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综]靠隐形眼镜统治世界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综]靠隐形眼镜统治世界: 75.番外(五)

    ……
    审讯——她不确定这个词用在这里的水分——“情报屋”获得的情报目前都在麻美手上, 是她的父亲在太宰治离开后的那天下午交给她的。
    用一之濑诚也的话说, 任务是你接下的,那么后续自然也就要由你来处理。
    既然下定了决心让自己女儿继承首领的位置,那么就要迅速将“培养女儿”的计划实施起来。
    不仅仅是“情报屋”的后续, 一之濑诚也还将“一之濑”目前的势力范围和名下产业等资料统统交付给了麻美,并且要求少女必须熟记于心。
    这对一之濑麻美来说压力有点大,毕竟少女虽自称黑手党,可却从未深入接触过“一之濑”的内部资料——那些都是父亲曾经对她隔绝的东西。
    再加上在学校请的病假也快结束了,而且再过一周还有一场重要的考试。因此, 一之濑麻美除了记那些繁琐的文件以外还要抓紧时间补习落下的学业。
    综上所述,一之濑麻美在短期内忙的晕头转向脚不着地,于是一不小心就遗忘了前两天和黄濑凉太的约定。
    好在等麻美看到黄濑邮件的时候还来得及拯救。对方把约定的时间向后推迟了两天, 似乎是有临时的比赛需要他参加。
    邮件中特别强调了是由于篮球部部长态度坚决地驳回了他的请假,导致黄濑凉太实在没有办法才改约时间的。
    顺带还道歉了好几次。
    麻美当然不会介意,倒不如说这反而拯救了她。
    本来和黄濑凉太的友情就趋于破碎, 要是因为“对不起我忘记约定”了的理由而爽约的话,那两人的关系将会步入冰点, 也太尴尬了。
    和黄濑约定了具体的时间地点后,一之濑麻美就再次投入了文件堆里。
    恩, 她爱学习, 学习使她快乐。
    #
    两天后的放学时间。海常高校大门不远处。
    黄濑凉太是一路小跑着来的, 少年一看到还站在原地的黑发少女就整个人夸张地松了口气。
    “太好了, 我还以为小麻美走掉了。”
    一之濑麻美看了眼时间, 少年大概只晚了十几分钟, 于是她不在意地说道:“没关系,上次我迟到的时间更长,所以黄濑你这次就吃亏一点,我们算扯平了。”
    “这怎么可以相提并论。”金发少年抗议道,“一开始是我提出的见面,可不但推迟了日期还在当天迟到,怎么样都不能扯平吧。”
    一之濑麻美故作沉思地停顿了一会儿,接着对黄濑凉太开口:“那你头低下来一点。”
    少年听话地弯腰。
    一之濑麻美眼疾手快地微垫脚尖在金发少年脑门上用手指重重弹了一下。
    “好了,这下我们扯平了。”
    黄濑凉太摸摸发红的脑门,苦笑:“小麻美太狡猾了,肿起来的话经纪人会很头疼的。”
    “经纪人?”
    “噫,小麻美都不知道我有在校外兼职模特的吗?”
    麻美立刻就用羡慕嫉妒恨的眼神注视着金发少年。
    “怎、怎么了?”
    “没什么。”少女撇过头,“就是突然有一种梦想被抢走了的感觉。”
    “啊……?”黄濑凉太满脸疑惑。
    “不告诉你,这个是少女的秘密。”麻美含糊其辞,随后转移了话题,“那么黄濑今天找我出来是有什么事吗?”
    “唔——”金发少年有些难以启齿地拖延时间,“我们先找个地方坐下来吧。”
    然后两人就去了学校附近的快餐店。
    “感觉这可能是魔咒吧。”黄濑凉太把点来的饮料放在少女面前,哭丧着脸叹气,“为什么还是快餐店啦……”
    一之濑麻美一手托着下巴、一手用吸管拨了拨杯子里的冰块:“没办法嘛,这里比较近。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挤出时间来见黄濑你的,这两天经常忙的连饭都来不及吃。”
    偏偏父亲完全没有手软的意思,反而还加重了她的负担。说是为了让麻美尽快自己摸索出高效利用时间的方式,还让她早点习惯这种高强度的工作。
    少女认为自己被父亲无限宠爱的日子可能已经到了头。
    “这么忙啊,那我不是浪费小麻美的时间了。”
    “不会啊,黄濑也是很重要的。”
    “!!!”金发少年露出了感动的表情,“小麻美……”
    没想到自己顺口说的话让黄濑凉太感触这么大,一之濑麻美心虚地在心里唾弃了一下自己。
    是不是和太宰治相处太久的缘故,她好像也有点变渣了?
    吸了一口饮料,麻美正色了起来:“黄濑想要说什么呢?时间有些紧张,我可能待不了太久。”
    办公室里还有好几堆文件她没看呢。
    黄濑凉太也收回了耍宝的表情,他沉默了一下,然后压低着声音问道:“小麻美……是黑手党?”
