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竞技

我的野蛮女上司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我的野蛮女上司: 第517章 决心抵触

    看看手机,已经是早上十点多。
    看着这个房间,乱,挺乱,我是该收拾收拾。
    看着不爽。
    把电脑打开,播放歌曲,电脑的宽带拨号我没有拨号,我自己可以这样子,不想和外界有联系。
    把衣服拿了出来,扔进了洗衣机。
    然后我想到,洗衣机的水龙头插口已经断了。
    把衣服从洗衣机拿出来,手洗吧。
    其实洗衣服有时候是个享受的过程,有时候吧。
    手里面做着一件并不繁杂的重复性的工作,脑子里可以想象很多,以前有很多工作上的创意就出自洗衣服的过程中,手泡在水里揉搓着,感受着洗衣粉入水以后带来的那种滑滑的感觉的确不是什么痛苦的事情,相反还能给自己一份特殊的心情。
    当然,这都是以前了,今天的我,大脑里都是那些醉酒之后不曾细细梳理的情节。
    人在一个封闭的空间里是容易想一些让自己悲观的事情的,就在这短短的一个小时里面,把离婚、再婚、自己老去等等所有的这些能够想象得到的都细细的在大脑里想象了一遍。
    也许有人会说,是自己的这种思维已经确定了想要去离婚。没错,我想无论哪个男人处在这种境况之下,都会去想象一番的,只不过每个人想象的都不一样,但心理方面的出发点是一样的。
    但想归想,并不代表一定就是方向。
    从魔女短信的角度来看,她似乎要有什么决定要告诉我,这是凭着我对她的了解这么认为的,但也不排除有什么意外的决定出现,上次她留下的那些东西就多少让我有些意外。
    她回来,很快就睡,我自己一个卧室,很晚才睡。
    这就是一天的生活,基本上每天都是这样重复。魔女回家来住,至少,她还是保留了未来的可能,没有全部的放弃,我想她不会舍得,可是一面镜子裂开了又有什么办法能重圆?我躺在床上,抽着烟看着时针一步一步的走。
    我受不了,又回家了。
    母亲提着菜篮子从院里进来,看到我的车在外面,信步走了进来。
    “你自己来的?林夕呢?不是说她回家了吗。”环顾了一周后,母亲看着我。
    “在忙着。”
    “她家里的事情弄得怎么样了?”跟父亲一样,她的第一个问题仍旧是林夕家里的情况。
    “解决比较麻烦,估计也需要一段时间吧,比较难办。”
    “林夕一直就没跟你说过话?”母亲放下菜篮子。
    我没有回答妈妈的话,转身进去餐厅,父亲已经做好了饭,并且自己倒了杯酒自己喝着。
    这是父亲历来的习惯,喝了大半辈子酒了,有不小的酒瘾,以往每次喝得不多,但今天有些例外。
    新开的一瓶酒,桌上放了两个杯子。
    有我的一个。
    每次只要回家,都会跟父亲喝点,谈点工作上的事儿,也聊点其他的,总之父亲很享受那种情境。
    但今天,偌大的餐厅里就我们两个。
    餐桌比较大,是父亲盖这座房子时特地留出来的餐厅,“坐下吧。”父亲将我面前的酒杯倒满。
    “我不喝了吧,昨晚喝的到现在看到酒就想吐。”
    “喝点吧,喝醉了第二天肯定难受,再喝点酒能压一压,这个我比你经验多。”父亲边说着,并没有停住手。
    酒倒满了,我想父亲也许要跟我来此长谈吧。要不然,他是不会这么劝我酒的。
    当然,这也不能算作劝,也或许父亲知道男人总是要在酒后才能说出一些心底的话,从老家走出来这么多年了,等自己的思维成熟了,便有了很多的秘密,一些只能跟朋友,同学说的秘密,而不能跟父母说的秘密。
    这话父亲曾经对我说过,所以,他很理解我这岁数的心理。
    “打算怎么办?”父亲夹了口菜,然后放下筷子的瞬间。
    “我也不知道,看看再说吧。”我没动筷子,而是从兜里掏出烟。
    “你是不得罪人了?”蓦地父亲在短暂的沉默后。
    “没有吧?”
