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电影世界私人订制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电影世界私人订制: 第1712章佛祖说法海你错了

    八月初八。
    扬子江盼风和日丽,碧空如洗。
    金山寺今日没有外客,为避免引起民众恐慌,用阵法屏蔽周围二十里,此刻佛音阵阵,三千金山寺僧人盘坐金山寺山顶,一起禅唱经文。
    法海端坐主位,周围还有一众老和尚。
    今日辩论大会,佛门各家方丈、主持齐聚金山寺,其中最有名的有兰若寺、灵隐寺、永福寺、净慈寺、白马寺、广济寺等,加上他们带来的弟子沙弥,总共不下千人。
    这么多大师一起念经,形成庞大法力,传出几十里远。
    “啸~啸~~~!”
    远处天空突然出现几声鹤鸣,不多时一只庞大的队伍从天空飞来,这些人身穿道衣,有的坐坐骑,有的乘法宝,有的踩飞剑,人数不下千人。
    为首之人正是端坐于三头鹤背上的当朝国师。
    这支队伍飞道金山寺旁边一两里外停下,因为他们发现,金山寺并没有给他们准备座椅位置。
    看到这种情形,国师冷冷一笑,
    “法海,这就是金山寺的待客之道吗?我们道门远道而来,不说茶水,就连个座位也没有吗?”
    法海睁开眼睛,声音送出老远,道:“我听闻一会儿妖族也要来,小小金山寺,怕装不下道门和妖族,所以就在这里吧。”
    法海也有自己的考虑。
    大辩论的事情已经天下皆知,妖族叫嚣着要过来,金山寺弟子三千,万一与那些妖族发生冲突,不知道要死伤多少,法海怎可让金山寺众僧冒险。
    道门大宗王屋派掌门踩着白云上前,轻轻一笑道:“既然佛门不招待,那咱们自己准备,我这里有一座山,请诸位道友入山一坐。”
    说着一甩衣袖,一座小山从他衣袖中飞出,半空中迅速变大,最后落于金山寺旁边。
    这座山比金山寺山峰一点不小。
    轰~!
    巨山落下,引得金山寺一阵震动。
    一些功力弱的和尚被阵的东倒西歪,原本整齐的禅唱也变得散乱。
    很多和尚对道门众人露出怒色,他们知道,这法宝原本可以不发生地震,现在如此大的动静,明显就是故意的。
    他们猜对了。
    道门感觉被佛门轻视,自然心中不爽,震你一震又如何。
    “诸位道友,请山中安坐。”王屋派掌门笑着邀请道。
    众道士笑着进山,山上有一平台,足以安坐千人,又有其他掌门拿出自家的特产灵茶,众人安然饮茶聊天。
    过不多时。
    只见东边天边黑云滚滚。
    佛道两家众修感受到一股浓浓的妖气从远方过来,全都侧目看过去。
    黑云翻滚来到金山寺外,外侧慢慢收敛,露出里面无数妖修,这些妖修足有两三千,全都是野兽形态。
    众修士看到为首那只大妖心头齐齐一震,站在最前面的,竟然是一只体型足有四五十米高的庞大麒麟。
    有人惊呼道:“是妖界灵尊,灵尊有几百年没有现身,没想到今日大辩论,竟然把它也惊出来了。”
    灵尊本体是上古异兽水麒麟,究竟修行了多少岁月已经不可考,这位早已经度过五劫,很多人怀疑他早已经飞升上界,没想到还在本界。
    以灵尊实力,不论是这里的佛门还是道门修士,没人比他实力更强,就连金刚转世的法海也不行。
    在乌云之上,还有众多妖修。
    一只皮毛如雪的六尾白狐站在水麒麟身后,正是宝青坊主。
    另一次是一只足有百米长的巨大虬龙,头生双角锋利如叉,这只虬龙的实力绝对在四劫顶端。
    一只巨大乌龟,甲壳苍老异常,恐怕得有几千年了。
    后面还有各种各样的妖怪,全都是妖怪形态。
    麒麟灵尊看看佛门和道门,开口道:“看来佛门和道门各自安排好了,我们只是看客,就在云上观战吧。”
    灵尊说完,脚下乌云飞到金山与王屋山夹角位置,形成三足鼎立之势。
    刷刷刷~!
