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小说

违规玩家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违规玩家: 477 小麻烦(4000)

  第八节车厢,正有四个穿着普通的游客从第九节车厢走了进来。

  这四个游客都是身强力壮的汉子,身上虽然穿着休闲的服饰,但衣袖下紧绷的肌肉却能显示其身躯的强悍。他们走路时步伐很轻,还不时的左右看一下,向前方走去。

  隔着一扇门,四个人相互对视一眼。其中领头的那一个伸出手。

  轰!铁门瞬间爆炸震飞。

  与此同时,一只玲珑剔透的波纹血鸟急速飞过。携带着凝练而又庞大的能量重重撞击在四人身上。

  这四个壮汉瞬间横飞出去,只感觉周围的一切快速模糊。后背咚的一声砸在铁板上,坚硬的车厢内壁竟然也向里面凹陷了五六厘米。

  “咳咳……”

  领头的壮汉在咳血,他的两条手臂已经在刚才被打断了,坚硬的胸膛也向内塌陷,完全没法战斗。

  过道的位置,一个满头红发的女人缓缓走了过来,把他拎下来。

  “是谁派你们过来的?”

  白染的眼神锐利,好似一把尖刀一般直直对着重伤男人的眼睛。

  男人侧开头,避开了对视。

  “……不说?那你就没价值了!”

  白染轻轻笑着说道。

  男人猛的转过头,怒目圆睁。

  只见一只纤细洁白的手臂,如铁杆一般狠狠的戳穿了他的胸膛!

  从背后贯穿出来,背后的衣服如同条纹一般搭在肩膀上。鲜血在空中爆出一蓬血雾,向后扩张开。

  男人瞪大了眼睛,但是他的心脏已经在刚才被戳爆了。丝丝缕缕的鲜血从嘴角溢出,他低下了头。

  鼻孔已经完全没有了气息。

  白染缓缓收回手臂,一层半透明的光膜覆盖在手臂上。鲜血并没有打湿服饰,反而缓缓落在地上。

  这个时候,车厢里面的人才反应了过来。刚才的一系列的动作仅仅只花费了三秒钟的时间,也就是从大门炸开到白染杀死这人为止。

  她总共只花了三秒钟。

  呆滞的人群见到鲜血,还有倒在地上的死人纷纷开始尖叫起来。

  最靠近白染的座位上,一个妆容精致的女人尖叫声尤为激烈。她似乎从没有见过如此刺激的场景。

  啪的一声,一记耳光扇过来。

  女人脑袋一歪,在座位上旋转了一圈,这才咚的一声撞在墙上。

  双眼一翻,彻底晕了过去。

  脸颊上还有一个鲜红掌印。

  “都给我闭嘴!不想死的话!”

  白染讨厌吵闹,没有功夫和这些人废话,直接让他们闭嘴是最好的选择。车厢内壁上面还有三人。

  又被她扯下来一个询问。

  这一次此人的态度就要比上一个好多了,基本上都是有问必答。

  毕竟上一个他们的领头老大死的太惨了,直接被一手穿心而死!

  “明灯社?”白染喃喃自语。

  这事莱沙共和国境内的一个庞大的松散组织,平日里主要起到某些商业集团之间的交流作用。当然它的本职实际上是情报收集组织。

  “呵呵……”白染发出了冷笑。

  世界各地都是一个样,这种情报组织有时候会参与到黑色地下交易,或者是暗网悬赏什么的。因为他们有着完善的情报,而且本身并不是单单服务一个两个商业集团。

  这些组织是有自主性的。

  不过这次竟然敢追踪到血鸟小队的头上,白染决定给他们几个苦头吃吃。首先就把这些人全杀了。

  至于刚刚回答问题非常配合的那个人,自然也是同样的下场。白染在问问题的时候可从来没有承诺过什么东西,单纯只是逼问罢了。

  最多让他死的好看一点。

  人影一闪,血鸟小队的所有成员全部越窗而出,狂奔向森林中。

  火车上已经不能呆了,肯定会有人偷偷报警。到时候车站里面肯定都是严阵以待的警察,虽然没有什么威胁力,但是白染不想对抗。

  那样的话国家机器会下场,到那时候她在想走就没那么容易了……

  森林中穿梭,每个人手上都提了一具尸体,随手丢进密林之中。

  这里虽然是热带雨林外围,但是各种毒蛇猛兽依旧不少。估计用不了多久就算没有野兽和食腐动物消化完这几具尸体,也会腐烂掉。

  这是天然的尸体处理厂。

  “队长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影魔贝特朗看了一下地图。

  这里距离他们所要赶往的卡特是还有四十公里,不算远不算近。

  “没有什么办法,在雨林中一路跑过去,反正我们有具体的定位。”

