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观礼人: 22.不早恋

    此为防盗章  一个环卫工人正在拿着铁锨铲着路上的冰, 说起来, 渝江市的冬日最为阴冷, 这雪昨晚上落地之后,便结成了冰, 如今一大早的,环卫工人都是紧急出动的。
    路边的积雪已经是被处理的差不多了, 现在最为艰难的, 就是在路面上的冰痕, 来往的车子不断挤压着这些冰块儿, 导致冰块儿在地上更为坚硬, 一般的铁铲是不可能搞开的,必须用工业盐来进行稀释。
    另外一个有些胖胖的大妈提着工业盐朝着路中央走了过来,身后跟着同样穿着黄色外套的环卫工人,为了使车道上的车子能够看到路边的环卫工, 每个城市的环卫工人,似乎都穿着同样的黄色外套。
    有车子在环卫工人面前停了下来,这年头大家的素质是很高的, 礼让行人那是必须的。
    大妈将手里的工业盐放在了冰层上,接着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努力的蹲下身子,看着地上的冰层。
    “老郑啊,你来看看, 这冰层, 咋是红色的类?”
    被她喊过去的男人就是老郑,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老郑瞬间皱起眉头,脸色非常不好,果然,过来之后,老郑也低下头,看到了那一片红色的冰层,几乎是瞬间,他拿着铁铲的手有些发抖。
    随后老郑几乎是本能的朝着周围走了过去,一路过去,逼停了不少小轿车,让车里的人有些奇怪的朝着外面的清洁工张望着,却看到那清洁工不停的看望底下,却发现,这整条大路差不多有八米宽,在这个水平线以内,全都是红色的冰层,最主要的是,老郑在最左边的一个冰层下,竟然看到混着血的半根手指头……
    看完这一切,老郑赶忙拿出了手机,直接打了110。
    老郑年轻的时候是警察,这年龄大了虽然退休有工资,可他还是喜欢为祖国建设出力,这会儿看到这延边的冰层,便知道,昨天晚上,在这条路上,肯定是发生了车祸,而红色的冰,极有可能是受害者的血液,恐怕那受害者已经出事了。
    渝江市公安局受到报警电话,第一时间就到达了现场,并且对现场进行了封锁,在场的警员加上法医,在经历了将近一个半小时,才将案发现场清理了出来。
    在使用特别的方法,将路面上的冰层融化之后,终于露出了这条大路上真正的面貌,在这些冰层中央,是人类的骨头和肉类,全都被车子撵成了碎末,只有少许纤维还被冻在冰层里面。
    案发现场是渝江市车流量最大的一条公路,这条公路过的最多的不是那些小轿车,反而是大卡车比较多,可以想象,一辆大卡车压在一个人身上之后会发生什么样的结果?
    这个案子带队过来的是渝江市警局刑侦大队长褚霖,今年才二十七岁,已经是非常优秀的一名警官了,此时的他身穿暗灰色的的大衣,脖子里是一条黑色围巾,头发是很多少女们说检验帅哥标准的寸头,甚至在脑袋的左边还有一个没有长出头发的刀疤,那是他追逐犯人留下来的徽章。
    此时的褚霖跟法医站在一起,手上也带着白色的消毒手套,正在观察桌上的‘证物’,桌子上此时摆放着那些零碎的躯体,一旁的郑法医小心翼翼的用镊子将一只食指放在了证物袋中。
    “褚队,这都整理两个小时了,你也别着急,这东西太碎了,能找到的证明也少,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个人肯定是死后才被扔下来的,这些零碎的东西里,没有头。”
    作为一个法医,这一点郑法医还是能判定的,如今被存放在证物袋中的‘证物’除了一个脚指头,两根手指头,还有零碎的一些腿骨之外,其他的全都变成了碎肉,足以见得昨晚这具尸体经历了很多的大车,人类最坚硬的地方是头盖骨和牙齿,甚至说牙齿的承受力更好,这里的冰层完全没有发现牙齿,那就证明,可能凶手带走了受害者的头颅。
    要说也是,昨晚雪下的那么大,这尸体若是摆放在路中央,被大雪掩埋之后,大车从上面经过,也不会发现。
    “恩,你们先收拾,我去问问报案的人。”
    褚霖面无表情,其实车祸的案子他见的多了,可是这种能把人给挫骨扬灰的,还真是第一次见,踩着脚下湿漉漉的地面,褚霖见到了报警的环卫工人。
    那环卫工人已经做完了笔录,却是没有离开,远远的看着现场的情况,有些焦急,看到褚霖来了之后,倒是主动开口了。
    “褚队长,那下面的尸体能找全乎不?”
