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三国之谋伐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三国之谋伐: 第四章 汉末群雄之黑马刘玄德

    两万五千人对阵一万人,看上去似乎应该占了人数优势。
    但人家可是一万骑兵!
    幽州轻骑兵最擅长弓马之术,还未靠近,一轮箭雨已经射来。
    乌泱泱的箭遮天蔽日,远程抛射不讲准确度,只找准角度进行覆盖式打击即可。
    游牧民族的战斗就是这么朴实无华且枯燥,只三轮箭雨,张纯的士兵就已经崩溃,转身开始逃跑。
    特别是张纯手下那五千乌桓骑兵,跑得比谁都快。在乌延派来的副将指挥下,勒马便走,一点都不带迟疑的。
    乌恒人选择帮助张纯张举,是因为有利可图,可以劫掠地方发财致富,不是真的想自寻死路。
    现在人家的骑兵比自己多,打仗不占优势,为了避免伤亡,当然得跑。
    “这群婢子养的蛮夷就没一个靠谱的。”
    张纯气得不行。
    王政连忙劝道:“将军,赶紧撤吧,再不撤公孙瓒就要杀过来了。”
    “气煞我也,这帮蛮夷误我。”
    张纯给自己的失败找了个借口,其实他也算是在边关待了许久的老将,当然知道乌桓人强盗作风,打顺风仗还行,一打逆风仗就立即崩溃。
    所以还真不能怪人家乌桓人不死命作战,毕竟乌桓全族也才那么点人口,自然惜命,除非重金,否则溃败是必然的事情。
    无奈之下,张纯只好选择撤退,同样加入了逃跑的大军当中,这一战被打得七零八落,狼狈不堪。
    公孙瓒长矛一挥,大声道:“全军出击,杀一人,赏五千钱!杀贼将,赏十万!”
    一听到这奖励,所有士兵都疯了。
    五千钱的价值已经不菲,一个成年人一年的收入也就那么多,多杀几个,一两年内都不用做事了。
    一时间一万骑兵都躁动了起来,如同一群饿狼般? 向着张纯军嗷嗷叫着扑去。
    公孙越带着城内守军也杀奔出来? 一场追击战打响。
    这边公孙瓒欺负张纯的时候,此时远在辽西的丘力居和张举? 已经将右北平辽西辽东三郡据为己有? 只是这三郡毕竟是塞外苦寒之地,就算打下来? 也发不了什么大财。
    肥如县,也就是后世的迁安市东面。
    丘力居在占领了三郡之后? 主力驻扎在这里? 虽然已经尽力搜刮,却还是难以满足军需,因此这一日,丘力居找到张举询问办法。
    县外的营帐内? 草原民族住不惯城池? 所以丘力居向来都是住在帐篷里,他是个虬髯大汉,一脸络腮胡,用不太娴熟的汉话对张举说道:“今大军虽已起兵,奈何粮草不济? 如何是好?”
    张举以前好歹做个太守,有一定学识水平? 思索道:“我等占据辽西辽东,朝廷鞭长莫及? 我们只需要以右北平为屏障,一则抵御西面幽州官兵? 二则南下劫掠冀州青州。”
    “如何劫掠?”
    丘力居又问。
    张举笑道:“我听说青州如今极为富庶? 特别是平原国? 可谓一马平川,没有兵力防守,全是粮食钱财,我们应当从泉州南下,劫掠渤海与平原,到时候大量的粮草与钱币运回辽东,则可以与朝廷分庭抗礼,自立为王矣。”
    不得不说,张举还是有一定的格局。毕竟辽西辽东实在是太穷了,想要和朝廷打旷日持久的战争显然是不可能的。所以劫掠冀州青州那些富庶的地方,以战养战,非常合适。
    不要以为辽东离青州很远,走船运就是过个渤海海峡,200公里不到。走陆路就是从唐山到天津再到信阳,全程也只要300公里。
    所以这个计划可行程度非常高。
    事实上原本历史这场叛乱丘力居就是这么做的,一路从右北平南下劫掠。史书记载是寇略青、徐、幽、冀四州,最远甚至到了徐州,差不多就是从迁安一路打到连云港,可见这个距离并不遥远。
    根据《后汉书》记载,这场动乱持续了一年,期间朝廷派公孙瓒和孟益去平叛,最终还是被丘力居打败,从中平四年开始,一直到中平五年刘虞上任才结束。
    因此现在正是这场叛乱的开端,丘力居觉得张举说得很有道理,于是立即开始起步,十余万人浩浩荡荡向右北平出发。
    这个时候公孙瓒已经打败了张纯,杀了数千人,每人值五千钱,付出了近两千万钱的代价。
    不过相比于财大气粗的身家,这点钱只是毛毛雨,无所谓。
    夜晚收兵回城,公孙瓒和公孙越公孙范三兄弟一起在帐篷当中商量现在的情况。
    “朝廷本来征我西去打凉州叛乱,如今幽州出现了问题,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是两条路,一条是继续西去,服从朝廷的安排。另外一条则是留在幽州,攻伐张纯张举,汝等怎么看?”