  白染举起手中的高科技手表。

  “现在我们的当务之急是离开莱沙共和国,其他一切暂时放下。先不理会明灯社那些人,当然如果他们追上来的话那就全部处理掉吧。”

  白染停顿片刻后发布命令。

  “走!”

  说罢她一跃而出。双腿如同弹簧一般飞射,好似一头雌性猎豹。

  地面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踩踏痕迹,足足向下面陷进去了两寸。

  “走!”“走!”

  其他几人对视一眼同样飞奔。

  雨林中灌木树木繁多,而且地面上落叶堆积,泥土松软。普通人很容易就会一脚踩空,有所危险。

  但是对于这些血鸟小队成员来说并没有什么,毕竟每一个人都有银镜师的实力,是刺客联盟的B级杀手,经过了各种专业化的训练。

  雨林生存自然也不在话下。

  而且光光就体魄来说,密西西比雨林中并没有什么能够威胁到他们的野兽毒虫。以这几人身体的强健程度毒蛇都不能咬破他们的皮。

  所以此时赶起路来,虽然没有陆地上快,但也同样迅疾如风。比起普通人在宽敞平稳的大道上奔跑还要来得快,瞬间离开了十几里。

  片刻后,两道身影出现在血鸟小队几人跳车的地方。几个闪烁冲进雨林中,他们在寻找什么东西。

  “提克,看这里,脚印。”

  一个卷发男指着地面上的脚印对远处的眼镜男说道,提克走来。

  “是他们,没错。”

  两人通过脚印逆推,很快就在雨林间的荆棘丛中发现了不同。褐色的衣角露出来,上面还有血迹。

  衣角的内衬里,绣着一个黄色的马灯标志,正是代表着明灯社。

  “看来黑格他们都死了……”

  两人虽然早有预料,但是看到现实的时候,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轻轻将灌木丛拨开,里面有四具尸体堆积。缓缓向下滴落的鲜血已经将地面上的毒虫引了过来,有些食肉的虫子已经在他们的皮肤上啃咬,想要将这顿饕餮盛宴吞下。

  “把他们的尸体带走吧……”

  卷发男叹息一声。

  提克走上前,轻轻将最上面黑格的尸体拉了起来。他突然感觉到有一些不对劲,有一种绳子被扯断的感觉,低头一看瞬间惊骇欲绝。

  正有一串红色标志的手雷被绑在尸体的贴合处,隐蔽非常到位。

  “轰!”

  膨胀的火光瞬间把距离不足一米的两人都给吞噬了,经过特殊改造的高爆手雷,甚至把周围数十米区域的树木都给吞进了火焰里面。

  一时间地面上的落叶瞬间就燃烧了起来,而且周围是灌木,熊熊的大火膨胀。一会儿的功夫,就将六个人的尸体焚烧成了一片焦炭。

  卡特市的边缘郊区,四道身影缓缓从密林中走出。黑蛇脸子上带着笑容,看了一眼太阳。他可是在那些人的尸体上留了些好东西的。

  如果没人追踪还好,一旦有人追踪并且还翻看过尸体。那些经改造的高爆手雷就会瞬间嘣的爆炸!

