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玉京仙: 第二章 歪门邪道奉阴行

    听到说话的声音,堂叔张严走了过来,见两个小辈取笑张闲,不由得一脸严肃,眼神瞪了一眼,两个年轻人就像耗子见了猫,赶紧老实了。
    “哎……”
    堂叔张严略微叹了叹气,当年老爷子是何等的才智超群,与武圣缙云拓齐名,并称大运王朝的文武二贤,而老爷子的儿子,也就是张闲的爹,十三岁就金榜题名,可是到了张闲这一代,却是个傻子。
    见张闲跨不过门槛,堂叔张严赶紧上前,扶着张闲过去。
    张闲的爷爷父亲皆是仁人君子,广施恩德,德行至诚,在朝在野都极有声望,张氏也才有如今的荣华富贵,张氏族人之中,略微年长的,都很拥戴他爷爷父亲,对他还算不错,否则他一个傻子,不可能坐稳这国公之位,只是这些年轻人,根本不记得前辈人的恩德。
    “呵……呵呵……谢谢谢……谢谢……严,严严叔……”张闲一脸傻笑的道谢。
    严叔点来点头,看了一眼门外,说道:“逍遥,你走稳了,小心摔着,刘伯去哪儿了?小颖,小田,快来扶着逍遥。”
    “是。”门外张闲的两个侍女,听到唤声,赶紧过来扶着张逍遥。
    文人都喜欢取字号,张闲姓张,名闲,字逍遥,父亲是希望他做个闲人,逍遥自在,远离这些勾心斗角,族内长辈都叫他逍遥。
    “刘伯去哪了?”严叔询问侍女。
    “回禀大人,刚才有人急报,说是新买的战马被山贼抢了,让刘伯带人去剿贼。”小颖说道。
    大运王朝沿用了前朝制度,亲王、公爵、诸侯,都有自己的封地和侍卫,不过受前朝诸侯动乱的影响,侍卫军的数量严格控制,亲王为三千,公爵为两千,诸侯为一千。
    国公府的封地就是这文贤郡,府里原本是两千侍卫,但这几年皇帝昏庸,已经三年不上朝,国政皆由几个皇子把持,朝堂上明争暗斗,各地诸侯也不安太平,他们这国公府也不逞落后,明面上是两千侍卫,私下里的“家丁”已经扩充过万,战马数千匹,钱粮充裕,兵甲囤积,可谓是名副其实的一方公侯。
    “你们先扶着逍遥回去。”严叔点了点头,也没多问,这几年有些乱,江湖草莽猖獗,连国公府的东西也敢抢,真是活到头了。
    两侍女应了一声,扶着张闲回去了。
    作为国公爵位的继承人,他当然有侍卫和侍女。
    刘伯是文国公府的侍卫统领,演武堂的上三品高手,曾经是皇城的禁军校尉,因丽贵妃的娘家人喝醉酒,在皇城里撒酒疯,抓捕时,被刘伯失手打死了,与丽贵妃结怨,后来被陷害,得他父亲说情,才保住了性命,随后为国公府效力。
    刘伯为人豪爽,重义气,忠诚耿直,父亲去世时,安排刘伯照顾他。
    至于这两个侍女,她们是绣夫人安排的,这些年来,绣夫人表现出的贤良淑德,得到了府内信任,逐渐掌握大权,他身边的原班人员,除了刘伯,其余人都被替换了,他就如同一只笼中鸟。
    如果他不一个低能儿,早就被绣夫人害死了。
    小颖和小田扶着他,走过亭台楼阁,两女的眼神却是东张西望,见四周没人,刘伯也被支走了,两女交换了一个眼神,小颖故意伸出脚,张闲被一下绊倒,身子前倾,小颖连忙扶住张闲。
    小田在后面,也一把扶住他,一手摸到他的头,用力一拽,扯下几根头发。
    “啊……”
    张闲一声惊叫,差点摔下,又感觉脑后一痛,本能的回头看,小田连忙说道:“少公国,你慢点了,小心摔着。”
    “呵……呵呵……”
    他傻呵呵的笑,有意装傻,心里却是草泥马,这两个小丫头居然敢整他,但故意绊他,扯他头发,这是想做什么?