    褚霖听到这老头的话,倒是诧异的看了他一眼,想到对方正是这个案子的报案人,开口道。
    “老伯,你怎么知道,冰层下面是尸体?”
    其实一般的人就算是看到这样红色的血迹,也不会联想到尸体。
    “我年轻的时候是警察,也接触过大马路上的案子,你知道919案件么?就是那个二十年前轰动全国的919案件。当时受害者是个小女孩儿,她被抛尸在高速上,也是这样的大雪天,等人报警的时候,她的尸骨都找不到了,我当时也参与了这个案子调查。”
    老头说着,神色似乎有些沧桑,因为这个919案子最终以悬案告终,无论是女孩儿的身份,还是犯罪者,全都一无所知。
    作为一个警察,褚霖当然知道919案件,政府对于下雪天管制严密,就是因为下雪天下雨天总是容易出事,马路上更是如此。
    “这个案子不会像是919那样成为悬案的,我一定会抓到凶手。”
    褚霖说话的时候目光重新落到了那些忙碌的警员身上,随后在口袋里掏了掏,本来是想要拿出烟抽一下,只可惜,拿出来的是一片薄荷糖,他思考的时候往往喜欢抽烟,只是最近,他刚好在戒烟。
    看一眼这薄荷糖,褚霖想到那个可怜的女孩儿,重新将薄荷糖放进了口袋,没有吃。
    老头也不再说什么,毕竟他已经不是警察了,这些案子需要交给警察调查,能不能有一个结果,也是让人不敢想。
    与此同时,在渝江市的第一高中,女生寝室里面,还有三个姑娘坐在床上聊天。
    “婷婷,你真的不回家么?”
    问话的是一个长头发的女孩儿,长得可爱极了,她叫穆婉彤,是这个寝室里面最小的,也是最喜欢撒娇的一个。
    “太冷了,我不想回去。”夏婷婷正在化妆,她是一个网络女主播,别看今年才十六岁,在网上的视频人气就有一百多万,长相漂亮,手机摄像头美颜之后更是极品女神一个。
    她说着话,看向一旁正在做作业的程冰。
    “再说了,我们两个留在寝室还能陪着程冰,她一个人回家多无聊?”
