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修真

我真的没想当大侠啊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我真的没想当大侠啊: 第一百七十八章 我们中出现了叛徒

    张箫、天狗、睚眦看到李红雪递出了这样的一剑,顿时都倒吸一口凉气,暗道“恐怖如斯”。
    就连张箫的剑魂“焰姬”都不得不承认道:“单论这一剑,这个女人在剑道上的造诣恐怕……要强过主人你。”
    其他炼血宗高手眼见李红雪一剑就斩杀了他们中修为最高深的何长老,顿时心中大骇,没想到李红雪的修为竟精进至斯。
    李红雪精进至斯也就罢了,那张箫的实力何时也如此强劲?情报上不是说他只是个刚刚踏入一品的宗师么,为何一剑就砍了他们这边三个一品的宗师?!
    难道他们这边是假一品?
    眼瞅着被情报坑了个好的,陷入几乎不可能扭转的劣势,他们顿时失去了战意,满脑子都想着卖同伙跑路了。
    “吴长老,你这是作甚,你把我们卖了自己溜了,宗主可也不会放过你!”
    率先卖同伙的吴长老承受了同伙的谩骂,愧疚令他稍稍停驻,然而他停驻的工夫,其他的同伴已溜到了他的前头,把他一人甩最后面了。
    “来都来了,别着急走啊!”李红雪冷笑,俏脸上浮起残忍的笑意,命令众剑宗弟子、长老,朗声道:“用‘大衍剑阵’的‘关门打狗式’,把他们留住,一个都别放过!”
    她口中所说的“关门打狗式”,实是“大衍剑阵”中的“混元封魔式”,但她对这名字中的“封魔”颇感不爽,是以总以“关门打狗式”称它。剑宗的弟子、长老们自也知道她的尿性,晓得她说的是哪一招。
    然而,李红雪的辈分虽高,但剑宗的弟子、长老们却都不服她,毕竟是魔教半路转来剑宗的,且到现在还一心向着她父亲李淮安那一方的炼血宗。
    不过这时大家都在对抗那些炼血宗的高手,也顾不得这些,况且李红雪的这下指挥倒也适当,剑宗的弟子、掌门当即使出“大衍剑阵”中的“混元封魔式”,呈飞剑合围绞杀之势,阻住了剩下八位炼血宗高手的退路。
    只是他们并未听从李红雪的安排,立时将这些炼血宗的高手抹杀。
    “愣着干嘛,还不把他们都杀了? 留着过年呐?”李红雪愕然? 说道。
    众剑宗的弟子、长老们无动于衷,只是暂时合围住那些炼血宗的高手? 考虑着接下来如何处理他们。
    “我看倒不必全都杀了? 先留着审审,从他们身上套点东西下来? 毕竟这次他们能刚好趁着卓前辈出门时来偷袭剑宗,着实有太多可疑之处? 你们想想? 他们怎么会对剑宗内部的情况了如指掌?”张箫说道。
    张箫这番话一说出来,剑宗的弟子、长老们顿时面面相觑,他们怎么会听不出张箫的话外之音?
    好家伙,这是说我剑宗里头有内鬼呢!
    想到此节? 他们登时目光齐齐看向李红雪? 颇不善地看着她。
    在他们看来,若说谁最像是内鬼,自魔教半路加入剑宗的李红雪岂非嫌疑最大?虽说她亲手杀了炼血宗的何长老,可谁知道这是不是他们魔教演的一出大戏。
    或许李红雪亲手杀了那炼血宗的何长老,正是为了防止她泄露炼血宗的什么秘密? 这样一想,李红雪要把这些炼血宗的高手全杀了的动机岂非就有了?
    啧啧? 袭击剑宗不成,就把这些棋子全杀了? 好手段,够狠辣。
    几位剑宗的长老得意地抚须微笑? 他们自认为对炼血宗高手的审问还未开始? 自己就已推断出了谁是内鬼? 心下不禁都微微有些得意。
    “哼,做你们的春秋大梦去吧,我一生忠于炼血宗,纵然受千刀万剐,身死道消,你们也休想从我嘴里问出一个字来!”
    炼血宗高手中一位稍显年轻,外貌看上去仿佛一位教书先生的男子说道,他虽看着温吞,很有文化的样子,但说话的语气却冲得很。
    这位便是江湖人称“血书生”的尹辉,李红雪幼年还曾在他手里头学过识文断字,那时这尹辉还是她父亲的忠诚属下。
    “那咱就不问呗。”张箫淡淡道,话音未落,其眉心已刺出一柄神识凝成的金色神剑,瞬间便没入了尹辉的眉心,侵入了他的识海。
    几息的时间后,张箫的神识凝成的飞剑便自尹辉的眉心出来了,一同出来的,还有尹辉的虚影形象,那正是他的魂魄。
    “神识凝形!搜魂术!”炼血宗的其他高手以及剑宗的众弟子、长老们心中都是一震,掀起了惊涛骇浪。
    在他们的认知中,要领悟并运用“神识凝形”以及“搜魂”的法门,境界修为至少要到一品宗师境后期,这还只是少数惊才绝艳的大才。
    大多数修行者要等到一品宗师境巅峰甚至是陆地神仙境界,方能领悟、运用这“神识凝形”和“搜魂”的法门。
    李红雪内心的惊讶亦不小,她虽知道张箫际遇非凡,又修得大帝古经,对于张箫的深不可测的潜在修为有一定的心理准备,但此刻看到他能够令神识凝形并使用搜魂术,内心也是久久不能平静。
    看到张箫对尹辉运用了“搜魂术”,几位剑宗的弟子、长老没有丝毫的犹豫,立马分头遁走,夺路而逃,看来是心里头有鬼了。
    他们一撤,“大衍剑阵”顿时也有了缺口,炼血宗的其他七位高手忙趁此机会跑路。
    剑宗的不少弟子、长老都惊了,自己宗门内果然有内鬼,出乎他们意料的是,那心中有鬼的几个内鬼竟是自己宗内熟悉的弟子和长老,而非什么李红雪。
    “呔,哪里跑!”天狗立时祭出自己的“遮天圣钵”,如一轮日头升起,高悬天际,洒下金光,一股极强的威压随着神霞的普照落在那些意图逃跑的诸人肩头,顿时镇压得他们动弹不得。
    张箫继续他的搜魂,搜索那尹辉得记忆,很快便找到了的剑宗的内鬼,跟那些意图逃跑的剑宗弟子、长老对应上了,不过还有两个剑宗长老心态稳得很,并未贸然逃跑,依旧默默地藏在人群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