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偏偏偏爱你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偏偏偏爱你: 93.是她

    订阅不足70%, 枝付宝搜533246971每天领红包看全文  结果是,林笙一个电话叫了个开锁的, 三下五除二换了把新锁。前前后后才一二十分钟就搞定了。
    徐写意进屋找父母留下的零用钱来给锁匠师傅,结果出来,林笙已经结过账,那师傅人都走了。
    她攥着二百块钱在手里,看见林笙坐在他们家沙发上,手肘着膝盖随意垂着, 低着两排浓密的睫毛。
    ——林哥哥办事也太快了吧~
    ——好像什么麻烦对他来说,就是随手一下。
    徐写意抿着唇走过去,双手把换锁的钱递给林笙:“林哥哥你就把钱收下吧。大老远麻烦你送我一趟已经很不好意思了,哪能再让你出钱呢。”
    林笙过了一秒才抬起脸, 不笑的时候,剑眉星目的, 略微严肃高冷:“你自己留着吧。买点需要的东西。”
    徐写意刚张嘴、想继续努力把钱给过去的时候,林笙似乎想起来,说:“你数学吃力, 那就拿去买点卷子,好好做做。”
    徐写意:“……”卷、子。
    当即天灵盖一凉。
    然后徐写意才发现, 林笙的眼睛暗藏漫漫的笑意。所以, 内心其实是有点傲的林哥哥这是…在逗她?
    是吗???
    徐写意暗暗打量林笙想确定猜想, 可林笙没给她机会。
    他垂下一双清黑的美眸, 拿起茶几上的半盒烟, 眼尾朝少女一挑:“介意哥哥抽支烟吗?”
    徐写意的双手好好地放在膝盖上, 看着林笙,横着甩了下头。
    林笙看见,对她的恭敬有点哭笑不得。
    ——这么怕他啊~
    其实林笙也知道,徐写意远没有表现的这么乖顺,她能自己拿主意、存钱找上他,说明她是十分有计划、有想法的。
    徐写意不过是和许多孩子一样,在师长面前收敛爪牙,表现得乖一些而已。
    “你爸爸妈妈呢?”
    林笙的话,打断了徐写意对他察言观色地探究。
    “他们最近忙着创业,去藤川了。一周两周回来一趟。”
    “那家里不是就你一个人?”
    “嗯,大部分时间是。”
    林笙看了一眼徐家,虽然是简装,但东西摆放整齐,干干净净,不说还真看不出来是个十几岁的女孩在打理。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徐家从住别墅的老板,到现在搬来这里,一定经历了不小的变故。
    难怪,这个少女身上透露着一股子冷静、早熟的特质。也是不容易。
    林笙心头敞亮。
    “晚上一个人怕么?”
    “还好。”徐写意背坐得很直,微笑了下,“刚开始会害怕,不过现在已经习惯了。”
    林笙笑了下,“以后要是害怕,就给我打电话。”
    徐写意眨了下眼。
    林笙倒是有些意外,女孩这个眼神似乎是在…探究他?
    哈。
    林笙垂头笑了下,觉得有趣。
    她还想把他看穿呢?
    他们又坐了几分钟,林笙肘住膝盖,用手揉了揉太阳穴,似乎有些疲惫。
    徐写意注意到他眼睛里明显有红血色和倦意,像是感冒,其实从刚才起她就发现林笙的嗓子有点异样的沙哑。
    她正想问他是不是不舒服,林笙的手机就响了。
    是楚越飞的电话。昨天那几个北方来的富二代想找林笙玩儿,一群二十多岁的年轻富家子弟,不缺钱,又没结婚,玩儿得很混。
    林笙接起电话往阳台走,听见那边楚越飞说:“他们还想找真学生妹呢,十六七、十七八那种。还说问问咱们的万人迷林少,有没有经验。”
    大院出来的孩子,三观都是很正的。林笙背靠着栏杆:“操!老子可没那么禽兽……”
    屋里,徐写意猛地警醒了下。
    她,她听错了吗?
    温柔的林哥哥,居然会凶煞煞地说脏字。
    林笙没打多久,很快进客厅来。
    就这会儿工夫,徐写意把换下的、林笙的衬衣叠得很整齐,四四方方的,双手递过去,“林哥哥,谢谢你的衣服。”
    “好。”
    林笙接过来放在小臂上,笑容很温和。简直人畜无害。
    徐写意觉得,刚才一定是自己听错了。
    ——林哥哥这么温柔有修养的人,怎么可能说脏话。
    她送他到门口:“林哥哥,你今天又帮了我一次,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
    刚在阳台接电话又吹了点冷风,林笙正头晕得厉害,一时没听清,在门口换鞋的时候懒懒回头:“什么?”
    徐写意的头顶才到他肩膀,隔得近,必须仰着脸。“我说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林哥哥。”
    “哦?怎么说?”
