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娘子不许我做咸鱼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娘子不许我做咸鱼: 第304章 就不收你

    “可恶!竟敢如此羞辱我!”
    完颜兎录挥舞着给砍出缺口的刀再次攻向轩辕翰墨。
    “我挡!我砍!我挡!我砍!”
    逗着玩一样,轩辕翰墨挡一下砍一下,让完颜兎录就像牵线木偶似的,给控制得死死地。
    “我说,你叫什么名字啊?怎么当上主将的?你好弱哦!我那的小兵都比你强呢!”
    轩辕翰墨一边打一边感叹着。
    附近的金国士兵都给打得没法还手,死伤惨重。
    看着自己的部下一个个的倒下,完颜兎录心急如焚,可他根本无法打败轩辕翰墨,就连脱身离开都做不到。
    而且自己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敌人却毫发无损的陪着他“玩”!
    内心的愤怒都快把理智淹没了。
    可完颜兎录知道,他不能死!死了,就什么都没了!
    他想逃跑了!
    完颜兎录一边和轩辕翰墨对垒,一边往山坡处退走。
    这么明显的意图,轩辕翰墨哪里肯放过这个“玩具”呢?
    于是轩辕翰墨再加大了力量,也不给机会完颜兎录有逃走的机会。
    一心想要逃的完颜兎录,压力顿时变得更大。
    “嘿!你这么多兵在这,丢下他们逃走真的好吗?”
    “哼!”
    对轩辕翰墨的话,完颜兎录只是哼了一声,不是他不想说话,是他一说话就会给轩辕翰墨的刀看中。
    “那你对的起你的这些部下吗?他们可是为你出生入死呢!”
    轩辕翰墨的废话继续扯着,说话的声音也放大,让金国的其他士兵能听到。
    “只要我不死,我就有机会为他们报仇!”
    给轩辕翰墨缠得心烦气躁的,下意识就说出了心里的话。
    这顿时让金国的士兵的动作停了下来,还有些人干脆放弃了抵抗。
    人死了,什么都没了,你报仇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国家本来就已经名存实亡了,可能再过一些时日,金国这个名字就会彻底消失,变成西突厥了。
    这时候你让这群士兵为你尽忠?你算老几啊?以前也不见你对大家有多好!军饷克扣的时候又不见你想着大家!
    怨念已经滋生了,受着怨气滋养而发芽,成长。
    “你们干什么!赶紧拿起语气抵抗!”
    完颜兎录气愤的命令着这些放弃抵抗的士兵,可没人愿意听令,甚至还有些人挡在完颜兎录退走的方向。
    给挡了几次后,完颜兎录火气已经到了无法忍受的临界点了。
    “滚开!”
    在挡住轩辕翰墨的一刀后,完颜兎录把屠刀挥向挡在他撤退路线的士兵。
    “嘶!”
    完颜兎录的刀把这个士兵砍成了重伤,如果不是轩辕翰墨即时救下这士兵,估计也会成了两半了。
    “还真砍啊!这人太狠了!不能让他跑了!”
    那些没死的士兵纷纷涌过来堵住了完颜兎录的路。
    “该死!”
    完颜兎录无计可施了,后路给堵了,前面还是个打不过的变态!
    就在完颜兎录分神的瞬间,轩辕翰墨手中的长刀把完颜兎录手上满是缺口的刀砍断了,还带走了他一条胳膊。
    剧痛!完颜兎录只感觉到剧痛。
    接着整个人都被轩辕翰墨踢飞了,当掉下地翻滚了几圈后,吐了口血,脖子上也被架着好几把刀。
    “你被捕了,现在不是势必要你讲,但你讲的都会成为我放火你的理由,嘿嘿!”
    轩辕翰墨得瑟的看着完颜兎录,还调皮了一下。
    一场伏击战就这样结束了,金国士兵俘虏了一万余人,其他的不是给射死就是自己跑了。
    “元帅,有批兄弟伤的比较重,可能下半辈子会落得残废,其他人都只是轻伤,养几天就好了。”
    轩辕翰墨皱起眉头,残废了?这有点严重了!
    “这有几个人?他们的情绪怎样?”
    “人数有百来人,他们只是有点打击,但没什么大碍,都做好心里准备了。”
    “那把那些把他们伤成这样的人找出来,杀了!”
    “这事刚刚得到消息我就着手去找了,但是这批兄弟说伤他们的人已经给他们杀死了。”
    轩辕翰墨沉默了,这仇都报了,确实不会有太大的情绪,只是残废了,以后就不好生活了。
    轩辕翰墨让人好好照顾他们,至于未来怎么安排他们,轩辕翰墨会想方法,让他们下半生能过个平淡日子。
    “让其他兄弟好好照顾他们,告诉他们,如果真残废了,下半辈子我养他们!”
    “属下替兄弟们谢谢元帅了!”
    “去吧!”
    轩辕翰墨挥挥手,让人去照顾伤员,而他就看着跪了一地的金国士兵。
    这群人不好处理,关着他们?没地方没条件!
    如果放了,那也对不起受伤的兄弟。
    全杀了?那太残忍了,也做不来。
    一万人不是小数目,看是看不住的。
    “你们,想活还是想死?”
    轩辕翰墨的语气很平静,只是这群士兵更平静。
    “想死,我现在可以让人把你们都活埋了,这并不难,估计你们以前也是这样对待俘虏的吧?”
    轩辕翰墨的话让这群士兵骚动了下,他们确实都是这样处理的,所以他们才做好被杀的准备。
    死不可怕,毕竟他们国家都快没了。
    “但我不是你们,我能给你们一条活路。”
    轩辕翰墨背着手,平静的说。
    “什么活路?”
    听到能活,这群士兵也激动了,能活着,谁愿意去死?
    “跟着我去打西突厥!但是,你们应该知道以后会遇到自己人。”
    这话让这群士兵沉默了下来。
    “我们可以去劝降他们。”
    一个士兵天真的说。
    只是他的话让其他人都笑着看他。
    “给你们一柱香时间考虑,愿意活着的就起来去左边蹲着,但是我事先说清楚了,你们选活着,就会从奴隶做起,得到战功就转为普通士兵。”
    人群骚动了起来,一个小青年想都不想就站起来快速跑到左边蹲下。
    有个第一个,就会有第二个,然后越来越多。
    一柱香时间还没到,一万人就有八千多人去了左边,而完颜兎录就在其中。
    剩下的人都在犹豫着,似乎过不去心里的那一关,奴隶!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一个词。
    “时间快到了,还有!把这货拉出来!我不收这种临阵丢下自己人的家伙!”
    话音刚落,完颜兎录就给人踹了出来,屁股上的鞋印非常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