    公孙瓒询问两个弟弟。
    现在他还没有未来家底,如今手下可堪大用的,就只有两个堂弟。
    公孙越年龄大一点是老二,想了想说道:“大兄,幽州毕竟是我等起家之地,辽西老家如今深在贼窝,怎么可以不管不顾,我们应当留在幽州。”
    “我也是这般想的。”
    公孙范表达了对公孙越的支持。
    公孙瓒点点头:“不错,只是我们现在只有万人,丘力居加上叛军,光骑兵就有十万,恐难以力敌,还是先向朝廷启奏此事,等朝廷定夺。”
    “正当如此。”
    二人都点点头。
    公孙瓒又说道:“虽然难楼可能没有参与此事,但也不得不防,二弟你亲自跑一趟塞外,找鲜卑慕容部,他们的首领车奴槐与我交好,对他许以利诱,必然能让他率军前来相助。”
    “明白。”
    公孙越点头应是。
    “三弟,你就派人前往安次,防止丘力居绕过我们,袭击涿郡。”
    “唯。”
    “你们都去吧。”
    会议结束。
    公孙瓒驻扎在蓟县,防备渔阳那边的敌人,公孙越去塞外找鲜卑,公孙范则去安次防备右北平的敌人。
    原本历史上公孙瓒只有三千人马,一样不敢轻举妄动,一直等到朝廷派来援军,才和中郎将孟益一起攻打辽东,初战获胜,一直打到石门,也就是后世的辽宁锦州一带才打输了逃回来。
    现在的人马虽然到了一万,但毕竟敌人有十多万,丘力居统合了三个大部落,总兵力比他多得多,使得公孙瓒没有膨胀到鲁莽的地步,依旧是稳扎稳打为主。
    当天夜里,公孙越就带着护卫往塞外而去,公孙范则带了三千人南下去安次。双方一时间都没有打仗,暂时处于一个和平时期。
    但谁都知道,这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奏。
    .......
    .......
    三月初。
    丘力居亲自带队,带着三万人马南下,一路劫掠冀州青州甚至到了徐州,抢掠地方,杀戮百姓。
    一时间朝廷震怒,天子升公孙瓒为骑都尉,这次没有派孟益,而是升邹靖为护乌桓中郎将,带领一部分北军将士前往幽州,与公孙瓒一起平叛。
    这也算是历史的又一改变。
    “砰!”
    青州济南国,国相府中,刘备勃然大怒道:“张纯贼子可恶至极,居然犯上作乱,侵扰敌方,打到我们青州来了,我要出兵征讨他们。”
    沮授在一旁说道:“使君,丘力居攻打平原,这是平原国相的事情,恐我等也无能为力。”
    “难道就这样干看着丘力居劫掠百姓而无动于衷吗?”
