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美女的贴身男护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美女的贴身男护: 第五十三章 求助秦君

    楼亚兰并没有跟我解释这一切,问过医生以后,知道我的身体没有大的毛病,就很放心地离开了。
    她的出现,完全像一个真正的朋友,持之以礼,保持着距离又不失亲切。
    等第二天我让程浩推着我去找于奇的时候,于奇已经办理了转院手续,据说是到京城治疗去了。
    一个普通的腿骨骨折,在省城医院已经做完了手术,现在竟然要到京城去治疗,这事儿透着古怪。
    所有的人都消失了,于小萌、邓发都没有再出现在医院里,现在生活重新恢复了平静,只有程浩和小牧整天陪着我。
    这样休闲的日子只过了三天,我就收拾好行程准备回去了。
    身体在这三天的休息里,已经迅速地恢复起来,已经基本摆脱了原来的虚弱,重新恢复了活力。
    网吧整治工作已经开始初见成效了,刘考罩的那些网吧已经受到了处罚。
    一下子干掉了十多家网吧,于长清出手相当狠,完全是按照规章的上限来罚款。
    如果网吧都按这个标准交钱,他们今年一年的收入就全贴进去了。
    最让他们打怵的是,如果网吧不让小学生进的话就会减少收入,要是让小学生进,再抓着罚上两次,那就连老底都没了。
    三四天的时间,本市的网吧业者们如同在开水里煎熬,没有人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最惨的是那些黑网吧,以前仗着关系硬,每次检查之前都能提前得到消息早早关门,从来也没有受到过处罚。
    这次文化执法大队出手有点狠,所有黑网吧的机器设备直接没收,开着大卡车到了现场,所有的电脑、服务器、交换机什么的,包括网吧桌椅都不放过,全部搬上车拉走。
    至于那些想要找关系找门路去说清的,于长清一律不见。
    等到他们找到更上层的关系时,所有的人意见一致,坚持拥护于长清的决策,严格依法行政,不管涉及到谁,一律不得姑息。
    其他人一见刘考都缩了头,自然更不会出头。
    有的找到了原来分管文化局的王天恩,没想到王天恩现在学聪明了,直接以不分管为理由拒绝了。
    但是很多人已经影影绰绰知道了,将来的网吧肯定要走集团化发展的路子,据说这是在其他城市已经验证过了的。
    只是到底这个集团化如何搞,现在还没有人知道。
    历史在转了一个小圈跟我开了个小小的玩笑之后,终于还是把这件事情交到了我的手上。
    还在省城的时候,我就知道了这个结果,也知道了这是大家一起联手造成的局面。
    说好听点是给我面子,说难听点是想要我好看。
    不过我既然准备往网吧这个行业里伸勺子,自然不会怕他们的看法,他们大家都站在岸上,看着我在水里扑腾,这样更好,我下手更方便!
    这些天不断有人往病房里送东西,有各种滋补品,还有就送钱送卡,最牛的一个家伙竟然送了一些古钱古书过来。
    那些东西我又不懂,翻看了半天,没有发现什么特殊的地方,完全不如送我点真金白银好。
    所有送来的东西,我都让程浩详细记清楚是谁送的,这里面有一些人我认识或是知道,比如省城的那位邓市长。
    有的根本连听都没听说过,现在也没法去认识了,只能先把人情收起来,回头再议吧。
    其实所有人的东西我都不想收,可是真的有很多时间不由我,他们放下东西就走,根本不管你如何处理。
    曾经有一个人送来的东西我让小牧扔到走廊里,可是直到第二天,这东西仍然在那里,没有人去取。
    我也算是服了,只好让小牧把东西拿回来交给程浩。
    在省城医院的日子确实过得不舒服,虽然这几天进账不少,但是压力太大,所以身体一好处,我就迫不及待地往回赶。
    小牧跟我一起回去的,当然了其他人根本不知道这里面的复杂关系,还以为是雇了个漂亮小护士呢。
    躺在公寓的床上,我才发现其实从来到这儿以后,我也没在这儿睡过几晚上,严格意义上讲,这儿更像是张总的家。
    程浩带着小牧到街上去买东西去了,毕竟人家一小姑娘,肯定需要很多常用的东西。
    我从床上爬起来,仔细地到处检查了一下,屋子一如既往地整洁干净。
    以前我总是以为政府办安排人来打扫的,现在我知道了,其实都是张总做着梦收拾的。
    一想到张总的梦游,我就有些头疼,以前我自己住的时候,躲一躲就行了。
    这要是小牧也住到这里,半夜张总再悄悄摸上来,那还不得把小牧给吓死啊。
    她要是一喊,再把张总给惊醒了,岂不是更坏事了?