    一之濑麻美早就知道黄濑凉太猜到自己身份了,但却没想到对方竟如此大胆直接地问出来。
    “是哦。”黑发少女直截了当地承认了。
    “果然……”
    “那黄濑想要怎么办?”麻美笑容依在,托着下巴的手放到了桌面上点了点,“我的身份让你害怕了吗?”
    没等少年开口,黑发少女继续说:“这个问题,好好想想再回答哦。”
    被一之濑麻美身上兀然散发出的黑手党气场吓到,黄濑凉太愣在那边沉默了足有两分钟。
    “恩,起先有一点点。”片刻后,金发少年回复,“其实一开始想到的时候还有点不敢相信,因为身边的同学是……嗯,这种身份,感觉只有电视剧或者小说里才会出现。”
    “然后?”
    “然后因为不敢找小麻美确认,怂了一段时间。”黄濑凉太皱起了眉,“等到再想找小麻美解释的时候,你却好久没来学校了,一时之间也找不到别的机会,结果就拖到现在……”
    一之濑麻美摆弄吸管的动作缓慢了下来,少女微微挑眉:“你在有些地方胆大的让我吃惊了。”
    知道了她的身份还壮着胆子来约她?黄濑凉太是不是根本没有理解“黑手党”这个词所代表的群体是什么意思?
    “这应该不是夸我吧……”黄濑凉太缩了缩鼻子有些委屈,“小麻美根本不理解我的心里有多煎熬。”
    一见钟情的女孩子是黑手党。
    天哪,如果写成剧本说不定还能火。
    该说黄濑凉太是艺高胆大还是天真无知呢?
    听到这里,麻美也差不多明白少年的意思了。
    “我可是黑手党哦。”
    “恩,我知道呀。”
    “黄濑,你真的明白吗?”
    黄濑凉太很不服输地瞪大了眼睛:“我很明白!我还网上查了很多很多资料!”
    “……真的明白就行了。”麻美无奈地扶额。
    “那……小麻美不会伤害我吧?”少年小心翼翼地试探着。
    这不还是有点怂吗?
    一之濑麻美笑出了声,然后假装警告他:“如果你随便乱说话的话,说不定就会了。”
    金发少年猛摇头,接着又壮着胆子问:“那小麻美也不能伤害我家里人!”
    “……你到底在网上看了些什么?我们又不是什么杀人狂。”
    “嘤……”
    “不许卖萌。”
    于是关于“黑手党”的话题就到此为止,少年少女默契地将聊天内容换成了别的。
    一之濑麻美不知道这份不太坚韧的友情能维持到什么时候,但至少目前还能和平地持续下去。
    陪着黄濑凉太又瞎扯了半个多小时,麻美就决定和对方说再见了。
    “抱歉黄濑,我真的要走了。”黑发少女站了起来,“下周一我就回学校了,到时候我们再找时间聊吧。”
    “好啊好啊。”黄濑凉太愉悦地说道,“我也要回家了,再不回去家里人都要担心了。”
    两人就这样告别。
    一之濑麻美离开快餐店后就径直前往一辆一直等在不远处的黑色轿车。
    少女开了车门在后排坐好。
    “大小姐。”
    “恩。”
    司机是一之濑诚也前两天新分给麻美的一个手下,名字叫做今村翔,今年二十五岁。这人做事倒是很靠谱,就是认真过头根本逗不起来,在麻美看来就有些无趣了。
    “大小姐,刚刚收到的情报。”
    “说。”麻美抬起了头。
    只见坐在驾驶座的今村翔半回过头,板着张一本正经的脸汇报着:“港黑的那位干部,也就是太宰治先生,他在三天前回横滨的途中失踪了。”
    这对一之濑麻美来说压力有点大,毕竟少女虽自称黑手党,可却从未深入接触过“一之濑”的内部资料——那些都是父亲曾经对她隔绝的东西。
    再加上在学校请的病假也快结束了,而且再过一周还有一场重要的考试。因此,一之濑麻美除了记那些繁琐的文件以外还要抓紧时间补习落下的学业。
    综上所述,一之濑麻美在短期内忙的晕头转向脚不着地,于是一不小心就遗忘了前两天和黄濑凉太的约定。
    好在等麻美看到黄濑邮件的时候还来得及拯救。对方把约定的时间向后推迟了两天,似乎是有临时的比赛需要他参加。
    邮件中特别强调了是由于篮球部部长态度坚决地驳回了他的请假,导致黄濑凉太实在没有办法才改约时间的。
    顺带还道歉了好几次。
    麻美当然不会介意,倒不如说这反而拯救了她。
    本来和黄濑凉太的友情就趋于破碎,要是因为“对不起我忘记约定”了的理由而爽约的话,那两人的关系将会步入冰点,也太尴尬了。
    和黄濑约定了具体的时间地点后,一之濑麻美就再次投入了文件堆里。
    恩,她爱学习,学习使她快乐。
    #
    两天后的放学时间。海常高校大门不远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