开话题啊,我问你跟秦思怎么回事呢?”
    附中的人,也包括他,都只知道上学那会儿秦思喜欢纪尽,追人的方式也可谓惊天地泣鬼神,可那时纪尽有女朋友啊,她除了落下一个“小三”的身份,还真没得到什么好处。
    后来因为快毕业,这件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哪想这只是外人看见的,人家两个早就背着大家又勾搭在了一起。
    面对质问,那头突然没了声音,曹喧知道他是不想回答这问题,摇摇头,也就没逼着问下去,而是说起了另一件事情,“对了,李勤益没几天就结婚了,你别忘了去啊。”
    “知道了,没忘。”
    纪尽淡淡地回。
    曹喧像是怕他拒绝一样松了一口气。
    因为李勤益要结婚的对象正是秦思最好的朋友许琪。
    *
    许琪这几天很烦躁,人人都说她有婚前恐惧症,但其实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是婚前想吵架。
    李勤益是1班的班长,他结婚基本全班的同学都来了,自然也少不了江诗词。
    旁的人不知道江诗词和秦思之间的事情,但她作为秦思最好的朋友,不可能不知道。
    她和李勤益说不许请江诗词过来,而李勤益却觉得这种陈年往事,当事人都不知道还记不记得,倒是她这个外人好像巴望着他们三个人能打一架才好呢,而且是人家主动要来的,他也不好拒绝。
    许琪不知道怎么讲才能和他说得通,憋了好大一股气发不出来,于是只能砸了一个花瓶来泄愤,没想到传来传去,竟传成她有婚前恐惧症了。
    秦思在去她家的路上,听她说起这件事,大大方方地说,“放一百个心吧,我会顾全大局,让你好好结这场婚的。”
    “我是担心这个吗?”
    许琪换了一只手,提声疑问。
    “那你担心什么?”
    “我是担心你到时候看见纪大帅哥又走不动了呗,这不更给江诗词抓住把柄的机会嘛。”
    秦思听着她的话,先是愣了一下,车子正好经过一个红绿灯,她踩了刹车停下来后,正了正耳朵里塞着的耳机,“哧”了一声,然后反驳,“你觉得这可能吗?没听过好马不吃回头草?”
    况且这草也不嫩了
    没兴趣
    似乎不想多谈这个问题,秦思立马转移了话题,“好了好了,不聊了,我马上到了,快下楼来接我,我现在可是明星,一不小心暴露了行踪那可就不好了。”
    许琪一脸无可奈何地挂了电话。
    秦思没骗她,她确实快到了,转了个弯,车子就已经来到了小区门口。
    是李勤益和许琪的新房。
    据说这房子是李勤益父母付的全款,虽然秦思上高中那会儿就知道他家条件很好,可没想到会这么有钱,在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段都能买得起别墅。
    报了他家地址,同意放行后,她在保安人员的指路下,开去了李勤益家的方向,这一路上想到好像某著名影后在这里有一套房子,秦思感叹,娱乐圈这一行还真是旱的旱死,涝的又捞死。
    想她上大学那会,简直每天在各个剧组间都要穿梭成狗了,也就只有那么丁点钱,这样一想,她还真要谢谢顾佟和那个把她音频传上网的人,现在都有偶像剧找她演女三了。
    到了许琪家,大门早早地就开了下来,她把车子停在了车库里,拿上自己买的东西往房门那儿走。
    给她开门的人却仿佛不太高兴,一脸为难地看着她。
    秦思摘下墨镜,风情万种地向后撩了撩她因为某新剧刚做的栗色大波浪,板着脸问,“怎么了,我不来你说我红了就忘本了,我一来你又这幅嘴脸,到底想干嘛。”
    许琪仰着头,难得得正经,“思思,我跟你说件事。”
    她很少这样严肃,因为个子不高,又长了张显小的苹果脸,连生起气来都像是在撒娇,所以就索性不发火。
    “什么事?”
    “待会儿纪尽要来。”
    许琪也没想到就这么巧,她想让秦思来看看新家,特意选了一天天气还不错的日子,想着等她来了一定要好好聊聊婚礼的事情,然后李勤益就告诉她,今天纪尽跟曹喧也要来。
    还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
    “他来怎么了?”秦思立马唬起了脸,“他来我就不能来了,等于你们家还是李勤益当家?”
    得,白担心了,许琪翻了个白眼。
    她侧了侧身让路,做出一个您请的动作,“当我没说,没心没肺的女人。”
    秦思没理睬,昂着头走了进去。
    李勤益特地让家里的保姆做了一顿饭来招待他们。纪尽和曹喧来得比较晚,快到饭点的时候他们才过来。
    进门的第一眼就看见了坐在沙发上的秦思。
    “对了,你上一次不是和余冀拍了一场戏吗?怎么样,真人帅吗?我看他在镜头里,那长腿,小腰的,迷死人了。”
    许琪趴在沙发上,一脸迫不及待地看着好友,完全忘记了今天找秦思过来的目的是讨论婚礼的事宜。
    “你喜欢那样子的啊,我跟你讲他会翘兰花指,呕,贼娘。”
    ......
