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抗战之特混战队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抗战之特混战队: 第421章 22师团有机会逃跑吗

  傍晚六点半左右,张君浩在新四军自卫队员们的协助下,率领指挥部人员离开安福寺,来到黄百山和特混战队、保安团汇合。

  吴琼立即把电台架设起来,拦截22师团往来电报。

  张君浩在一块空地上,主持召开特混战队分队长以上和保安团营长以上军官会议。

  张君浩首先听取大家汇报白天躲避日军飞机轰炸相关情况,得知队伍没有多大损失后,悬着的心放下。

  罗忠上校笑说:“因为躲避日军飞机轰炸,我们让部分日军在机场乘飞机逃走了,非常可惜。不过,在新四军的协助下,我们已经侦察清楚飞机场日军详细布防情况,日军的总兵力只有一个小队,在麻山的两门山炮是我们的最大威胁。”

  张君浩点头说:“说说你的想法。”

  罗忠上校笑说:“我们开会研究过了,大家都觉得没有必要派人上山冒险夺占日军的炮兵阵地。可以在射程之内,由杰克分队,使用山炮把之摧毁。”

  张君浩看杰克中校,杰克中校嘿嘿笑说:“我们可以使用保安团的山炮,把日军炮兵阵地摧毁了。日军炮兵阵地的座标已经确定,只要把山炮推进至飞机场附近,就可以直接向日军的山炮阵地开炮。守卫飞机场的日军,使用迫击炮轰炸,就能轻松消灭。”

  张君浩点头说:“你们既然都已经商量好了,我就不发表意见了。消灭飞机场日军后,不留下队伍守卫,而是立即杀向义乌县城,把义乌北侧所有缺口封住,争取和兄弟部队一起,把日军22师团有生力量进行最大限度地消灭。”

  罗忠上校点头说:“到现在为止已有五个团来到了义乌,这里汇聚了上万大军,只等我们吹响进攻号角。”

  张君浩笑说:“晚八点由杰克中校用山炮轰炸日军的山炮阵地,启动和日军22师团的最后决战。”

  晚七点,特混战队三个分队和保安团向义乌飞机场推进,张君浩待在黄百山坐镇指挥。

  张君浩坐在帐篷中会议桌旁,和谢新明、王进贤、朱队长、李莉等一起看摊在桌上地图。

  谢新明用铅笔快速标注各部到达位置和日军的大体兵力部署情况。

  李莉笑说:“日军22师团残部马上就会成为瓮中之鳖,在五个团和特混战队主力的围攻之下,必然能轻松消灭。”

  张君浩看着李莉,悠悠说:“回想我们夺取永康之战之时,没有人会想到,最终我们能在义乌合围日军22师团残部。我们和日军22师团打了多少仗啊?最惊心动魄之仗就是我们保卫永康之战,当时的日军22师团何等强大,竟然集结了八个大队兵力。我不得不感激吴琼,是她为我们提供了日军22师团进攻永康的详细作战方案。保卫永康之战把日军22师团打得伤了元气,日军22师团从此就开始走下坡路了。”

  谢新明笑说:“和日军22师团我们打了很多仗都非常精彩。您和进贤两人袭击武义日军最为精彩,让这一带百姓传为神仙奇迹。”

  王进贤笑说:“奇袭赤岸据点,也非常精彩。那么庞大的据点,竟然被我们用一车火药给炸了。”

  李莉笑说:“收复磐安之战也非常精彩,当特混战队进攻磐安日军各据点时,日军援兵竟然不敢救援,任由我们把日军的碉楼一座座摧毁。”

  张君浩笑说:“日军22师团有普通师团的两倍以上兵力,还经过几次大补充,仅该师团被我们消灭了的人数不会少与三万,想想都感到不可思议。我们有多次消灭日军支队即旅团级战果,还没有消灭日军师团先例,今晚在兄弟部队的合作下,我们一定能够创造消灭日军师团之辉煌历史。”

  吴琼来到,把一份破译电报递给张君浩,该电报是13军司令官下村定中将发给矶田三郎中将的,电报说,22师团务必坚守住义乌,新征联队今晚将乘火车到达诸暨,明天上午就能前往义乌接应22师团撤离。

  张君浩看住吴琼的眼睛,笑说:“看来矶田三郎这头蠢猪还在义乌,他没有机会逃跑了。”

  吴琼笑说:“一定要把这头蠢猪宰了。”

  张君浩点头说:“行!一定把这头蠢猪宰了。”

  谢新明笑说:“要不今晚就不要把日军22师团全歼了,引诱日军过来救援,打其伏击,把日军援兵消灭了,或者打残了,使日军再也没有能力进攻这一带?”