    “你今天又帮了我一次啊。”
    徐写意如实说,不知道林笙怎么了,怎么重复问她,他仿佛看起来很倦。
    “加上上次,上上次,还有我们的约定,你说以后还要帮我做手术呢,林哥哥。”
    她细细地数,一半是感谢、一半是提醒,让林笙别忘记他们是还有约定的。
    毕竟此前他们好久没联系,真怕他忘了不认账。
    大人都是复杂多变的动物啊~
    林笙看穿了她的小心机,单手扶住门框,用越来越眩晕的视线俯瞰矮他很多的少女:“就那么,想感谢我啊……”
    徐写意真诚地点头。
    林笙有一点漫不经心的笑意,忽然弯下腰。
    徐写意吓一跳,肩上压下重量——一只男人的大手。
    她慌张地仰脸,迎面一股很清淡的香味,伴随着男人的呼吸,撞在她唇齿间。
    林笙有些身形不稳,因为头晕稍微没那么注意距离,埋在少女脸侧,很近,“那你现在,就好好感谢我吧……”
    徐写意脑子发嗡:“林、林哥哥……”
    -
    电热水壶有点老,要烧十几分钟。
    徐写意插上电,火速地去卫生间洗了个头发出来,结果水还没开。
    她看一眼沙发,林笙手肘着膝盖,支着头,在闭目休息。
    刚才,林笙俯下身,用异常沙哑的嗓音告诉她:烧点热水,给他找点感冒药,就是感谢他了。
    原来他真淋感冒了,之前她就发现林笙有点不对呢。
    水开后,壶口吼得咕嘟咕嘟,卡一声跳断。
    徐写意端起水壶,把玻璃杯满了大半,但水很烫,还不能服用。
    她回头看沙发上的林笙,还有点不敢过去,脑海里想起刚才,林笙弯腰伏在她耳畔,那灼人的呼吸,她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当时隔得那么近,她甚至看见了他,眼珠上细致、清黑纹理。
    极致的慵懒、迷离。
    ——啊,生个病都这么会勾引人……
    ——难怪,林哥哥桃花好。
    徐写意靠着桌,漫漫地想。
    然后脑海里不可控制地冒出个词儿:“尤物”。
    呵呵。
    可是尤物是说女人吧,林哥哥一米八好几的个子,man 得很呢。
    真的,她再没见过,比他更英俊的男生了。
    怎么办呀。
    她没生病,倒是林哥哥病了。
    怎么感觉…他有点娇气啊?徐写意摸着两袋感冒冲剂想。
    可能是,从小家里照顾太细了吧。
    -
    这情况,林笙是开不了车了,电话里喊了个代驾,大约半个小时后到。
    等水凉喝药的这会儿时间,林笙就在沙发靠着小憩养神。
    徐写意不敢打扰,拿了吹风在客厅边上的插座吹刚洗的头发。
    林笙听见风机的声音,睁开一点眼睛,视线还有点晕眩。
    徐写意穿的是母亲穿不下、传给她的碎花长裙。脱下校服,又披着长发,少女一下成熟许多。
    林笙的眼神深了深。
    ——少女弯着腰,在吹头发。葱白的素手,一下一下拨弄自己长发,露出一段白皙的脖子。
    灯光到了她那里,仿佛也变得温柔了。
    徐写意其实长得很漂亮,清纯自然,柔软的黑发,嗓音轻细温柔,说不出的恬静。
    只是此前,林笙从没把她当成女人来看过。
    看了一会儿,林笙垂下眼睛,嘴角的笑有点戏谑和漫漫,拿起打火机随意放在手心。
    女什么人。还是半大孩子。
    徐写意吹好头发,过来摸摸玻璃杯外面,还有些烫,还得过会儿。
    她就去拿了袋子,把感冒冲剂分次数用塑料袋装好,打算整理好,一会儿给林笙带走。
    等收拾完再摸杯子,温度正正好。
    她就把冲剂调进去,用调羹搅匀。
    “林哥哥,冲剂调好了。”
    徐写意把杯子推过去,因为知道林笙很挑食,特地细心地鼓励,“放心吧。甜甜的,一点都不苦。”
    “是吗。”
    “嗯嗯。”少女笑眯眯,“再说,良药苦口嘛,就算有一点苦也要忍忍哦。”
    林笙看一眼青春稚嫩的少女,有点似笑非笑。
    ——所以她这是在……哄他吗?
    --
    那天之后,林笙感冒好几天,恰好休了个假,应朋友邀请,投了两个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也没闲得下来。
    只是偶尔闲下来看微信,就会有意外消息进来。
    那个之前一直不敢找他的小姑娘,现在会在每天合适的时间,提醒他喝水吃药。很细心。
    【林哥哥,今天好点了吗?头还痛吗(* ̄︶ ̄)】
    【林哥哥,今天的冲剂也要按时吃哦⊙u⊙!良药苦口利于病 (*≧▽≦) 】
    【林哥哥,吃完这包,还有三包。加油↖(^ω^)↗】
    最近一条,是刚刚发的。
    【林哥哥,记得早睡多喝水,最好四五十度的热水哦。[握拳]加油战胜病魔!(-ω`)晚安】
    “阿笙,你笑什么呢?”
    晚上楚越飞生日局,男男女女很多人,他问林笙。“你不是生病了吗,看你心情还是愉悦嘛。”
    林笙收好手机,正了正色,“没什么。就是最近……呵,学到挺多颜文字。”
    “颜文字?”
    朋友们一头雾水,林笙也没打算解释,想到刚刚那个揉眼睛犯困的颜文字,还有些好笑。
    十几岁的小女生,哄人还挺有一套嘛。
    谁都不知道,这个小姑娘正酝酿着一个“大胆”的计划。
    她悄悄的。
    谁都没告诉。
    下课铃打响后,物理老师铁着脸走出教室。满教室如释重负地唏嘘,可徐写意的心,却恰好相反地开始紧张。
    她默默攥着手机从座位上起来,走出教室,来到走廊无人的角落。
    手指对着屏幕上那个联系人,始终按不下拨号键。徐写意纠结半天,手心儿都开始冒冷汗。
    恰好几个约着去厕所抽烟的男生走过来,打打闹闹的,往旁边一瞧,正好看见角落里的徐写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