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重生逍遥赘婿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重生逍遥赘婿: 第44章 丧心病狂

  朝会上将两个工坊的进度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宣读后,那种种羡慕嫉妒的目光,让他如饮甘霖。

  仅仅楚家堡的那一个炼钢厂,便能产出精钢四万吨。

  这可是之前乾国举国之力半年的产出啊。

  这消息公布后,满朝哗然。

  “方大人可不敢信口开河。”

  冠军候计咏德双目放光。

  “老侯爷放心,方某断不敢信口雌黄。”方子墨抱拳回道,“皇上,臣斗胆,将灌钢法制作的第一把长刀献上。”

  “噢?刀在何处?”

  武沐来了兴致。

  “便由楚墨与侯府大小姐持着,在殿外候着。”

  “传。”

  “传楚墨与侯府赵飞燕进殿……”

  五公公拉长的声音尖细高亢,直透殿外。

  赵飞燕仔细替楚墨整了整衣裳,笑道:“相公这一打扮,果然是很好看呢。”

  “是啊,可比那四大才子慕容什么秋的帅气吧?”

  楚墨想起那慕容秋仗着儿时情谊,每月里总要来府里一两趟,就气不打一处出。

  ‘敝…”

  赵飞燕忍不住跺了踩脚,眉眼间却笑意盎然。

  锦缎包着长刀,楚墨与赵飞燕双手捧着,缓步入殿。

  “呦,这是金童玉女献祥瑞的架势吗?”

  武沐看到两人这幅模样,忍不住开口笑道。

  “草民楚墨拜见皇上。”

  “侯府赵飞燕拜见皇上。”

  “快快平身。”

  “草民的确有宝物进献皇上。”

  楚墨说着手持刀柄,由赵飞燕一层层揭开锦缎。

  “好刀!”

  随着刀身渐次露出,冠军候计咏德脱口而出。

  “计侯何以言此刀好?”

  武沐好奇道。

  “皇上,可否容老臣先瞧瞧?”

  “计侯乃刀法大家,给出评价才是中肯。”

  武沐额首同意。

  “此乃阵前将士常用之手刀刀式。刀重三斤,长二尺八,背厚刃薄,通体无杂色,刀柄上好枣木制成,贴合手掌。”

  计咏德入手后便脱口而出,“刀锋锐利,刃口平整,此刀看上去比臣所用之宝刀不遑多让,具体还得试过方知。”

  “如何试?”

  “取殿外禁卫长刀一试便知。”

  武沐看了眼楚墨,见他微笑额首,放下心来,“准。”

  宫廷禁卫用的乃是戟刀,全长五尺,刀尖长四寸,边锋长一尺。

  刀柄乃枣木所制,粗可盈握,柄尾有一三棱形铁鳟。

  “握紧了。”

  计咏德提醒了声后直接手起刀落。

  “咔”的一声,戟刀边锋应声而断。

  禁卫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手里断了的戟刀,一副见了鬼的模样。

  这可是宫廷禁卫专用的戟刀,是百炼钢锻造而成,是宫廷禁卫身份的象征,是他们引以为傲的门面。可此刻,竟然就这般被一柄并不甚起眼的手刀斩断了。

  计咏德目光骤然亮起,忙不迭的察看手刀锋刃。

  薄如蝉翼的刃口竟然完好无损。

  计咏德轻轻抚着手刀,顷刻间老泪纵横。

  “计侯这是为何?可是手刀锋刃崩了?”

  武沐纳闷道。

  即便锋刃崩了,那也丝毫不影响这灌钢法制作的手刀乃刀中极品。

  “臣恭喜陛下,贺喜陛下!”

  计咏德跪了下去重重磕了个头,“此刀锋刃完好无损,实乃老臣生平仅见。”

  “老将军这是为何呢?”