    “毕竟你不是他的亲生孩子,只是个女婿,还是一个他们眼中不喜欢的女婿。你做什么都是得罪他们的。”
    “你想怎么办。”父亲掉过话头。
    “看看再说什么吧。”
    “听听她说什么,如果她家人说什么做什么,不要那么放在心里。”
    “能不放心里吗?”恨恨的,喝了一大口酒,呛到了。
    “你那点事儿我看能断就断了吧,别以为你找了个好的就怎么样了,时间长了还不是一样?过日子还得踏实点,整天光弄那些花里胡哨的有什么用?到头来是亏得还是你自己,你现在这个年龄也知道什么好什么坏,自己也知道好赖,以后遇事儿多想想,别动不动就摔盘子砸碗的,到时候你后悔都找不到地方。”
    父亲一口气数落着我。
    自己的沉默基本上在父亲看来就是将他的话听进去了,而实际上自己的心思早就飞到想象同事是如何为我挖这个坑的上面去了,以至于后面父亲一大段一大段的话自己都完全听不见了。
    “我还是先回去吧。”喝干了杯子里最后一口酒,跟父亲解释了下,我转身出门。
    父亲跟了出来。
    “去跟林夕好好谈谈,把你自己的事儿也抖搂干净了,好好过日子。听见没?”
    “知道了。”
    “有空带着林夕一块儿回来。”在我加油门离开家门的一刹那,父亲大声的嘱咐着。
    对于父亲的话,我向来是不敢违背,但不违背归不违背,这源于我从小他对我的教育和严厉的管教。但内心里总是有一种抗拒的心理,结婚后父亲对我的批评和管教则大大的减少了,一来是因为自己也已成家,二来是我们这个孩子大学毕业后能达到这么成功的很少,父亲一直觉得我挺为他争光,他们这一辈人盼的也许就是这个,只要工作顺顺利利,周末能带着老婆回家看看就很满足了,他们所享受的只不过是周围的邻居们谈论起来说谁家的孩子多么多么有出息,现在怎样怎样,劝自己家的孩子以后也要使劲上学,争取以后也跟谁家的孩子一样等等,所以,往日里我一回家父亲总是喜滋滋的,而从今天跟我的谈话中也能看的出,自己小时候父亲的那种严厉和呵斥甚至打骂的现象早就已经不存在了,有的也只不过是劝教,哪怕像是犯了很严重的错误也再也不会像从前那样动不动就不问青红皂白的数落一顿了。
    我回到家,又是无力靠在沙发上,门外有脚步声。从步伐的声音上隐隐的透露出一种干脆和沉重。没想到子寒和白婕也来了,林夕需要人陪着,我让子寒陪着她,就是怕她万一做出什么事情来。其实自己真的是一个。
    人渣。
    不过,如果没有子寒帮忙,林夕也不可能愿意回来这边,正是子寒好说歹说如果你不回家去,他又要做出一些什么乱七八糟的的事情来,林夕怕了,回来了,子寒是给我创造我们两个人和好的机会。可是,这个真的是机会么?
    “吃饭了么?”脚步声停止处,子寒推开虚掩的门,在环顾了房内一周之后。
    “没。”我坐在沙发上没动,弹了下烟灰,平静的说。
    白婕似乎想说什么,但似乎有感觉这气氛不是太适合她来发表什么言论。我想林夕愿意回家来,白婕也有一定的努力的,白婕说话比较能让人接受。
    林夕走过我身边,将自己的手机从茶几上拿了回去,粗略的看了眼屏幕后,斜身靠在窗台上,不再做声。
    沉默。
    四个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来打破这个场面。
    “要不我们先走吧,我晚上还得值班。”白婕终于忍不住,在冲子寒使了个眼色之后。
    “那我们先走了。”子寒会意,从一旁站起。
    “嗯。”几乎是同时这个声音从我和魔女的嘴里发出。
    重重的防盗门关闭的声音,使房间里又归于了安静和沉闷。
    我不知道自己应该开口说些什么,也没有找到合适的话题来开口,所以只是闷在沙发上抽烟,等待她来开口说些什么。
    沉默又开始了。
    烟灰缸里已经有了好几个烟头。
    林夕大概也站累了,拿起了一个杯子离开窗台转身走进厨房。
    过了好久,她仍旧没有出来的迹象,反而传来了像是要做饭的声音。
    “你别做了,我们出去吃吧。”我推看厨房的门,倚在门框上,在确定了她的确是要准备做饭之后。
    “我不去。”魔女看也没看我,继续她手中的活计。
    这云里雾里的,我都不知道魔女打算要干什么。
    窗外的天色开始暗了,我伸手打开了厨房里的灯。后退了几步,我坐在餐厅的凳子上看着她不停地在厨房里忙碌着,这个身影我已经看了多次了,很熟悉,但也很陌生。熟悉是因为我们像是没发生过什么,很亲近,陌生是因为我已经很久没见过厨房里的她的身影。
    简单的四菜一汤。
    都是一些平日里的菜,被魔女一个个的端上了桌。
    “喝点酒吧。”这句话是魔女用一种命令式的疑问说出来的,看情形已经是不容我推辞。
    我搞不懂她到底要干什么,最后的晚餐?心里突然冒出来一种悲怆。
    还是什么?
