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情满四合院之食全酒美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情满四合院之食全酒美: 188 李主任

  这一看,李副厂长就傻眼了,原来自己现在是生活管理办的主任...

  这是干啥的?简单说就是管吃饭、住宿、卫生的职位,包括集体就餐场所的卫生管理,主副食及原材料采购加工制作的卫生安全管理,集体就餐的组织管理、食堂财务管理,集体宿舍秩序、卫生、人员居住管理,生活保障人员管理....

  虽然新厂的宿舍和食堂那么多,但这好像也管不了多少东西吧,管个清洁队加食堂?

  宿舍基本都管不上,目前只有临时工的宿舍是集体宿舍,其他的都没办法管,那是分配的住房,不是宿舍。

  最可怕的是,厂里目前还没有临时工。

  至于采购这块,根本就没得选,轧钢厂内部有供应渠道。

  三下五除二,李副厂长除了卫生和食堂,其他什么也管不了,这既让他有点失落,不过好在是升职了,也是好事。

  反观其他人,杨厂长、吕总经理等人正在红光满面的为何苦道喜,“恭喜!恭喜!何厂长,你是最年轻的厂长!”

  “同喜!同喜!杨厂长,您也不老啊!”

  “还有您,李主任,你倒是接手了个闲职,比我们好多了!”

  “对啊,以后没有以前那么忙了!”李副厂长,也就是现在的李主任,尴尬的笑了笑。

  “哈哈哈,老李,以后一起工作!”

  “咱老李也不羡慕你们,就想知道,我这个副厂长和赵刚那个副厂长,那个大?”

  “哈哈哈哈!”

  众人哄堂大笑,常委常务副厂长在三个厂长都不在的情况下可以临时代替厂长行使职权,老李这个高级副厂长就不行。

  互相调侃一番,何苦等人拿着任命书,和参加庆功宴的干部们相互聊了一会,随后便结束庆功宴,快速上岗。

  现在是新厂初建,各种事情都要赶紧适应,就连聂小雅,也需要第一时间去接手经济总师的一切事务。

  很快,厂里领导的花名册被贴在了厂里的公告栏上。

  此刻各种职工刚刚入驻新厂几天,每天吃过饭都会去看公告,以免错过什么事,厂里刚刚贴出去的人员变动自然让众人发现了。

  “我的天,何总工为啥还是何总工!”

  “瞎了你的狗眼,往上看,何总工现在不只是何总工,还是咱的何厂长!”

  “嘿嘿,第一眼就看到何总工了,有点激动!不对,现在应该叫何厂长了!”

  “何总工当厂长,我们以后肯定越干待遇越好。”

  “等等!李副厂长已经不是厂长了?”

  “还真是,实在太好了,这个家伙没事就爱在咱车间找事,早就看他不爽了!”

  “就是,咱厂的干部当中,就这个李副厂长不像个人!这下好了,真是苍天有眼啊!”

  “别骂李副厂长了,现在有新的李副厂长,以前是个将军,打鬼子可厉害了!”

  “对对对!”

  “有啥好高兴了,李副厂长虽然不是厂长了,但还是个主任呢!小心给你穿小鞋!”许大茂混在人群当中,看了一圈公告后,皱起了眉头。

  旧厂搬新厂之后,就少了放映员,现在许大茂都不知道自己的领导是谁,归谁管。

  这倒不是说何苦故意为之,而是他参考的人员结构当中,就没有放映员这个差事,一时间给忘记了。

  “也是啊,唉,人家还是干部。”

  “是干部又咋地,他这种干部,迟早完蛋!”

  ......

  一群人议论纷纷,听的刚刚路过想要对大伙讲两句的李副厂长,哦不对,是李主任火冒三丈!

  以前大小是个副厂长,厂里的事都归他管!现在虽然比之前更大了,但权利确实小了不少,没有之前自由自在了!

  更重要的是,这些职工们对他也没有以前那么尊重了,现在居然敢当着他的面说他坏话!

  这简直要把李主任气炸了!

  “看,那不是李主任吗?管卫生的!”

  “李主任?李主任您别走啊!跟咱们说说呗,以后厕所啥的,应该怎么打扫?”

  李主任不管生产管卫生,工人们看到他后不怎么害怕,更是对他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对此,李副厂长就当没听到、没看到,低着头快速离开这里。

  “啧。”看到这一幕,许大茂若有所思,心中顿时出现了无数个想法。

  随后,许大茂尾随李主任,一直跟到李主任进了的办公室。

  李主任刚刚进入办公室,许大茂就偷偷摸摸的站了出来,敲击几下办公室的门。

  “进。”李主任的话很快传了出来。

  随后,大门打开,许大茂赶忙走了进去。

  李主任关上门,一脸诧异,“许大茂?是你?你来找我干嘛?”

  他还以为是原厂的干部们来找他谈事,结果是许大茂这个放映员,顿时就失了兴趣,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许大茂熟练的点头哈腰,有些献媚的道:“李主任,您好,听说您当了主任,我是特地来庆祝您高升的!”

  听到许大茂的话,李主任眉头微微皱起,他原本也是这么想的,自己升为主任应该庆祝一下。

  结果路上看到工人们的态度,这就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你说吧,找我什么事,我不喜欢绕弯子。”李主任打了个哈欠,摆摆手,不耐烦的道。

  “是这样的,新厂的组织架构当中没有放映员,您作为新厂的元老人物,是不是应该管一下?我在旧厂为职工服务了那么多年,突然就进不了新厂的编制了,您说这?”

  许大茂察言观色的能力还是挺强了,丝毫不拖又带水的说出了自己的用意,还不忘拍拍马屁,完了还在桌子上悄悄放了两包好烟。

  李主任轻蔑的看了眼桌上的烟,刚要拒绝,却想到组织构架这块是何苦搞的。

  何苦是谁?整个厂公认的知识分子、科学家。

  他搞出的东西,出了纰漏,而自己能弥补,这才显得自己水平高。

  足足过了好一会,弄得许大茂有点惊慌忐忑后,李主任才缓缓说道:“你反应的这个问题很重要,看来,你的思想觉悟很高啊!”

  “许大茂同志,我准备让你担任放映队的队长。”李主任说着,站起来拍了拍许大茂的肩膀,笑着道:“你看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