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修真

自求吾道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自求吾道: 第三百五十五章 醒者

  明月当空,晚风习习。

  公孙冶一手扶着石武一手拿着那只瓷碗来到了元叔面前。

  元叔看着喝得面红耳赤的石武,皱了皱眉道:“不能喝就不要喝,每次喝完都是这副样子。还好最后一次你遇到的是公孙冶,不然又得趴在桌上睡一夜了。”

  公孙冶闻言笑着道:“看来我跟小武兄弟还是很有缘的。”

  “确实啊,比起一辈子的空守,现在有个盼头总算是好的。”元叔说着便看向了石武雷霆气旋内的天劫灵体,他以灵族之语道,“小家伙,你应该什么都没听到吧。不然哪天你突然消失在石武体内,石武问起来,我只会引导着说你可能是被《玄雷击杀咒》外面的那道紫雷灭杀的。”

  天劫灵体听到这赤裸裸的恫吓之语,身子打颤道:“前辈放心,我什么都没听到,我就是在专心炼化雷霆气旋。”

  公孙冶见元叔突然说了一堆上次那雷电巨人的语言,还在疑惑的时候,元叔已经对他道:“你把碗先给我,然后送这小子回屋去吧。他每年也就能睡这么一回好觉。”

  公孙冶将右手上的瓷碗递给了元叔,元叔接过后先放在了长凳上。

  公孙冶用两只手扶好沉沉睡去的石武,看着已经长大成人的石武,又听到元叔刚刚说的那些,公孙冶觉得石武这七年一定过得很苦。公孙冶小心翼翼地把石武扶进青竹小屋,双手很稳地将他放在床上,又替他把被子拿过来盖好。公孙冶看着青竹小屋内犹如凡人界一样的简单装饰,想着若石武还在凡人界的话,现在应该已经和喜欢的女孩子喜结连理了。

  公孙冶心里默默念道:“还好你在这里也遇到了两情相悦的女子,这样也算是在修真界找到了一丝归属。”

  公孙冶又看了石武一眼,感叹着要是那时候自己早些跟灵鸢表明心意,说不定现在也有个像石武一样优秀的孩子了。

  公孙冶摇摇头不再去想,出门后帮石武轻轻地带上了房门,而后来到了元叔的身旁。

  “有话要说?”元叔看到公孙冶没有即刻离去的意思,问道。

  公孙冶看向了青竹小屋道:“他是个好孩子。”

  元叔也顺着公孙冶的目光看过去道:“是的,可惜他是石武。”

  “若老仙长等的人不是小武兄弟,那可不可不放他走?”公孙冶问道。

  元叔道:“我从没有留过他,真正不让他走的,不是你们这里的拜月宫修士吗?”

  公孙冶怔在原地,寒风吹得他有些狼狈。他褶皱的脸上笑了笑道:“是啊,看来重情也不是什么好事。”

  元叔看着公孙冶道:“的确如此。”

  公孙冶说完就准备走了,他手上本要递给元叔的一枚玉简被他紧紧攥在手里。

  元叔指了指长凳上的瓷碗对公孙冶道:“看在你帮我送了这个碗回来,你手中的玉简我可以帮你交给那小子。”

  公孙冶讪笑道:“就不有劳老仙长了,光光这一个拿碗之情还不足以让您帮我这个忙的。我会让柳菡师妹或者唐师弟在我离开之后将这玉简转交给小武兄弟,不然日后他打上莲花宗,我可要对不起莲清子道友了。”

  元叔不急不缓道:“他们一个对你有情,一个为了女儿的事自顾不暇。你又不是那等喜欢给人添麻烦之人,所以还是我吃点亏,从你那里拿一件你不需要的东西,然后帮你做了这事吧。”

  “什么东西?”公孙冶问道。

  元叔道:“那只奎影子兽即可。”

  公孙冶不明白元叔要那奎影子兽有何用,但现在公孙冶很可能要亲自上去内隐界,他确实用不到奎影子母兽来传输影像消息了。不过公孙冶还是为难道:“老仙长,时机尚未成熟,我还不能自行开启空冥属地。”

  元叔道:“只要你同意就行,其它的交给我。”

  在公孙冶递过来那枚玉简后,元叔直接伸出右手,那只手穿透了公孙冶的胸膛却没有从他背后伸出,而是一路无阻地来到了风之空间公孙冶的空冥属地。元叔的手仿佛在这一刻与风之空间的规则同化,而那只已经被属地内风灵之力孵化出的子兽正在母兽的怀里闭眼睡着。元叔的五指化作了五道微风,从奎影母兽怀里将子兽包裹好后,五指一拉便将奎影子兽拖出了空冥属地。