  张君浩的眼睛发亮又暗淡,叹气说:“日军援军是明天白天过来,我们在山区设伏,必然会遭遇日军飞机轰炸,很担心我们的队伍会遭受重大损失。”

  谢新明叹气说:“假如不重创该联队,不管是哪个师驻防义乌都守不住。”

  张君浩点头说:“是啊!面对日军联队进攻,不要说一个师,就是一个军都不是其对手。看来我们还真的必须把该联队消灭了才行,至少也得把其打残,最低限度也得把其打怕了。”

  谢新明说:“消灭日军22师团后,我们就有可能会被重庆调往大西南,我不是不相信88军和49军的能力,现实就摆在眼前,这两个军没有能力挫败日军一个联队的进攻。”

  张君浩站起来,走出帐篷。

  谢新明、朱队长和李莉、吴琼也跟着出去。

  张君浩眺望北侧山区,说:“我们要想实现目标,就必须一战定乾坤。然而日军从诸暨过来,有三条通道,不知日军会走哪一条通道。假如明确知道日军走的路线,我们是有希望一战把其消灭,或打残的。”

  李莉看着吴琼,小声问:“有没有可能通过截获日军往来电报,掌握日军联队进兵路径?”

  张君浩、谢新明、朱队长和李莉一起看着吴琼,吴琼眺望北方,小声说:“该联队的电报从来都没与22师团部有过联系,不知道明天会不会联系啊!再说了,该联队的电报频率我不知道,22师团即使与该队长联系,也极难截获。电报和电话不同,不是想截获就能截获的。不同电报有不同频率,拦截需要根据不同频率不断搜索,找到后,再记录,翻译出来,才会知道内容。”

  张君浩点头说:“13军司令部不会规定该联队的增援路线,看来我们只能另想办法搞清日军的救援路线。”

  新四军朱队长想了想后说:“我有一个办法。”

  大家一起看向朱队长。

  朱队长说:“派新四军在诸暨方向监视,通过鸽子把情报传递回来。”

  张君浩摇头说:“不现实。鸽子放出来,飞回来,得花时间,不可能立即就飞回来,而日军一旦进兵,速度必然很快。”

  朱队长点头叹气。

  大家全都皱着眉头,不再说话。兵力就只有这么多,假如在三个通道上,全都进行埋伏,就不可能重创日军新征联队。日军新征联队一旦逃回诸暨,麻烦就大了。

  张君浩眺望着北侧,一会儿看苏溪乡方向,一会看浦江方向。过了一会,张君浩脸色变得坚毅,说:“我推断,日军新征联队最有可能的进兵路线是山中峡谷。”

  谢新明的眼睛一亮,小声说:“理由?万一判断失误,这仗就很难打。”

  张君浩悠悠说:“日军假如走苏溪乡方向,就必须跨过大陈江,而且过来时,只能顺着大陈江走。在大陈乡北侧形成峡谷,在那里只要布下少量军队就能把日军堵住。我想日军为了加快增援速度,不敢走这条最便捷路线。”

  谢新明微微点头。

  张君浩看浦江方向说:“通往浦江方向之路只能走浦阳江河谷,一是道路很难走,二是要多次跨越浦阳江,我们假如在那里派小股队伍设伏,日军就极难通过。”

  大家一起用力点头。

  张君浩看山中,说:“大山之中有两条路线可以过来,右侧一条,因为大陈江缘故,日军不会走,现在就只剩左侧一条通路。”

  谢新明恍然大悟笑说:“该通路两山夹峙,我们假如在两侧山上,埋下重兵,日军就会成为瓮中之鳖。”

  张君浩点头说:“我想让保安团埋伏于冠桥山和高夏岭,保安团的火炮架在冠桥山,当日军进入该峡谷时,保安团不动,保安团的任务是切断日军退路。同时兼顾日军有可能的走大陈江方向路线。日军假如走通往苏溪乡之路,保安团守在高夏岭队伍就转移至龙王山,任务仍然是掐断日军退路。”

  谢新明用力点头。

  张君浩说:“独立团驻防于桥头山青山旌碧岩一线,火炮阵地建立在青山上。特混战队杨健虎分队控制平峰山,黄永军分队控制大湾山,火炮阵地建在大湾山上。警卫队和新四军自卫队随指挥部行动,驻在小金山,当预备队。”

  突然飞机场方向传来隆隆炮声,张君浩停止说话,眺望飞机场方向。

  张君浩昂首站立着,看着飞机场方向,大脑却在思考着伏击日军新增联队办法。

  这就象下棋,一般人是走一步,看一步,张君浩是走一步,看三步。还在进攻日军飞机场之时,就已经在思考研究伏击日军援兵办法了。

  张君浩决定先按原计划继续行动,当消灭飞机场日军后,特混战队和保安团就扑向义乌县城,和兄弟部队一起,把日军22师团残部打得气息奄奄后,再把队伍全都调回来,让88军和49军的三个团继续和日军残部作战,独立团、保安团和特混战队主力撤回来,做埋伏日军新征联队准备,努力争取一战,就把日军新征联队消灭了,或者打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