    大门儿那儿的曹喧看着明显身体僵硬了的纪尽,露出了一丝意料之中的笑。
    他又朝着客厅看过去。
    坐在电视机前沙发上的秦思一脸嫌弃的瞥着眼。
    是她惯用的表情。
    秦思还和以前一样,没怎么变,穿着一件白色的镂空针织衫,牛仔短裤,漂亮到有些张扬,就是瘦了,那种符合明星上镜审美的瘦。
    从侧面看去,曹喧估计她得有170以上,不过看起来似乎连100斤都不知道有没有。
    是个标准的骨感美人
    “哟,今天来的挺早的嘛,没让人等。”李勤益从楼上下来,他先看到的是站在门边的好友,正想着调侃两句,一往客厅里望去,就注意到了同样朝着门边不经意间愣了一下神的秦思。
    脸上的笑意慢慢的凝固,连脚都有意无意地往上面那个台阶退了退,一脸的老鼠见到猫的表情。
    上学那会,他就怕秦思,秦思因为跟许琪关系好,他又早在高一的时候就和许琪偷偷地谈起了地下恋爱,因此明里暗里被秦思怼过好多次,已经形成了看到她就跑的反射弧。
    但没想到的是到现在都还不例外。
    “扑通”一声,只见一个人高马大的大男人一个没留意踩了个空,差点狼狈地摔在楼梯上,就差顺着扶手往上逃了。
    曹喧哈哈笑了起来,这才让秦思收回了神,她朝着左上方看去,多余的一句话都没说,只翻了个白眼,小声嘀咕了句,“怂货。”目光便又回到了纪尽身上。
    距离上一次他们见面,已经过去了五年,秦思这还是第一次看见他真人,一件简单的白t恤,穿着显年轻了不少,不过还是不难看出他和四年前有了本质的区别。
    更稳重了,举手投足间透露着成熟男人的气息,就连胸前的肌肉仿佛都结实了许多,似乎摸上去很有质感。
    想到这儿,秦思咽了咽口水,心里却不停地警告自己:不能想,不能想,她现在好歹也是见过全中国最帅男人的女人了,不能丢了女明星的脸。
    即使是个靠几条黑料,曾着别人热度,小火了把的十八线小明星。
    “咳咳。”
    在她胡思乱想的这会儿功夫,许琪突然咳嗽了一声,然后在未得到回应后,凑到秦思的身边,咬着字小声说道,“别看了,眼睛都快粘上去了,瞧把你没出息的。”
    “谁没出息。”秦思瞪了瞪眼回她,然后一本正经地转过头,理了理自己的长发。可眼睛的余光还是时不时的瞟向了别墅大门的那一侧。
    曹喧用手肘抵了抵旁边的纪尽,得到的却是好友一副“你闲着无聊啊“的表情。
    眼见好戏没看成,他只能转移了话题,问,“许琪,你没告诉李勤益今天大明星会来啊。”
    “没告诉,要的就是把他吓得半死的效果,让他狂。”许琪话里行间还透露着一股淡淡地怒气,估计为了江诗词的事情气还没消,对着楼梯上已经站稳了的某人腹诽了半天才走向餐桌。
    李勤益也跟着走了下来。
    阿姨将已经烧好的菜端上了桌子,六菜一汤,还和从前一样,就是菜色丰富了不少,因为许琪和李勤益是闹出人命才结婚的,平时吃得也多,所以她今天也没发现什么不对劲,只当阿姨看她最近老是吐,特地烧了一些好吃的给她。
    一顿饭一会儿就结束了,秦思由于过几天要上镜拍戏,只吃了一点就放下了筷子,为此还被许琪说了一顿。
    说着说着,不知道怎么提到了顾佟,她微微侧了侧脸用眼角看了看纪尽,没有任何反应。
    饭局已接近尾声,没人再动筷子,他就坐在曹喧的身边,不疾不徐地一手架在椅子背上,一手玩着打火机,
    “噗呲噗呲”的摩擦声在客厅里尤为引人注意。
    秦思低头看了看手机,已经快一点了,下午尤齐娜还让她去公司一趟,这个点,从这里往公司赶时间正正好,于是她也没多逗留,道了别就离开了。
    她要走,曹喧也呆不住,一个劲儿地要求和秦思一道,屁颠屁颠跟了上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前面的人却突然停了下来,小声地尖叫了一声。
    原来秦思今天穿得是件带洞眼的毛衣,材质还松,因此很容易勾上耳环,金属的圆圈卡在衣服线上,扯得耳朵疼,她低着头,拽了半天都没拽下来。
    于是转过身,对着就近的曹喧招招手,说道,“你过来帮我扯一下。”
