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北枝寒: 第四百三十一章·心思

  媒婆快步进门,给唐学萍福了个礼,“瞧瞧这身段,就像那花枝蓓蕾一般,难怪张家这么急,紧赶着要娶回家去。别的不敢说,就这遇事不慌不乱稳得住场子的性格,便是万里挑一找不出第二个的了。”说着又掀开红盖头瞧了瞧,“哎哟哟,可真是不得了,这么标致的小姐是怎么生出来的?我要是唐家人呀,放着这么好的姑娘,哪能舍得嫁到别人家去?张家也真是好福气,打着灯笼都找不到这副模样的俏佳人。”

  唐学萍被称赞得红了脸,不自在地低垂着头。

  媒婆道,“小姐放心,张家那头都安排好了,一会儿过去只管在新房里歇息,张家安排了下人在门口守着,您要是有什么需要的只管开口,那是后半生生活的地方,千万不要害羞不好意思才行。”

  唐学萍轻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媒婆万分满意,赞美的话就像不要钱似的,又啰啰嗦嗦地说了一大车。

  外头传来一阵阵叫好的喧嚣声,媒婆侧耳倾听,笑着道,“应该是新郎官进大门了,这会儿正打赏家里人呢。”

  说话间三喜跑了过来,嘴中说道,“新姑爷好大方呀,家里每个人都有打赏。”说着还晃了晃手中的红包。

  小圆害羞地问道,“也有我的吗?”

  “当然有。”三喜点了点头,“我就是来叫你的,快跟我去前院讨赏。”

  小圆二话不说地跟着三喜跑了。

  大家看着两个孩子的背影,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白蓉萱怕这些人觉得唐家的下人慌慌张张的没有规矩,微笑着解释道,“家里头多年不办喜事,许久没有这么热闹过了,丫头们还小,就有些坐不住了。”

  章氏弟媳是个八面玲珑的聪明人,闻声立刻就猜到了白蓉萱这么说的缘由,她连忙道,“这也是应该的,谁家办喜事不图个乐呵?我跟你说,家里幸好有几个小孩子,跑前跑后的才觉得热闹。今儿是学萍的大喜日子,大伙都跟着高兴,你可不要怪她们才是。”

  白蓉萱忍不住多看了她两眼,觉得章家都是一群妙人。

  如果长房的章夫人没死,又或者大舅舅唐崇舟没有把相姨娘娶回家来,而是和章家互通往来保持着关系,前世长房落难的时候,章家就算是看在章夫人的四个孩子份上,也肯定不会袖手旁观的。

  张家请来的媒婆却偷偷打量了白蓉萱几眼,眼神中流露出惊艳的神色。

  一旁的喜娘见状,笑着在她耳边嘀咕道,“我劝您别做这个打算,这可是朵带刺的,一不小心容易扎了手砸了自己的招牌。”

  媒婆不解地问道,“怎么?”

  喜娘微微一笑,“人家可不姓唐,那是姓白的。”

  媒婆恍然大悟,“原来她是唐家姑太太在唐家生的那个女儿……哟,长得可真是标致,论模样她敢称第二就没人敢称第一,我见过的人里没有一个能比的。”

  喜娘道,“谁说不是呢,现在还是个小丫头,等长开了之后肯定是位倾城国色的美人。不过这也没什么可意外的,唐家的姑太太当初在家里做姑娘的时候,那就是远近驰名的美人,还没到定亲的年纪,唐家的门槛子就要被踩烂了,不知道多少媒婆跑断了腿磨破了嘴,只可惜没一个是人家能看上的。当时杭州城多少人都等着看唐家的笑话,也想知道他们这挑挑拣拣的最后能选个什么样的。没成想最后唐家姑太太居然嫁去了上海白家,一时间也不知惊掉了多少人的下巴。”

  媒婆笑着问道,“没想到这些事你还知道得挺清楚的。”

  “当年唐家姑太太出嫁的时候,我还在场呢。”喜娘道,“十几年前的时候我还没做这营生,当时婆婆也还健在,家里头和唐家的关系还算不错。我跟了她过来吃喜酒,顺便看看热闹,远远地瞧见了那位白三爷一眼。哎哟哟,那可真是不得了,身高体健丰神俊朗,那皮肤白得就像上好的羊脂,连女人都自愧不如,而且举手投足间全是世家风范,是那小门小户骑着马也撵不上的。”末了,她还特意捅咕了媒婆一下,压低了声音在她耳边道,“尤其是那腰肢,一看就是个靠得住的。你也知道,男人的腰啊,那可是很重要的。”

  媒婆会心一笑,“俗话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有这样的爹妈,还愁生出不出漂亮的孩子来?”她轻轻叹了口气,有些为难地道,“我最近正为马老爷家的小儿子张罗婚事呢,他们那一大家子人,手里头的子儿没几个,但眼光却着实不低。先前介绍了几个,还没等相看就被推了,我听马夫人的意思,是想个小儿子找个样貌拔尖儿的。这才在看了表小姐之后,起了这个心思。”

  喜娘听了皱了皱眉,“那马家就是个破落户,一家子的穷酸鬼,除了会读几本书念几句诗,没半点儿能耐,这样的生意您怎么也敢接,真不怕砸了自己的招牌啊?马家的那两个儿子都随了他父亲,一股子穷酸劲儿,偏偏还要高于顶,觉得谁也不如他们家。那位二公子更是没什么大能耐,您要是把唐家表小姐说给他,那不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吗?就算马家肯答应,唐家也万万不会同意的,您是聪明人,还是别去踢这块钢板了。”

  媒婆点了点头,“你放心,我也不是那没有眼力见儿的人,这不也只是活动活动心思吗?别的都不用说,就单凭这小姐姓白,我有几个胆子敢把手伸到那边去?白家要我死,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吗?”

  喜娘稍稍放心,“您能明白就好。”

  两个人交头接耳嘀咕了半天,外面的喧闹声渐渐靠近了过来。唐家请来的媒婆快步跑了进来,“接亲的花轿到了,快把嫁妆往出抬。”

  话音刚落,身后便涌出不少穿着喜服的男子,一个喜气洋洋地走了进来。两个媒婆客气地打了声招呼,便忙着让翠屏指示着往出抬嫁妆。

  门外传来一阵阵亲眷的赞叹声。

  “瞧瞧唐家这做派,不像是嫁女儿,反倒像是在娶媳妇。这嫁妆准备得规规矩矩,简直让人挑不出半点儿毛病。”

  “要不怎么大家都说唐家人厚道呢?我就愿意和他们家人往来,一点儿都不用担心被算计。”

  “你们看看这一抬的布料,上面居然还盖着一块缂丝!看那手艺,只怕也不简单呀。”

  “你是糊涂了,唐家有亲戚在苏州,这缂丝在寻常人家虽然稀罕,但在他们眼里也就是个值钱的物件罢了。”

  唐学茹听着,悄悄在白蓉萱的耳边问道,“这次长姐成亲,董家派了谁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