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修真

我真就想当个厨子啊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我真就想当个厨子啊: 第四七七章 白氏人屠(二更求月票!)

    说书人的水平并不高,三流水平可能还有些高估了他。
    但他口中秦国少将军和郑国亡国公主的凄美爱情故事还是吸引了很多听众。
    为了能有个位置,这些听众也不吝惜于一些琐碎银子买上一杯茶水,让茶摊老板笑开了嘴。
    果然这年头还是要讲创新,不搞点花样,生意怎么上得去。
    特别是讲到少将军白浪忠义不能两全,为了秦国大业,不得不拒绝公主的爱意,而公主又夜追百里,远远看着白浪回了军营。
    之后白浪率大军攻入郑国王都,那位公主出面想要阻止情郎,但白浪却视而不见,挥手下令,于是大军攻城。
    郑国王都就此毁于战火,公主见情郎毁她家国,爱恨交织下,竟是当着白浪的面跳下城墙,结束了自己的卿卿性命。
    这一幕高潮,更是让听众们忍不住扔出银子打赏。
    不知是为那年轻小将独自领军尽灭一国的英豪,还是为那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痴情公主。
    “他们好惨啊。”
    之前还偷瞄江平的少女苗玲儿偷偷抹了抹眼睛中的水气,神情完全被故事吸引,听到公主跳下城墙,她对着自家姐姐有些感伤道:
    “姐,这个公主好傻,为什么要死呢?
    那个少将军怎么就不能为了公主放过郑国呢,他太狠了。”
    姐姐倒是比较明事理,她说道:
    “将军是秦国的将军,公主是郑国的公主,他们分属不同阵营,两国交战,他们肯定不能在一起啊。
    而且军令如山,将军也要听上面的大将军的话,又不是他一个人做主的。”
    “可是……”
    少女还有点不服气道,“可是将军真的爱公主的话,为什么不带着公主去一个别人都找不到他们的地方。
    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地方。
    我看就是那个少将军舍不得荣华富贵,所以才狠心逼死公主。
    我不管,将军就是坏人。”
    姐姐被这不讲理的话给噎住了,最后只好道:
    “行了行了,这都是说书先生编的故事? 你还当真了? 既然吃饱了,我们就赶路吧? 爹爹还在南岳峰等着我们呢。”
    说着? 姐姐在桌子上摆上茶钱。
    “哦。”
    少女点头答应,跟着姐姐站了起来? 然后还不忘拿起桌子上最后一个馒头塞进怀里。
    直到她们走远,江平还能依稀听到少女活波的话语传来:
    “姐? 刚才那人真的好帅? 你说我们还有机会遇到他吗?”
    “应该还有机会吧,我刚才听到他们好像说也要去五岳剑宗观礼的。”
    “哎呀姐,原来你也不老实,一直悄悄偷听人家说话。”
    “我哪有? 就是? 就是凑巧听到了。”
    “我才不信,略略路……”
    “别跑……”
    两人渐渐跑远,江平竖着的耳朵悄悄放下。
    嗯,懂事的姑娘,走了还不忘夸他帅? 下次见到就告诉她名字。
    “公子,秦国灭郑后? 魏国也紧跟着把越国灭了,然后赵国正式宣布陈国成为赵国下属郡城? 现在十三国就只剩下一个齐国苦苦支撑了。
    真是没想到,这才几年? 原本的十三国竟然就只剩下一个了。
    也不知道齐国能撑多久?”
    邱道雨也听到说书人的故事? 不过他关心的不是什么爱情? 而是如今越发严峻的三国形势。
    江平却是摇摇头道:“那你可小瞧齐国了。
    他们呀,起码还有好一段时间,不管是秦国还是魏国,亦或者赵国,想要灭齐,都不是那么容易的。”
    他记得天柱山就在齐国境内。
    就凭这一点,正魔双方没有正式大决战之前,三国都不会出手动齐。
    其实这些年来,江平越发感触。
    貌似现在这个正魔大战根本就不是什么道义不同,正魔不两立,反而更像是背后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操控着。
    让正魔双方的矛盾在短短时间内不断激化,最后至无法调和,跑到天柱山去干了一架大的。
    而天柱山之战,就是正式开启三国大战的信号。
    “不过你说白浪那家伙,不会真不行吧,听说郑国公主可是郑国第一美人。
    人家就是想活命而已,王室的财富,美人都送给他了。
    竟然还不放过人家。”
    江平想起刚才说书先生的故事,想着故事中的男主角,不由一阵酸气。
    这种兵临池下,一国受降的场面,他这种江湖人怕是一辈子都没机会感受到了。
    嗯,或许以后秦国政哥儿打来的时候,那个投降的人群里面有他,也算被动参与了吧。
    讲道理,要不是重生在赵国,他又只对赵国历史发展比较熟悉,还有七夜这条大粗腿在,他早就屁颠屁颠跑到秦国投靠亲爱的政哥去了。
    不过现在的话,就只能在赵国先混到高位,看以后有没有机会当二五仔。
    反正以他此刻的实力,跑到哪儿都不会受气。
    听到江平的感慨,邱道雨疑惑道:
    “公子你没看十三国那边送来的情报嘛?”
