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庶女重生会算卦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庶女重生会算卦: 第三百三十章交货

  薛清宁仔细的检查了面前的云幻布,一点纰漏都没有留下。

  在反反复复的检查了好几遍之后,她却并没有发现面前的云幻布有任何问题,甚至就连一点瑕疵都看不到。

  既然面前的云幻布没有任何的问题,那么薛清宁当然不会拒绝。

  毕竟,眼前的云幻布对她来说可是很重要的东西。

  带着云幻布,她直接就回到了陈靖元府上。

  不管陈元歌到底有什么阴谋,竟然舍得拿出云幻布出来给自己。但是她明天确实是需要云幻布,否则云瑶可不是那么容易应付的。

  陈元歌看着薛清宁离开的背影,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

  他一个大男人,对布匹本来就不看重。

  但是能够用上一匹云幻布让薛清宁主动签下了契约,那么他也能够有办法应付那个人了。

  眼前的事情,既然已经办完了。

  陈元歌当然不会还在大街上耽误时间,抬腿便开始向着另外的一个地方走去。

  事情做完了,他的问题也要解决一下才行。

  薛清宁回到了八皇府,也没有隐瞒,立刻将出门发生的事情告诉了陈靖元。

  陈靖元听到了薛清宁这么快已经得到了云幻布,心中瞬间感觉到很奇怪。

  薛清宁不过就是出去了一趟,到底是用什么办法得到云幻布的。

  但是听到了薛清宁说竟然是陈元歌给的,陈靖元脸上也是露出了不解之色。

  陈靖元想到了很多方面,但是不管怎么来看,陈元歌都不像是会做这种助人为乐的事情的人。

  薛清宁和陈靖元讨论了一会之后,最终两人也没有讨论出什么结果来,反而更加的感觉到一阵莫名其妙。

  不过虽然不知道陈元歌到底有什么目的,但是陈靖元倒是已经给薛清宁保证,这一次进宫之后,就会向陈林要求长生丹药。

  薛清宁得到了陈靖元的保证,也没有留下去,拿着云幻布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现在她有了云幻布,她倒是要看看,明天云瑶还准备怎么找自己的麻烦。

  第二天,天色刚亮起来。

  薛清宁正在床上和周公梦游,忽然听到门口一阵吵闹的声音,让她被迫的睁开了眼睛。她凝神听了听,便听出了外面嘈杂的声音是云瑶发出来的。

  “这个女人,为了对付我,竟然那么心急。”

  薛清宁心中吐槽了一声,还是从床上起来了。

  虽然云瑶没有进门,但是既然她已经来了,那么想要睡觉的愿望当然也是只能白费了。云瑶可不是好人,当然不会做好事。

  薛清宁刚刚收拾好,房门便被人从外面粗暴的踢开了。

  “哟,太阳都晒屁股了,你竟然还在睡觉,真是心宽体胖啊。”云瑶看着薛清宁还躺在床上,忍不住出声嘲讽道。

  薛清宁看着面前的云瑶,不咸不淡的回应道:“我当然比不过你,云瑶郡主一大早就从外面晒完屁股回来了,真是勤奋啊。”

  薛清宁的一句话,瞬间将气氛给带偏了。

  原本八皇府的丫鬟听到薛清宁的话,都不由自主的裂开嘴笑了起来。

  果然,她们皇妃嘴上的功夫就没有怕过谁的。

  云瑶原本只是想要嘲讽薛清宁,可没有想到过薛清宁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一时之间倒是让她转不过弯来。

  憋了半天,云瑶的嘴中才冒出一句,“你庸俗,还有没有一点王妃的尊严?”

  薛清宁面对云瑶的指责,慢悠悠的从床上坐了起来,不以为意的说道:“我没有,可以了吧?”

  一大早跑到自己家里面来胡闹,还想要自己有什么好心情给她说话,薛清宁觉得自己的脾气可根本做不到。

  云瑶被薛清宁一番抢白,顿时气得七窍生烟。

  她怀疑是不是薛清宁拿错了剧本,今天明明是自己来找她的麻烦,薛清宁竟然敢对自己无礼,真是不讲武德。

  强行忍住了心中的火气,云瑶将事情拉回了正题,开口说道:“废话别说了,给令妃娘娘的云幻布你准备好了吗?要是耽误了时间,没有办法给令妃娘娘贺寿,你能承担罪过吗?”

  云瑶说完这句话之后,耀武扬威的看向薛清宁。

  根据她了解的情况来看,薛家唯一的一匹云幻布已经失踪了,薛清宁这个女人,当然不可能得到了。

  既然知道了薛清宁没有云幻布,所以云瑶才会一大早就来了。

  目的就是想要抓住薛清宁的把柄,然后趁机对她发难。

  毕竟,对令妃娘娘不尊敬,已经足够掉脑袋了。

  令妃身边的宫女,小红此时也站了出来,颐指气使的看着薛清宁说道:“八皇妃,你难道真的不将良妃娘娘放在心上,不把她的命令当回事?”

  小红和云瑶早已经说好了,今天要是薛清宁不能拿出云幻布,那么她们就要让薛清宁付出代价。

  虽然她们现在不能对薛清宁做出实质性的伤害,但是要是可以给薛清宁戴上一顶大帽子,那么她们当然也是很高兴的。

  毕竟,帽子越大,到时候薛清宁的罪过可就越重。

  薛清宁看着面前气势汹汹的两人,无奈的笑了笑。

  总有人喜欢这么嚣张,难道他们在嚣张之前不能先调查清楚情况吗?

  真是主动凑上来让自己打脸,简直好快乐啊。

  云瑶和小红两人自顾自的说了一会是双簧,然后看到薛清宁不仅不知道悔过,居然还在笑,忍不住心中真的有了火气。

  我们这么辛苦在这里演戏,好歹你害怕一下也行啊。

  云瑶可不能看到自己的努力白费了,所以看着薛清宁质问道:“你这个不尊重长辈的人,怎么好意思笑?”

  薛清宁看着面前的云瑶,十分无奈的说道:“话都被你们说完了,现在能不能让我说一说话?”

  “哼,你还有什么可说的?”云瑶看着薛清宁,充满了挑衅的味道。

  如今就算是薛清宁巧舌如簧,也不可能将黑的说成白的。所以她不怕薛清宁说话,更加不害怕薛清宁做出什么事情来。

  薛清宁没有管云瑶,而是十分凡尔赛的说道:“云幻布不过就是一匹布,我对令妃娘娘可是十分尊重,当然不可能不将东西准备好了。”

  云瑶听到薛清宁竟然将说出这样的话,不敢置信的看着她。

  这么丧心病狂的假话,薛清宁竟然也能说出来,完全是在抢她的台词好不好。

  就算是薛清宁是女主角,但是也不能不给她一点戏份吧。

  于是心中生气之下,云瑶直接打断了薛清宁的话,“这些话,我看你还是去跟令妃娘娘解释吧。小红姑姑,我们走吧。”

  云瑶说完,便想要招呼着小红离开。

  不过小红此时却像是被施展了定身咒一样,立在原地根本没有移动。

  云瑶看着小红没有移动,正准备提醒一下小红,这一场的戏份已经结束了。

  可是顺着小红的目光望过去,她的眼神中很快也充满了震惊,到了嘴边那些场面话也说不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