    第一高中是寄宿学校,周末学生也能留在学校里面生活,而夏婷婷则是跟程冰从小一起长大,程冰家里的事情,她再了解不过,好多人都说夏婷婷爱慕虚荣才搞什么网红直播,实际上,夏婷婷一开始搞直播,就是为了让好友程冰日子过的好一些,虽说不会明目张胆的给程冰捐款,可是每次买东西都是买成双的,非要送给程冰,程冰拒绝过几次,夏婷婷就发脾气不理会她,程冰就这么一个好闺蜜,最后只能够妥协,如今两人身上穿的睡衣,都是夏婷婷买的‘姐妹睡衣’,就是一条是粉红色,一条是水蓝色。
    穿着水蓝色睡衣的程冰抬头看一眼夏婷婷,眯着眼笑起来,她留着一头短发,笑起来跟猫一样可爱,皮肤有些过度的白净,一张小脸看着更是让人觉得小巧玲珑,她总是拿夏婷婷没办法,也无法解释,其实她根本不缺钱。
    从懂事开始,程冰就知道,自己跟普通人是不一样的。
    因为,她拥有了一个吸引变态的灵魂。
    从五岁第一次被别人偷走去看他们的‘收藏品’,到逐渐长大偶尔会遇到这些诉求的恶魔,程冰一直不太明白,为什么他们会选择自己,所幸父亲是警察局的职员,程冰特殊的体质倒是让人心惊,那些变态们虽然会让程冰去观看一些仪式,可是从未伤害过程冰,甚至在邀请程冰观看了恐怖的场景之后,还会给程冰钱。
    父亲在她十岁那年追逐犯人牺牲之后,程冰很受渝江市警局的照顾,不过她的母亲则是早早的改嫁,她被丢在大伯家里,最终被大伯母嫌弃,十三岁之后就独自一个人居住了。
    没有人知道,程冰手里有一张黑卡,这张黑卡,是被人寄到她手中的,虽然程冰从来没用过。
    看一眼夏婷婷,程冰继续低头写作业,可是放在桌边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是短信提示的音乐。
    拿起手机,点开了短信信息,上面的字,让程冰的身体顿时一阵冰凉。
    【我在你学校楼下,你下来好不好?求求你了。】
    没有人比程冰更加明白这个发消息的人是谁,不知道从何时开始,无论她怎么换手机,总是有那么一些人知道她的联系方式,有直接来学校门口接她的,也有半夜敲她家门的,像是这种发短信打电话的也有。
    这些人表面上看起来总是那么一表人才,甚至在这个社会上甚至处于上层人士,可是在他们无害的包装下,是那阴冷可怕而又变态的内心。
    程冰不能去反抗这些人的邀请,因为如果反抗了,刺激到这些人,就极有可能让她周围的人因她而受到伤害。
    将作业整理好,程冰起身,顺便交代夏婷婷。
    “婷婷,我下楼一趟,你有什么要带的么?”
    她的脸上依旧是带着笑容,却是冷淡了几分,夏婷婷已经化好了妆打算开始直播,侧过头看到程冰的神色之后,若有所思的看一眼她,点点头。
    “那你就给我带一杯奶茶吧,我喜欢的抹茶口味哦~”
    说完,她那精致的脸顿时笑意嫣然,她知道自己的闺蜜程冰身上有很多秘密,甚至有好几次闻到了来自于程冰身上的血腥味,可是夏婷婷从来不怕,因为她知道,程冰不是一个坏人,她小的时候因为长得漂亮,差点儿被猥琐大叔欺负,就是程冰出手相救的。
    “恩,行,会给你带的。”程冰点点头,此时将自己的衣服拿了出来,这会儿外面虽然不下雪了,可是依旧冷得很,一旁的穆婉彤也赶忙说道。
    “那给我也带一份儿好不好?我要珍珠奶茶!”
    程冰当然是同意,然后穿上了衣服,原本只穿着淡蓝色睡衣的程冰顿时变成了一个白色羽绒服的大面包,抽出床上挂着的围巾,程冰戴上口罩,一边给自己围围巾,一边走出了寝室。
    在程冰离开寝室之后,趴在那里玩手机的穆婉彤忽然好似被吓到了一样。
    “我的天啊!距离咱们学校很近的那条大公路,竟然出人命了!这死者好像被路过的大车碾成了肉泥……好恐怖啊……”
    夏婷婷拿出镜子,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撇撇嘴。
    “我说穆婉彤,你没事整天看这些恐怖消息干嘛?有毒啊你!”
    程冰不知道寝室里面的两个姑娘看到了什么样的消息,她走出了寝室楼之后,感觉到了迎面而来的寒风,大约是因为雪后的缘故,这冬风格外的凌厉,刮的她甚至有些睁不开眼睛。
    学校里面地上的积雪还没有被清理,昨天下午的时候同学们都放学回家了,只留下了学校寝室楼里少许的学生,穿着雪地靴的程冰脚踩在洁白的雪地里,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
    一路从寝室楼走向了学校的门口,她知道那个人肯定会在学校门口等着她。
    果然,当程冰走到了门口的时候,就一眼看到了停在学校外面的一辆车子,以及……站在车子旁边的男人,那男人距离程冰大概有一百多米的距离,看不清面孔,只是他身上穿了整齐的西装,打着一把红色的伞,在这样的情况下,更是显得格外诡异。
    从门卫那里经过的时候,门卫大爷忍不住交代道。
    “雪天路滑,不要远去,买了东西赶紧回来,知道么?”
