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小说

人间不值得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人间不值得: 第684章 陟彼南山,言采其薇

    杨萌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思考了一下说道:“哥们,你那未来老丈人是干什么的?”
    “大学教授啊!”凌峰说道:“我都跟你说了,人家是书香门第,至于他那个继母好像是闲着什么也不做,她和她的继母关系可不算好,所以也就没怎么提过。”
    杨萌听后狠啐了一口:“别再跟我提‘书香门第’这四个字,这样的人对不起这四个字!买了孩子本身就是错,有了亲生的不重视收养的这是错上加错!这样的王八蛋有什么资格说自己是读书人?真特么的给读书人丢人。”
    凌峰耸肩道:“读书人咋了?自古文人多风流不是?”
    杨萌比出中指:“普通人就不风流了?文盲就不风流了?我告诉你,之所以有这句话是因为读书人会把自己的事情记录下来而已。人风流不风流和读书不读书没有什么直接关系!
    凌峰把烟头掐灭后道:“得,你怎么说怎么对!看出来现在你看书多了,这说读书人坏话你还不乐意了?”
    杨萌耸肩不置可否。
    凌峰摇头道:“周其薇特别怀念她的养母,用她的话说,她养母对她是真的好。只可惜发生了而这样的事情。。。。。。唉,好人不长命,祸害遗万年。你说这么好的老太太怎么就没了呢?不瞒你说,我也挺愁我这个未来老丈人的,听说是个老古董级别的,前几天还在网上被人骂了呢!”
    “啊?为什么?”杨萌不解问道。
    凌峰道:“那老头子还挺时尚,没事在网上发个微博什么的,毕竟是大学教授,所以也是有些人关注的。”
    “说的那么婉转干什么?不就是一名公知么?”杨萌笑道。
    凌峰白了他一眼:“你丫嘴里说起‘公知’永远没好听的,我不婉转能行么?”
    杨萌忍住笑:“你继续你继续。他为什么被骂?”
    凌峰道:“是这样的,他在网上参加了一场论战,是关于星条国种族歧视黑人地位低下的事情。结果他发表了一个言论:他说在汉国种族歧视现象其实比星条国严重,理由是在汉国黑人基本上不可能当选政府高官,也很难去当警察或者参军!”
    杨萌听后眨了眨眼:“你帮我问问你那未来老丈人,包青天让他了解一下?”
    “噗!”凌峰笑了出来,好不容易忍住笑意道:“哥们,这次我是认真地,你就别裹乱好么?我是真打算娶周其薇的。怎么说那也可能是我未来老丈人。嘴下积德啊!”
    “嘴下积德?我说哥们,他自己白痴还不能让我说他了?咱们国家一共有几个汉国籍黑人?还都是那些跟黑哥哥一起生下来的混血儿。他说着话不是白痴么?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杨萌愤愤说道。
    凌峰长叹一口气:“我何尝不知道这些啊,问题是我真的想和周其薇在一起,所以怕你们给我泼冷水。”
    杨萌听后耸肩道:“泼冷水?你想跟她一起就在一起呗,只要你开心就好。”
    “嗯?”听了杨萌的话凌峰倒愣了:“你留下来不是反对我和周其薇在一起的?”
    “我为什么要反对?你自己开心就好!”杨萌说道。
    凌峰皱起眉头看了看杨萌随即笑了起来:“好吧,是我多虑了,你这问了半天这儿那儿的,我以为你是不看好我们的呢。我说萌萌,其实周其薇真的很适合我,你别看她比我大那么多,可是我们俩真的很互补。我这人呢天天不着家。她又是特顾家的那种;虽然她年龄比我大,但是会照顾人,而且经历过失败的婚姻更知道维护婚姻,虽说有孩子还不小,但是现在医学这么发达,想要孩子还是能要的。。。。。。”
    杨萌直接摆手道:“这些话你别跟我说啊,我刚才不是说了么?只要你觉得开心就好,你说明天结婚我现在就给你包下最好的酒店准备婚礼!”
    听了杨萌这么说凌峰才长出一口气:“你早这么说啊,说实话,我最怕的就是你们不祝福我的这段感情。”
    杨萌却岔开了话题:“你没想过帮她找亲生父母么?”