  数枚叠加在一起的威力,甚至能够把银镜师级别的都炸成重伤。

  估计够明灯社喝一壶的……

  四人穿越了四十公里的雨林路程,身上的衣物却没有丝毫破损。

  只是头发上一些落叶看上去有些风尘仆仆,快速整理仪容仪表。

  在公路上拦了一辆通向市区的公交车,成功来到了卡特市市区。

  卡特市比较繁荣,毕竟是东部沿海的港口城市。在整个密西西比州经济实力能够排到第二位,至于第一的自然是省会城市密西西比。

  饱餐一顿后,找到一家宾馆。

  白染在电脑上通过特殊渠道开始联系刺客联盟的人,刺客联盟告诉他们卡特市的白港是东海岸的第四大港口,整日有许多船只出入。

  而且在某些边缘海岸线,会有地头蛇进行偷渡交易。刺客联盟有其中一条线的联系方式,可以把他们四人通过偷渡的方式运回星洲。

  白染知道这已经是最好的办法了,莱沙共和国对于海关的进出口时非常严厉的,很难糊弄过去。而且他们有四人,并不是那么容易。

  虽然偷渡海难的频率很高,而且可能会遇到海盗什么的。但是这根本不在白染的思考范围内,就算是整座船翻了,只要有块木板在。

  白染就能够带领小队在海面上漂泊,直到遇到下一艘船。天境理论上来说是能够飞行的,而且可以长时间在海面上奔跑,不会淹死。

  当天夜晚,明灯社的某一位高层大发雷霆。要求社团派出之前十倍的人员,将血鸟小队彻底活捉。

  时间一晃,五天后。卡特市的一条幽暗巷道内,一个穿着夹克的壮实男人正静静的望向街道上。他留着一个莫西干头,看上去有些非主流,手上还有两三个戒指套着。

  这就是一个很普通的混混。

  街道上,紫电手上拎着中午四人的盒饭正向宾馆的方向走过去。

  混混视角挪动,看着看着突然心脏漏跳了一拍,背后好像有人!

  咔!他猜的并没有错……

  一只有力的大手擒住了他的脖子,将他整个人压在墙壁上。一个面目苍白的男人眼中正闪着凶光。

  “明灯社?我问你答明白吗?”

  “我……嗬……”

  混混说不出话,他感觉脖子上的手掌如同铁钳一般,越抓越紧。

  整个脸颊已经涨得通红了。

  他连忙点点头,表示明白。

  “很好,你是个识时务的人……”

  贝特朗呵呵笑着平和的说道。

  五分钟后,一具尸体歪倒在地面上。混混瘫坐在墙角,整个人的手脚已经胡乱的摆放在周围。脖子上的淤青变成紫红色,气息全无。

  这已经是贝特朗这五天来处理的第六个明灯社的人了,一波接着一波仿佛没有尽头。贝特朗是天生的侦察和反侦察大师,他在家族中学到的练习法和脚步都为此而生。

  所以这些人在他面前实在是太显眼了,隐藏的再深都能够发现。

  宾馆二层,房间中。

  “解决了吗?”

  “解决掉了……”

  “今晚十一点,白港向东十里的小港口,蛇头会在那里面等我们。”

  “明白!”x3

  “不过在此之前,我们要先把尾巴处理干净,明灯社的人杀了吧…”

  仅仅两个小时,明灯社在周围几个街区监视血鸟小队的成员全部都被干掉了,总共有十几个人。其实影魔早就已经发现了他们,只要有目光注视,贝特朗都能够察觉。

  这是一种独特有效的敏感性。

  一个街区外的公寓楼里,紫电狩笑着把一把匕首插进敌人腹部。

  男人怒目圆睁,鲜血汩汩的从腹腔流出,力气也随着血液流完。

  “招惹我等,便是这个下场!”

  相隔千里外,一间办公室里。

  一个男人正在大发雷霆。

  “你说什么!?所有派出去的人员全部失去了联系,那可是十三位明灯使!怎么会在一瞬间消失呢!”

  西装革履高层满脸不可置信。

  “可,真的联系不上他们了。”

  眼前的手下,低下头说道。

  “废物!”

  高层站起来一巴掌打在手下的脸上,直接把壮汉瞬间扇飞出去。

  他胸膛剧烈起伏,气的不轻。

  然而下一秒,办公室门打开。

  “副社长?”高层说道。

  “奥利弗,这一件事情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总共十三名明灯使…”

  十分钟后,高层脸色铁青。

  他刚才已经对副社长下了军令状,一定要把那些人彻底活捉。奥利弗坐在椅子上,绞尽脑汁思考。

  如果做不到自己就要被革职……

  夜晚十一点,血鸟小队四人已经坐上了前往星洲的偷渡船。等到奥利弗反应过来估计也来不及了……

  他注定要被明灯社清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