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天龙八部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天龙八部: 分节阅读_316

    路来寻阿紫,一路之上,想必乌老大
    吃了不少苦头。
    阿紫怒道:“你来干甚么?我不要见你,我不要见你。”
    游坦之喜道:“啊,你果然在这里,我听见你声音了,终
    于找到你了!”右杖上运劲一推,乌老大不由主的向前飞奔。
    两人来得好快,顷刻之间,便已到了阿紫身边。
    虚竹和段誉等正在无法可施之际,见游坦之到来,心想
    此人甘愿以双目送给阿紫,和她渊源极深,或可劝得她明白,
    当下又退开了几步,不欲打扰他二人说话。
    游坦之道:“阿紫姑娘,你很好罢?没人欺侮姑娘罢?”一
    张丑脸之上,现出了又是喜悦,又是关切的神色。
    阿紫道:“有人欺侮我了,你怎么办?”游坦之忙道:“是
    谁得罪了姑娘?姑娘快跟我说,我去跟他拚命。”阿紫冷笑一
    声,指着身边众人,说道:“他们个个都欺侮了我,你一古脑
    儿将他们都杀了罢!”
    游坦之道:“是。”问乌老大道:“老乌,是些甚么人得罪
    了姑娘?”乌老大道:“人多得很,你杀不了的。”游坦之道:
    “杀不了也要杀,谁教他们得罪了阿紫姑娘。”
    阿紫怒道:“我现下和姊夫在一起,此后永远不会分离了。
    你给我走得远远的,我再也不要见你。”
    游坦之伤心欲绝,道:“你……你再也不要见我……”
    阿紫高声道:“啊,是了,我的眼睛是你给我的,姊夫说
    我欠了你的恩情,要我好好待你。我可偏不喜欢。”蓦地里右
    手伸出,往自己眼中一插,竟然将两颗眼珠子挖了出来,用
    力向游坦之掷去,叫道:“还你!还你!从今以后,我再也不
    欠你甚么了。免得我姊夫老是逼我,要我跟你在一起。”
    游坦之虽不能视物,但听到身周众人齐声惊呼,声音中
    带着惶惧,也知是发生了惨祸奇变,嘶声叫道:“阿紫姑娘,
    阿紫姑娘!”
    阿紫抱着萧峰的尸身,柔声说道:“姊夫,咱们再也不欠
    别人甚么了。以前我用毒针射你,便是要你永远和我在一起,
    今日总算如了我的心愿。”说着抱着萧峰,迈步便行。
    群豪见她眼眶中鲜血流出,掠过她雪白的脸庞,人人心
    下惊怖,见她走来,便都让开了几步。只见她笔直向前走去,
    渐渐走近山边的深谷。众人都叫了起来:“停步,停步!前面
    是深谷!”
    段誉飞步追来,叫道:“小妹,你……”
    但阿紫向前直奔,突然间足下踏一个空,竟向万丈深谷
    中摔了下去。
    段誉伸手抓时,嗤的一声,只抓到她衣袖的一角,突然
    身旁风声劲急,有人抢过,段誉向左一让,只见游坦之也向
    谷中摔落。段誉叫道:“啊哟!”向谷中望去,但见云封雾锁,
    不知下面究有多深。
    群豪站在山谷边上,尽皆唏嘘叹息。武功较差者见到山
    谷旁尖石嶙峋,有如锐刀利剑,无不心惊。玄渡等年长之人,
    知道当年玄慈、汪帮主等在雁门关外伏击契丹武士的故事,知
    道萧峰之母的尸身便葬在这深谷之中。
    忽听关上鼓声响起,那传令的军官大声说道:“奉镇守雁
    门关都指挥使张将军将令:尔等既非辽国奸细,特准尔等入
    关,唯须安份守己,毋得喧哗,是为切切。”
    关下群豪破口大骂:“咱们宁死也不进你这狗官把守的关
    口!”“若不是狗官昏懦,萧大侠也不致送了性命!”“大家进
    关去,杀了狗官!”众人戟指关头,拍手顿足的叫骂。
    虚竹、段誉等跪下向谷口拜了几拜,翻山越岭而去。
    那镇守雁门关指挥使见群豪声势汹汹,急忙改传号令,又
    不准众人进关,待见群豪骂了一阵,渐渐散去,上山绕道南
    归,这才宽心。即当修下捷表,快马送到汴梁,说道亲率部
    下将士,血战数日,力敌辽军十余万,幸陛下洪福齐天,朝
    中大臣指示机宜,众将士用命,格毙辽国大将南院大王萧峰,
    杀伤辽军数千,辽主耶律洪基不逞而退。
    宋帝赵煦得表大喜,传旨关边,犒赏三军,指挥使以下,
    各各加官进爵。赵煦自觉英明武勇,远迈太祖太宗,连日赐
    宴朝臣,宫中与后妃欢庆。歌功颂德之声,洋洋盈耳,庆祝
    大捷之表,源源而来。
    段誉与虚竹、玄渡、吴长风等群豪分手,自与木婉清、钟
    灵、华赫艮、范骅、巴天石、朱丹臣等人回归大理。
    进入大理国境,王语嫣已和大理国的侍卫、武士候在边
    界迎接。段誉说起萧峰和阿紫的情事,众人无不黯然神伤。一
    行人径向南行,段誉不欲惊动百姓,命众人不换百官服色,仍
    作原来的行商打扮。
    这一日将到京城,段誉要去天龙寺拜见枯荣大师和皇伯
    父段正明,眼见天色渐黑,离天龙寺尚有六十余里,要找个
    地方歇脚。忽听得树林中有个孩子的声音叫道:“陛下,陛下,
    我已拜了你,怎么还不给我吃糖?”
