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最初的血族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最初的血族: 241 夺权(上)

  昏暗的烛光,敞开的灵柩,让营帐中的气氛显得有些阴森。

  柯林、薇拉、道恩学士三人围在灵柩前,神色凝重。

  “这确实不是父亲的遗体。”薇拉肯定地说道,“上面一点奥术波动都没有,就是一个普通的石雕。如果真是被禁咒石化的遗体,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的。”

  柯林重重一掌拍在棺盖上,怒道:“肯定是莫里森家族搞的鬼!”

  薇拉秀眉轻蹙,疑惑道:“但莫里森家族为什么要这么做?偷走父亲的遗体对他们有什么用?”

  柯林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将自己在凤蝶堡钟楼的地下洞穴中的见闻说出来。

  毕竟那牵扯到自己最大的秘密,就算是枕边人,柯林也不愿坦诚相告。

  至少,现在还不行。

  “我怀疑,莫里森家族跟纳尔逊骑士等人有秘密联系。”道恩学士语出惊人地说道。

  “嗯?”柯林微微一惊,连忙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道恩学士不急不缓地说道:“子爵大人,您有没有注意到,纳尔逊骑士说要瞻仰公爵遗容的时候,正是在您给出撤兵返回凛冬城的建议之后。

  仿佛他早已经知道,只要打开灵柩,就能见到一具被替换掉的遗体,从而让我们无法彻底证实公爵大人已死的事实。

  这样一来,纳尔逊骑士等人也就有理由拒绝薇拉小姐这样的公爵继承人的建议了。”

  柯林面色凝重地点点头,发现道恩学士的说法还确实挺有道理的。

  纳尔逊骑士等人的行为,回想起来确实像是已经提前知晓了那个灵柩里面摆放的是一具假尸体。

  “那么,莫里森家族,还有纳尔逊骑士,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听到柯林的问题,道恩学士摩挲着下巴想了片刻,才回答道:

  “我觉得,他们这么做的动机应该有两点。

  第一,是乌曼家族的投诚让纳尔逊骑士信心爆棚,这才起了与矮人一决胜负的心思。这样想的话,恐怕乌曼伯爵也参与了这次的阴谋。”

  听到这里,柯林不由自主地点点头,因为他想到了乌曼伯爵见到灵柩时的表现,那副装腔作势的模样,确实非常像是已经提前知晓了公爵的遗体是假的。

  “第二……”道恩学士继续道,“如果纳尔逊骑士与乌曼伯爵联手真的击败了矮人,那么,他们将成为北境真正的英雄。

  到时候,说不定在北境公爵之位的归属上,也要征询他们的意见。

  可以预见,他们应该会推举乔伊斯少爷成为北境之主。

  毕竟乔伊斯这样的小孩子更容易控制,而不像薇拉小姐,有自己的主见,还嫁给了一位强大的领主……”

  “呵呵。”柯林忽然笑了,也不知道是因为道恩学士最后拍的一个小马屁,还是在笑纳尔逊骑士等人不自量力。

  不得不说,道恩学士给出了一个非常不错的分析视角。

  本来柯林以为莫里森家族偷走公爵遗体是自作主张,想搞什么秘密研究。

  但现在,他却觉得,或许对方的目的恐怕没有那么单纯,而且,这次的阴谋背后,恐怕也不止莫里森家族一个势力。

  至少乌曼伯爵大概率是参与了,这家伙跟柯林有仇,肯定不愿意看着薇拉成功坐上北境公爵的位置。

  所以,他一定会想方设法阻止金狮军团落入薇拉的掌控中。

  “莫里森伯爵竟然如此狼子野心!哼!那他休想娶到妮娜堂姐了!”

  看着薇拉气鼓鼓的模样,柯林忽然乐了。

  没想到这会儿她竟然想的是这个,脑回路还真是怪异得可爱。

  摸了摸薇拉的脑袋,柯林又转头看了一眼道恩学士,见他还是那副风轻云淡的样子,便问道:

  “道恩学士,你劝我来这里的时候,难道没有想到万一纳尔逊骑士不听命令的情况?”