  奎影母兽在子兽离开之后才反应过来,而它第一个怀疑的对象就是同在这里的风翼雕。风翼雕见那奎影母兽发了疯地攻过来,又想着公孙冶说过不能伤它,是故只能在空冥属地内左闪右突。它堂堂元婴后期的风系灵兽,竟然被元婴初期的奎影母兽追得到处跑。

  外面的奎影子兽也感觉到了周围环境的变化,它自我保护地将自身融入了夜色之中。

  公孙冶看着手中空无一物的元叔,不解道:“老仙长……”

  元叔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将左手上的玉简先放在长凳上,接着轻抚右手掌心,那原本空无一物的掌心蓦然出现了一只光亮的双翼小兽。它在元叔掌间闻到了一股喜欢的气息,有别于奎影母兽的血脉相连,那是一种来自于本源的亲切感。

  奎影子兽那一对薄如蝉翼的翅膀变得越来越有力,而它也好像稍稍适应了这里的环境,大胆地扑闪着翅膀飞了起来。

  原本还在空冥属地内暴怒追赶着风翼雕的奎影母兽看到了子兽传来的光影,她看到子兽不仅无恙,反而在外面得到了属于光影的一丝本源之力。她惊诧之余也就停下了身子,开始以奎影兽特殊的技能与子兽沟通,在子兽说自己并没有危险之后,她才放下心来。

  公孙冶看着飞在空中的那只奎影子兽,叹道:“老仙长之修为当真神鬼难测。”

  元叔只是道:“你可以回去了。”

  说罢,元叔在面前以手指划了一个圆圈,空间在他虚划之下扭曲坍塌,露出了另一端的宫主殿。

  公孙冶对元叔拱手做了个揖,他知道这很可能是他最后一次来忆月峰了。他四顾看了看忆月峰上的一草一木,在又看了一眼那座青竹小屋后头也不回地过去了宫主殿。

  元叔将长凳上的玉简轻抛,那只奎影子兽会意地一口吞下。元叔对其道:“需要你的时候你再出现,现在适应一下这里的环境吧。”

  奎影子兽极为听话地开始在忆月峰上飞舞游荡。

  第二日一早,从床上醒来的石武发现自己被子盖得好好的,笑着道:“果然还是公孙大哥靠谱,要是老仙长的话我第二天肯定是被冻醒的。”

  石武起来之后伸了个懒腰,他打开屋门看到外面已是艳阳高照。石武看到火纹花一瓣枝叶圆鼓鼓地垂在半空,就知道大白兔子昨晚是被火纹花以枝叶包裹着一同睡的。他在火纹花对他示意时摆了摆手,没有让它吵醒大白兔子。他放了两根灵米萝卜在灵石重碾上,然后就从绿玉传送阵传到了供月峰山脚。

  石武已经有七年多没来藏术阁了,他从纳海囊中找出了自己的身份玉牌,在门口的守卫弟子检验过后就走了进去。

  看着这里上中下三层都有人影走动,石武想着拜月宫的弟子门人还是很勤奋的。

  石武拿着自己的玉牌走去了碧玉台旁,这里的诸葛阳正在整理藏术阁的卷宗,等石武走到碧玉台前他才看到来人。

  诸葛阳惊奇道:“石……石师兄?”

  因为七年未见,石武个头样貌都有了很大的变化,这让诸葛阳一时间也不敢确定。

  石武笑着道:“诸葛师弟,七年未见,你可好啊?”

  诸葛阳面色迅速恢复正常道:“托石师兄的福,师弟这么多年还算不错,修为也已经到了筑基中期。不知石师兄修为几何了?”

  石武挠挠头道:“师兄就比较差劲了,《九转化灵诀》修炼起来太过艰难,我到现在连一转都还未达成,长路漫漫啊。”

  诸葛阳听了心中虽然有些不解石武为何会修炼地这么缓慢,但嘴上还是说道:“石师兄那是一步一个脚印踏实地走在道上,日后成就必定不同凡响。”

  石武对诸葛阳的恭维话受用道:“说的不错。”

  诸葛阳话音一转道:“石师兄,你上次从这拿走的术法原本是不是该还了?”

  石武一想这《九转化灵诀》的原本说不定还能去那什么沉道村拿到更多的道灵液,是故只将《万木困囚术》和《金露玉灵肉》的原本拿了出来。

  诸葛阳问道:“那本《九转化灵诀》?”

  “那本《九转化灵诀》的原本我日夜修习,这不是练得有感情了嘛,等我适应适应不照着原本修炼了再还回来。诸葛师弟应该能通融的吧?”石武笑着道。

  其实诸葛阳只是珍视那些原本罢了,这《九转化灵诀》不要说现在了,就是以前弟子多的时候也没什么人选,这七年来更是无人问津。诸葛阳道:“那还请石师兄好生保管,莫要损坏了。”

  石武爽快答应道:“那肯定的。”

  诸葛阳知道石武无事不登三宝殿,问道:“今日石师兄来是要兑换术法吗?”

