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小说

我靠武力秀翻娱乐圈[穿书]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我靠武力秀翻娱乐圈[穿书]: 56、青鸟传音

  秦思筝抬起头时动作幅度过大, 原本贴着耳朵说话的嘴唇一擦而过。

  陆羡青像是并没有要求回应,只是诉说事实。

  “阿敬,你喜不喜欢我?”

  秦思筝胸腔里像是被人塞了一颗种子, 遇水生根蓬勃生长几乎撕开皮肉破土而出, 他哽着呼吸,“我……喜欢。”

  “心怎么跳得这么快?不舒服?”陆羡青抬起头, 把手按在了他的心脏处,感受狂乱的跳动。

  秦思筝接触到他的眼神猝然冷静下来, 原来是在对戏,他差点以为陆羡青在对他告白, 不由得有些懊恼, 险些漏了馅儿。

  “还能继续对么?”

  秦思筝拉下他的手, 轻轻点头:“我可以。”

  “那好,刚才丁沉海的大致情绪说完了,现在说说初敬。”陆羡青重新又掐住他的下巴,另一只手抬起他的腿靠近。

  “他出生于黑暗, 但又是光明的象征,编剧的意思是他是一个向死而生的角色,他无论做什么, 出发点都是善良的。”

  “他跟丁沉海在一起毫不扭捏,灵肉交/欢都是基于爱, 他爱丁沉海, 即便知道他双手肮脏也愿意做他的一束光, 要带他重新认识爱, 你就是他所有的善意。”

  秦思筝认认真真听着,陆羡青忽然欺近,将仅有的一点点缝隙都缩成了零, 他不由得紧张起来,要亲吗?

  对戏的话会吧?

  秦思筝脑子飞快运转,想到白天拍戏时猛烈的亲吻不由得红了耳朵,呼吸微微发颤等待落下来的唇。

  他会不会伸舌头?自己要回应吗?伸舌头他会不会嫌脏?

  他乱七八糟的想着,结果下一秒就被一只手掌捂住了嘴,陆羡青闭着眼,带着汹涌的侵略意味,却并没有真的亲上去,而是隔着手掌。

  秦思筝一愣,心跳却跳得比刚才更快。

  他被捂着口鼻,一条腿吃力的抬起来,后背因为动作一下一下剐蹭冰冷的门板,明明隔着手,却让他感觉比直接亲上去更加难以招架。

  他的手都在抖。

  “唔唔……”他被捂着发不出声音,鼻尖隐约有淡淡残留的孤冷香水味,然而逐渐减少的空气让他有了一点窒息的痛苦,浑身的血脉都像是躁动起来。

  空气被阻隔,肺部缩颤,本能用力呼吸却仍旧无法逃生。

  就在他觉得自己会窒息而死的时候陆羡青一把将他抱了起来,他下意识勾住对方的脖子,几秒后就被放在了书房的办公桌上。

  他仰躺看着压下来的陆羡青,眸光里全是黑沉沉的占有欲,眼睛微微发红,呼吸与他相比却极为缓慢。

  “你喜欢那个小宇?”他问。

  秦思筝一愣,想起他在说台词,忙道:“你松开我!”

  “你是不是喜欢那个小宇。第一次见面你为了他给我下跪,去打角斗赛,你是不是喜欢他!”陆羡青伸手掐住他的脖子,没有像刚才那样捂得严实,只是松松扣着。

  “你别发疯!”秦思筝挣扎着,冷声问他:“小宇的腿是不是你让人打的?他残废了你知道吗!他是个独苗儿你到底有没有点人性!”

  陆羡青的手指摩挲在他颈侧,仿佛随时会掐断这里,但声音却很轻很淡,带着一点冰凉的笑意,“下次再让我看见他碰你,我就废了他。”

  “那是他喝醉了!我他妈根本就不喜欢他,只拿他当兄弟你乱吃什么醋!”秦思筝眼睛都红了,陆羡青发现他的情绪递进也不错,眸光中渐渐有了灵魂,这场戏周长江要是看了应该会更喜欢他。

  这小孩儿有灵气。

  “喝醉了就可以让他亲你抱你,我喝醉了是不是能艹你!你的善良就是体现在这种地方么?”丁沉海口不择言,占有欲和偏执欲夹杂在一起,冷笑一声:“来人!让我们阿敬好好伺候……”

  “啪!”一耳光打在陆羡青脸上,这次秦思筝注意了力度只是轻轻擦过,但语气却很到位,“我他妈喜欢的人是你!”