  楚墨小声问身旁眼眶微红的赵飞燕。

  “计侯父亲是比我父亲还老一辈名将,曾率边军与景国、辽国征战多年。

  最后一次征战,大概是明盛三十年吧,有些记不清了。

  那时,老计侯率亲卫于玉詹北路外的青山冲,与辽军骑兵狭路相逢,一场血战下来,被亲卫拿命护着敲晕了出来的老计侯,一病不起。临去前猛地坐起高呼“倘使我乾国有辽军刀锋之利,必叫辽人有来无回

  楚墨沉默了下来。

  冷兵器战中,若武勇相当,一方若有刀兵之利,筒直可以用无往不利来形容。

  便如这戟刀,一刀两断下,反应都反应不过来便将死于非命。

  “恭喜皇上,贺喜皇上得此神兵。”

  百官纷纷跪了下去,高声道贺。

  赵飞燕拉了拉楚墨作势欲拜。

  “众卿平身。”武沐兴奋了,直接从龙椅上走了下来,亲手扶起计咏德。

  “计侯有心了。”

  “陛下,刀锋锋利,还请小心。”

  武沐接过手刀时,计咏德叮嘱道。

  “朕虽不像老将军这般武勇,却也不曾放下射、御之术。”

  “楚墨,此刀日产几何?”

  武沐捏着手刀比划了几个军中常用的架势后回头问道。

  “回皇上,草民只晓得炼钢,并不懂刀兵炼制。此事还得请方大人回复才妥当。”

  楚墨的回答让武沐愣了愣,随即深深看了眼楚墨点点头。

  “回皇上,楚墨设计的模子目前只打造出两具,按照现今速度,兵器坊司可日产手刀五百。假以时日,待模子数目增加,工匠熟练后,当能日产手刀两千。”

  “日产两千……一个月便是六万……”武沐片刻便算出总量,灼热的目光盯着方子墨脸上,“多久可达到?”

  “模子制作不算太难,但锻造工匠需要时间。臣估算着,约摸需要半年时间。”

  “朕只给你四月时间。若能完成,朕重重有赏。你也知道,工部老尚书已两次上表告老……”

  群臣哗然。

  武沐这是当着文武百官的面许下了尚书之位。

  礼部尚书陈学忠猛然扬起头就要说话,却被首辅张宝林接着宽大袖子掩饰下握住,轻轻摇了摇头。

  方子墨的脸上浮起潮红,眼里流露挣扎之色,半晌后方才跪地说道:“陛下,非是臣不愿,工匠培养耗时甚久,实在无法一蹴而就。况且……”

  武沐眉头皱了起来,“况且什么?有话直说,婆婆妈妈干嘛?”

  “皇上恕罪,此刀乃是大师匠作,非寻常工匠能打磨而出。”

  方子墨额头冷汗沁出。

  果然,武沐脸色转眼便难看了起来。

  “但是,臣敢保证,即便是一般工匠所打造的刀兵,也能将禁卫戟刀劈断。只不过不能如此轻松罢

  了。”

  这一点上方子墨还是有信心的,同时也在楚家堡做过验证。

  武沐脸色这才好转一点。

  他是生怕空欢喜一场。

  “皇上,精钢材料还是很好的,比百炼钢强了不知多少。若要达成日产两千其实也并非不能做到。

  不如让草民协助方大人完成四月之约如何?

  武沐奇道。

  匠师培养困难因人而异没有定数,这点武沐还是知道的,只不过时间不等人,这才许方子墨以重利。“办法总比困难多嘛。”

  楚墨笑道。

  “若是办到了,朕赏你个工部左侍郎如何?别忙着拒绝,朕许你无需点卯,无需每日参与朝会如何?武沐转头看向楚墨。

  “皇上,若果真如此,臣心甘情愿做楚墨副手,辅佐他打理工部。”

  方子墨抬头说道,神情诚恳。

  楚墨在格物上的造诣他最清楚。

  若有楚墨领衔,工部诸事多半能事半功倍。

  “方大人切莫害我。”楚墨急切间有点口不择言。

  尚书位让给你叫害你?