    妖族各自变成人族形态。
    灵尊变成一位威严老者,六尾白狐变成宝青坊主,虬龙变成一个霸气中年人,其他妖修皆都变化。
    如今道门、佛门、妖族齐聚,只等主角入场。
    清风徐徐。
    天边飞来一把巨大的银白飞剑,上面站着三人。
    为首之人正是江浩,站在他旁边的是穿着七彩霞衣的白素贞,衣袂飘飘宛若仙子,小青站在后面,一身青衣也很漂亮动人。
    接近金山寺后,白素贞看到佛门、道门、妖族已经列好队伍,她第一次见到这种阵势,心中顿时紧张起来。
    一时间攥着江浩的手更紧了。
    后面小青更是震撼的无以复加,在白素贞后面小声道:“姐姐,好多厉害的修士啊。”
    “小青莫怕。”白素贞安慰小青,其实她自己心里也很慌。
    江浩和白素贞小青出现,主角入场,顿时引来无数人目光,其实很多人心中疑惑,这许仙籍籍无名,怎么就弄出今天这么大的场面。
    只能说今天这个场面,江浩用了无数心力运作。
    人们又看向许仙牵手的白素贞,确实生的清丽出尘,美若天仙,难怪能引得这许仙为之拼命。
    不过妖族在修成人型时,可以选择变化的样子,男子大多数选择威武,女子几乎都变成美女,白素贞之容貌也未必能惊住多少人。
    江浩带着两女来到近前,看看三支队伍,最后飞到妖修队伍近前,对着宝青坊主拱手道,“见过宝青坊主,我家娘子乃是妖修,还请代为照顾。”
    宝青坊主笑了笑,“我与你师兄江先生关系莫逆,自然应该,你就是白素贞吧,修为不错,来姐姐这边坐。”
    姐姐,
    江浩心觉好笑,您把自己叫的真年轻。
    不过想想白素贞的年龄,好吧,叫姐姐也不算错。
    白素贞看了江浩一眼,江浩点点头,白素贞带着小青飞到妖族队伍中。
    宝青坊主很是热情,给白素贞介绍几位大能妖修,白素贞赶紧行礼见过。
    之后李麟、雄鸣、百合、鹿梦瑶等人纷纷上前,与白素贞打招呼,“我等都是江先生的好友,白姑娘是江先生的弟妹,大家都是自己人。”
    一通寒暄后,白素贞找了位置站定,小青站在旁边。
    此刻小青心里还在不停翻腾,这里随随便便拉出来一个都比她厉害的多,今天真是涨了见识。
    许仙御剑飞到三只队伍中间,看向金山寺方向,拱手朗声道:“法海禅师,当日约定辩论,许仙前来赴约。”
    法海睁开眼睛,眼中闪过精光,身子从蒲团上站起,额头琉璃佛珠闪动光华,一派高僧大德尊像,一抖大红袈裟飞到江浩近前。
    江浩也不遑多让,一身侠士衣袍,站在飞剑上,俊逸儒雅中透着刚毅。
    两人相隔十米站定目视对方。
    金山寺佛音禅唱停止。
    道门不在聊天。
    妖族全部闭嘴。
    周围顿时变得安静。
    白素贞看着许仙,心脏砰砰跳,始终处于激动状态。
    如今不管是佛门、道门还是妖族,全都知道她白素贞是许仙的娘子。
    今日相公为自己而战。
    她心中已经有了决定,如果相公胜了,她自然与相公长相厮守,如果败了。
    合离?
