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浮世仙: 第五百七十三章 白虹贯邪

  反观冯云这边的雷爪,因为冯云撤回真元,怒阳雷袭顿时如无源之水般快速枯竭,眨眼间便被腥风缭绕的毒蛊巨掌寸寸崩灭!

  霎时间,毒焰喷张,邪威嚣狂!周遭观战者无不变色!

  莫律脸色铁青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他知道,若不借助外力方才那招怒阳雷袭便是冯云最为厉害的法术,然而怒阳雷袭已出不仅未能建功,反而还被对方邪法反制,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冯云雷法败落的场面,但如今哪是关心这些的时候。

  此刻雷霆崩散,即便冯云身怀炼体之功,但雷霆尚不能抵挡那邪掌之毒,凭借肉身又要如何承受?“快退啊,冯云!”莫律忍不住在心中喊道。】加班回来还卡文了,看在混沌今天累得像狗一样,老爷们见谅一下。

  “骨森长老!”素铃也着急着朝骨森喊道,要是那冯云死了,自己身上的两条相思扣可就没法用了啊。

  骨森虽然并不着急但脸色却是好不到哪去,“狗、娘、养的,这小白脸儿居然是个银枪蜡烛头,这么不中用!”他最愿看到的事情自然是冯云与胡海两败俱伤,然而如今冯云连胡海一根汗毛都没伤到、就被人干掉了,那他此刻出手就不是帮忙而是抢功了。

  不过片刻之后他还是站了出来,抢就抢吧,反正阴蛊教的命他手下都不知有多少条了还怕抢个功劳?早出手早走人,反正力气已经卖了,即便后面问责也能将天欲派的娘们儿一起拉下水,总能说得过去。

  想罢,骨森便准备大喝一声让胡海掌下留人,然而他这边刚开口,那边的情况却是突然发生了惊变。

  随着雷光寸寸崩灭,万煞掌的邪威却是越发嚣张,就连包裹着冯云的大股毒雾也被其引动应势翻滚起来,将那可怖毒掌映得更加势不可挡,顷刻间就要将渺小的冯云整个覆灭!

  瞬息之间,阴影中的冯云却是闭目凝神,气贯全身,额间已有豆大的汗水滑落,在这须臾时间中他迅速地将体内真元转化为纯阳真元,待只剩丹田内还有片许玄阴真元后,他整个人已经如同吞下了太阳一般!

  古人云:“孤阴则不长,独阳则不生。”但此刻的冯云却是追求这一道至极!

  随着一股股精纯非常的纯阳真元汇聚在冯云的丹田之内,一道残缺的符文逐渐为之勾勒而出,直到勾勒已无法进行之时,冯云才豁然睁目。

  “纯阳破邪!”

  刹那间,煞掌掩天,恐怖的腐蚀之力扑面而来,就连冯云的护体神光也被冲击地摇摇欲坠!而另一边,一股灼热气意如岩浆般涌过冯云筋脉,随即自掌中轰然洞出!

  纯白无暇的长虹浩荡而磅礴,出现瞬间便霸道地将周遭天地荡尽,侵来的阴邪之意还未来得及散开就被彻底湮灭!

  还不知发生了什么的胡海,只觉一股至阳气息蓦然出现,如初阳照地、似金龙腾天,光芒非炽,却势不可挡!可惜没有时间给他多想,身骑怒虎,如何能下?

  “死吧!”

  胡海怒喝一声,同时大口精血从口中喷出,如利箭般射入万煞毒掌之内,那道白虹光芒让他产生了无可抑制的警觉,这是性命之危的征兆,此刻留力很可能会留不住老命,孰轻孰重何须多言。

  精血入体,数丈高的毒煞巨掌顿时再涨三分,气息之厚重宛若毒虫堆积而成的山岳倾碾而来,邪恶到极点的腐蚀毒力更是能蚀日吞月,等闲者触之必是尸骨难存!

  不过任毒掌如何巍峨,此刻却挡不住至阳白虹片刻!白虹不过数尺,然而在面对巨掌镇压之时却犹如帝王一般昂扬而过,片瞬间便崩溃了毒掌表面随即将其轰然洞穿!更为霸道的是其所过之处,净天荡地,轻者退避三舍,重者顷刻抹灭!被洞穿的毒掌顿时崩散开来!

  “噗!”

  胡海双目圆睁,其中满是惊惧,不过眨眼时间,自己全力施展的万煞掌竟这样就被破了,别说一合之敌,这简直就如纸糊的一般!若无反噬带来的阵阵剧痛,他甚至要认为自己中了幻法,然而现实之残酷根本不愿给他喘息的机会,就看那道可怕白虹已是携摧枯拉朽之势朝他直指而来!

  千钧一发之际,胡海一拍胸腹,就看他喉头一阵臌胀,随即一根幽绿竹筒被他吐了出来。竹筒还未飞出多远,势不可挡的白虹已然而至,至阳气息瞬间就将竹筒灼烧,然而竹筒破开的一瞬,一只蜷缩着比核桃稍大的血色肉、虫从中出现,同时迅速膨胀起来。

  这血色肉、虫身上长着不少黑点,随着身形胀大,那黑点竟也豁然张开,最后竟是化作了一个个漆黑孔洞,并且还爆发出令人难以置信的恐怖吸力!

