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谪芳: 第四百一十九章 军师

  寻常姑娘自正堂再如何莲步轻移,到正院也不到半盏茶功夫,颜娧这辈子可真真犹疑了一次!

  走了半炷香也没到书房门口吶!

  向来言出必行,说一不二如她,生平第一次说话不算话,本以为提前个十几日回返定能赶上,未曾想受了严重内伤竟仍能提前苏醒。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6xs.com

  武艺底子自小打起就是好!

  哪像她,同样背负着神国假仙,一个月了仍恢复得零零落落。

  伫立于半月洞外回廊许久不前,深知躲藏无用而叹息,是以提起内息,轻点雕栏上了回廊屋脊,不着痕迹地隐藏气息伏卧在上。

  暮光斜影映射苍松翠绿在寒梅花窗,棂下纤瘦人影仅着单薄里衣,三千青丝随着微风轻曳,罥烟眉未着妆容似蹙非蹙,眸光悠悠凝望窗外,柔弱得惹人疼惜,叫人不禁多看几眼......

  还没这般瞧过自个儿有过如此神情,也从不觉着那张脸皮有什么特殊之处,即便看着颜姒也不曾有过这般空灵之美的摄人诱惑,颜娧咬着唇瓣几乎呆愣地瞧着窗内之人。

  怎么可以将她的面皮活得如此娇柔荏弱,比她还像个女子怎么成?

  提气飞身穿松而过,准确落在雕花窗前,长臂不服气地探入窗棂,轻掬柔软腰身拉近彼此距离,霸道吻上血色浅淡的菱唇。

  唇瓣如蜜沾着时,颜娧终察觉中计!

  当下便被窗内之人给迅即反制,整个人被强扯入房被制服在罗汉榻上,狂炙眸光夹杂猛烈攻势,不情愿地俯首啃嗫不老实的薄唇,吮着属于她的甘淳芬芳。

  恢复气力的银蛇们也颈项圈绕交缠着彼此,也在此刻俩人容貌身形亦有极大变化,似乎蜕变了成原来容貌,致使承昀如同燎原火般,几乎无法自持地探索久违的甘蜜,一饱数月来的无尽相思。

  自知理亏没敢推拒,颜娧似水般温顺柔习应和蕴藏薄怒的亲昵,尤其在察觉面前男人转变,那熟悉的脸庞与气息,更引领她和善地迎合所求。

  男人餍足后,不舍地稍离唇瓣,额际抵着身下过份乖顺的小猫儿,修长指节画过姣好脸庞,戏谑问道:“想这般打发我?”

  藕臂环上男人肩颈,绽着一抹讨好笑颜,颜娧细声委屈问道:“不是给我留了讯息去做?我可绞尽了脑汁才拼凑出你想作甚呢!”

  这可是想了老半天最最最好的理由了,明知他不可能真惩罚,基于被抓了小辫子还是小心翼翼些来得好。

  醒来没见着人虽气得肝疼,但连续几日轻浅药香漫进正院时,也知道小妮子没有因为他睡下而荒废庶务,反而突破受限取得庐县所需了。

  那短短几个字,她还真参透了!

  这辈子能得此知心知意之人,此生何憾?

  心里虽不满意也弭平了泰半怒气,似乎见着她那可人浅笑,吻上那甜美菱唇,有什么不悦也全然消逝。

  思及此,承昀不由得无奈苦笑,似乎太容易被打发了些吶!

  悠悠叹息,摇头起身,自在坐态,不忘抄起纤腰揽入胸怀,无畏磕着一身重甲,偎进肩窝嗅着属于她的素心兰香气,提气透过凤鸾令探查她曾虚弱的身子。

  暮色斜阳透入窗棂映在俩人身上,房内唯有轻浅呼吸声与交缠的内息,久久未有言语,直至门外传来立秋敲门问候。

  “主子,该用膳了。”

  承昀不禁失笑,低哑嗓音在她耳畔嗫咬问道:“还找了人来救?”

  礼教在前,虽说真想将她支解入腹,也不曾逾了底限呐!

  被他的内息温养又被咬得周身阵阵酥麻,颜娧真化成一汪泉水,无力倾靠在厚实胸膛里,真将她拿捏说句话的机会也没有啊!

  “想你了。”

  此话一出,果真叫承昀怔愣了倾刻,也被她抓到机会内息得已倒转,找回气力与话语权。

  扬起无奈苦笑,承昀甘心情愿地因为一句思念,偎在她肩窝里休憩。

  “姑姑请进。”

  听得门内应声,立秋推门而入,因榻上全然颠倒的男女之像而愣了愣。

  也不是第一次瞧见俩人腻歪,可颜娧不再拒绝厉耿面容亲近却是第一次。

  倏地,怀疑窜过立秋思维,备妥晚膳后,蹙起秀眉凝望颜娧,吶吶问道:

  “姑娘?”

  确认立秋目光视线略过了她,颜娧不由得嘴角抽了抽。

  在他人面前无脸蛊效用仍在?费心走了南楚这遭,终究有了用处?

  察觉主子神色不对,立秋再次审视俩人,连她也不禁嘴角抽了抽。

  唇瓣红艳晶透说明了哪个是主子。

  无脸蛊如此操控法,贴身侍候之人真不能任意更动,连她都一时间分辨不清了。

  不过瞧着颜娧也是白担心,如今姑爷哪还有前两日察觉成为女儿身的愤慨?她家姑爷根本是见着姑娘放软姿态,也就什么都不计较了。

  “姑姑眼见何人?”颜娧好奇了。

  “姑娘抱着王爷。”立秋直言不讳。

  俩人对望了眼,不由得泛起相同笑意。

  难道现下无脸蛊在俩人眼里也全然无效了?

  两只活过来的假仙有此等作用?

  跃下罗汉榻,颜娧先是恢复了自身面貌,又将无脸蛊重新施术在承昀脸上,在她眼下并未瞧见变化,而转身询问:“姑姑见着何人?”

  “靖王爷。”立秋瞧着主子恢复脸面总算心里舒坦了。

  玩上瘾的颜娧,又再次便换了容貌,朝两人问道:“现在见着何人?”

  “丫头。”

  “也是靖王爷。”

  俩人不同调的回答,叫颜娧扬起舒心浅笑,咯咯笑道:“这下可以安心进行两地工事了!”

  “胡闹!”

  承昀与立秋难得异口同声地斥责。

  颜娧偏头挽着男人衣袖央求语调,请托说道:“这不是挺方便?反正厉峥也分不清楚,我俩分得清楚就好。”

  “绝对不可!”立秋身为暗探,自然知晓同样面貌出现的危险性,怎可能让颜娧冒险?

  恢复了男儿身,承昀拧拧粉嫩脸蛋,勾着宠溺微笑,温柔话语里尽是强硬拒绝地说道:“靖王有两位军师,职掌各处事宜,再多一位也无妨,切记不可再以厉耿面貌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