    唉,真是头疼啊!
    小牧这孩子的出现是个地雷,早晚非得炸出点事情来。
    我想起程浩说的,天知道这小妞到底是不是于小萌派来的。
    于小萌姐弟两人一起赴京去了,难道说我那一脚竟然有那么大的威力,连省城最好的医院都治不好?
    我本能地感觉到,那几天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而这事情是我所不知道的。
    掏出手机来,把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向秦君发了个短信,这是我的规定动作,过一段时间就要向秦君报告一下近期进展。
    从来到公司,我已经向他发了十几条短信了,这些天的比较重要的事都向他说了,只是他从来没有回过我一个字。
    可是今天见鬼了,我的短信刚发出去不久,就收到了秦罗的回信。
    一看回信我傻眼了,不长,只有一句话,“近期派人协助。
    他妈个蛋的,近期派人协助?是派人来监视我吧?
    看到这个回复,我整个人都不好了,秦君这样做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对我来说却不是一件好事。
    我急忙回复短信,“何时?何人?何身份?”
    不管你让谁来,总得让我知道啊,要不然咱们怎么更好地接受监督呢?
    其实要是能提前知道是谁来监视我,那我也可以早点做点准备。
    这小子更绝,又回了我一句,“天机不可泄露!”
    秦君你个王八蛋,这是一天好日子不打算让我过啊,待到真相出来之时,就是你的死期。
    好不容易借着张总的关系,还有罗城的投资,老子要在这儿站稳脚跟,图谋点自己的利益,可你这个时候竟然派人来。
    郁闷透顶的我来到书房,看到书桌上正在充电的笔记本电脑。
    呃,这个本子是哪里来的?难道说是张总放在这里的?
    我伸手拿过笔记本看了看,一拍脑袋,这是我从秦君床底下找到的,因为没电了才放在这里充电的。
    打开笔记本,我习惯地从文档看起,可惜什么也没有看到。
    我逐个文件点击查看以后,却发现这是一个空电脑,里面除了必要的软件,竟然没有任何资料。
    难道说秦君会放一台新笔记本在床底下?
    根据他在床底下放的东西,都是些钱啊卡啊什么的,因此说这个笔记本应该也算是比较重要的东西才对。
    可是为什么这上面竟然什么也没有呢?
    我扣上笔记本,这个本子肯定不寻常,老子得好生收着。
    上次让于长清在银行办设保险箱的时候,我让他顺便给我也办了一个,这东西正好可以放在那里。
    天快要黑的时候,程浩带着小牧回来了,一起回来的还有于长清两口子,手里提着各种蔬菜鱼肉。
    “秦经理,知道你回来,我老婆非要来给你做顿饭,你别嫌弃,凑合一下吧。”
    于长清把手里提的东西放到了伙房里,甩着手来到了客厅,接了一壶水烧上了。
    我把烟递给他,两个人坐到沙发上抽起烟来,伙房里自然有他们几个去忙活。
    “秦经理,我看你这气色还不错,那就跟你讲一下网吧的事情。”
    于长清知道我在担心什么,“刘考已经全服了,所有的网吧已经全部拿下,查封了十多家有手续的网吧,所有黑网吧已经全封了,所有的设备全部没收,堆了满满一仓库。”
    我点点头,于长清这个动作够快的。
    “现在还在开门营业的,一个个都老老实实的,按照要求在进行整改,消防通道已经全部弄好了,小学生是一个也不敢让进了,家长们十分满意。”
    于长清似乎对自己这一阶段的打击效果十分满意。
    整治网吧,能够让学生家长们满意,这个确实是成绩。
    不过我可没打算把网吧给打死,要是那样我到哪儿赚钱去?
