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撩入非非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撩入非非: 65.终章

    跳订太多就会看到防盗的随机章节哦。  周一晚上一到热格, 乔绯就把周狄拉到后台商量。
    “不是吧, 装你爸爸?”比她还要小两岁的周狄一脸不可思议:“我这样子装你哥都没人信好不好。”
    乔绯细细一打量, 还真是。
    周狄细皮嫩肉的,一看就是十□□的青春少年,没一点能压得住的气场。
    她绝望叹气:“那怎么办, 我身边除了学校的同学就认识你一个异性朋友了。”
    周狄趴在她旁边帮着想了想, 忽然眼睛一亮,“别慌, 有个人!特别合适!”
    “谁?”
    周狄靠到乔绯耳边说了个名字, 乔绯眉头一皱, “他?行不行啊?”
    林靓希从他们面前经过, 看着靠在一起窃窃私语的两个人,红唇一扬:“哟, 你俩在这偷情呢?”
    周狄一听, 身体不好意思的缩回去,脸也泛了点红:“别胡说,希姐。”
    林靓希这种熟女在场子里风情惯了, 见谁调侃谁, 压根没想到周狄会脸红, 她跟看新鲜似的走到周狄身边:“喂, 你不是吧?真喜欢咱们绯绯啊?”
    乔绯原本没在意林靓希的玩笑话, 可周狄的反应却应激的奇怪, 眼神躲闪, 不太敢看乔绯的样子。
    尴尬了几秒, 他推开椅子,强自镇定的离开后台:“你们聊,该我上场了。”
    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
    乔绯被周狄这个反应搞得有点莫名其妙,心里纳闷——他喜欢自己?
    她可是一直把周狄当弟弟看的。
    林靓希看乔绯转不过弯的样子,摆出一副前辈的姿态点拨她:“他脸都红了,还不是喜欢你?”
    “不一定吧。”乔绯觉得这个论点成立的依据不够充分:“照你这么说,他是看到你过来了才红的,说不定是喜欢你呢?”
    林靓希刚画好的眼尾上挑撩人,顿了下,颇自信的勾起红唇:“也是。”
    乔绯:“……”
    顾不上去分析周狄的心理,乔绯还有更重要的事去办,她跟着离开后台,按下员工电梯,去了三楼办公室。
    第二天。
    热格每个月都会打造一个节日趴吸引年轻人参与,这个月的月尾刚好是万圣节,策划部便做了一系列的方案,通知了贺承南好几次,他今天才得空过来开会,听听活动安排。
    开了一小时的会,通过了最终方案。贺承南总公司还有事,吴英俊和副经理送他离开,三个人在电梯里,副经理忽然问吴英俊:
    “那明天下午我让财务把预算方案做给你。”
    吴英俊顿了顿:“晚上给我吧,我下午要去帮乔绯一个忙,可能不在,哦对了贺总。”
    副经理当老板的面说出这话,对工作一丝不苟兢兢业业的吴英俊马上转过身,朝贺承南报备道:“明天下午我请个假。”
    贺承南刚才也听到了乔绯的名字,眉心不察觉的动了动:“干什么。”
    “有个兼职的小姑娘遇到点麻烦,让我以家长身份明天下午一点去趟她的学校,那姑娘工作挺卖力的,来求我帮忙我也不好意思拒绝。”
    “嗯。”贺承南表情淡淡,好像没什么特别的反应,电梯里的气氛一时寂静下来,直到到了负一楼,吴英俊和副经理左右恭送,贺承南跨出电梯门口,才不轻不重的留下一句:“你明天下午去一趟总公司,上半年热格的财务报表有些问题,你去看看怎么回事。”
    吴英俊怔住:“啊?”
    三秒后回神:“哦……是。”
    对于找吴英俊来扮自己爸爸的事,乔绯觉得周狄这个建议真的是太棒了。
    吴英俊今年四十五,体态稍胖,一头刘欢款的中长发完美的符合了一个想要把女儿教育成音乐家的中年男人形象。
    下午一点,乔绯站在音乐学院大门口等。
    她和吴英俊约定的是这个时间,因为要事先对一对词,所以比系主任约定的时间早了一小时。
    十二点五十,乔绯看着路口,正等着吴英俊的那辆白色奥迪出现,可视线尽头,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忽然从隔壁街拐弯驶来。
    随着逆光前行,黑色车体像蛰伏在深夜里的猛兽,气场嚣张醒目。
    乔绯揉了揉眼睛,跳过那辆自带滤镜和光芒的豪车,又巴巴儿的看后面。
    英俊哥怎么还没来。
    正伸长了脖子眺望,劳斯莱斯在她面前停下了。
    乔绯一开始没注意,直到车窗降下,车里的人懒懒的叫了声——“波波姐?”
