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九方韶云和她的工具人大师兄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九方韶云和她的工具人大师兄: 第二百三十章 水火之患,人心之害十五

  形容狼狈的九方韶云大骂妖兽鸣蛇不讲武德,荣泰平见之,很是想笑。

  许多鱼从松子那里要了一把松树籽儿,找了一块儿大石头一屁股坐下,一边嗑松子儿一边看热闹。

  “大哥,你们买票了,就来看戏?”

  站在龙相身上的英虎气得跳脚儿,责备许多鱼是不是上火眼睛被眼屎给糊住了,没看到这边儿草地上还躺着一个,眼看就要被颗蛋给噎死了的蠢猪吗?

  收好手中的松子儿,许多鱼慢悠悠站起身:“急什么,它一时半会儿死不了。”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身处陷阱,忐忑不安的荣泰平看着抽出短剑,一边割藤蔓,一边与英虎吵架的许多鱼,又望了一眼嗑着松树籽儿悠闲看热闹的松子,心说这都是一帮什么人?

  啄食松子手心上松子仁儿的英虎,盯着许多鱼解救龙相,忽然猛地抬起头,一脸疑惑的出声:“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英虎话音刚落,猛地朝上飞起。与此同时,数十条毒蛇,向上追着英虎跃起。

  英虎响彻天际的尖叫声中,松子手上的弯刀横着扫出,将数条毒蛇拦腰斩断,鲜血喷了荣泰平一脸。

  “妈呀,有蛇。”

  怪叫一声的荣泰平,两眼一翻,吓昏了过去。

  松子一个滑铲,将其拦腰抱起,冲向许多鱼。

  草地上毒蛇涌向许多鱼之时,他刚好用尽全力的将龙相翻转过来,龙相肥硕的身躯,瞬间将数十条手腕粗细的毒蛇压扁。

  “咕噜”一声,鲠在龙相喉咙里面的那颗蛋,被其吞下。

  终于缓过来一口气儿的龙相,将憋闷的怒火全都发泄到涌过来的毒蛇身上。

  皮糙肉厚的龙相根本不畏惧毒蛇的撕咬,像是个石墩子一般朝涌来的毒蛇滚压过去,一瞬间,无数毒蛇被压扁。

  草地之上,好似被压路机新压出一条色彩斑斓的道路。

  妖兽鸣蛇见龙相不仅吞了它的蛋,还将它驱使的毒蛇全都压扁,气得发出一声嘶鸣。

  立于妖兽鸣蛇前方的九方韶云,一只手抓着殷玄凌的腰带,一只手握着金杖点指妖兽鸣蛇。

  “姐姐脾气不太好,最后再规劝你一次,不要着急送死!”

  这话,怎么听都不像是奉劝,登时就把妖兽鸣蛇给惹火了,甩动如鞭子一般的细长蛇尾,抽向九方韶云。

  “敬酒不吃吃罚酒,姐姐这头老虎可不是病猫!”

  叫嚣了一声的九方韶云,金杖朝前一挥:“九莲金杖术,横扫千军。”

  金色如刀芒的金杖术,与一道绿光的鸣蛇蛇尾于空中对撞在一起,发出一声巨响。

  妖兽鸣蛇发出一声悲鸣,斑斑点点的鲜血随着摆动的尾巴四处挥洒。九方韶云被震得从玄青剑下掉落,但还好,被极速下降的殷玄凌捞回怀中。

  形容略显狼狈的九方韶云,整理了一下被吹乱的头发,谢了一句殷玄凌,然后狠狠瞪向妖兽鸣蛇。

  “不识好歹。”

  愤愤然撸胳膊挽袖子的九方韶云,嘟嘟囔囔的表示,她之前心存善念,想要放妖兽鸣蛇一回,偏偏它自己作死,那可就怪不得她了。

  说着,她将金杖往手掌心上猛地一敲,金杖上顿时浮现出七朵金莲光影,一闪即逝。

  “呲”的一声,金杖粗的一端,蹿出一缕烟气,飞到了九方韶云的脚下。

  九方韶云双脚稳稳的站在屁股冒烟的金杖之上,右手五根指头微微一动,一条手腕粗,一臂多长的竹叶青铁皮蛇,蜿蜒盘曲的缠绕在她的手臂之上。

  御剑立在九方韶云身侧的殷玄凌,一把扯住准备动手的九方韶云,示意她看妖兽鸣蛇的尾巴。

  刚刚妖兽鸣蛇的尾巴与金杖术交锋对撞在一起,覆盖着坚硬厚厚鳞片的蛇尾之上,末端最细小的尖刺儿全都折断,有几片半个手掌大的鳞片也被掀起。

  九方韶云的金杖术横扫千军,最少也能将五颗左右的树木拦腰斩断,妖兽鸣蛇却只受了这点儿伤,可见它的身体有多么坚硬。

  “大师兄,你放心,咱们可是收拾过比它皮还厚的妖兽。”

  之前在杻阳城怪水河畔对付过的旋龟,龟甲坚硬无比,九方韶云简直拿出了盘古开天劈的力气,才好不容易敲下一小块儿的龟甲。

  “你看它身上的妖纹。”

  殷玄凌再次提醒九方韶云,是要她注意鸣蛇尾巴上的妖纹,不是看它的伤口。

  长满鳞片和三排尖刺儿的尾巴末端附近,有一圈儿妖纹,绿色,很淡,图案看上去像是蛇藤。

  能够修出妖纹的妖兽于大荒十分罕见,这家伙儿的智力不低,但怎么就是听不懂良言相劝,顽固不灵!

  还真是苦口婆心喂了狗!

  一条妖纹也代表这只妖兽鸣蛇至少修行了五百载,实力非凡,殷玄凌让九方韶云多加小心。

  九方韶云伸手抚摸缠绕在右臂上的竹叶青铁皮蛇:“小宝贝儿,去亮个相吧!”

  似活了一般的竹叶青铁皮蛇,犹如离弦之箭一般猛地蹿出,笔直的撞击在妖兽鸣蛇的身上,把正扯脖子鸣叫的妖兽鸣蛇都给撞蒙了。

  飞出去的妖兽鸣蛇身体,重重撞在深坑的土壁之上,身侧长着的尖刺儿深深扎进土内,不上不下的悬挂在了土壁之上,远远看去,就像是被钉在了墙上的蛇标本。

  驱使竹叶青铁皮蛇的九方韶云,右手指头上并没有缠着丝线,而是从指尖上钻五条极细的黑色死气,如同坚韧的丝线,连接并操控着竹叶青铁皮蛇。

  一击制胜的竹叶青铁皮蛇,爬回九方韶云的手上,冰凉的触感令九方韶云因天气干热而发烫的脸,感到十分的舒爽。

  九方韶云贪婪的用脸磨蹭竹叶青铁皮蛇的身体,十分满足的呻吟了一声。

  被许多鱼拍醒过来的荣泰平,一睁眼就看到这一幕,顿感头皮阵阵发麻,心说这女人不是出自仙医阁的仙医,怎么还会操控毒蛇?

  听说,南疆的女子大多擅长饲养毒物,想必此女子也是其中之一。

  与这些人相处久了,还真是见怪不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