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落跑娇妻是大佬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落跑娇妻是大佬: 第81章 怪老头

  “刚来的人,不会说话,宋小姐千万不要跟她一般见识,关于礼服的详细情况,您跟我直接说就可以了。”

  宋瑶也看得出对方并不是特别想给自己准备礼服,进入休息室后,指不定会说出什么话来跟自己议论。

  索性直接离开,不打算从这家继续。

  宋瑶也按着宋婉婉给的地址,去了她口中所说的艺匠,听说是个叫张翼的老头,年纪虽然大,但手艺很好。

  只是可惜的是,宋婉婉给的地址不详细,到了那地儿,宋瑶也才发现这地址上写的是一大片居民区。

  虽然楼房有些破烂,但好在地上的砖块铺得算是平整。

  不过这是位于老城区,楼房街道都保持着老样子,所以基础设施有些传统的老旧,这也在情理之中。

  老城区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路都是四通八达弯弯绕绕的,宋瑶也绕了好几个圈,愣是没有找到像是做衣服的店的。

  正巧碰见一个住户,便问了问。

  “又是来找老张的啊!也难为你们这些明星大咖什么的了,还专门跑来我们这老城区!”回话的是位上了年纪的男人,整坐在自家门口晒太阳呢。

  随后,他很熟门熟路的告诉宋瑶也,张翼店铺的位置。

  话语十分的有逻辑,看来是不止一次被问到过这种问题了。

  “谢谢大爷!”

  就算有高人指点,宋瑶也也还是很艰难的才终于找到了那家挂着艺匠名字的店。

  刚想走近一些,就听见店里面一阵的骚动,只见那店门猛然被推开,一个人从里面几乎是滚出来的样子。

  而站在门口的,是一个上了年纪,但是身子骨看着依旧硬朗的老人,只见他一脸的怒气,一只手上还拿着一把扫帚,对着被自己“扫地出门”的人怒吼。

  “你别来这儿了,我不会给你做衣服的,你赶紧滚,有多远滚多远!”他话语中还带着一些本地方言的意味。

  宋瑶也有些被吓到,转头看了眼那刚刚滚出来的人。

  只见那人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仔细看来,是一位年轻女性,这脸,宋瑶也看着有些眼熟,似乎也是最近新晋的一位演员,据说演技一般。

  那人身上的穿着十分暴露,露出了大半肚子和后背,下身也只是穿着一条牛仔短裤,脸上原本化着的浓妆,在这么一滚下,也已经花了大半,仔细看看,还有些可怕。

  只见她踉踉跄跄的从地上爬起来,看了看自己身上已经满是灰尘和脏污的衣服,愤怒的指着那个老人怒吼道:“你这人怎么态度这样的!我找你做衣服是看得起你,你还把我衣服弄脏了,你赔!”

  “赔?我呸!就你那几块布料,才值多少钱?”那老人闻言很是不屑,一点都不留情的讽刺道,“你还是回去吧,我这儿可不给你这种暴露狂做衣服!”

  “什么?你再说一遍?臭老东西的!你给我等着!就你这破脾气,你这店铺迟早给人端了!”

  那艺人闻言更是愤怒,脸涨得通红。

  可老头见状,只是对着她冷哼了一声,转身便把门关上了,理也不理。

  艺人看着那老头不理人,愤恨的想要过去砸门,但刚才的冲突已经让小巷子里的很多人都聚集过来,公共场所她也不好意思再做出什么,只能愤恨的对着那紧闭的大门瞪了一眼,之后气冲冲的走了。

  走的时候,还不小心撞了一下宋瑶也。

  “不会看路啊!”还在气头上的艺人对着宋瑶也骂了句,害的宋瑶也平白无故的挨了一顿骂。

  周围的人见事情结束了,便窃窃私语着散去。

  “哎,老张就这暴脾气,我三天两头的看见这些女娃从他屋子里头滚出来,也真可怜啊。”经过宋瑶也身边的一个人,这么低声说着。

  宋瑶也赶忙转头过去,叫住那人:“请问,刚才屋子里头的人是张翼老先生吗?”

