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重生神座之月神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重生神座之月神: 分节阅读_87

    也有着纠结。
    或许,是由今天的场景联想到了他的今后。
    他现在变成了人鱼,以后,他是不是也会如林煌殿下一样,被迫结婚生子,在所有人的见证下,把手交给另一方?
    这些,林煌都没有怎么注意。
    他此生可能唯一的一次婚礼,林煌自然很注重,神经不免就有些紧绷的他只看到了前方的男人,周围的所有人一瞬间化为了黑白的背景,连高兴的看着他的阿萨和羌笛,这一刻也不在他的眼底。
    越靠近,林煌的眼便低垂下来。
    他突然想大哭一场。
    老爷子,爸,妈,大哥,你们宝贝儿子就快结婚了,可惜你们却不能出席我的婚礼,为我祝福!
    不过没关系,等哪天我收拾好了,就把你们儿媳妇的照片给你们烧过去,让你们认认脸。
    你们不要担心,我在这里过得很好,很好……
    时间跨越了三千年的幅度,我却在这里找到了属于我的幸福!只是你们,面对突然的天降异象,你们是否安好?
    老爷子,爸,妈,大哥……
    怎么办,少爷我突然发现自己有婚前恐惧症,现在好想逃跑!
    不知道尿遁这个理由成不成立?
    “煌!”男人伸出手,静静的等待,直到少年纠结了一下,最终把手轻轻放在了他的手心。
    男人抿唇一笑,紧紧握住,然后牵着他走向为他们主持婚礼的大祭司。
    神坛上,大祭司拿出一个卷轴,从左往右的打开。
    那是一份婚书,也被称为契约之书。
    只要结婚的双方在上面签署上他的名字,这份婚书便会生效,受到法律的约束。
    伊斯塔低头看了看身边的少年,没有接受大祭司递过来的笔,而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他抬起手,轻轻咬破了手指,然后行云流水的在契约之书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没有听下面的哗然,男人看着少年,目光镇定中带着一丝期待。
    林煌为伊斯塔的毫不迟疑恍惚了一下,他抬起头,看着足足比自己高了一个头的男人目光深邃的等待自己的动作,迟疑了一下,然后走上前。
    “殿下……”大祭司看了看少年身后的俊美男人,最终没有把笔递给少年。
    比起伊斯塔的果决,林煌怕疼,咬手指的时候还不忘默默的吐槽伊斯塔那个家伙。
    真是会来事,也不给他通通气,害他都没有心理准备。早知道,就带一把小刀在身上。
    “好了。”静静在契约之书上署下他的名字,林煌退后一步,轻轻舔了舔写字的手指,看着原本的口子此刻又恢复光滑如初。
    大祭司笑得很慈和。他上前一步,拿起契约之书。
    当看到契约之书的两个名字开始隐隐的发光,然后字体化为蝌蚪一般彼此融合交缠,再也分不开,留在契约之书上的文字也变成了一幅谁都认不出的神秘图画后,大祭司惊讶的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了面前的新人一眼,最终收敛了表情,什么都没有多说,只放大了声音高唱结果。
    “天作之合!”
    “在月神阿西那陛下的见证下,我谨代表神殿宣布,伊斯塔·门罗大人与林煌殿下在此永结同心,不离不弃。”
    下面,瞬间响起热烈的掌声。不管是真心祝福,还是慑于门罗家族的权威过来的人,此刻谁也不会没有脑子表现出不高兴。
    短短的一年多时间,那位煌殿下在伊斯塔大人心里的位置,他们可不想用自己的名利与地位去求证。尽管,在有些人的眼里,那位殿下来历不明,身份成谜,却是有些不怎么适合成为伊斯塔大人的伴侣,西域的第一殿下!
    李羌笛和黑帝斯满脸笑容的走了过来,他的身后,则是林煌在西域认识,关系俱都不错的人。
    “煌,你终于结婚了,恭喜恭喜,祝你来年再和伊斯塔添一个大胖小子!”
    “……”林煌眼皮抽了抽。
    羌笛这是在揶揄他,还是认真的?
    ※※※※※
    人生最得意的四件事是什么?莫过于,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
    此刻,伊斯塔显然是很得意的。
    他终于抱得了美人归!
    他的少年虽然愁人了一点,智商高情商低了一点,对他的百般追求都路人了一点,风风火火大大咧咧的,完全无视他的心意,每日过得潇洒恣意,指使他的时候也理所当然了点,一点也不觉得心虚愧疚。不过,这些都是值得的,不是吗?
    新婚之夜,男人看着坐在床边的少年,只觉冷硬的内心似七月的暖阳,让他忍不住的兴奋,不由得目光又深邃了几分。
    他走过去,坐在少年旁边,伸展手臂揽过少年纤细的腰。
    “煌,我们安置吧。”
    “等等,伊斯塔!”在被压倒在床上的瞬间,林煌突然把手抵在男人的脸上,说道:“让我看看你的额头。”
    “嗯?”
    “你额头上的神印一直都没有消,是已经稳定下来了?什么时候的事?”
    “亲爱的,良辰美景,这些事我们以后再说。现在,正事要紧!”说完,男人的手已经伸进了少年的衣服内,林煌身上原先穿戴得一丝不苟端庄隆重的华服不知何时变得松垮起来,肩膀上的衣服更是被拉了开来。
    “你认真一点,不要动手动脚,先回答我的问题。”他很关心,自然没有心情配合男人。
    林煌一把揪住男人在他衣服内到处游弋的手,摆出一副你不回答就别想碰他的表情。
    “好吧,也没有多久,就在之前月神神殿我们签署婚约的那一刻,我感觉到的。现在亲爱的,我们再来稳固一下。”说着,男人低低的笑了起来,手已经抬起少年的腿,脚也挤进了少年的**,高大精壮的身躯就那样压了下去。
    “哇哇哇……”
    林煌朦胧的眼眸瞬间清醒,他一把推开身上兴致正浓的男人,担心的看向左右:“加琉罗在哭!”
    “该死,谁把孩子抱了过来!”
    “我有点不放心,出去看看。”哭声似乎在门边,林煌推了推男人的胸口,就准备下床。
    黑着一张脸,伊斯塔跟在少年身后一起,看他打开房门。
    “咦,怎么没有人?”门外,根本就没有孩子的踪影,哭声似乎也听不见了。
    “管家会照顾加琉罗,用不着担心他。现在,亲爱的,我们该休息了。”抱着少年的腰,男人最后一句话加重了语气,言语间的意味谁都听得出。
    林煌不由打哈哈。
    “哈哈,那个,伊斯塔,没有看到儿子我心里始终不安心,我再去看……”
    不给他转身逃跑的机会,男人腿一伸,一把带上了门。
    “煌,现在是我们的新婚之夜。乖,老实点,让我进去,免得受伤……”
    “唔~~~~~”
    天上明月如珠,皎皎其华,地上,满室的银辉中,是谁在低语求饶,又是谁与谁的呼吸交织在一起,共谱一曲爱的赞歌?
    ________完结_______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