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兄长不可能黑化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兄长不可能黑化: 62.结束

    陆潇潇发现, 不一样的不只是洞房花烛, 成亲后的各种细节也与前世不同。
    成亲的第二天, 陆景行带着她去祭拜了林氏。
    回来途中,竟遇上了原吏部尚书穆晏。
    一看见他,陆潇潇心里便是一咯噔。她还记得上辈子哥哥逼死了穆晏。不过这辈子他们好像一直没啥纠葛。
    她下意识看向陆景行, 他只握住了她的手, 冲她露出安抚性的笑容, 没有说话。
    陆潇潇轻舒一口气,心说, 不要多想,不一样的。
    穆晏迟疑了一下, 上前道:“我听说你们成亲了?”
    ——陆景行成亲之事, 京城几乎人人知晓,穆晏先前一直怀着小小的期待,想着他们或许有那么一点点可能,请他过去。然而, 并没有。
    陆景行笑笑:“穆大人,哦,不对,穆侯爷有何高见?”
    将近一年的时间里, 他逐步分解了穆晏组织的先太子旧部势力,又撤了穆晏的吏部尚书之职。穆晏身上还剩的, 只有忠勇侯这个空头爵位。
    穆晏神情微僵, 继而又道:“你不必这样, 我当年,我也是没法子。你不是也活下来了么……”
    “穆侯爷还有别的事么?”陆景行有些不耐地打断了他的话。
    穆晏:“我……”
    陆景行没有跟他多纠缠,直接带着陆潇潇离开了。
    离开许久后,陆潇潇想了想,悄声问:“你,不对他出手了?”
    陆景行挑眉看了她一眼:“你希望我对他出手?”
    陆潇潇摇头:“没有没有,这样就挺好的了,真的。”
    不过,穆晏倒是瞅着机会私底下见陆潇潇。——他如今不做吏部尚书,闲暇时间比以前多了。
    “我听承志说,你叫湘儿?”他笑了笑,“我是你公爹。”
    陆潇潇有些无奈,轻叹一声:“穆侯爷请慎言。我公爹是晋城的陆四爷。”
    “那不是亲的。”穆晏急道。可能真的上了年纪,他竟然羡慕别人得享天伦之乐。可惜他近来和养子穆承志越来越疏远了。
    陆潇潇心说,穆侯爷,您别闹了,活着挺好的,珍惜当下吧。你知不知道上辈子这个时候,你已经不在人世了?
    她低声道:“穆侯爷不要乱说话,令郎是书画双绝的穆公子。”
    她转身离去,心想,可能下次出门需要多带一些人。
    —— ——
    穆晏尝试了数次,发现亲生儿子真的没有跟自己相认的意思。他也想过通过说动陆景行的新婚妻子,来劝他们相认。毕竟女人的心,总要柔软一些。偏偏何氏根本不怎么搭理他。
    亲生儿子不认自己,养大的儿子又跟自己隔阂渐深。穆晏一咬牙,反正自己才四十多岁,大不了,再生一个就是了。
    不过,他一琢磨,既然要生,那肯定不能让不三不四的女人来生,就应该正式娶妻,再生个嫡子出来。
    这么一想,穆晏激动而又期待,当即央了官媒去说亲。
    穆晏今年四十又六,且又失去了尚书之职。他原本也没想着娶一个多出色的姑娘,只想着娶个年纪大一些的、因守孝或其他缘故还未成亲的姑娘就行。
    可谁想,没过多久,媒人就一脸兴奋地告诉他,有一个才貌双全的妙龄少女愿意嫁给他。
    穆晏一听曲姑娘才十七岁,生的美丽,且颇有才气,家世也不错,远远高于他的预期,他心里欢喜,叮嘱媒人速速去办。
    然而这件事却遭到了穆承志的反对,他问起理由。穆承志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良久,穆承志才道:“那姑娘比父亲小了快三十岁,做女儿都使得,这婚事怎么能成?”
    老实说,这话穆晏就有点不爱听了,合着他年纪大一些,就不能娶年轻小姑娘啦?人家姑娘还不嫌弃呢,承志嫌弃什么?
    他这么多年形单影只,从未续娶,究竟为了谁?穆承志心里不清楚吗?
    穆承志越反对,穆晏越要大办一场,风风光光把曲姑娘娶进家门。
    穆晏年纪大了,不愿久等,次年春天就成亲了。
    他丧妻十多年,新娶了一个年轻妻子,意气风发,欢喜无限。他甚至有些后悔,早知道穆承志不成器,他就该早点续娶,说不定亲生的儿子都能开蒙,不,说不定都能下场参加科考了。
    唉,也不对,要是那样,他又怎能娶得曲氏为妻?
    穆晏年轻时,恋慕白氏,发妻林氏相貌也类似白氏。他续娶曲氏,是为了子嗣,却发现娶个年纪小得多的妻子,也别有一番趣味。
    曲氏年轻漂亮热情大方,对他甚是温柔体贴,比起从未回应过他的白氏,比起因为儿子而对他心生怨怼的林氏,穆晏觉得这个续弦,真是他几世修来的福气啊。
    他对成亲后的生活很满意,唯一不满的是,妻子和养子之间,似乎有些龃龉。他初时以为是年长继子对年轻继母不满,毕竟年纪差距在那儿。
    然而,有一天,他却无意间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你这又是何苦来哉?”说话的是穆承志。
    曲氏轻哼一声:“为什么你不清楚么?既然你不愿意娶我,那我就嫁你父亲,做你母亲,你奈我何?”
    “你……”
    曲氏的声音忽然软了下来,还隐约带着哭腔:“可我最想嫁的还是你啊……”
    穆承志听到这话是什么反应,穆晏不知道。他只知道,他当时就怒火冲天。他一手养大的继子和他越来越上心的娇妻,联手给他头上戴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他怎么能忍?
    他当即冲了出去:“你们这对奸夫淫.妇!”
    穆晏劈头盖脸就去打曲氏,穆承志自然要拦住他:“父亲,你听我解释!我们清清白白!”
    还解释什么呢?穆晏哪里肯听?
    当下咒骂声、啼哭声以及穆承志的解释声夹杂在一起。
    穆晏气急了,只觉得头晕目眩,眼前的人影也重叠在一起,他渐无知觉。
    穆承志看养父晕倒,忙让人请大夫。经确诊,是中风。
    穆晏想再有个儿子的愿望就此破灭。
    事情不知道是怎么传开的,穆家年轻继母和成年继子有染,气得穆侯爷中风一事传得有鼻子有眼。还有人言之凿凿,说曾见穆承志和曲氏一块出现在店铺门口,可见两人是早就勾搭上了。
    历来这种桃色轶事传得最快。前两年人们提起穆承志还是“书画双绝”,这会儿再说到他,就常拐到“勾引继母”上了。
    陆潇潇也听说了这件事,唏嘘不已。
    原来这辈子,穆家父子是这样的啊。
    这一年冬天,病歪歪的新帝傅昭没能熬过去,驾崩了。
    陆景行兵不血刃,直接上位。
    消息传回来时,陆潇潇并没有多吃惊。他们虽然没有就这个问题详细谈过,但她早猜到了他会这么做。
    他肯定不会放弃唾手可得的皇位。
    陆潇潇心里有点不自在,但是也能理解。她想不出有谁比他更适合那个位置。而且上辈子已经验证过了,他会是个好皇帝。
    “潇潇,这一次,你愿意跟我一起住在宫里么?”陆景行轻声问。
    陆潇潇想了想,将手伸向了他:“你曾说过,有你的地方,就是我的家。”
    一辈子还很长,这一回,他们好好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