  陆羡青被他吼愣了,少年瞳眸直颤,通红的眼睛死盯着他,声色俱厉的一声喊,眼泪几乎跟着那个“你”字同时掉下来,砸在了陆羡青的眼神里。

  他心猛地动了动,想都没想就把人抱进怀里轻拍了拍后背,“好,不哭,我气极了才说这样的话,我怎么舍得别人碰你。”

  秦思筝趴在他怀里委屈,捞起他的手狠狠咬了一口说:“你畜生。”

  “是是是,我是畜生,厌……阿敬别生气,要打我还是骂我,我都不还手。”陆羡青低声哄他,见他忿忿不平的样子忍不住笑了,“怎么还哄不好了?非要碎玉裂帛才能行?要不然当场给你点个狼烟?”

  秦思筝情绪起伏大,每次演戏都是强行把自己代入到初敬的身上,这一回神才发现自己被抱着跨坐在他身上,顿觉尴尬。

  陆羡青本想再给他对个书房甜蜜点儿的戏,但怕撩过头了他下次不来了,只好惋惜着把人放了下去。

  “不早了,回去休息吧。”

  秦思筝被他送到门口,忽然想起什么,忙说:“您先别睡!”

  陆羡青侧头看他快步离去的背影,等了有三分钟才又看到他重新跑回来,喘着气递给自己一盒东西。

  他接过来一看,电蚊香液。

  秦思筝说:“四哥晚安,明天拍摄顺利。”

  陆羡青心里一软,伸手本想去拍他的头,临到碰着的时候忽然改了主意,伸出两指用指腹按在他的唇上。

  “晚安吻。”

  秦思筝一愣,陆羡青先发制人堵了他后路,说:“阿敬不介意给丁沉海一个吧?”

  “不介意,您、您早点睡!晚安。”

  陆羡青看着他落荒而逃的背影轻笑了声,关上门,眉头立刻皱起来推门进了卫生间。

  安宁一直没睡,知道他要吐,担忧地端了杯温水出来,“宠他也要有个限度,明明不能吃肉还要硬吃,昏君都没你作。”

  陆羡青脸色惨白,漱了口出来接过安宁递来的温水喝了一口缓解,又吞下几颗药片,全程紧皱着眉头。

  “不是我要唠叨,你自己身体什么样自己也清楚,又不肯跟我们说到底怎么回事,那您自己也要注意一点啊。”

  陆羡青把杯子塞到她手里,“我有数。”

  安宁脱口道:“你有草。”

  陆羡青侧头看她,安宁忙道:“幸幸姐说的,我学坏了我反思,我下次不说了。”

  “行了,这次真没事儿了你回去休息,我也回房间了。”陆羡青拿过手机边走边给叶溆拨电话,她估计一直在等,立刻就接起来了,“哟,难为你还记得有这事儿呢。”

  “给美人儿打电话是刻不容缓的,这不是刚忙完么。”陆羡青坐在落地窗前,单手撑着头看向镜头,背光掩饰掉一点苍白脸色。

  叶溆懒得听他糊弄,直截了当道:“是不是小时候的事儿。”

  陆羡青手一顿,“什么小时候?”

  叶溆磨着牙,“何幸给我打电话我想破脑袋都不知道我儿子到底有什么问题,老娘从小认真教育的小宝贝,让你爸带个几天就把你……”

  陆羡青猝然打断她:“妈,我没事。”

  叶溆光是心疼都疼不过来了,哪可能信他没事,“没事?何幸跟我说的你前段时间失控那次完全和小时候一模一样!还有这七八年的心理疏导,你痛苦的时候就自己一个人硬撑着,我不配做你妈,我根本不配。”

  叶溆一向不肯认输,陆羡青只见他哭过两次,一次是幼年意外,然后就是现在。

  她好强,再大的挫折都永远一副老娘天下第一的架势,可她却一句责备陆羡青没有告诉她的话都没说,只是反思自己为什么没有提前知晓。

  “我不称职,对不起。”

  陆羡青重重舒了口气,“妈。”

  叶溆眼睛通红,盯着他委屈的说:“那你叫我一句妈咪,我才相信你不生我的气,不怨恨我。”

  陆羡青拧了拧眉头,“您在我面前演戏。”

  叶溆说:“没演,真情流露,你看我的眼泪。”

  陆羡青看着镜头里的女人沉默了片刻,知道她心疼和自责都是真的,于是轻轻叫了声:“妈咪。”

  叶溆眼泪直接掉下来了,一转头抹干净了才回过头,强自笑起来,“嗯,我宝贝好乖。”

  陆羡青眉头跳了跳,“……”

  他估测何幸没有跟叶溆说自己有厌世倾向,所以挑拣着安抚她道说:“我真的没你想得那么严重,人都会对痛苦的事情有所反应,这是正常的,我会主动看医生就代表我很清楚这件事的严重性,对不对?”