  朝堂上的文武百官一时间竟是无人说话。

  “皇上,草民倒的确想要个赏赐。”

  “何物?但说无妨。”

  “那个,草民听那上官虎言及有种赏赐叫黄袍锦绣……草民斗胆,请赐两件黄袍锦绣穿穿。”

  赵飞燕与一众大臣面色古怪。

  黄袍锦绣并非衣物,乃是一种用帝王黄袍丝线刺绣而成的画作,只不过上面盖有御印罢了。

  同时,黄袍锦绣也并非山赏赐个人之物,而是天子对于朝廷有大功的家族进行的恩赐。

  除了荣耀,其实并无实质性好处。

  楚墨放着左侍郎乃至尚书不要,竟然求赐黄袍锦绣?

  这楚墨,莫非脑袋被驴踢了不成?

  自打楚墨上殿后便沉默不语的誉王与宁国公对视一眼。

  赵飞燕颇为无语的白了眼楚墨,轻声说道,“相公,府里有黄袍锦锻。”

  “那为何每次见皇上还要下跪?不是说获赐黄袍锦缎可以见皇家而不跪吗?”

  楚墨纳闷道。

  “见天子行大礼本就是臣子本分,这有何妨?”

  赵飞燕无奈解释道。

  好吧,你说的好有道理的样子……

  楚墨竟然无言以对。

  “四月之约,莫忘了。朕明日一大早便让人将黄袍锦锻送入侯府,晚上百官宴你与飞燕小妮子同来,记住,要穿着黄袍锦绣来。”

  武沐嘴角挂笑。

  “娘子,穿着黄袍锦绣有何好笑的?”

  楚墨莫名其妙的问道。

  “相公请看。”赵飞燕指了指大臣们身前官服上的刺绣失笑道,“那些大员们身上官服的刺绣若是换做黄袍锦线所秀,便唤做黄袍锦绣。”

  楚墨:“……”

  大年三十。

  卯时初刻,赵飞燕便已梳妆打扮完备,一袭大红。

  “相公,该起床了。”

  “再睡会。”

  “今日除夕,莫要赖床了。”

  “相公难得休息,再睡会……”

  楚墨眼睛都睁不开。

  “你起不起?”

  “不起。”

  “好。”

  赵飞燕唇角勾了起来。

  然后,楚墨就被从被窝里拖了出来。

  真就是“拖”出来的。

  楚墨坐在底板狐裘制成的毯子上,满脸懵的看着赵飞燕。

  小丫头笑的很开心。

  “撕你…”

  “相公,别,人家才梳妆打扮好的……”

  “这可由不得你……哎呦……疼疼疼……”

  “就相公这三脚猫的功夫也敢对飞燕用强?”

  赵飞燕眉眼弯弯的松开扭着楚墨的手笑道。

  “娘子你给我等着,等相公学会了降龙十八掌,独孤九剑,那时再看看谁求饶。”

  楚墨愤愤不平的说道。

  这段时间,ID暗物质积累的信誉分已经达到690,他一直忍着没动,希望突破1000后,抽取中级技能。

  “哎呦,相公也有这么幼稚的时候吗?”赵飞燕看着一本正经的楚墨笑得花枝乱颤,好半晌才恢复过来。

  “习武一途不仅讲究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按相公的话来说,还得从娃娃抓起。这辈子啊相公怕是没戏咯。”

  “娘子给我等着,待我神功大成,有你求饶的时候……”

  输人不输阵,楚墨一边起身一边说道。

  “是是是,相公最厉害了……等你练成那什么降龙十八掌,独孤九剑,相公想怎么样都行。”

  赵飞燕哄小孩似的说道。

  “嗯,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别后悔。”

  楚墨双眼放光。

  眼前娇俏可人的女孩,修长纤细的脖颈上环着白色的貂线披肩,红白相衬下愈发显得娇艳欲滴,着实令人食指大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