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扶明录: 第1788章

  东厂衙门内堂上,常宇同郑成功品茶闲聊,话题涉及极广聊福建风土人情,聊郑成功在倭国的童年,(郑成功出生且六岁之前都在倭国生活)却少提及朝政,更几乎没有谈及郑芝龙此番前来理应该当如何,因为他们两个都是聪明极致的人,聪明的人说话都是点到为止便可心神领会,有些话根本不用说的太直白。

  常宇聪慧绝顶,两世为人更是积累了丰富的人生经验,而郑成功此时虽只是国子监学生,但可别忘记了他现在已是二十岁的青年了,这在古时候早已是个成熟能独挡一面的大人了,何况在他那个家族环境的熏陶下,人情世故远比寻常人善舞,所以他才不是没有故事的男同学,只是因为历史轨迹的改变,他现在的身份还只是个学生,但能力和本事可不限于此,要知道历史上这个时候,他已经接过郑芝龙的大旗和满清单挑了。

  为什么说是单挑?

  这就是常宇最敬佩郑成功的地方,要知道当时郑芝龙迫于无奈投清,郑成功哭孔庙焚儒服誓言反清,率部出海宁死不降。

  爹降清了,叔伯降清了,兄弟降清了,他就是不降!

  爹来招降,叔伯来招降,兄弟来招降,他就是不降!

  民族英雄真的不是谁都能当的!

  就这样两人在堂上喝喝茶说说话不知不觉闲聊了一个多时辰,不知不觉中两人也都心神领会了对方的意思,接下来待郑芝龙入京后,郑成功便会将常宇的意思一一转告,那个老狐狸心里头自有算盘。

  眼见天色渐晚,常宇正要留郑成功吃晚饭,这时外边有番子匆匆走到门口:“禀督公,李道长将钦天监的洋人给打了,那洋人在咱衙门口告状呢”。

  噗嗤,常宇一口茶水就喷出来了。钦天监只有一个洋人,那就汤若望啊。

  汤若望是个德国人,受葡萄牙教会派遣来中国传教的,他曾帮助徐光启修订过历法,为什么找他当助手呢,是因为徐光启的老师也是个洋传教士利玛窦,因为徐光启的天文和数学知识属于外国学术,这点和汤若望有相通之处,汤若望也因此凭传教士身份进入了钦天监,但历史上他在明朝并没有做到钦天监监正的位置,他虽是历史上第一个洋人监正且开创了新历的人,但那是满清时期,从他起开创了满清二百多年的洋人传教士当监正的历史。

  而他之所以在这个时候当上钦天监的监正也是因为常宇的推荐,并非常宇崇洋媚外,相反常宇是非常讨厌传教士的,若是旁人或许他早就给弄死了,偏偏这个汤若望确实有才华。

  比如在天文方面的学问,确实领先当时钦天监一众官员,他之所以能被顺治钦点为监正也是因为这方面的才学,当时国内用的传统的是大统历和回回历,推断出的天文现象时间和实际发生时间相隔太大,比如对当年八月日食时间推断,汉,回历法分别相差二刻和四刻,而汤若望的西洋新法则分毫不差,因而满清便采取了汤若望的西洋新法,又名时宪历,即现在的夏历或农历。

  不过有一点要说明的,汤若望的时宪历并非全是西洋的,实际上是中国历法史上的第五次也是最后一次大改革,他是中西结合(从利玛窦和徐光启开始)历经四十多年的实测,编成的《崇祯历书》只是还没来及颁行明朝就亡国了,明朝栽树让清朝乘凉了,而汤若望也是捡了个漏,将其删改压缩拿出来占为己有,清政府便当成了西洋新历法,实则里头还是咱老祖宗的东西多些。

  当然若仅凭会点天文知识,汤若望还是入不了常宇法眼的,确实因为这货知识面覆盖太广,天文数学,医术冶炼军工无所不知,明朝的红夷大炮就是他造的,还编写了铸造火炮的专著以及矿业冶金方面的著作,在医术方面治好了顺治帝生母侄女的病,也就是后来顺治的皇后,所以他在清朝时身份隆及一时,顺治特别依重他甚至还叫他爷爷呢!

  用现在的话来说,现在的汤若望就是个宝藏男孩。哦不,他现在都快五十了是宝藏老头了。

  只是李慕仙为什么要揍他呢?

  常宇忽然想到前阵子为了给坤兴公主的店铺造玻璃,他让两人负责此事,哎呀,一个本土道教一个外来的天主教,这俩货不干起来才怪。

  传教的口才极佳嘴巴都会说,这点上,两人可能不相上下,若是不分高下的时候可能就会动手。

  动手?