  叶溆一时居然没能挑出话里的漏洞。

  “沈青是很棒的医生,我去他那儿也并不是治病,他是我一个很好的朋友和倾诉对象。您不高兴的时候也会打电话去骂我爸,对不对?”

  叶溆:“……少听别人瞎说,我是那样的人吗?”

  陆羡青忍笑,“你看,你听见我爸就会有条件反射生气,一样的。我们这个圈子本身压力就比较大,每天承受各种追捧和谩骂,很容易有心理疾病,不止是我一个,你去打听打听,很多人都有。”

  叶溆沉吟片刻,说:“这部戏拍完,你要跟我去见个人。”

  陆羡青知道她是想找心理医生对自己做评估,为了消除她的内疚和疑虑,他也只好应了,“行,跟您去。”

  叶溆托着下巴松了口气,“臭小子,你吓死老娘了,你都不知道何幸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差点从楼上跳下去!”

  陆羡青成功把她忽悠偏了,又往里舔了把火把话题再带歪一些,“妈,有点事儿想跟你说一声,你身边有窗户么?”

  叶溆:“没有啊,怎么了?”

  陆羡青说:“中午叫您妈咪的那个小孩儿,还记得么?”

  叶溆当然记得。

  “如果不出意外,将来他就是你儿媳妇了,你先趁现在好好适应一下,想想给他什么见面礼才不失身份。”

  **

  第二天一早,秦思筝刚起来就收到一条微信,迷迷糊糊打开直接清醒了。

  陆羡青穿着黑色西装,衬得一身禁欲冷感,不知道是不是出了什么岔子,他双手插兜站在一边略有不耐,化妆师垫着脚为他整理领带。

  他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或许是发觉了拍摄,倏地侧头看过来,眸光凌厉非常。

  短短的八秒视频,秦思筝却觉得跟他拍了好几场戏一样紧张,尤其是他转头看过来时,就好像自己偷窥被他抓到了一样。

  四哥好帅,身材也好棒,西装穿在他身上真好看。

  明明很禁欲的西装,却有种莫名的欲感,秦思筝脸颊慢慢升起红霞,不由自主的咽了下唾沫,到片场了还没冷静下来。

  安宁捏着手机问陆羡青:“干嘛让我发啊?你自己发不是更好?还能自己上手撩一把,让我发你能撩到?”

  陆羡青:“你懂什么。”

  光明正大送到手上的和私下里偷窥的感觉是不一样的,更何况他现在就给他发这些那不把人吓坏了,下回就没得撩了。

  安宁还是不懂。

  陆羡青说:“就算他不乐意看见我,觉得讨厌了,那也是讨厌你,而不是我,他只会觉得被偷拍的我好可怜,应该亲亲抱抱安慰一下。”

  安宁一头问号。

  陆羡青又说:“万一乐意,在他心里我又迷人了几分。嗯,不错。”

  安宁恨恨咬牙:“超过两分钟凭什么不能撤回!”

  秦思筝到了片场满脑子还是陆羡青那个眼神,等化妆的时候给安宁回消息:“安宁姐,你们拍到哪里了?”

  安宁估计没有在忙,所以消息回复的很快。

  【设备出了点问题,正调整呢,四哥帅不帅?】

  秦思筝怀着心动,老实回复:【帅。】

  安宁:【宝还没开始拍戏吗?化妆了吗?介不介意拍个自拍呀?】

  秦思筝不太会自拍,但又暗自心想她会不会给陆羡青看呢,于是让沈长风给他拍了一张正在化妆的照片发给他。

  安宁收到照片,先保存再备份然后回复消息【呜我宝真好看,加油拍戏呀!我保证不把你的照片偷偷发给四哥,放心吧。】

  秦思筝:?

  好吧,失算了。

  作者有话要说:  四哥:今天是2021.4.8,天气晴朗,大部无云,厌厌说喜欢我。

  安宁:在?看看时间。

  感谢在2021-04-07 11:35:00~2021-04-08 11:23:1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花怜海棠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娜娜、老皖一定会暴富、川的小苹果、ja□□inzhang、A居寒的核桃夹子、花怜海棠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慵夜缱绻 50瓶;穆清、不加糖、攸宁 30瓶;一条毫无梦想的咸鱼 24瓶;二少小冰块、莫 20瓶;伊悠夕 16瓶;某某、人间甜心川川子、雪、白思贼可爱、水月创星 10瓶;我叫你一?0,你敢答应 6瓶;是真的、栞、归途 5瓶;叶枝吻、厄命 3瓶;容容、呀吼、lemon??、热爱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