    乔绯开始没反应过来是在喊自己,等回了神的时候一个虎躯一震。
    回头,弯腰,看车里的人。
    精致剪裁的炭灰色西装搭配白色衬衣,暗褐金的花纹领带低调内敛,外套浅口很讲究的露出折叠手帕,西装革履,清冷矜贵。
    ……乔绯有些不太习惯这样的大哥。
    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身上那件带着血腥味的黑色衬衣曾让她吓得心肝乱颤。
    第二次的讲和酒,他穿的是黑色皮衣,硬朗帅气,man到爆表,浑身都是荷尔蒙气息,但乔绯还是觉得他很危险。
    第三次在酒店,黑色的奢侈风衣冷清高傲,不过因为那块手帕的原因,两人的距离稍微近了些。
    总之,乔绯印象中的大哥是黑色的。
    绝不是今天这样——绅士,优雅,还带了一丝沉稳的严肃感。
    贺承南见乔绯看自己看到发呆,嘴角轻轻勾起:“等人?”
    乔绯愣了一愣,收回目光,结结巴巴答:“啊。等人。”
    “嗯,那不打扰你了。”
    贺承南说完便重新发动引擎,准备离开。
    就在这时,乔绯手机忽然响,她看到是吴英俊的号码,马上接起来,贺承南不慌不忙的开出去,速度很慢。
    从后视镜里看,乔绯正抓着头发,不知所措的样子。
    他唇角微勾,在心里倒数。
    “3”
    “2”
    “1”
    倒数结束,身后果然传来女孩呼喊的声音——
    “那个,等会啊!霸霸哥——!!!”
    被临时放鸽子的乔绯实在没有办法了,抓个猴子也当兵,吴英俊打电话说来不了,事情迫在眉睫,霸霸哥虽然年轻了点,但好歹今天穿得这么体面,倒有那么一点家长的味道。
    乔绯气喘吁吁跑过来,趴在贺承南车窗上,可怜巴巴:“拜托,帮我个忙。”
    “嗯?”贺承南面上波澜不惊,心里却笑了:“什么忙?”
    贺承南今年二十六,虽然穿得沉稳,还是缺了那么点中年男人的味道,还好乔绯早有准备,她买了几个假胡子,原本想着既然吴英俊肯来就用不上,但现在人换成了跟自己差不多大的贺承南,就不得不上道具了。
    坐到劳斯莱斯上,乔绯小心翼翼的从口袋里拿出假胡子,撕开背胶,然后在贺承南唇周找角度。
    贴胡子这种事也很考技术,务必要贴的自然生动。
    乔绯勾勾手:“霸哥,你过来,近一点。”
    “……”
    贺承南看着她手里几个黑绒绒的东西…非常的生理不适,他忽然有些后悔自己主动送上门这件事。
    “这个是八字胡。”
    “这个是一字胡。”
    “这个是阿凡提同款。”
    “这个是腾格尔同款。”
    乔绯一个个比划,材质粗糙的假毛混在一起在贺承南脸上蹭来蹭去,蹭得他痒痒的,有些不耐烦。
    他有洁癖,讨厌这些脏脏的廉价的东西。
    身体下意识抗拒,他身体往后倒,乔绯却忽然双手握住他的脸——
    “别动啊,霸霸哥。”
    她眨着眼,眼神认真。
    和那晚风里跑来的她说“不好意思啊霸霸哥我不知道你不吃辣”一样,眼里好像倾泻了整片星辰的光,温暖灵动。
    姑娘柔软的双手托在他脸颊,把他又拉近了点,软糯的求道:
    “一会就好,求求你了。”
    贺承南:“……”
    心莫名其妙的就软了,那股不爽也无影无踪的退了回去,好像所有的坏脾气都对这个姑娘自动免疫。
    真是…
    推了文化.部的会议来这给她扮爸爸,贺承南到现在都想不通自己是被什么鬼迷了心窍,疯得不轻。
    几分钟后。
    贺承南鼻下被贴上乔绯精心打磨修剪过的一字胡,比起之前的生硬来说,姑娘巧手修了修,现在看上去,真的有那么点意思。
    但贺承南看自己还是想吐。
    无法直视,惨不忍睹。
    幸好齐晌和褚焱没在身边,否则这事说出去他们能笑到抱孙子的那一天,然后顺便说给他们孙子听,一代一代笑下去。
    乔绯很满意被自己一手打造出来的爸爸,她看了看表,一点四十,还有二十分钟,她正好可以把事情的原委跟贺承南说一下,免得待会在系主任面前穿帮。
    “霸霸哥,今天你就装我爸,待会到我们主任面前,你只管听,只管点头,他说什么你都笑,左耳听右耳出就是。”
    “……”贺承南心里估计,这姑娘肯定是在学校惹了什么事不敢告诉家长。
    他应下,乔绯却依旧不放心似的,还要跟他演练一次:
    “霸霸哥,你得进入一下角色,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女儿。”
    “……”
    “你叫我一声。”
    “……波波?”