  石武点头道:“这不是要宗门大比了么,我就想找几本厉害的术法来练练。”

  诸葛阳很想说你这连《九转化灵诀》一转都没练成的凝气期还参加什么宗门大比啊,这不是上台去找虐么,但他看到石武笃定的神情,只好道:“不知石师兄想要什么属性的术法。”

  石武道:“说起来我还不知道我具体的灵根属性,要不我们先去测一测吧。”

  诸葛阳忙阻拦道:“不必了不必了,即便灵根属性和术法不对应,也只是影响术法的威力而已,不会有大问题的。我看石师兄拜了火纹灵膳师为师,那么火系术法肯定很适合石师兄。”

  诸葛阳犹记得石武第一次来时摸了那灵根镜一下就炸裂的情形,李穆还为此被石武坑了八百门派贡献值,他可不想当这冤大头。

  诸葛阳赶忙出了碧玉台,领着石武过去了藏术阁一层。石武也没看别的,直接去拿了最贵的《双雷破鬼术》,以前的他还担心一个不小心被那双雷劈了自己,但现在他只怕这双雷威力不够。

  诸葛阳见石武看都不看那《火龙耀天诀》,而是一直拿着《双雷破鬼术》,他提醒道:“石师兄,你是不是拿错了?”

  石武自有打算道:“诸葛师弟费心了,不知二层还有没有雷系术法?”

  诸葛阳道:“二层的都是筑基期术法了,需要的灵力极多,我怕师兄会得不偿失啊。”

  “不打紧的,先看看有没有厉害的,有的话一并买了。”石武道。

  诸葛阳没有办法,只好让石武以玉简拓印好《双雷破鬼术》后带着石武飞上去了。不过他也奇怪,为何带着石武一起飞的时候并没有那么吃重。

  其实更感奇怪的是石武,他在想这诸葛阳为何要带他飞。后面他想到诸葛阳一定是听自己说一转还没修炼完成,就把他当成了凝气期修士。不过石武也没有说什么,任由诸葛阳带着。

  在诸葛阳的一一介绍下,石武看了《落雷术》、《三雷破军法》、《五雷轰顶诀》等一系列雷系术法。这些术法被石武体内天劫灵体批评地一无是处,越到后面不止是诸葛阳没了耐性,就连石武也想揍天劫灵体一顿了。

  石武以《九转化灵诀》的内视之法与天劫灵体沟通道:“不是吧,你这也看不上那也看不上,我还来这里干嘛?”

  天劫灵体道:“这些都是你们人族创出的外引雷电之术而已,你现在有十六道雷霆气旋,随随便便用一道就比这些强,你学来干嘛?”

  石武道:“可这雷霆气旋总要有点术法招式的吧,难道我直接一伸手就用一道雷电向对手劈过去吗?”

  天劫灵体理所应当道:“对啊。能一下子解决的战斗为何要搞这么花里胡哨的东西?你想想看我那时候杀公孙冶时不就是拿着我们雷族圣刀影像劈的他嘛,你看他空冥期能抵抗啥?要不是有你在,他早就被一刀两半了。”

  石武竟一时间找不出反驳话语,最后只得又拿了一本《五雷轰顶诀》跟着诸葛阳下去了。

  诸葛阳纵是百般疑惑,还是没有劝说什么,这是石武自己选的,贡献值也是石武出的,他没必要开口。可等他用石武的玉牌在碧玉台上一按,上面一千五百多万的门派贡献值还是让诸葛阳张大了嘴巴。

  石武见诸葛阳的异状,还以为自己的门派贡献值不够。他暗道糟糕,这么多年他确实没有再去做过门派任务。石武不好意思道:“诸葛师弟,还缺多少?”

  “一千多万。”诸葛阳脱口而出道。

  “什么!”石武说完赶紧捂住了嘴,他不想打扰还在挑选术法的弟子,他轻声道,“这两本什么术法啊?要一千多万?”

  诸葛阳赶忙说道:“是你玉牌内还剩一千多万门派贡献值,石师兄你到底为拜月宫做了什么能有这么多门派贡献值。”

  石武按着这数目,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很可能是柳菡以金露玉灵肉每一盒折算十点门派贡献值给了他。

  石武笑了笑道:“也没干什么啊。对了,如果我用不到这么多门派贡献值,别人是否可以使用?”