    刘备握紧拳头,想起无辜的平原百姓就面目狰狞,深恨不已。
    不过沮授说的也是事实。
    太守有兵权不假,但行使的权力只能在本郡之内。
    除非丘力居跑来济南作乱,不然如果刘备不遵守朝廷诏令就出兵平原,反倒不是功劳,而是祸患。
    沮授沉思道:“可让子归发布征讨调令。”
    刘备眼睛一亮:“对了,四弟是刺史,有权力在战时征调一州的兵力抵抗外贼。”
    别看刺史没有治理权和兵权,但朝廷也给了刺史特殊权力。
    那就是在战时可以征调各郡兵力打仗。
    比如如今的凉州刺史耿鄙,为了应对韩遂叛乱,今年四月份将征调六郡的兵马准备攻打韩遂,结果由于宠信程球,导致军队哗变,被自己的别驾从事给杀了。
    “大哥,听说平原出事了。”
    门外关羽快步走了进来,他是济南中尉,负责一郡治安,前几日历城那边有小股泰山流寇来侵扰,他去处理去了,今天才回来。
    “不错。”
    刘备点点头:“我欲发兵前往平原,攻打丘力居,二弟准备一下,我去找四弟要调令。”
    “不用了。”
    张飞急吼吼地进来,手中握有一张盖了青州刺史的公文,喊道:“四弟已经知道了此事,让我快马赶来,将这份文件给大哥。”
    刘备接过公文,打开看了一眼,大喜道:“四弟真是深得我心,知道我意,已经授予了我出兵的权力。”
    沮授笑道:“那就请使君快快下令,不过出兵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如今我们济南虽然兵粮足备,但听说丘力居有三万骑兵,恐怕还是得从长计议。”
    张飞挥舞着长矛,大叫道:“四弟让我先带着骑兵过来,他说会抽调北海东莱齐国乐安一半的兵力,让太史慈统军随后赶到。”
    刘备问道:“四弟呢?”
    张飞摇摇头:“四弟说今年春耕已经到了关键时刻,他留在巨淀湖那边种什么占城稻,神神秘秘的,让我们自己去。”
    “好,既然如此,那此次出兵以我为将,公与为督军,云长翼德良弼子义为副将,出兵平原!”
    听到陈暮没有来,这次是自己亲自领军,刘备一拍桌子,发号施令。
    没想到沮授笑道:“使君,我就不去了,留在济南负责后勤,不然的话我担心你们的粮草供应不上。”
    “这倒是个问题......”
    刘备沉吟,粮草是出兵关键,确实需要个得力人手帮忙,以前都是沮授或者四弟负责后勤事务,现在如果把沮授带走,那就只剩下简雍了,可简雍的能力......
    “我可以举荐一人随军,有他在,必然能破丘力居。”
    沮授拱手说道。
    “哦?”
    刘备问道:“是何人?”
    “荀攸荀公达。”
    “荀攸?”
    刘备迟疑。
    荀攸虽然一直在济南任县令,但还没有融入他们的核心圈子。
    原因在于陈暮只是想先把他留在身边,等到以后尘埃落定的时候,再将他招揽过来,所以一直让刘备小心他。
    党人现在在密谋些什么东西,陈暮可清楚得很,荀攸谈不上定时炸弹,但也必须要有所防备。
    刘备虽然不知道这些,但四弟的话他还是愿意听的,因此有些迟疑。
    犹豫片刻,刘备点点头道:“那就先让他随军,我待会差人去问问四弟,如果四弟同意的话,再给予他重任吧。”
    “这是自然。”
    沮授点点头。
    其实沮授也不太明白为什么陈暮要这么防备荀攸。
    不过陈暮乃当今智士,出道以来平黄巾,除群寇,所到之处可谓寸草不生,他这么做,也许有他的道理。
    中平四年三月,由于丘力居侵扰平原,路走窄了,惹怒了刘备,青州也决定攻打他。
    在历史上,刘备就曾经攻打过丘力居,只是差点凉凉了而已。
    《典略》记载:“平原刘子平知备有武勇,时张纯反叛,青州被诏,遣从事将兵讨纯,过平原,子平荐备于从事,遂与相随,遇贼于野,备中创阳死,贼去后,故人以车载之,得免。”
    《典略》的作者是曹魏时期的史学家鱼豢,比《三国志》的作者陈寿还要早,包括后来写《三国志》得时候,陈寿都大量引用《典略》中的记载来编写史书。
    可见《典略》的可信程度非常高,甚至比《三国志》记载还要详细。
    如果按照这本史书的记载,那个时候刘备打黄巾,弄了个安喜县尉,结果被督邮淘汰,鞭打督邮弃官。
    然后又被平原刘子平举荐为从事,攻打丘力居,结果受了重伤,靠装死逃过一劫,被人用板车拉回来,最后混个了个高唐尉。
    这么一看,先主混得也太惨了,让人闻者伤心见着落泪。
    不过如今在陈暮的帮助下,刘备已经混到了一地太守的高官,起点比当初高得太多。
    至少手下兵马数万,高级将领也不少,与丘力居再打的话,哪怕没打赢,应当也不会像《典略》里那么惨。
    三月份,刘备正式出兵,纠集济南一万人马,加上后续北海、齐国、乐安等地,总兵力四万,浩浩荡荡地向着平原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