    “噢,我差点忘了。”乔绯拍了拍脑袋,“我真名叫乔绯,我家人朋友都叫我绯宝。”
    贺承南:“……”
    乔绯见他微愣,催道:“快呀,霸霸哥,你必须马上进入角色!”
    “……”贺承南叫不出口。
    “来嘛,别不好意思,叫我绯宝,绯——宝!”
    贺承南唇有些干燥,他拿起车里的矿泉水,面朝前方喝了一口,而后顿了三秒,不自然的喊:
    “绯宝。”
    “嗯!爸爸!”
    “……”
    凭空多出个伶俐娇俏的女儿,贺承南刚喝下去的水呛出一大半,心理上还没接受过来,一只纤细的胳膊又挽住自己:
    “爸爸今天贼帅!快来——”乔绯靠到他旁边,变魔术似的掏出了自己的手机,前置镜头一放:“跟女儿来一张!!”
    贺承南:“……”
    身体下意识去躲,已经来不及了。
    咔擦一声,父女情缘的罪证已经留下,乔绯拿着手机喜滋滋的打开美颜,还不忘安慰他:
    “放心,我不会只修自己的。”
    贺承南:“……”
    妈的,脑阔真他妈疼。
    闹了一会,双方差不多也进入了角色,一点五十,贺承南把车开进学校,停好后正要下车,乔绯却忽然拦住他:
    “爸爸,你紧张吗?”
    贺承南停下来看她,伴着轻笑薄唇一勾:“紧张?”
    二十三岁那年贺承南锋芒初露,行事嚣张,截了一个前辈的生意,对方损失上亿,基业垮了一半,一怒之下找了国外黑手放言买贺承南一条腿。
    也就是那时候,贺枭群找来了退伍的齐晌贴身保护贺承南。
    最刺激的时候,贺承南和齐晌跟一帮黑手在c城上演极速飙车漂移。就算是那样的时刻,贺承南都没紧张过。
    现在?
    呵呵。
    ?
    爸爸我还真他妈有点紧张。
    姑娘手里好像提着什么食物,塑料袋里蔓延着腾腾热气,她视线也跟着一并过来,看向自己。
    贺承南马上收回看她的那道目光,好像从头到尾都没有注意到她的出现似的,眉目淡淡的骂齐晌:
    “有事吗你,几点了,还在过道里叫?”
    齐晌忙说是是是,他故意招呼乔绯:“那波波姐,我送你下去?”
    乔绯看了眼贺承南,虽然自己蒙对了大哥还住在这,但很显然,现在不是她出现的最好时机。
    大哥的心情一看就不怎么样,好像跟夹克发生了什么不愉快。
    乔绯很会察言观色,下意识啊了声,点头跟着齐晌往外走。
    “回来。”背后却响起冷声。
    齐晌立马一个回头:“欸,干嘛?”
    “滚!”
    天,大哥又发火了。
    乔绯大脑发蒙,也顾不上齐晌了,保命要紧,于是一个转身赶紧麻溜的跑起了小碎步,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过道里。
    贺承南:“……”
    齐晌:“???”
    小姐我演个戏你要不要这么认真。
    贺承南脸色已经很难看了,齐晌的求生欲瞬间到达顶峰,他双手合十,安抚老板:
    “一分钟,我马上给你追回来!”