    江平却是理所当然道:“你不是帮我看了嘛,我知道结果就行了,里面的过程我又不感兴趣。”
    邱道雨:“呃,好吧。其实这事里面还有隐情在。
    那少将军白浪是真的喜欢公主,可是公主不喜欢他,甚至公主喜欢的另有其人。”
    “哦?”江平仿佛嗅到了八卦的味道,立马来了兴趣,“详细说说。”
    一见自家公子快要发光的眼睛,邱道雨就觉一阵心累。
    他什么时候又成公子的幕僚谋士了。
    明明他就想当个匹夫。
    “白浪当初入郑国亲自勘探军情地图,却对郑国公主一见钟情。”
    “了解,少年慕艾,听说白浪比我还年轻。”
    “郑国王室早就对秦军惶恐不安,一得知白浪对他们公主有好感,所以立马将公主拱手送上。
    不过他们毕竟也是要王室脸面的。
    当时他们是让郑国公主乔装打扮和白浪一起勘察郑国地图,为了培养他们的感情,郑国王室没少透过公主泄露他们的军事布置。”
    “果然,白浪和公主的感情迅速升温。据我们的探子回报,原本郑国王室打算赐婚给白浪和公主成婚。
    白浪也答应娶了公主以后,就让秦军放弃攻打郑国。
    白浪是白氏少主,他的话一定程度上能代表白氏家族。
    而白家作为秦国军神家族,又是三大御神兵世家,他的话,的确一定程度上缓解郑国的灭国之危。
    听说白浪为此还违抗了他的父亲,也就是秦国上将军,白家军神,御神兵噬灵枪之主白起的意愿。
    然而就在成婚当晚,他们出事了。”
    “至于具体发生了什么,倒是有很多传言。
    不过最靠谱的一个是郑国公主在成婚当晚私会情郎,好像还被白浪捉奸在床。”
    “等一下!”
    江平是不想打断老邱的,不过这个问题他一定要问。
    “我想知道这个捉奸在床,是字面意思,还是形容词。”
    邱道雨沉默了会,不知道公子的关注点怎么就是与众不同。
    不过他还是回道:“字面意思。”
    “喔嚯,这样看来,郑国不灭,天理难容啊。白浪也是能忍,竟然没当场干掉他们。”
    人们的悲欢并不相通,郑国的亡国灭族之祸,在江平眼里,并不比一场八卦来得有兴趣。
    “或许正是白浪当时克制的表现迷惑了郑国王室,所以他们没有扣下白浪性命,以此威胁秦军,反而将其礼送出国,还送上重礼赔偿道歉。
    然后,白浪一回秦军大营就大病一场。
    又两个月,秦军开始攻打郑国。
    便有了后来郑国半月而亡。
    至于那位公主倒也不是她自己跳下去的,而是郑国为了给白浪赔罪推下去的。
    然后白浪攻入王都以后,就把郑国王室三千余人,还有那个,咳咳,奸夫的家族,估计有一千多人,全都活埋。
    而他也因此继承了白家人屠的称号。”
    白氏一族,好杀成性,基本上代代出人屠。
    但他们也的确能打。
    别看十三国看起来不咋地,但到底也是一国之境,不顾一切的话想要抵抗个三五年还不是问题。
    但在秦军和魏军的攻打下,他们就成了不能还手的靶子,完全丧失了抵抗之心。
    就算是他们的大宗师想要执行斩首战术。
    而秦魏双方的大宗师都没出手,只靠着大军调度,结成军阵,就把能飞天的大宗师生生困死。
    简直堪称恐怖。
    而秦军的统帅就是白家。
    江平摸了摸下巴,嘀咕道:
    “看来以后这情报还得仔细看了,不然的话,这么有趣的事情竟然今天才知道。
    不过既然这样的话,十三国那些宗门基本上也待不下去了。
    看来我手底下即将迎来新的一批武者,我这都什么都没做,怎么人越来越多了呢。”
    “走了走了,我还得去五岳剑宗装逼呢。”
    江平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爬上宽敞的马车。
    哗啦啦!!!
    江平进了马车之后,周围立马齐刷刷站起一片,起码有三四十人的样子。
    他们穿着便服,并不起眼,可当他们全都站起来的时候,众人才感觉到那股令人窒息得压力。
    邱道雨挥了挥手:“走。”
    “是!”
    车轮转动起来,众多人影又消失不见。
    茶摊的老板眼见客人少了一半,还没来得及心疼茶钱,就看到自己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锭金灿灿的金子。
    他没忍住上嘴咬了咬。
    真的!
    “老秃子,再讲个故事,今天老板高兴,我给大家免费续茶水。”
    老板豪气一挥手。
    “啪!”
    惊堂木落下。
    老秃子,也就是说书先生接上腔道:
    “刚才我给大家说了两国大战,现在就给各位聊聊这江湖武林。
    话说这魔涨道消,魔道势大,正道不得不联盟聚义,才能勉强抵抗。
    在这刀光剑影,腥风血雨之中,便有了正道十六豪侠,魔道十二魔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