  那人回头,上下打量了一番宋瑶也,随后点了点头。

  “是啊,你是不是也去找他做衣服的啊?”说完,他又叹了一口气,继续说,“小姑娘,我看你穿的蛮清爽的,衣服也挺好的,还是不要去碰一鼻子灰了,老张那脾气,我们在这和他做邻居那么久了还摸不透呢。”

  宋瑶也谢过那人之后,看着那紧闭的大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还是大步往那儿走去了。

  虽然宋婉婉之前就强调过了张翼的奇葩,但是任谁也想不到,竟然是这样一位敢把人家女明星扫地出门,还破口大骂的老人。

  如此的嚣张跋扈,着实让宋瑶也吃惊,同时也让宋瑶也对这样一位手艺人感到好奇。

  虽然知道张翼现在可能在气头上,但是来都来了,不去见一面,宋瑶也还是感觉挺可惜的。

  索性大着胆子过去敲了敲门。

  “请问,张翼老先生在吗?”

  不闻人声,倒是先听见了个不知是什么的东西砸在门上的声音,随后张翼的声音才慢慢悠悠的飘过来:“今天不接客。”

  宋瑶也闻言,这话自然在预料之内。

  “那我改日再来。”

  “改日也别来!”张翼有些气愤的声音从屋子里面传过来。

  ……

  回去之后,宋婉婉第一时间凑到了宋瑶也的面前:“怎么样?答应了吗?”

  宋瑶也颇有些无奈的把自己的所见所闻和宋婉婉说了一遍。

  听闻之后,宋婉婉也叹了一口气。

  “早就听说张翼老先生脾气古怪,没想到竟然是这么一个暴脾气,也难为你这次过去受气了,”随后,又有些担忧的看着宋瑶也,“你要不别去了吧,跑过去也是受气吃闭门羹,我再给你找找其他的设计师,设计出来的也不会比张老先生的差多少。”

  宋瑶也沉思了片刻之后,说:“不了吧,我还是再去找几次吧,张翼老先生脾气这么火爆你还和我推荐,那肯定是脾气和手艺成正比。”

  闻言,宋婉婉有些无奈的揉了揉自己的头。

  “早知道我就不给你推荐这个人了。”

  宋瑶也笑了笑。

  随后,宋瑶也真的三天两头的往张翼那里去跑。

  张翼第一次见到她,还没听要求就是拒绝,之后几次,也还是不耐烦的拒绝。

  次数多了,看到宋瑶也远远的出现在街道上,张翼就想关店门了。

  而宋瑶也这三番五次的过来打扰,让张翼心烦的同时,也引起了他的好奇,他还真没见过这么死缠烂打的人。

  一天。

  当宋瑶也再一次出现在张翼面前的时候,张翼总算没有立刻赶着宋瑶也走。

  看着宋瑶也那十年如一日的笑容,张翼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你就这么想让我给你做衣服?”

  宋瑶也点了点头。

  “都说您的手艺好。”

  张翼闻言,无奈的摇了摇头:“说吧,你想做什么样子的?”

  宋瑶也十分欣喜,将自己想要的礼服样式告诉了张翼。

  “是在新品发布会出席用的。”宋瑶也补充道,顺便将发布会的日子也告诉了张翼。

  张翼“哼”了一声:“你不用告诉我这么详细的,也不用告诉我日子,我就只是问问,不会帮你做的。”

  宋瑶也闻言,也只是笑笑,不说话。

  怎么说宋瑶也也是个美人,美人一笑值千金。

  但这几天,张翼几乎天天都看到这一笑,天天看着千金在自己面前晃,打扰自己的生意。

  现在看到这标准的笑容都快吐了,哪里还容得下宋瑶也继续在自己面前摆着笑脸,赶忙的别过脸去。

  “你赶紧滚吧,别打扰我做生意。”

  “那我今天就先走了。”宋瑶也闻言,也不多说什么,转身就走。

  宋瑶也走后,张翼反倒自己觉得不自在了,心中还有些不舒坦。

  这宋瑶也一个小姑娘家家的,天天往这破破烂烂的老城区跑,而且人家还挺有礼貌的,被拒绝之后,跟蟑螂似的打不死,坚持不懈的天天来店门口晃荡、

  像刚才那样,被请走了也不多说什么,干干脆脆的就走了,这几天也没一句抱怨,反而天天笑着对他这张臭脸。

  这么一想,张翼心中反而有些感到对不住宋瑶也,竟然产生了一丝负罪感。

  “老张啊,这姑娘天天来找你,你要不就给她做件衣服吧。”