    贺承南冷冷撂下一句话:“明天你不用滚回来了。”
    齐晌知道老板这句话的前缀是——没把人追回来的话。
    他马上跟着跑到电梯处,果然,乔绯正小心翼翼站在门口,一副被追杀的紧张模样。
    电梯叮一声开了门。
    乔绯二话不说准备进去,迈腿的一刹那,忽然横空飞来一只粗矿的手臂。
    “波波姐,救个命行不行。”
    -
    没一会,2888门外又有人敲门。
    褚焱好像早就猜到了结局,抿唇,声淡淡的笑:“预祝老板有一个愉快的夜晚。”
    他说完站起来,把酒店送来的简餐倒进垃圾桶,“晚安。”
    贺承南还在不爽,靠在沙发上假寐,一动不动,听到褚焱去开门,似乎跟门口的人说了什么,之后便安静下来。
    几秒后,有塑料袋摩擦作响的声音传来。
    紧接着,一个女人的声音带着几分试探弱弱的喊他:
    “霸,霸霸哥,我能进来吗?”
    贺承南心中暗动,面色却毫无波澜,他睁开眼,看到一个影子在门口探头探脑的,顿了几秒,起身走过去:
    “你来干什么?”
    哄大哥已经很难了,现在乔绯还身负夹克哥的重任,要来哄一个生气的大哥。
    她舔了舔因为紧张而略干燥的唇,把手里提的两大包食物送到贺承南面前:
    “我……我来请你吃宵夜啊。”
    她声音像羽毛,软软的,轻柔的,无意落到贺承南心尖上,荡起一阵微妙的涟漪,像花香细雨,无声无息的就从四面八方渗入他身体里。
    刚才被齐晌惹出来的那股不爽莫名其妙也随之蔫了下去,整个人变得心平气和起来。
    看到乔绯手上被口袋勒出的深印,贺承南顿了顿,不动声色的从她手里拎走口袋。
    “买的什么,这么重。”
    乔绯明显感受到了大哥情绪的缓和,忙跟上去答:“海鲜云吞粥,还有一些小菜,都不辣的!”
    进到房内,贺承南招呼她:“随便坐。”
    乔绯规规矩矩的在沙发对面坐下,拉开打包袋,把里面的两碗粥,几份小菜放到茶几上,再抽出一次性筷子,撕开包装,递了一双给贺承南:“快吃吧,要凉了。”
    筷子停在空中,贺承南犹豫了下,接过来。
    乔绯这个人很随性,对吃也没有什么要求,就算从前还是千金小姐时,她上可以在西餐厅优雅的吃鱼子酱鹅肝,下可以在路边摊喝啤酒撸串。
    所以这时的她也没想那么多,加上有点饿了,夹起一块卤汁凤爪就啃起来。
    贺承南吃的不多,大部分时间都在看乔绯吃,看姑娘吃得认真,他唇角忽地一勾:“波波,你不怕吗?”
    “啊?”乔绯抬头:“怕什么?”
    “现在这里就只有我跟你。”
    “……”
    乔绯这时候才注意到——贺承南头发是湿的,身上穿的是浴袍。
    浴袍的带子随意系在腰间,麦色胸肌在光下忽隐忽现,偶尔一滴水珠落入胸口,像跌进了无尽的欲望深处,让人充满遐思。
    他很随意又很自然的在散发男性浓烈的荷尔蒙。
    乔绯拿纸巾包住嘴里的鸡骨头丢到垃圾桶,缓了缓,坐直身体正色道:
    “霸霸哥,我觉得你不是那种人。”
    “哦?哪种人?”
    乔绯抿唇想了会,发自内心说:“我觉得你是个好人。”
    贺承南略一顿,饶有兴致的朝她靠近了些,声音低沉,带着暧昧的热气:“但我也是个男人。”
    乔绯:“……”
    两人头靠得很近,成年男女的气息萦绕在一起,夹杂那么一点海鲜的鲜香味,让室内的氛围莫名朝一个奇怪的方向发展过去。
    乔绯咽了咽了口水,眼神闪烁,主动往后躲了一点,然后站起来,不自然的擦干净嘴角:
    “霸霸哥,我,我还是先走了。”
    贺承南看着姑娘秒怂还有点泛红的脸,笑了。
    说她胆小吧,她为了救自己的朋友能跟一群男人尬戏诡辩。
    说她胆大吧,他随便撩了一句就怕成这样。
    “开个玩笑,别当真。”贺承南莫名觉得逗乔绯很有意思,他摸出烟走到阳台上,像是让她放心,给她足够安全的距离:“你吃,我抽根烟。”
    乔绯戒备的看着他,不动。
    贺承南无奈的摸出打火机,点火的一瞬自己思忖了会,淡淡说:“放心,我对你不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