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偏偏偏爱你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偏偏偏爱你: 94.降临

    订阅不足70%, 枝付宝搜533246971每天领红包看全文  真的是高中生?他怎么看着,像小学的。
    “没关系, 能穿就行。”他说。
    徐写意仰着脸笑,嗯了一下。
    徐家是简装的,但收拾得特别整齐, 看徐写意进门来一番举动, 林笙其实略微意外。
    这点年纪的孩子, 家务居然干得这么溜,很独立。
    徐写意在厨房忙活,时不时传来响动。
    林笙在客厅坐了一会儿, 处理完工作上的事, 又跟韩国人打了两通电话,然而少女还是一点从厨房出来的迹象也无,他就干脆去阳台抽了一支烟。
    徐家整个阳台是各种绿植的天下!
    都是常见又好养的品种, 太阳花、水仙花、蝴蝶花和月季,还有一点绿萝, 长得茂茂密密。
    旁边地上的纸盒放置着一只巴掌大的玻璃鱼缸,里头养着两条橘色小金鱼。
    就地摊儿上捞的, 最普通那种橘色小金鱼。缸边放着两小包饲料,大概是买鱼送的。
    林笙随意地背靠着栏杆, 指间的香烟被夜风吹拂,白烟一缕一缕, 绕着他飘散。
    ——一个, 喜欢花花草草和小动物的小女生。
    林笙做了结论, 视线掠过客厅,看向厨房。
    那边水沸了,热气袅袅,少女正忙活丢面条。动作灵巧。
    呵。
    面似乎也煮得也不错。
    “林哥哥你尝尝。”徐写意双手把筷子递过去,“很营养的,徐氏营养牛肉面!”
    茶几上热腾腾地一碗面,肉眼可见大块的牛肉和很薄的白萝卜片,一些葱和香菜。
    林笙个子高,坐着必须微微倾身弯腰,修长的手臂随意地肘着自己膝盖:“没想到还有这么豪华的面。难怪你煮那么久。”
    徐写意把面碗朝林笙跟前推了推,“快尝尝看!”
    然后徐写意有点见鬼,只见林笙齐了筷子之后,在一大碗面里剔了几小根,浅尝辄止。
    举止之文雅,她真的,没见过谁吃面是这幅样子。
    “怎么样林哥哥?好吃吗。”其实她对自己厨艺还挺有信心,一来是她兴趣,二来也是确实想谢谢下林笙,所以做得很尽心。
    “很好。”
    徐写意蹲在旁边捧着脸,歪头看他,“真的吗?”
    林笙的脸上有一点很浅的笑,但仔细看,就能看出他眼底深处的平淡,他没有兴趣。
    但徐写意是看不出来的,“那要多吃点啊!”
    徐写意笑开,“谢谢你啊林哥哥,帮我好几次,今天不但送我回家,还把我同学也送回了家,耽误你这么多时间,真过意不去。”
    “不用客气。举手之劳。”
    吃过太多精细美食的男人,和个吃学生食堂大锅饭的少女,显然口味水准不在一条线上。面的味道对于林笙来说,真的只是一般,很一般。
    林笙没呆多久,他似乎很忙,开车的时候就电话不断。在接了个着急找他的电话后,林笙就跟徐写意告别离开了。
    徐写意来到阳台,透过树冠的缝隙,看见林笙的车从路灯下开出了小区,很快消失不见。
    她垮垮脸、叹了口气回到客厅,捧起那一碗几乎没怎么动的牛肉面。
    她好像有点发现了。
    林哥哥,看起来温和谦逊的一个大哥哥,可仔细接触一下,她发现他还挺……傲的。
    徐写意拿筷子挑了挑里头原封不动的牛肉面。
    “不爱吃香菜,不爱吃牛肉,还不爱吃面……”
    “挑食成这样了啊……”
    “怎么长到那么高的?”
    林笙没说,但她都观察出来了。
    ——挑食的林哥哥,可真讨厌啊。
    牛肉选的是最贵的,丢掉也太可惜了。
    徐写意对着一碗牛肉面纠结了一会儿,然后干脆拿起筷子自己吃。
    想起林笙饭前齐筷子的动作,很好看。
    她心中一动,也学着做了一遍。
    --
    期中考快到了,整个高二(5)班进入试卷密集轰炸期。
    徐写意态度认真,成绩普通,每到这种时候就倍感课业繁重,倒是暂且把“发育”的苦恼放在了一边。
    上次之后,她再没碰到过林笙。
    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生活上也没什么交集。
    唯一的一点联系,就是那天她和林笙加了微信。但加没加区别也着实不大,加上后就从没联系过。
    徐写意从小中规中矩惯了,林笙没有发消息给她,她也没有主动发过去打扰。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日子一天天隔得久一点,对于林笙她又变得有一点怕。
    但仔细想想,明明林哥哥那么温和、那么好的人啊~~
    应该没有理由怕他才对。
    又过了一个月,五月中旬,天气在炎热与阴雨绵绵里交错。学校的生活平静而重复,徐写意也只偶尔会想起林笙,那个温和周到的大哥哥。
    偶尔,她会在刷微信的时候翻到一条他的朋友圈。
    但仅此而已。
    林笙的私人状态很少,从他的朋友圈是几乎窥探不到什么。
    但偶尔他发的一条,就会很精彩。
    怎么个精彩呢?嗯……反正,对她来说觉得蛮新奇的,他发的那些东西,是她从没接触过的、未知世界。
    从他的朋友圈,她对他那个未知的世界,能窥探到冰山一角。
    五月雨水多。
    今天上午的大课间,外头下雨不做操,5班的教室里大家乐呵得跟放大假似的。
    徐写意趴在桌上,有些百无聊赖,翻弄着手机微信。
    一条很醒目的视频状态,跳入眼帘——一副,毛笔字?!