    绝对不可能。
    她会选择自尽而亡。
    死在相公怀里也是一种幸福。
    法海回礼。
    “法海见过许相公。”
    江浩看向法海,朗声道:“法海禅师,你当日要捉我家娘子,只因她是妖族,可还有其他理由?”
    法海面色沉静,看向江浩淡淡道:“妖,本性极恶,生性残暴,吃人害命,多犯十恶不赦之罪,为天下太平,贫僧曾发誓要捉尽天下妖。”
    “我想问禅师几个问题,只要禅师能解答出来,合情合理,许仙甘愿认输。”江浩道。
    “你问吧。”法海沉静道。
    “佛说:众生平等,可对?”江浩问道。
    “对。”
    法海道。
    这是佛教的基本理论之一,不可动摇,法海自然不能否认。
    “佛家可有善恶之分?”江浩又抛出一个问题。
    法海精通佛理,深通辩论之法,怎么会不知道江浩这个问题的原因。
    “佛家自然有善恶,凡是利益众生的事都是善,凡是自私自利的都是恶。”
    江浩追问,“佛家既然有善恶,为何法海禅师不讲善恶,对妖族就要一味打杀,我家娘子宅心仁厚,从未杀生,自打开了灵智就始终吃素。
    和我在杭州开医馆,用岐黄医术悬壶济世、造福黎民,救了不下百人,如此难道还不能算是善吗?”
    法海听了江浩的话,却不为所动,道:“妖的本性为恶,所作所为只是在偿还前世孽障,种种行为并不能说就是善。”
    妖族众修听到法海的说法,一个个异常气愤,妖族怎么就本性为恶了。
    听了法海的狡辩,江浩淡笑一声。
    “那我且问,既然妖族本性为恶,那佛祖为何收妖族,佛家的妖怪多了,孔雀大明王都成了菩萨。”
    “佛经记载,佛祖在菩提树下禅定,发誓若不悟证大道,誓不起身,在即将成道的第六个七天,狂风暴雨降临,佛陀一动不动,当时有一条巨大蟒蛇从佛陀身后伸出头来,为佛陀遮挡风雨。”
    “法海,你说那大蛇是否本性为恶?!”
    “如果他本性为恶,为何不是一口吞掉佛陀,而是为佛陀遮风挡雨。”
    法海一时有些语塞。
    那条大蛇如今已经是佛教尊神,法海又怎么能随意污蔑。
    江浩却不停止,朗声道:“释迦摩尼佛在菩提树下静坐,睹明星而悟道,发现宇宙人生终极奥秘,证得了无上正等正觉,并发现,原来“一切众生皆具如来智慧德相”,“人人皆是未来佛”。”
    “法海,我说的可对。”
    法海不答。
    “《金刚经》记载,“所有一切众生之类,若胎生,若卵生,若湿生,若化生,若有色,若无色,若有想,若无想,若非有想,若非无想,我皆令入无余涅槃而灭度之。””
    “也就是说,一切众生,包括小动物,小虫子,三恶道众生等都是可以成佛的,对吧。”
    “如何成佛,戒、定、慧!”
    “佛说,众生都在成佛的路上,可你法海呢,却不分善恶,否定佛祖之法,定妖为恶,阻断生灵成佛之路。”
    “佛祖发下四十八大宏愿,‘众生无边誓愿度。烦恼无尽誓愿断。法门无量誓愿学。佛道无上誓愿成。’”
    “万物成佛是佛祖之大宏愿,而你做的事情,正在破坏佛祖这个大宏愿!”
    “法海!你的行为,才是最大的十恶不赦!”
    江浩大声喝道,声音滚滚而出,如霹雳雷霆声震四野。
    很多人被江浩说的心头一震。
    佛门、道门乃至妖修,全都看向站在飞剑上的那个儒雅俊逸青年,感觉他的嘴好他妈能说啊。
    以佛家理论攻击佛家理论,以子之矛攻子之盾,让法海无法否定,或者说不敢否定。
    说的太他妈漂亮了!
    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