  “当然想到了。”道恩学士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当初确实有个备用方案。”

  “哦?请讲。”柯林面色一喜,连忙问道。

  道恩学士看了看柯林,悠然道:“子爵大人,我所说的备用方案其实都在于一个人。想必您应该也注意到他是谁了。”

  柯林眼珠子一转,立刻想到了三位金狮军团高层统帅中那位一直保持沉默的坎贝宁骑士。

  离开之前,柯林还跟对方有过一段目光交流。

  显然,那位坎贝宁骑士有话想对柯林讲。

  “您说的是坎贝宁骑士吧。”

  “没错!”道恩学士打了个响指,解释道,“其实当初公爵大人在任命金狮军团统帅的时候,就留了一个心眼。

  您应该也看出来了,坎贝宁骑士跟纳尔逊骑士、路易斯骑士明显不对路,不,不仅仅是不对路这么简单。

  其实,坎贝宁骑士和纳尔逊骑士是有仇的,那都是些陈年旧事了,但公爵大人却硬是将坎贝宁骑士塞进了纳尔逊骑士领导的金狮军团中,还成为他的副手之一,就是不想让金狮军团的高层变成铁板一块。

  这样一来,坎贝宁骑士就成了一个无法被收买的眼睛,替公爵大人监视着纳尔逊骑士。

  而一旦纳尔逊骑士出了问题,那么……”

  柯林果断接过话头:“那么坎贝宁骑士就是军团长的备选!”

  道恩学士缓缓点头,笑得露出了一口白牙,在昏暗的烛光下显得有些狰狞。

  听到这里,薇拉似乎才反应过来,顿时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刻意压低了声音道:“难道……你们想要杀了纳尔逊骑士?”

  柯林目光闪动,安慰道:“纳尔逊骑士未必非杀不可,只要从他手中夺回金狮军团的指挥权就行了,至于乌曼伯爵,呵呵,那是非死不可的!”

  “但……但是,乌曼伯爵不是已经投降了吗?”薇拉显然还对乌曼伯爵,甚至纳尔逊骑士心存幻想,“我们不能就让乌曼伯爵跟纳尔逊骑士去对抗矮人吗?如果他们赢了,那么北境叛乱不就彻底平定了吗?”

  柯林却坚定地摇摇头:“你太天真了。就算他们能打赢矮人,那胜利之后,第一个要解决的,就是安格列家族,当然还有你,这样才能为乔伊斯的上位扫清障碍。

  更何况,金狮军团本就是圣希尔德家族的最后一块筹码,凭什么要交到别人手里,成为他们上桌的赌注?

  如果这一场赌输了,那么,凛冬城肯定也守不住,到时候,北境之主就真的要换一个新的姓氏了。

  现在这种局势下,只有率军撤回凛冬城,才是最稳妥的选择,我们不能让纳尔逊骑士为了一己之私,将金狮军团带入深渊。”

  薇拉这才默默点了点头,但还有些不忍:“那乌曼伯爵呢?既然他已经弃暗投明了,那也没必要杀他了吧?”

  柯林只得再次开口道:“你还记得当初我独自一人离家出走,然后在镜湖大营遇上你吗?”

  “当然记得。”薇拉点点头,有些疑惑柯林为什么这时候提起这些事。

  “你知道我是为什么要独自一人离家出走吗?”

  “为什么?”

  柯林脸色阴沉,狠声道:“因为,我在自家城堡的卧室里,遭遇了刺杀!来自安格列家族骑士的刺杀!”

  “什么?”薇拉顿时吃了一惊,连忙追问道,“那是谁主使的?”

  “乌曼伯爵。”柯林脱口而出,“我后来才知道,我的父亲战死在前线,所以,如果我也不幸遇难,那么,安格列家族的爵位就会落到姐姐凯特琳的头上,而凯特琳……”

  “嫁给了瓦尔拉·乌曼!”薇拉恍然大悟,立刻恨声道,“乌曼伯爵竟然敢刺杀一位贵族!实在是骑士的耻辱!该杀!”

  “确实该杀!”柯林这才恢复了笑容,“所以,我们一定不能让乌曼伯爵和纳尔逊骑士的阴谋得逞,哪怕采取最极端的手段!”

  “嗯。”薇拉重重地点了点头,再也不觉得杀死友军有什么心理负担了。

  道恩学士见这小两口终于达成了一致,悄悄松了口气,郑重道:

  “子爵大人,要想从纳尔逊骑士手中夺取金狮军团的指挥权也并不简单,我们还需要从长计议。”

  柯林却胸有成竹地笑道:

  “这你就不用担心了,我已经有办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