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终末之焰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终末之焰: 第十章 少女的祈祷

    宾达尔决定暂且在城外扎下营来,围而不攻。
    当晚的营帐内,宾达尔与众人商议对策。
    “要不陛下,我们先渡过钥河进攻戈斯莱亚在东嘉连的领地,如何?”劳彻尔献策道。
    宾达尔摆了摆手,“我们的水军要调到钥河太过困难了,若是靠本地渡船,只怕被敌人抓住机会。”
    塔萨秋则提议:“我们可以像西线那样,以邪兽和已经失去价值的邪教徒尝试强攻。”
    劳彻尔听了这话,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没有意义,这样的结果必然与全军覆没的西线一样是白白耗费我们的战力……”宾达尔也否决了这一提议。
    对千辉城围而不攻则更是会导致洛凡一方的不利:千辉城背靠大河汇流之处,又有帝国大桥沟通北嘉连平原,对千辉城南城门的围攻无法制造城内的任何恐慌或物资短缺。
    这个时候,宾达尔很快明白了千辉城为什么那么发达。
    若是这场战斗拖得久了,宾达尔也担心汉克兰塔、梅尔泽两国会撕毁和议派兵来救。
    原先只是长期的对峙,尚不会造成两国的紧张绪,如今洛凡势如破竹地攻打到了千辉城,两国出兵救援就是大概率事件了。
    宾达尔所能想到的唯一办法,就是让女儿再一次不顾自己的体状况施展万星闪烁,但先前他看到她那极为罕见的表,便知道即使是第四巡夜者,恐怕也对付不了那座城门。
    他能猜到墨恪莱很可能不计成本地在城墙上镶嵌了大量的魔法晶石,并命精锐魔法师维持一个大型的结界魔法,以抵御万星闪烁。然而在四年前的汉卡攻城战中,镶了魔法晶石的汉卡北城门还是在诺玫拉的攻击下坍塌了,足以明,这个由女神赐予力量的魔法不是晶石能够挡得住的。
    这场作战会议最终还是没有讨论出一个结果。
    夜晚,没有睡着的宾达尔走出营帐散心时,看见营寨之外有一个的影。
    宾达尔边走着边仔细望去,确认了那的确是诺玫拉,便连忙走了过去。
    只见诺玫拉穿着轻薄的衣袍,伫立原地仰望空。这夜的繁星涌现,汇流成河,对于信仰巡夜女神的人而言,仰望星空总能得到安心的感觉。
    “那不是晶石哦,父王。”似乎是感觉到了宾达尔在靠近,诺玫拉没有回头地开口道。
    宾达尔笑了笑,“你仿佛知道我在想什么……”
    他看着星空柔和地照耀着诺玫拉的侧脸,恍惚之间,以为像当年那样看见了苏玫的侧脸。
    所以他的心中还有后半句话,“就像你母亲一样”,没有出口来。
    “对不起,父王……”出乎宾达尔意料,诺玫拉有些柔弱地道,“那里的力量足以抵御女神赐予我的魔法力量,女神告诉我,那种东西叫做爔银。”
    宾达尔摸了摸诺玫拉的头,“这不怪你,我们会再想办法的。”
    “或许……”诺玫拉似乎还有什么想的,宾达尔等了半,却见诺玫拉摇了摇头。
    尽管有些好奇,宾达尔还是提议道:“我们还是回去早点休息吧。”
    诺玫拉温顺地点点头,拉起了父王的手,两人走回到营寨当郑
    洛凡军开始了对千辉城的围城——尽管这是毫无意义的。
    无论懂得夏拉语的洛凡人如何挑衅,无论宾达尔发出了多少次挑战,千辉城始终是大门紧闭,城墙上的守城者神坚定,不为所动。
    在南方潜伏的托瑞发来密信,称汉克兰塔与梅尔泽两国已经派出援军,分别沿钥河两岸北进,请宾达尔陛下做好防范。
    作战会议上,宾达尔沉默不言,场内的气氛亦有些压抑。
    诺玫拉眨巴着大眼睛看着各位,尤其是注视脸色沉的宾达尔良久。
    或许是感受到了诺玫拉的目光,宾达尔稍稍苦笑回应,随后道:“或许我们应该掉头向南,先把汉克兰塔的部队解决掉!”
    塔萨秋等人皆表示赞同,毕竟历史已经证明了洛凡人正面作战能力远比敌人要强!
    随后托瑞发来多封密信,宾达尔的计划便落了空——托瑞得知两国的作战计划是保持与洛凡军的距离避免作战,专门提防洛凡人渡河向东入侵或者转头向南入侵;若是洛凡对千辉城发动强攻,两国则会迅速集拢,配合城内的戈斯莱亚军将洛凡人歼灭在城墙处。
    随着两国调兵,主动权逐渐落到了戈斯莱亚、汉克兰塔和梅尔泽的手郑
    又一次的作战会议上,宾达尔已经抓起了脑袋,最终众人亦没有提出有效的结论。
    令人焦躁的夏夜里,宾达尔在营寨中心烦意乱地散着步,再次见到了诺玫拉的影去了营外。
    走近之后,宾达尔吓了一跳:
    诺玫拉张开了一双巨大的黑色羽翼,比她张开双手还要开阔。
    她侧过头,朝宾达尔笑了笑,随后收拢翅膀,翅膀便越来越,最终消失在她的背上。
    “女神回应了我的祈祷,父王。”诺玫拉转过面向宾达尔,语气颇为欣喜,“明晚上,准备好我们的部队到千辉城外吧~”
    宾达尔感到不可置信。他不知道自己的女儿每一夜都仰望星空,与夜翎交流。
    作为夜翎先知的诺玫拉所的话,基本就代表着女神的意思。
    这意味着,女神已经决定亲自出手了。
    又过一夜,空灰暗之时,洛凡的十余万主力部队便趁夜集结在千辉城的南城门外,洛凡的御法师们先行消除了夏拉人在城外布置的所有照明魔法,让城墙上的守卫者看不清他们的动向。
    宾达尔骑在马上,望着前方深不可测的伟大城池,心有些紧张——这是百战百胜的中年人所不应该有的绪。
    等待多时,大军的后方,一名少女穿着轻盈飘逸的白衣,长发向后飘散,光着双足向前走着。乍一看去,人们会以为那便是诺玫拉公主,若是在明亮的环境中方能觉察到她的容貌与诺玫拉并不相同。
    这是“她”在人间的形象。
    她的低语仿佛能传到嘉连平原每个饶耳畔:“这,只是给阻碍我的人一点的惩罚。”
    宾达尔抬头望去,只见原本昏沉的夜空之上亮起了数道白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