    “好了,先打后整,下步着力推进网吧连锁化经营,先让王国锋去试试水。”
    这里网吧市场不小,五六十家网吧,每天的营业额有小十万,每个月就是三四百万,一年有三四千万。
    网吧的投入比较大,但是回本以后利润也很高,再加上一些外围产业,一年全市网吧的纯利润应该有两千万左右。
    我没见过什么大钱,这两千万的利润,如果全部交到王国峰手里,我会有六七百万的分红。
    哪怕是到时利润低一半,到我这儿也能剩下三百万,这样的买卖确实很好赚。
    省城一趟却让我改变了看法,这么多钱,我可以赚得更多。
    我打算让王国峰先去探路,然后由我暗地里成立另一个网吧连锁,这些网吧我要分一半以上的利润才行。
    当然了,这事儿不能跟于长清说,虽然到时王国峰肯定也不会少了他的好处,但是毕竟要这么多部门来分,上上下下的一过手,到他手里也不会有太多。
    这个账他肯定早就算过了,但是对于他来说,也比起以前要舒服太多了。
    在他开始整治网吧之前,上面有王天恩、刘考压着,剩下到于长清头上的好处,根本没有多少。
    现在好了,我吃大头,随便丢点汤水给他,也能让他肥的油了裤`裆。
    “对了,招商办现在怎么样了?”这个部门可是董事长专门为我设立的,要是不用起来就太可惜了。
    于长清摁灭烟头,“现在招商办只有一个人在看门,每天其实就是陪着罗董事长他们的人,四处选厂址。”
    我突然想起罗城给我的那个土地证来,一直扔在办公室里还没有细看,也不知道这小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罗城的项目是咱们招商办拿下的第一个项目,也是目前为止公司最大的项目,这个一定要跟进好。”
    “对了,那个茶厂项目怎么样了?张总特别关注的。”
    于长清看水烧开了,拿过已经清洗好的茶具泡起茶来,很快一股子特殊的芳香就在客厅里飘荡起来。
    老家伙幸福地摇摇头,“秦经理,我真怕在你这儿喝茶喝多了,以后要是喝不着可怎么办?这口味都让你给养刁了。”
    这是恭维话,却也是大实话,秦君这小子弄来的烟酒茶之类的东西,确实都是好玩艺儿,回头得想办法让他保持经常性供应。
    “咱们本地的茶也不错,而且纬度比较高,属于高纬度高山茶,只要工艺得当,包装得法,完全可以打开市场。”
    一泡茶水下肚,于长清的精神就来了,“这次罗董事长也算是拣着了,石门那片儿的茶树已经栽种了三四年了,正好到了采茶的时候了。”
    这么说,这个茶厂能挺赚钱的?
    我倒是相信傻人有傻福了,当初要不是为了从村里走出来,罗城也不会留人进村去商量办茶厂的事。
    没想到这么转眼的机会,竟然让这个死胖子又弄到了一个优势产业!
    他妈的,有钱人赚钱怎么会这么容易?
    晚饭做好的时候,张总不请自至。
    看样子已经回家换过了衣服,脱去了白天工作时的套裙,穿着家常的t恤短裤,却显得别样地清纯。
    她带了一瓶红酒过来,还真的挺有小资情调的,可惜了,哥是喝白酒的人,这瓶红酒只好让她自己享用了。
    我跟于长清两个人分了一瓶白酒,是程浩从超市买来的明城老窖,虽然五十多度,但是口味比较清淡。
    吃着饭的时候,于长清两口子不知道是怎么想的,竟然说起了于小茜,我的心一跳,心虚地看向了张总,没想到她也正好看向我。
    呃,好吧,视线在空中相遇,张总的视线明显杀伤力比较强。
    “小茜来电话,说是一定要谢谢张总和秦经理,她现在已经找到公司进行训练了,感谢两位的帮助。”
    于长清老婆是个本份的家族妇女,对我们是真心的感激。
    张总咧嘴笑笑,含糖量明显不足,“这事儿啊,我还真不敢随便领着这份谢,事情都是秦经理做出来的,当初的时候我们不大同意,是他坚持这么办的,让小茜好好感谢秦经理就行了。”
    好吧,我明显听得出来,张总在“好好”两个字上咬得特别重,要是没有什么特指含义那才有鬼呢。
    这样的话我根本没法接,于长清两口子也没法接,气氛一时有些尴尬起来。
    小牧一看,端着杯子站起来向于长清老婆敬酒,感谢她做了一大桌子菜,我急忙也跟着附合起来,气氛这才重新恢复了。
    等到我把于长清两口子和程浩送走以后,才发现事情大条了。
    张总和小牧两个人竟然把一瓶红酒都喝了,最麻烦的是,现在小牧正抱着张总不松手,两个人搂坐在沙发上,想要在这儿过夜的节奏。
    不对啊,张总的酒量怎么会这么渣呢?
    仔细看过去,果然,小牧哪里是老奸巨滑的御姐的对手,人家两眼清明,小牧却已经软成了一瘫泥。
    酒桌什么的于长清老婆都已经帮着清理干净了,我去另一个房间把床铺好,今天晚上一大一小两个大美女,可惜估计我是连口清汤都喝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