    就在这时,附近的人听到惊叫,立刻过来查看,这国公府里,随处都是人,想要下手做事是不可能的。
    小颖小田见到来人,早就准备好了说词,连忙道:“没事儿,刚才是少国公喊了一声。”
    “呵……呵呵……”张闲很是配合的傻笑,他只是身体行动不方便,并不是真傻,但他一直装傻,故意行为反常,才骗过了所有人,否则他的坟头草都有一丈高了。
    见到是少国公犯傻,来人也没在意,都习以为常了,各自忙事儿去。
    小颖小田对视了一眼,脸上得逞的笑意,扶着张闲回到居住的小院,休息了一会儿,一个侍女来传话,夫人准好晚饭,请少国公用膳。
    绣夫人是出了名的贤良淑德,对待张闲就像亲儿子,每天吃饭都一起。
    小颖小田扶着他去用膳房,正堂上,一个穿着绫罗宫装的妇人,容貌才三十左右的风韵模样,头戴金钗凤冠,雍容华贵,气质端庄,脸上带着温柔的微笑,让人看一眼就知道是王公贵族的大家闺秀,这妇人正是如今文国公府掌权的绣夫人。
    绣夫人的旁边,坐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身穿锦帛华服,头束玉簪,脸上似笑非笑,眼神倨傲,趾高气扬,展示着王公子弟的玩世不恭,似乎谁都不放在眼里,这人就是绣夫人生的儿子,文国公府的二公子,名曰张景,字盛文。
    “呵呵……呵呵呵……,二……二二二……二娘好,景……景景……景弟……”
    张闲一脸乐呵傻笑,呲牙咧嘴的问好,话还没说话,张景就一脸厌恶,很是不耐烦的小声嘀咕着:“娘亲,开饭了开饭了,每天都等这个傻子,我早饿了。”
    说着,张景就端起碗开动了,戏谑的憋了一眼张闲,这小傻子的死期不远了。
    “盛文,不得无礼。”绣夫人喝斥了一声,但心里宠着儿子,也仅仅是喝斥一声做个面子,张景也习以为常了,继续吃饭了。
    “呵……呵呵呵……”张闲则是一脸的傻呵呵,不管什么事,他都装作傻笑。
    “逍遥,过来吃饭了。”绣夫人温和的微笑,就像一个贤妻良母,抬了抬手,让小颖小田扶张闲过来入坐,眼神却是示意了一眼。
    小颖小田微笑点头,事情已经办好了,扶着张闲坐下,顺手把一小搓头发交给夫人。
    因为长期都把张闲视为傻子,这些小动作也没个顾忌,完全被张闲看见了,他心里立马一紧,小颖小田故意绊他,扯他头发,原来是这位二娘的指使,但要他头发做什么?
    这毒妇想干嘛?还有刚才张景的眼神,分明是不怀好意,而刘伯正好外出办事了,显然是被有意支走……他心里疑惑,莫名一股危机感。
    “逍遥,来吃饭了。”绣夫人给张闲夹菜,脸上的微笑更深了。
    她苦心经营了这多年,现在的时机已经成熟,而小傻子的婚约就快到了,一旦联姻,太子就有借口插手文国公府的事务,更何况让小傻子与青瑶郡主结婚,若是有了后,她的一切经营都白费了,所以小傻子必须死。
    但小傻子不能死得太明显,必然是毫无痕迹的死,否则追查起来,又得麻烦一番。
    “呵……呵呵呵……”
    张闲傻呵呵的吃饭,嘴不灵活,吃饭都得让人喂,但看着绣夫人脸上的笑意,他心里的危机感更强了,这毒妇一定是要对他下手了。
    吃完饭,小颖小田扶着张闲回去了。
    二公子张景还年轻,没有正式理事,白天在学堂呆了一整天,晚上约了几个公子哥一起去花楼,吃了饭就忙着去玩了。
    绣夫人独自一人在屋里,脸上却是露出冷笑,起身出了密室。
    密室里,贴满了符纸,桌案上摆着香钵、朱砂、笔墨、铃铛、桃木剑等等,一个中年模样的道人盘坐于桌前,身穿道袍,胡须飘飘,手持拂尘,背负长剑,正在闭目念经,颇有几分仙风道骨。
    听到密室门打开,道人睁开眼,仙风道骨的目光却透着一分邪气,眼神在绣夫人的身材上游走,不由得低笑,手持印决行了一礼,说道:“见过绣夫人。”
    “元成道长不必多礼,这是小傻子的头发,你看能否作法。”绣夫人拿出张闲的头发,交给了道人。
    这道人是绣夫人娘家那边豢养的门客,而绣夫人的娘家就是宫中的丽贵妃,丽贵妃是阳帝正式纳娶的妃子,家里是前朝的大氏族,姓何,支持广帝平定天下,敕封定国公。
    阳帝沉迷方仙,三年不上朝,方仙之术大为盛行,豪门权贵们也纷纷招揽方仙术士,这位元成道长就是何家招揽的高人,道号元成子,曾经丽贵妃因为人老珠黄,不得阳帝宠幸,就是在元成子的帮助下,服以仙丹,授以房中秘术,竟然青春焕发,再次得到阳帝的宠爱。
    而元成子不但会炼丹烧汞、房中秘术等等,还精通法术,懂得阴司之法,杀人催命,深得何家的信奉。
    元成子拿着头发,仔细的观看了一番,说道:“发根有肉,带着气血,可以施法,今晚就让小傻子一命呜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