    曹喧挑了挑眉,看着她因为抬手露出的一小截腰肢,对着纪尽眨眨眼,之后才点头同意,走到她身后去。
    秦思感觉他站在了自己后面许久才开始动手,轻轻剥离了耳朵上的毛线,随之而来的却是一阵阻力,让她隐约觉得身后的男人朝着她前倾了过来。
    她今天穿的衣服后背是v领,男性强而有力的气息喷薄在裸露于空气中的肌肤上,让她觉得有些难受。下意识得伸手去躲,还没回头,就听到后面传来一声低浅的男声。
    “嘶。”
    是纪尽的声音。
    秦思猛地一下回身,只见面前人清隽的脸上,多了一道指甲的划痕,显的滑稽又搞笑。
    也不知平时在女人面前那样来去自如,游刃有余的男人这一刻怎么变得如此呆头愣脑。
    他侧过身,给秦思让了一条小道,似乎像是欢迎她进来。
    秦思这才将墨镜递给常欣,慢悠悠地往里面走。
    这边的动静很大,吸引了沙发上坐着的两个女人,就连拿着药箱从房间里走出来的纪尽,都投来异样的目光。
    只是大家都是成年人,自然懂得去隐藏自己的真实想法,只一秒,陈雅茹的眼神就立马从不可置信变成了风平浪静,然后转过头与旁边的同事谈笑风生。
    纪尽将药箱递给陈雅茹旁边坐着的女空姐,便站起了身,就这么看着秦思进来,一句话都没有说。
    秦思脸上带着笑意,心里却巴不得把他给撕粉碎了。
    这边剑拔弩张,那边姜临涛看见走进来的秦思后,对着那张熟悉的脸冥思苦想了一会儿,终于知道那种熟悉感来自哪里时,不自禁地“卧槽”了一声。
    他又仔细将站在距离自己一米以内的这个女人打量了一番,大波浪,白皮肤,桃花眼,小脸蛋,无懈可击的身材比列,明星不愧是明星,站在正常人面前就跟天仙似的。
    简直移不开眼啊。
    等等,她来找尽哥干嘛?
    难道......
    姜临涛朝着陈雅茹看了一眼,不无也觉得有些尴尬,想起之前自己还撮合他们......
    “你是秦思吧,我认得你。”就在所有人不知道怎么开口的时候,他突然灵机一动冒出来这么一句话。
    有那么些要打破僵局的意思。
    秦思原本眼睛还在纪尽身上,听到后方传来的男声,转过去,含着笑,“你认得我?”
    “嘿嘿,谁不认识你,最近很火。”
    姜临涛这人口无遮拦惯了,并不知道有些事情,在有些场合不能随便乱提,不然就会引起某些人的钻空子。
    果然,坐在陈雅茹旁边的那姑娘,“纪尽,等一下送我们一下行吗,雅茹这腿不好走,我们还有一个箱子。”
    今天从飞机上下来的时候,陈雅茹被一个胡搅蛮缠的乘客给从舷梯上推了一下,本就踩着高跟鞋,还站在那么高的地方,为了不至于从上面滚下去,她拼命地拉着扶手,人是稳住了,不过腿却崴了一下。
    回去的路上,丁晓便灵机一动,想着纪尽家靠得这么近,不如借此机会去他家看看,再顺便套套近乎。
    一开始纪尽不同意,说家里长年住着两个大男人,她们去不方便,可丁晓一直拿陈雅茹的脚说事,纪尽一看,也确实肿得有些严重,就同意了,想着回头让姜临涛送,就避免了尴尬,没想到秦思却在这个时候来了。
    站在一旁的秦思,听到这句话,就知道她想表达什么意思了,上学那么多年,不说有没有学到什么知识,这些小女生的小心思她还是懂的。
    这姑娘明里是在请求纪尽送她们一下,实则是在试探她和纪尽的关系。
    在北城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能在这个年纪住上这么好的房子,开那么好的车,即使为人低调如纪尽,也难免会有人看出他家境富裕。
    既然家庭富裕,自然不必在乎钱,那保不齐会和什么小明星谈谈恋爱来消遣消遣时光。
    都消遣时光了,就必定不算什么真感情了。
    秦思一想到,这女人把纪尽想成那种会招.妓的人,就是自己被别人联想成那样,也觉得好笑。
    她挑眉朝着纪尽看了一眼,而后双手插在胸前,踩着高跟鞋走到了酒架旁,倚在上面,对着面前的男人伸出手,突然绷着一张脸说,“前几天的钱只给了一半,你确定不把尾款给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