  沃妮马!宝藏洋老头虽学术渊博,但打架,李慕仙能秒他十个。

  只是,李慕仙也算半个得道高人了,怎么会轻易动手而且对方还是朝廷命官呢,这事可大可小的。

  常宇觉得好气又好笑,便对郑成功道:“坐久了正好也乏了些,咱们去瞧个热闹”说着两人起身便往外走,隔着老远就听着衙门外有人在嚷嚷。

  “何人喧哗不已,不知这什么地方么?”一个番子故意喝骂,给门口正在和汤若望撕逼的李慕仙使了个眼色,示意常宇来了。

  李慕仙朝衙门里头瞧了一眼,提高嗓音道:“你这夷人不知好歹,辩不过贫道竟还要动手,自己失足摔了却怪贫道了,还赶上门来告状,可知督公大人有多忙,没那功夫理会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6xs.com

  “你,你这无耻之徒,本官听不得你那些歪门邪道你便用强……哦,上帝啊,您可来了,上帝啊,您要给下官做主啊……”汤若望正要痛骂李慕仙事突然瞧见常宇走出来便急急向前一脸夸张的哀嚎。

  常宇眉头一蹙:“本督可不是你那什么鬼上帝,也不愿意当,这东厂衙门口你大呼小叫作甚,成何体统?”嘴上虽骂着汤若望,眼神确是看向李慕仙的。

  “这洋鬼子他妈的竟扯他么的什么上帝下地的,侮我道家老君,就收拾了他一下下,就那么一下下”李慕仙凑过来低声说道。常宇瞪了他一眼:“你不知道他是朝官么?你动手打了他对衙门影响多大不知道么”

  咳咳咳,李慕仙很是尴尬低头不语。

  “就不能找个黑灯瞎火时候动手啊,你一肚子坏水就这点本事?”常宇接下来的话让李慕仙很是着恼:“当时太生气了没控制住……”旁边的郑成功却已傻了眼,汤若望还在哭号着让他的上帝给做主。

  常宇虽不喜欢传教士,但却是怜惜人才,看着眼前这洋老头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倒也不能不管不问,只得好生安抚问了他前因后果。

  果不其然,道不同不相为谋还得干架,和常宇先前猜测的八九不离十,他说他的主他的上帝无所不能创造万物,他说去你大爷的,你的主你的上帝都是我太上老君的小弟……

  然后李慕仙就将汤若望给揍了。

  当然了李慕仙下手还是知轻重的,否则汤若望哪还能到衙门口来告状呢。

  听了汤若望哭诉半天常宇也是哭笑不得,这俩人都是有本事的人,特别是在冶炼方面都算的上专业人才,且在这方面两人合作的也非常愉快对对方的技艺都相当的推崇和认可,但是一涉及到对方的信仰,那就完犊子了!

  “于公,汤大人是朝廷命官,汝岂可行凶,殴打朝廷命官此乃大罪,于私,信仰不同尽可辩,不认同但要尊重最不济可劲的喷口水,但动了手可就落了下乘,念汝初犯,去给汤大人陪个不是”常宇佯装怒斥李慕仙。

  又对汤可望道:“汤大人,道越辩越清,你不认同人家的信仰,但却不能口出狂言侮辱别人的信仰,再说了,一方风水一方人,你那上帝管的是你们洋人的地盘,大明这天下是道佛天下,您这属于踩过界,允许你来传教已算给了三分脸面了,骂人那可就属于蹬鼻子上脸不要脸了,说实话,揍都轻了!有一件事您可别忘记了,您现在之所以能见到本督能来衙门口告状是因为您朝廷命官的身份,若是以传教士的身份怕是您胡同口都进不得。此事,汝二人皆有过错,看在本督情面,让他给你陪个不是就此了了如何,若有下次,严惩不贷!”

  常宇这属于各打三十大板,李慕仙倒无所谓,向前拱手给汤若望赔了不是,汤若望心里头却还是不忿,毕竟被那道士揍了一顿心气不顺啊,但常宇都把话说道这份上了他还能怎样,常宇可是出了名的护犊子,这道士是他的心腹幕僚,能让他赔不是已算是给面子了,不然他就是告到皇上跟前也没人理他,且常宇也说了,是看在他官方身份上才调和的,不能给脸不要脸,便勉强接受了李慕仙的道歉:“看在上帝的份上便原谅了你这一次”。

  李慕仙忍不住的撇撇嘴,汤若望瞧见他神情顿时又气了,刚要暴起,常宇一把揽住他肩头:“本督说句公道话哈,汤大人您那上帝不管文斗还是武斗皆不是道家老君的对手,以后就别再掰扯这事了没意思也没劲”。

  “督公大人何以如此说?”汤若望一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