    凌峰摇了摇头:“想过,可是怎么找?她那么小就被拐卖了,身上没有任何可以证明自己身份的东西,怎么找她亲生父母?而且就算找到了又如何?三十多年没有任何联系,没有感情有什么好找的?突然找到对方谁知道是不是灾难?萌萌,我在警局见得事多了,几十年寻找丢失孩子的不是没有,但是99的人都是选择遗忘重新开始。‘时间’就是包治百病的庸医。”
    杨萌听后想了一下点了点头。
    不是没发生过这样的事情,被拐卖的孩子找到亲生父母,结果人家有了新的孩子根本不在乎这丢掉的孩子。倒是有不少把孩子送人的父母老了日子过不下去主动找孩子的事情发生。。。。。。
    而发生这样的事情时,围观群众的评论永远是:血浓于水,亲生父母一定有情不得已的苦衷才会放弃自己的孩子,孩子应该迎孝敬父母,尽到做子女的义务巴拉巴拉
    未经他人苦莫劝人善良,所有的道德绑架都是耍流氓。
    这年头生出孩子直接丢垃圾桶的人还少了?
    “萌萌,你真的支持我?”凌峰听后一乐:“赶紧帮我治治毛病,等我舒坦几天后我就带她回家见家人!”
    杨萌却摇了摇头:“哥们,这事不好办啊!”
    “怎么?不好治?”凌峰听后一愣。
    杨萌继续摇头:“治倒是好治,但是你现在的表现是上吐下泻,你突然不吐不泻她能不怀疑你?对了,她知道你为什么住院吧?”、
    凌峰摇头:“我没骗她,可是她说阻隔药的失败率不到005,她相信我肯定没问题的。”
    “就冲这一点儿我就支持你和她在一起。”杨萌又点上一根烟说道。
    毕竟凌峰是被注射了艾滋病血液,而现在这个世界上‘恐艾’的人真的很多,视艾滋病患者为洪水猛兽。
    事实上艾滋病也就通过血液传播、母亲传播和x传播几种途径而已,而且艾滋病病毒其实很脆弱,在日常环境很容易死掉。和艾滋病患者正常结束感染艾滋病的几率无限接近于零。
    但是对人类来说,越是未知的事情就越恐惧。所以现在恐艾的人真的很多。
    虽然凌峰打了阻隔药,但是毕竟还有阻隔失败的风险。而周其薇明知这样还不离不弃的守在凌峰身边?那这个女人确实可以。
    凌峰听后咧嘴一笑:“对吧?咱们兄弟里就你眼光最好!你这么说我就踏实了!我那个老丈人么。。。。。。就算他奇葩一点儿又如何?反正现在两边来往的也不多。走走形式走个过场就行了,日子还是我和周其薇来过不是?”
    杨萌想了一下道:“你知道周其薇的弟弟妹妹的名字么?”
    凌峰摊开双手:“她和继母非常不对付,所以我也就没问。。。。。好像是对龙凤胎。。。。。不对,他说过一次他那个弟弟,叫什么来着?周什么比?忘了!跟脏话似的名字有什么好记得?二十多岁的人了还整天瞎混,。。。。。不对啊,萌萌,你今天有点儿奇怪。怎么成了好奇宝宝了?你怎么问这问那的?”
    杨萌却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反问道:“她的弟弟是不是叫周陟彼?”
    “嗯?”凌峰一脸疑惑的看着杨萌:“好像就是这个名儿,怎么,你认识她弟弟?”
    结果杨萌摇了摇头实话实说道:“不认识!”
    “那你怎么知道她弟弟的名字的?”凌峰更加疑惑了:“哥们,你是不是知道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我靠,你别跟我绕关子好么?这次我真的很认真!我都打算出院就跟她求婚了!你知道什么赶紧告诉我!”
    说到这里他直接从病床上坐了起来,看样子真的很紧张。
    杨萌气道:“你丫的就不会看看书?先秦时代有一首诗歌叫做《草虫》,里面有两句是这么写的‘陟彼南山,言采其薇’!那个死掉的周南山和周其薇不就是这两句诗的后面两个字么?你说他叫什么‘比’,我很自然的就猜测前面的两个字了不是?”
    听了杨萌这么说,凌峰长出一口气躺回到病床上:“嗨,你早说啊,搞的我那么紧张。嘿,我这未来老丈人还真有点儿意思,哥哥姐姐用了诗句后面的俩字,弟弟妹妹用了诗句前面的两个字。那诗歌怎么说的?‘陟彼南山,言采其薇’?哥哥周南山,姐姐周其薇,弟弟周陟彼,妹妹周言采。。。。。。。”
    说道这里凌峰刚躺下却又直接蹦了起来,双目圆瞪一脸惊恐,说话声音都开始发颤:“妹妹叫什么?周言采?”
    这不就是凌峰上个女友的名字么?
    杨萌苦笑着点了点头:“但愿没那么巧的事情吧。但是你刚才说的什么年龄什么的都对的上。你现在知道我今天为什么这么怪了吧?”
    凌峰惨叫一声躺回到床上:“老天爷啊,我到底做了什么孽啊你要这么玩我?你玩死我算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