  诸葛阳道:“只要有你的授权即可,门派贡献值不止可以在这里兑换功法术法,还可以去满月峰兑换丹药,去落月峰兑换法器法袍之类的。甚至还可以按一定折扣卖给需要的弟子换得灵石或者你需要的物品。”

  “那太好了。”石武高兴道。

  诸葛阳有些不舍地将石武那块玉牌递还了回去,他问道:“石师兄可是想以门派贡献值与门中弟子兑换些灵石法宝?师弟还认识些想要兑换的同门。”

  石武收起玉牌道:“暂时不用,我只是先行确定一下而已。诸葛师弟,告辞了。”

  “石师兄慢走。”诸葛阳回礼后目送着石武离开,他觉得石武这七年肯定做了什么大事。不过现在的诸葛阳可没心思追根究底,他上次好不容易找到机会将那本记录着拜月宫弟子的名册栽赃给汪泽,用以洗脱自己无幽谷内应的嫌疑。他如今只是供月峰上人缘极好的内门弟子,稍稍帮石武兑换门派贡献值无伤大雅,若伸手太长,肯定会引火烧身。

  石武欣喜地看着自己的玉牌,将它放在了准备给许露的那只储物袋内。他想着这样子的话许露在下一届宗门大比上获得第一的机会就更大了。

  接下来的半个月,石武没有再去炼制金露玉灵肉。他除了调息打坐平稳心态外,就是在改进练习着《双雷破鬼术》。有天劫灵体的讲解再加上这是人族修士所创,石武只要顺着术法上的记载,配合结印和控制好灵气在那一时间段到达的位置即可。

  石武每次练习都是在灵植围栏外面,他也并不是用灵气从空中引雷,而是从那千道雷霆气旋中直接释放出雷电轰击在里面三道金丹期藤蔓上。石武这十几天下来只觉得双雷破鬼术好用,不但不需要他进去灵植围栏内挨打,还可以借助里面的金丹期藤蔓控制准头。

  那三道金丹期藤蔓后面也发现了石武的意图,它们愤怒之下不停地将藤蔓延伸出去,可那道灵植围栏的入口就是它们的禁忌,它们知道不能出现在外面。它们在里面盘旋收缩,对着地面不断地甩着枝条,挑衅着石武的同时示意他有本事就进来。

  石武这七年来练得最好的便是心性了,他没有如金丹期藤蔓想的那样进去灵植围栏,不过他确实停下了手上的雷霆。

  就在金丹期藤蔓以为石武适可而止时,石武在灵植围栏外结印念咒:“万木困囚术!”

  石武术法一出,他首先便感觉自己握在了那三道金丹期藤蔓上,可对方如何会受石武控制,直接就挣脱了外面的灵力束缚。石武退而求其次,以灵气灌注入地上的青草之中,只见地上青草在石武灵力的注入和术法的控制下疯狂拔高卷曲,将那三条金丹期藤蔓的移动速度拖慢后,又被那三条暴怒的金丹期藤蔓轰的一下挣开。

  石武这施术者术法被破,却只是往后退了几步道:“诸葛师弟说得对啊,灵根属性和术法不匹配,施展起来威力确实不行。”

  说完,石武还摇着头走了回去,这等用木系术法打那三条金丹期藤蔓脸的行为可把它们给气坏了。它们也不管什么禁忌了,直接就往外冲,可一触及灵植围栏外面,它们的藤蔓枝条就迅速化灰消散,它们在试了几次后又不得不向后回缩。等石武下次进入灵植围栏,要迎接的怒火可想而知。

  坐在青竹大屋外的元叔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本是让石武用来解开雷霆速法的灵植围栏会被他这般运用。不过元叔现在也是随他去了,毕竟这些都是小事。

  就在石武于忆月峰上练习术法之时,拜月宫内传出了一阵阵响彻宗门的钟声。这些钟声飘荡开来,掠过每一座山峰,将那些正在闭关的弟子门人全部唤醒。

  许露,林青,唐云,李穆等人纷纷从闭关中睁开双目,他们知道,拜月宫每五十年一次的宗门大比就要来了。

  许露自出关后第一时间拿出那面贴身安放的惑影镜,可镜面一如七年前那般平整无痕,那一缕分神更是没有任何回应。许露疑惑不解间又看到了旁边闪着亮光的石武的传音玉佩,就在她听着石武的传音时,她的那一缕分神正在惑影镜内陪着石武火化阿大的遗体。

  那一缕分神看着熊熊燃烧的火焰和空中纷纷飘落的白雪,她与石武一同跪在地上,对着阿大拜了三拜。她陪伴着他们一路过来,同心而处。她内心是以石武妻子的身份送别他们敬爱的阿大爷爷。可她不知道的是,她的这段旅程,也即将到达终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