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小说

薄情郎君惹了罗小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薄情郎君惹了罗小娘: 第0351章 陷落阵中

  葛真人不谙世事,所以并未将箭上取下的信卷儿烧掉。

  栾冲夜里用迷烟使得葛真人晕倒,然后他取走了那密信。

  姜玉睡得迷迷糊糊之时,听到轻微的扣门声。他本能地起身去查看。

  栾冲将手里的信卷儿扔到了他的怀里,并告诉他有人给葛真人飞箭传信。

  薄郎君清晨知晓此事后,吩咐姜玉将给张冲赶马车的人替换下来。

  姜玉派了一位高手拌做马夫。原来那位马夫被隐卫暗中给了银两,让他回返平城了。

  那马夫虽然是张冲家里的仆役,但他们到底是卑微之人。所以张冲根本没有在意他的存在,尽管那马夫给他赶了这么多天的车,他也从未去看他一眼。

  李丹倒是发现马夫戴上斗笠。不过他以为马夫被晒了这么多天扛不住了,因而戴斗笠遮遮阳。

  葛真人坐在马车上心乱如麻。他已经看出信卷儿上的字迹是他二师叔的。

  他们龙阳派真正当家的正是葛真人的二师叔。

  师命难为!葛真人最终打定主意遵师命,将薄郎君等人带上山见师傅。

  薄郎君等人的马车在午后到达了汝南城。

  罗娇娇见天色尚亮,就下了马车步行。

  街市上人较多,所以行进缓慢。

  姜玉又有意让罗娇娇多逛会儿,因而他不急着寻找客栈。

  薄郎君掀开小车窗望着像穿花蝴蝶一般从街这边跑向另一边的罗娇娇苦笑着叹了口气。

  张冲坐在车窗旁看着罗娇娇那欢快的样子,觉得她与其他的女子有所不同。他喜欢这样真性情的丫头。

  薄郎君倒是真有福气!张冲在心里暗暗地羡慕起薄郎君来。

  当初张冲娶了平城武教头的女儿。他本以为她的妻子应该会舞刀弄枪,结果却让他大失所望。他的妻子就是一个真正的闺阁女子。别说什么会武功了,就连家门也很少出。

  “罗小娘!住店了!”

  姜玉将马车停在了一家客栈门前。

  罗娇娇听到姜玉的召唤,好忙跑向了那家客栈。

  这时,一个偷儿碰倒了一位文弱的书生。

  罗娇娇看到他偷走了那书生的荷包,立刻追了上去。

  薄郎君正好走出马车,看到眼前的这一幕。

  “姜玉!跟上罗小娘!”

  薄郎君觉得事情太过凑巧了,遂吩咐姜玉去看看。

  姜玉抬眼看去,只瞧见罗娇娇的背影消失在一处弄巷深处。他拔腿追了过去。

  张冲等人不明所以然地望着已经远去的姜玉。

  薄郎君转身带着大家进了客栈。

  客栈老板见薄郎君衣着讲究,便吩咐伙计将他们带到了上等客房。

  薄郎君说等一下他的随从会来结账。客栈老板也没说什么,就让薄郎君他们住进了客房。

  夜幕降临,汝南城里亮起了灯火。

  薄郎君自己煮了茶,喝了许久也不见罗娇娇和姜玉回返。

  夜深了,客栈里的人都已进入了梦乡。

  门终于拉开了,一道黑影悄无声息地来到薄郎君的面前。

  “主子!姜玉和罗小娘被困在郊外的山林中!”

  栾冲向薄郎君拱手施礼禀报姜玉二人的下落。

  “为何不施救?”

  昏黄烛火下的薄郎君的眼神有些闪烁不定。

  “不知他们施了何等阵法,所以属下等人不敢贸然进入!”

  栾冲讲出了实情。

  “暗中跟着!”

  薄郎君起身看了一眼栾冲,然后出了客房的门。

  睡得正熟的张冲三人被薄郎君的轻微敲门声惊醒。他们披上衣服走出了各自的客房。

  薄郎君告诉他们有人用阵法困住了他的婢子和贴身侍卫。

  张冲和李丹转头看向葛真人。葛真人知道这是他的二师叔派人出手了。

  “走吧!去看看!”

  葛真人见大家都看着他,尤其是薄郎君的眼神格外的犀利,便在心里叹了口气。

  客栈老板见薄郎君一行来到了楼下,赶紧询问他们要去哪里?

  “房钱不会少了你的!我们赶去郊外救人!”

  薄郎君说完,推开了客栈老板,带着大家去往郊外的山林。

  栾冲一路留下了薄府侍卫特有的记号。薄郎君寻着那些印记来到了姜玉和罗娇娇被困的山林附近。

  “别往前走!”

  葛真人声音里透着颤抖。他若不出声阻拦,那么薄郎君等人势必会陷落阵中。

  “葛虚!你真的要与我师傅作对么?”

  一种沙哑的声音从树林的黑暗之中传来。

  “凌霄!我乃奉师命带他们去见我师傅!”

  葛真人把心一横朗声道。

  “嘿嘿!既然我们各为其主,那么就比试一下如何?”

  凌霄一袭白衣出现在了葛真人的面前。

  “好!如若我破了你的阵法,你就不要再阻拦我们!”

  葛真人看向了他的同门师弟。

  “那就先破了阵法再说吧!”

  凌霄隐入了阵法之中。

  “凌师弟!你怎可如此胡来?”

  葛真人见状急了!

  施阵法之人入阵,如若阵法被破,受伤在所难免。但他可以随时操控阵法,让此阵变得更加诡异。

  “你们等在外面!待我破了阵法,救出他们!”

  葛真人转身向薄郎君等人施礼道。

  “慢着!我们与你一起入阵!”

  薄郎君见葛真人真的想救人,便不忍他一人冒险。因为他发现那个凌霄是个阴险狡诈之徒,葛真人独自一人去应付,恐怕会吃大亏!

  “不可!此阵凶险,你们还是等在外头吧!”

  葛真人摇摇头道。

  “我等又岂是贪生怕死之辈?走!”

  张冲拉着李丹的手臂进了阵中。

  葛真人见阻拦不住,便带着薄郎君也入了阵法当中。

  “这个阵法的厉害之处就在于入阵之人会受施阵法之人的蛊惑而产生幻觉。而被蛊惑之人却觉得那才是真实的情境,所以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如何能解?”

  薄郎君不由得动问。

  “道心坚定者,或是意志坚强之人可以不使自己的心智迷失受控!”

  葛真人在心里微微地叹了口气。他觉得薄郎君等人实在不该贸然进入阵中。到时候不但帮不上忙,反而会被他的师弟凌霄所利用!

  山林间起了雾气,且越来越浓。

  葛真人让大家跟紧了他,不要落下了。

  薄郎君寸步不离其左右。张冲和李丹一开始还跟得很紧,可是没过多久,他们就因雾太浓而失去了葛真人与薄郎君的踪迹。

  “张冲!我是李丹!”

  李丹见张冲突然向他出手攻击,便知他已经被凌霄控制了心智,把自己看成了敌手。

  李丹在张冲的眼里成了凌霄的模样。无论他说什么!张冲都不肯相信,只是一味地向他出拳脚。

  幸亏李丹的功夫在张冲之上。他见自己无法使张冲清醒过来,为了避免两败俱伤的结果,他只好暂时借助浓雾离开了张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