    总不会是想在里面下点毒药药死我吧?同归于尽?曾说过不求同生但求同死,不过这么个同死法。也确实有些让人不能接受。爱你爱到杀死你。
    当然,不得不承认,魔女的这些个表现有些反常,虽然说她经过了这几年变了很多,有时候也稍稍的逆来顺受,但本性里的那种倔强和极端在一定程度上还是存在并扎根的。她就是那种如果跟我吵啊吵的直接拿起刀朝自己的手腕划了下去痛死也不吭一声的那种人,那决心和抵触是相当的强烈。
    所以,尽管我这么想是有些过于草木皆兵的小人之心,但毕竟这是当时真实的心理活动,因此也就没必要隐瞒,还是实话实说。
    家里的酒很多,就在旁边的酒柜里,她随手拿过了一瓶,打开。
    魔女的酒量是不错的,在我们认识的开始就曾经领教过,白酒可以喝蛮多的,而且我们结婚后她也曾在我的面前展示过。
    两个透明而干净的玻璃杯,满满的白酒,还有满满的压抑。
    魔女脱下了外套,随意的搭在一旁椅子的靠背上,顺势坐在了对面。
    “来吧,咱们喝点。”魔女的表情轻松,并且带着微笑。
    我不知道魔女为什么要这样做,也许这对她来说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吧。
    “怎么了?不喝?怕我放毒药毒死你?”魔女端起的酒杯就在我的脸前。“是的,我放了砒霜。”魔女的表情没有变,仍旧带着微笑。
    “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我躺向椅子,不解的看着她。
    “我没什么意思,就想跟你好好的吃顿饭。”
    不管怎么说,面对这样的魔女我觉得很别扭。她要吵要闹我倒是觉得正常,可现在。
    “原来没吃过饭么。不是天天在一起吃?”基本上我已经懂得了林夕的意思,但忍不住的自己还是要这样说。
    “你应该知道我的意思。”魔女将酒杯放回到桌上用几个手指轻轻的转着。“其实,我最想的是到西餐厅来跟你吃这顿饭,但我改变主意了,还是自己亲手做,至于为什么你应该知道吧?”
    “最后的晚餐?”尽管已经猜出了这个中缘由,却还是没忍住让自己说了出来。
    “最后的晚餐。”魔女的重复轻轻的,但里面的确定之意却又是重重的。
    我端起酒杯,满满的,跟魔女碰了一下,这代表什么?
    代表我同意么?
    确切的说我没有这么想,但我觉得应该这样做,就算是应景吧。
    “谢谢。”她喝了一大口。
    魔女顿了顿继续说:“曾经我跟公司的那些小女孩说,如果你出轨了要离婚的话,我会让你光着屁股走出这个家门,但现在看来这不现实。”
    我没有做声,因为我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真是好笑,我没想到,天天看别人闹离婚,自己也赶上了。”伴随着魔女这句感慨的是她的苦笑。
    我仍旧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过这也不怨你,也不怨我,最起码你还是心里有我的。是吧?你讲过带我去日本看樱花,这个愿望都没实现。”看我不说话,魔女似乎在引导我。
    “以后。”估计魔女想说以后你就习惯了。“其实习不习惯的对你来说也没什么关系了。反正以后跟你说白话的女人是她。”
    “你怎么那么自信我会跟你真的离婚?”我重新抬起头狐疑的看着她。
    “你不就是盼离婚么?难道我还说错了?现在多好的机会啊?多少男人找都找不到的机会砸你头上了。你不谢谢我?”伴着魔女连讽带刺的话语,她又端起了酒,还有很假的微笑。
    我不想喝。
    “不喝算了,随便你吧。”魔女的表情跟她表露出来的真实情感很相称,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本来想跟你好合好散,但你不给面子,算了,我自己喝。”
    “你少喝点吧。你还那么多事。”这句话是按照一个丈夫的口气说出来的,因为我不想配合魔女的这个游戏,至少在我看来这是个游戏。
    “我有什么事儿以后跟你也没多大关系了,但还是谢谢你的好心,我那么忙我没能照顾你,你不怨我我就已经很感激了。”一声冷笑,魔女没放下杯子,而是一只手拿着筷子在盘子里挑来挑去。
    “我是很生气,只不过是在心里也怨你,因为我也是很有压力的,我知道你压力大,可你知道我承受了什么呢?”我点了烟,将心里的话和烟雾一起吐了出来。
    “那真是对不起了。”虽然嘴上说着道歉的话,但妻的表情却是漠然的。
    “是要选择真的离了对吧?”我咬咬牙问。
    魔女沉默,似乎不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