    睁了睁眼睛,徐写意下巴搁在手背上,脑袋摆正了些,把手机推到眼跟前看。
    发信人的备注名是,“林哥哥”。
    昨晚发的一段短视频——白纸黑墨,男人的手提笔挥洒。字迹狂草,潇洒不羁。
    草体的《沁园春》。
    看林笙的文字,像是跟朋友打赌输了,被迫写了发的。
    “妈呀!”杨冰冰丢开嘴里的雪糕,直接把徐写意手机拿过去,瞪大眼,“现在还有人毛笔字写得这么好呢??!”
    她咋呼呼的,徐写意给吓一跳,想拿回自己手机,可杨冰冰哪儿肯放。
    “又是你那个林哥哥啊!”
    杨冰冰瞪大眼,“哇塞,你那个林哥哥家里到底干嘛的呀。他书房是纯中式风唉!”
    徐写意也觉得林笙的书房,似乎很特别,“我也不知道。他们家是比较传统。”
    然后杨冰冰就冒出个词:“世家?!”
    “什么年代了~~”徐写意说,“你还是少发散点想象力。”
    然后刚才杨冰冰嗓门不小,引得周围的同学都要拿徐写意手机看,简直一发不可收拾。最后演变成了小半个班级都在传阅。
    大家从讨论毛笔字,到讨论那只手,再到讨论那只手上戒指的价格。
    徐写意都快被班上同学追问疯了。
    ——可她也不知道啊!
    ——毕竟,那个超级挑食的林哥哥跟她,真的不太熟~~~
    -
    徐写意再遇到林笙,是一星期后的周日,还是高街那边。
    天昏昏的,偶尔逼下一滴雨水。空气风呼呼,湿度很重,马上要下雨了。
    徐写意跟杨冰冰、张晓励正逛得兴致缺缺,抬头看看天气,都商量着提前回家算了,免得被淋——她们仨,一个都没带伞。
    张晓励先走了,徐写意和杨冰冰往235的车站走,一边走,一边聊着。
    “哎~要是你那个超级帅的林哥哥在就好了,直接把我们送回家。”
    徐写意看她一眼,“好啦。别想着占便宜了,大人都很忙的。”
    “一口一个大人,说得你自己很小似的。”
    “林哥哥比我大十岁呢。”
    杨冰冰喜欢交朋友,说话也没什么遮拦,她瞟一眼徐写意的胸口,笑得有点恶劣,“你林哥哥没你大吧?”
    徐写意一时没反应过来,然后才红了脸,锤杨冰冰的肩膀,“让你坏!看我不揍你。”
    “哈哈。”
    两个女孩嬉嬉闹闹,等到了车站,徐写意才发现兜儿里的钥匙串丢了,她就让杨冰冰先上车走,她自己倒回去找找。
    也不知道是不是刚才在咖啡厅外嬉闹的时候掉的。
    徐写意沿路找回去。
    刚走到那处高档咖啡厅外,就碰到辆很眼熟的黑色保时捷停靠在店门外的划线停车区。
    徐写意有些认出车来,就捋着肩上的书包带子站旁边看,到底是不是林笙。
    片刻,车门开了,可下来的却是个很漂亮的红色鱼尾裙女人。
    徐写意正疑惑,然后又看见,车门另一边打开,出来个个子很高大的青年,半休闲的灰色衬衫,简单的黑色长裤,把男人温和中的那股清冷气质,更加凸显。
    男人微微侧头,徐写意一下子看见了他的侧脸轮廓。那高挺分明的鼻梁,让她一瞬间就认出来了——
    “林哥哥!”
    大概是马路上的噪音大,那个人似乎没听见。
    倒是漂亮女人注意到她,她摘了墨镜,奇怪地看了两眼徐写意。
    他们一前一后地进了咖啡厅,徐写意站在门口,自言自语:“那个人,是林哥哥吧……不可能看错啊。”
    林笙的长相那么特别,剑眉星目,一点杏眼,是很东方的那种,英俊又俏丽。
    辨识度很高的。
    咖啡厅有落地窗,太巧了,林笙和那个漂亮的女郎靠窗坐的,徐写意在外头一眼就看见了他们。
    她打量了一会儿,然后继续找自己的钥匙。
    咖啡喝到一半,林笙始终不怎么说话,身体往后靠着。可他越漫不经心,越有种迷人的慵懒。
    欧琳娜看了一会儿林笙,有些挫败,“阿笙,阿笙?”
    “嗯。”林笙抬起眼皮,“怎么?”
    他问她怎么。欧琳娜心中有些闷,终于还是沉不住气, “我以为,你始终对我还是有些留恋的。不管怎样我们都好过啊。”
    而对面的男人,只是冷淡地笑了一下,用镊子,夹了一块糖,放咖啡杯里。
    雪白的糖块,刹那被咖啡汁包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