  吸灵蛊,这是一种没有任何杀伤力却又极其难以炼制的蛊虫,且炼成之后也只能使用一次,平日甚至不能让其见到阳光,见光则醒,醒则必死。

  但就是这样娇弱的蛊虫却是受到了无数阴蛊教弟子所追捧,原因就是这吸灵蛊在使用之时,所爆发出的吸力能够将周遭三丈之地的一切真元法术尽皆吸收,且在到达吸收极限之前这吸收都不会停止。若是炼制得当,甚至连造化境大修的攻击都能够抵挡,这样的效果连大多保命法宝都无法媲美。

  胡海心痛极了,这条吸灵蛊是他的得意之作,价值甚至远超先前那条赤蜈,休说出窍境修士的攻击,就是半步造化的全力一击也能完全抵挡,此刻却是用在了一个黄口小儿身上,而且还是在这样己方完全占据优势的局面之下,想到此处他连呼吸都不禁为之一窒。

  只可惜,心中将冯云碎尸万段的念头刚起,更加匪夷所思的场景却是直接打断了他的心神。

  就看吸灵蛊抵挡在纯阳破邪的白虹之前,飞速吸收着其中的至阳气息,然而仅仅片息时间,胀大的吸灵蛊竟是蓦然挣扎起来,同时还爆发出压抑的闷呼!

  “唔咿!”

  椭圆状的吸灵蛊显然还未到吸收的极限,但其痛苦的模样却仿佛将死!

  “难道……”

  心中的石头还未落地便又一次高高升起,在胡海的目光之中,吸灵蛊肥大的身躯竟是瞬间冒出了火花,随即越来越多的火焰从吸灵蛊身上透出。不过眨眼时间,方才还不断吞噬法术的吸灵蛊反被一股洁白火焰吞噬其中!随即……

  “轰——”

  顷刻间,承受不住的吸灵蛊与余气未散的至阳白虹瞬间炸裂!一颗恐怖的纯白火球顿时如烈日般出现在空,耀眼的光芒甚至将方圆数里的阴邪气意都一扫而尽!

  下一刻,在众人惊疑的视野中,一道人影豁然从未散的火光中冲了出来,这人正是胡海。

  此刻的胡海已不能用狼狈来形容了,灰白色的焦炭几乎覆盖了其左侧大半身躯,左腿勉强还保留着筋骨,但左臂却只剩下三分之一,腰腹处亦是千疮百孔,这样的伤势换个人恐怕呼吸间就得流血而死。

  可是他身上没有半分血迹,所有的伤血在流出体外的瞬间便被那炙热的纯阳气意所蒸发,同时也将伤口处彻底封闭。如此虽然避免了血液的进一步流失,但胡海却宁愿流血。

  “呕!”

  冲出来的胡海一连呕出数口黑血,面色与气息顿时衰败到了极点,但随着鲜血吐出,他却好受了不少,伤口封闭住的不只是鲜血,还有那可恶的至阳气息,那气息犹如岩浆般在他体内肆意灼烧,寻常修士都难以忍受,更别说他一个修行邪法的邪修了,那滋味不啻穿心断肠!

  “……可恶!可恶啊!”缓了口气的胡海,心中顿时怒骂道。

  先前他虽察觉到了不妙,立刻选择了朝后退去,但那火球的扩张速度却是更快,到底没能让他彻底逃过。而且那火焰的恐怖更是超出他的想象,几乎接触的瞬间,就将他全力撑起的真元屏障击溃,最后他不得不靠着自爆宝幡才从那要命的火海中逃脱出来。

  心中怒骂声未消,胡海的目光顿时捕捉到了一个身影,不看不要紧,一看却是吓得浑身一震。

  持刀杀来的冯云速度极快,待胡海反应过来之时,两人相距已是不到十丈!胡海惊惧,登时拼命朝后飞退,同时心中默念法诀,将残存的右手朝空抓去。

  见到飞来之物,冯云面色一沉,之前虽破了胡海的法术,但飞在他头上的四面皮幡却是没有被毁去,此刻随着胡海御使顿时飞了过来,四面皮幡光芒黯淡,纯阳破邪虽为直击它们,但所散发出的纯阳气意却也影响到了这四件法宝。

  “这邪幡被毁去了一面,之前那诡异的法术应该是施展不出来了吧。”冯云看着飞来的皮幡心中暗道。想罢,他脚下一点,速度顿时再快三分,势要将胡海斩杀于此!

  胡海自然也感受到了冯云的杀意,他招来一面皮幡握在手中,同时操控着三面皮幡朝冯云袭去,不求伤敌,只求阻碍冯云片刻,为他拖延一些逃命的时间,求援的传音已经发出,只需两三个呼吸,他便能得到接应,到时候死的可就不再是他了。

  然而没了那改天换地的威能,只凭这些皮幡上六面魔蛛的邪异根本挡不住冯云半刻!青云挥动,刀气登时纵横四野,立刻就将笼罩而来的大股黑雾搅散开来,对那紫红邪光,冯云更是视若无睹。

  “退开!”

  随着一声怒喝,一道锋锐的寒芒顿时洞穿黑雾,凌厉之势瞬间将拦在前方的三面皮幡震开!刀意开出前路,冯云立刻化作一抹电光直刺胡海背影!

  劲风与雷鸣同时而至,胡海只觉背后寒意直窜天灵,气极被锁已是无从躲避,无奈之下只得赶紧回身抵挡。

  “你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