    众人一听,都感奇怪:“怎地有人认得陛下?”走向树林
    去看时,只听得林中有人说道:“你们要说:‘愿吾皇万岁,万
    岁,万万岁!’才有糖吃。”
    这语音十分熟悉,正是慕容复。
    段誉和王语嫣吃了一惊,两人手挽着手,隐身树后,向
    声音来处看去,只见慕容复坐在一座土坟之上,头戴高高的
    纸冠,神色俨然。
    七八名乡下小儿跪在坟前,乱七八糟的嚷道:“愿吾皇万
    岁,万岁,万万岁!”一面乱叫,一面跪拜,有的则伸出手来,
    叫道:“给我糖,给我糕饼!”
    慕容复道:“众爱卿平身,朕既兴复大燕,身登大宝,人
    人皆有封赏。”
    坟边垂首站着一个女子,却是阿碧。她身穿浅绿衣衫,明
    艳的脸上颇有凄楚憔悴之色,只见她从一只篮中取出糖果糕
    饼,分给众小儿,说道:“大家好乖,明天再来玩,又有糖果
    糕饼吃!”语音呜咽,一滴滴泪水落入了竹篮之中。
    众小儿拍手欢呼而去,都道:“明天又来!”
    王语嫣知道表哥神智已乱,富贵梦越做越深,不禁凄然。
    段誉见到阿碧的神情,怜惜之念大起,只盼招呼她和慕
    容复同去大理,妥为安顿,却见她瞧着慕容复的眼色中柔情
    无限,而慕容复也是一副志得意满之态,心中登时一凛:“各
    有各的缘法,慕容兄与阿碧如此,我觉得他们可怜,其实他
    们心中,焉知不是心满意足?我又何必多事?”轻轻拉了拉王
    语嫣的衣袖,做个手势。
    众人都悄悄退了开去。但见慕容复在土坟上南面而坐,口
    中兀自喃喃不休。
    (全书完)
    后 记
    在改写修订《天龙八部》时,心中时时浮起陈世骧先生
    亲切而雍容的面貌,记着他手持烟斗侃侃而谈学问的神态。中
    国人写作书籍,并没有将一本书献给某位师友的习惯,但我
    热切的要在《后记》中加上一句:“此书献给我所敬爱的一位
    朋友——陈世骧先生。”只可惜他已不在世上。但愿他在天之
    灵知道我这番小小心意。
    我和陈先生只见过两次面,够不上说有深厚交情。他曾
    写过两封信给我,对《天龙八部》写了很多令我真正感到惭
    愧的话。以他的学问修养和学术地位,这样的称誉实在是太
    过份了。或许是出于他对中国传统形式小说的偏爱,或许由
    于我们对人世的看法有某种共同之处,但他所作的评价,无
    论如何是超过了我所应得的。我的感激和喜悦,除了得到这
    样一位著名文学批评家的认可、因之增加了信心之外,更因
    为他指出,武侠小说并不纯粹是娱乐性的无聊作品,其中也
    可以抒写世间的悲欢,能表达较深的人生境界。
    当时我曾想,将来《天龙八部》出单行本,一定要请陈
    先生写一篇序。现在却只能将陈先生的两封信附在书后,以
    纪念这位朋友。当然,读者们都会了解,那同时是在展示一
    位名家的好评。任何写作的人,都期待他的作品能得到好评。
    如果读者看了不感到欣赏,作者的工作变成毫无意义。有人
    读我的小说而欢喜,在我当然是十分高兴的事。
    陈先生的信中有一句话:“犹在觅四大恶人之圣诞片,未
    见。”那是有个小故事的,陈先生告诉我,夏济安先生也喜欢
    我的武侠小说。有一次他在书铺中见到一张圣诞卡,上面绘
    着四个人,夏先生觉得神情相貌很像《天龙八部》中所写的
    “四大恶人”,就买了来,写上我的名字,写了几句赞赏的话,
    想寄给我。但我们从未见过面,他托陈先生转寄。陈先生随
    手放在杂物之中,后来就找不到了。夏济安先生曾在文章中
    几次提到我的武侠小说,颇有溢美之辞。我和他的缘份更浅,
    始终没能见到他一面,连这张圣诞卡也没收到。我阅读《夏
    济安日记》等作品之时,常常惋惜,这样一位至性至情的才
    士,终究是缘悭一面。
    《天龙八部》于一九六三年开始在《明报》及新加坡《南
    洋商报》同时连载,前后写了四年,中间在离港外游期间,曾
    请倪匡兄代写了四万多字。倪匡兄代写那一段是一个独立的
    故事,和全书并无必要联系,这次改写修正,征得倪匡兄的
    同意而删去了。所以要请他代写,是为了报上连载不便长期
    断稿。但出版单行本,没有理由将别人的作品长期据为己有。
    在这里附带说明,并对倪匡兄当年代笔的盛情表示谢意。
    曾学柏梁台体而写了四十句古体诗,作为《倚天屠龙
    记》的回目,在本书则学填了五首词作回目。作诗填词我是
    完全不会的,但中国传统小说而没有诗词,终究不像样。这
    些回目的诗词只是装饰而已,艺术价值相等于封面上的题签
    ——初学者全无功力的习作。
    一九七八·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