  正巧路过的一位居民,又看见了宋瑶也从张翼店里出来的情景之后,有些同情的看着宋瑶也的背影。

  宋瑶也的天天来访,也是这里的居民有目共睹的,而且这小姑娘对他们也是彬彬有礼的,还给他们打招呼。

  “要你多说,我做衣服,又不是你做衣服,你知不知道一件衣服我要做多久?”张翼没好气的这么对那人说道。

  那人撇撇嘴,知道张翼的脾气,也就不说话走了。

  张翼看着那早就已经没有宋瑶也身影的街道,再加上刚才那路人的话,心中更加不是滋味了。

  突然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那丫头刚才说的衣服样式是什么样子来着?哎,幸好我刚才找本子记了记。”

  ……

  而在这次会面之后,宋瑶也的下一次到来显然有些不同寻常,竟然隔了四五天才来。

  张翼搁着脑袋在店门口坐着,在看到宋瑶也再一次出现在街道上时,脸上不自觉的流露出来了欣喜的神色。

  但是随着宋瑶也的接近,神色很快就被他给压抑下去了,又换上了那张好像别人欠了他几百钱的那张脸,没好气的对着站在自己面前,又是一脸微笑的宋瑶也说:“你怎么这一次隔了这么久才来。”

  宋瑶也有些抱歉地说:“工作原因,最近有点忙,抽不出时间来,对不起啊。”

  张翼撇了撇嘴:“有什么对不起我的?”

  看着张翼那有些犹豫不决,似乎想说什么但又说不出口的样子,宋瑶也表面上看不出来,其实内心之中已经是狂喜了。

  她之所以这次这么晚来,才不是因为工作忙的原因,只是因为她知道,张翼上次的举动已经是答应给她做衣服了,晚点来,就是为了给张翼一点时间把衣服做个大样出来。

  “你们这些女明星这么忙,怎么还有空天天往我这儿跑?”张翼见宋瑶也不说话,又继续这么自言自语一般的说。

  可宋瑶也只是笑着看着他,也不说话。

  现在张翼看到宋瑶也那张脸,是真的想打她了。

  但最终还是不争气的“哼”了一声,心下不甘,也只能忍着了,谁叫自己手贱真的为这件事忙活了四五天呢。

  摆摆手,张翼示意宋瑶也跟着自己来。

  “跟我来吧。”

  这可以说是宋瑶也第一次真正进入到这个店里面,以前都只是被拦在门外。

  店面不大,衣服摆放得也有些挤,但是都放得整整齐齐服服帖帖的,不留下半点多余的褶皱。

  跟着张翼继续往里面走,应该是来到了张翼平时做衣服的房间。

  房间里的物品摆放得十分杂乱,桌子上七七八八的也躺着各种各样的东西,但是做衣服的那一块台子上,却是干净得出奇。

  和其他地方比起来,似乎连一点灰尘都不忍心落在上面。

  而此刻,那张干净的台子上面正摆着一件礼服的半成品,样子已经大致出来了,细节的装饰出处还在细化。

  但是已经可以看得出它的做工细致了,一些小配件打磨制作好了还没安上去,被放置在了一边,远远的看过去就已经感觉到了精致。

  宋瑶也有些吃惊的看着在四五天内制作出来的半成品。

  “我可以凑近一点看吗?”

  看着宋瑶也这吃惊的模样,张翼心下也有些自豪。

  “你看吧,但是别随便乱碰。”

  宋瑶也小心翼翼的凑近了一点看,装饰品都刻画得细致,花纹的边缘线条也很流畅清晰,并不毛毛躁躁。

  小的珍珠一类的装饰品也做的很精致。

  果然,不亏是手艺好的老师傅啊。

  “太完美了!”宋瑶也在近看之后不禁啧啧赞叹,“看来我没有白来这么多次找您!”

  听见宋瑶也这么夸奖自己,张翼反而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讨口饭吃的手艺罢了,哪里值得这么夸奖。”

  面上是这么谦虚,但是张翼内心更是狂喜了。

  每一件衣服都是手艺人呕心沥血的作品,这样的作品被人夸奖喜爱,无疑就是对制作者最好的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