    学校总归是要对这些留在学校的孩子们负责,因此每个人出门都是必须签到的。
    “知道了大爷,我不会去太远的。”
    感谢了门卫大爷,程冰朝着外面走了出去,白色的羽绒服几乎是要跟雪地融为一体,脸上带着夏婷婷买的淡蓝色口罩,还有同款毛茸茸的围巾,程冰毫不犹豫的朝着那个浑身散发着诡异气场的男人走了过去。
    有些时候,程冰也会觉得奇怪,她明明如此恐惧和讨厌这些人,可是却又能够在人群中一眼看到这种人的存在,这仿佛是上天给与她的独特天分。
    想到这里,程冰掩藏在口罩后面的嘴角有些嘲讽,她厌恶自己身上这样独特的天分,却又不得不感谢这样的天分,让她得以在这个世界上存活下来。
    十岁那年父亲离世之后,母亲没有多久就改嫁了,程冰几乎是一无所有,而那些变态们似乎形成了默契,他们给与了程冰金钱,让程冰得以生存,也让程冰看到了那些人最不堪的一面。
    说起来也奇怪,程冰从小就招惹那些变态,可是这些人却是默契的从未想过伤害程冰,哪怕是已经疯狂,也都会保护程冰的存在,就好像……在保护他们最珍贵的东西一样。
    男人站在那里,看着程冰缓缓的接近自己,手已经被冻得冰凉,却是嘴角终于微微勾起,他做好了一切,用了二十年的时间来复仇,当他第一次杀死自己的那一刻,他就知道,自己已经身处地狱,无人救赎。
    知道程冰是从一个同情他的小姐口中得来的,据说这个女孩儿身上,有一种独特的魅力,能够让他们这些人在生命最后得到救赎,得以重生。
    男人本来是不相信的,可是他还是来了,他想见见这个传说中的观礼人,这个被圈子里面传的神乎其神的孩子。
    随着程冰越来越近的脚步,终于,程冰站到了男人的面前,戴着口罩的脸上看不出来表情,唯一露出的眼眸却是平淡无波。
    “是你在找我么?”
    她拉下口罩,露出那精致的小脸,语气中多少带着几分厌弃,仿佛是被打扰了一般。
    这一刻,男人终于感觉到了来自于程冰身上那种神奇的感觉,他无法用形容词来形容此时自己内心的感受,心脏仿佛不受自己控制的跳动起来,一种灼热的冲动在脑海中燃烧,他的理智快要被燃烧殆尽,却是在感情的一面疯狂的告诉自己,他终于找到了救赎,终于……有一个人可以听听他的故事了。
    没有同情,没有厌恶的,听听他的人生。
    “……对。”
    他的嗓子忽然有些干哑,觉得自己不该如此冒昧的来见这个人,下一刻,他拉开了自己的车门,声音中都是一种忐忑的兴奋。
    “外面太冷了,请您上车。”
    程冰抬眼,打量的看一眼这个浑身散发着兴奋的男人,他有一张温润如玉的脸,甚至那只打伞的手都十分的漂亮,从他的西装,程冰可以判断,这是一个有仪式感的男人。
    坐进了车子里,男人从另外一旁绕了过去,坐在了驾驶位上,那把红色的伞被珍惜的放在了一个袋子中。
    “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您好,我是蒋学坤,今天很冒昧来打扰您。”
    蒋学坤的脸上带着恰到好处的笑容,程冰侧着头看他,没有追问,也没有回答。
    蒋学坤似乎并不在乎这些,他脸上的笑容更多,带着一种解脱,说话的声音都是充满着笑意。
    “我之前就听说过您的名字,这次过来,是想要在您的见证下结束这一切,该做的事情我已经都做完了,所以——您愿意给我一个机会,见证我的新生么?”
    他从未想过去自首,因为活着对他来说已经了无生趣,他最好的结局就是死亡。
    就算是这个男人此时笑着,程冰依旧能想象的到这个男人死亡的时候,是否还能够像是如今一样,充满无畏。
    “……恩。”她给出回答,男人更加的高兴,打开了车子里的车载音乐,悠扬的小提琴声充斥在整个车子内,两人之间是一片寂静。
    不知道过了多久,天空忽然再一次飘起了雪花,程冰独自从车子上下来,这一次,她的手里多了一把红伞,雪花落在了她的发丝上,最终程冰打开了这把红伞,在洁白的雪地中,这样的鲜红竟然是格外亮眼。
    夏婷婷说的奶茶店就在学校门口这边这条街,走了五分钟就到了地方,程冰收起伞,走进奶茶店,买了夏婷婷最喜欢的抹茶奶茶,还有穆婉彤的珍珠奶茶,这才重新离开奶茶店,提着奶茶往学校里面走去。
    雪花纷飞的落在程冰的脸上,她没有带口罩,也没有打伞,任由那冰雪扑在她的脸上,脚下的雪地靴踩着积雪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程冰想,她一点儿都不喜欢冬天。
    实在是太冷了,彻骨的冷。
    与此同时,渝江市刑警大队这边,法医们已经尽力想要通过现场的‘证据’来寻找被害人身份,当天晚上的视频监控也已经被调出来了,警察们正在仔细看视频寻找证据。
    “小褚啊,这次咱们的封锁工作可是不太行啊,你看看这媒体都在报道什么?车子把人碾成了肉馅儿!这种反社会新闻能随便播么?让人赶紧封了这个网络媒体,不要造成民众恐慌,另外封锁消息,三天之内紧急破案,能做到么?”
    说话的人是渝江市警察局的总局长,他眼看明年就能再上一层,可是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自然是高兴不起来,要求褚霖赶紧破案。
    褚霖面无表情的点头,随后朝着总局长敬礼,声音洪亮。
    “能做到!!!”
    总局长听到这话也就放心了,摆摆手让褚霖出去,这个案子要是流传出去,那听起来实在是不美。
    而褚霖这边刚一出去,就直接被助手拽住了。
    “褚队,郑法医让你去会议室,好像证物里面有消息了。”
    夏婷婷本来正在偷偷玩手机呢,这会儿听到程冰的话,抬头看程冰,一脸鄙视。
    “孤儿院能是什么地方,就是容纳被人抛弃的孩子的地方啊,咱们渝江市这边也有孤儿院,怎么了?”
    大约对于平常的孩子来说,孤儿院这种地方,是他们从未想过,也从未想要去探究的地方吧。
    “我就是有些好奇,孤儿院的孩子们,在孤儿院是不是生活的很不好。”
    程冰的脸上有些说不出的难过,让夏婷婷心里顿时一个咯噔,想起之前的时候程冰的父亲去世,程冰的母亲另嫁,结果程冰家里那群亲戚把程冰当皮球一样踢来踢去的,难道当时是谁提出了要送程冰去孤儿院么?还是说,程冰贴心的打算自己去孤儿院?
    想到如此,夏婷婷立马想要打消程冰的念头。
    “当然啊,孤儿院那种地方,那么多的孩子,勾心斗角可是免不了的,我告诉你,我的一个同学的同学,就是孤儿院出身,当时大家很多人都笑话她没有爸妈,我还帮她骂回去,可是后来她偷了我的钱被我发现,我才知道她为什么被人讨厌。我不是讨厌孤儿院,而是当时跟她绝交的时候,那姑娘哭着说我对不起她,还说她是在孤儿院受欺负了,要交保护费才偷了我的钱,不是故意的……”
    提起这个事情,夏婷婷也是叹一口气,这个世界上,痛苦的人很多,难过的人也很多,因此才要更加的努力的生活,夏婷婷知道自己不是超人,改变不了世界,所以只能够随波逐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