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秦时明月之大反派系统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秦时明月之大反派系统: 第一百一十五章 山中围杀 纵横之约

    “如此,后会有期。”
    山林茂密,墨家一众人从洞口中走出了漫漫的长道。墨家的巨子燕丹抱拳与一众江湖人士道别。
    从墨家机关城中逃出的这一支人马,虽然数量不算多,但也在百人左右。此刻,燕丹一声道别,这些人却如走兽四散,一瞬间分成了十数支人马,各往东西。
    这些江湖人士完全顾不得礼仪,连句最起码的回执的态度都没有,这样的态度让墨家的统领大铁锤十分恼怒。
    “这帮人真是可恶,当初来到机关城的时候,一个笑嘻嘻的。眼下机关城被攻破,看他们现在的样子,对我们墨家唯恐避之不及。”
    大铁锤握紧了拳头,愤怒的咆哮道。
    “前路未卜,也难怪他们。”张良从人群之中走出,淡然的说道。无论什么时候,他都是这般的样子,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
    墨家的巨子燕丹仰头看天,长叹一声道:“都是燕丹无谋,乃至于斯。墨家机关城毁于一旦,还连累了诸位江湖上的朋友。”
    “巨子不必自责。眼下还是商讨一下墨家应该去往何方?”张良劝道。
    “是啊!墨家该往何方?”看得出来,燕丹此刻也有些茫然。不过,他随即说道:“不管如何,还是先和班大师,徐夫子他们取得联系。”
    “事已至此,若是墨家的兄弟不弃,他日可往桑海一行。”张良俯身拜别道。
    “张良先生,你要一个人离去吗?这山中可都是秦兵啊!“大铁锤有些担心的说道。
    张良一笑,并没有回答,转身缓缓离开,身影很快消失在了密林深处。
    “这个张良先生,总是这么高深莫测的。”大铁锤摸了摸自己的头,有些觉得不对,“儒家不是投靠了嬴子弋了么?张良先生怎么让我们去桑海?”
    “越是危险的地方,往往也就最安全。”高渐离看着有些不开窍的大铁锤,说道。“眼下机关城破,秦军必定在帝国境内通缉我们。固然桑海就在秦军的眼皮子底下,可是他们应该不会想到,我们会这么大胆?”
    “原来是这样。”大铁锤终于开窍一般,赞道:“这个张良先生,还真是高深莫测啊!”
    燕丹看着张良离去的背影,一直没有开口说话。这个时候,范增来到燕丹的身旁,说道:“巨子,我们这么多的人,实在是太过碍眼了。看来还有必要再细分一下。”
    那些江湖人士对于墨家乃至在场的道家人宗,六国余族来说,终究只是外围的势力。燕丹将粮食分发给了他们,并让墨家的子弟引导他们出山,已经可谓仁义。只是接下来,他们这些人还是要商量着该如何逃离?
    “巨子,诸位,我们三人已经决定回转山中,查探熊心殿下的踪迹?”田横,魏豹公子信上前,对着燕丹说道。“若是熊心殿下未死,应该在嬴子弋的手上。我们现在回返,即使救不出他,应该也能够得到一线思索,好为将来的营救做准备。”
    范增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三个少年。这位绝世的智者此刻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似乎在赞叹着三人的勇气。六国之中,看来不乏青年俊才,范增想到这里,又看了一眼一直在项梁身旁的项少羽,肥嘟嘟的样子着实让范增有些悲叹。
    “我们也要去。”忘忧与忘巧听得田横话语,立刻出声道。
    这个时候,田横有些为难的样子,毕竟他们三个男人,带着两个女子,终究是有着诸多的不便。不过魏豹却是一脸欣喜的样子,眼看就要点头答应了。
    “此事不妥。”这个时候,逍遥子发话了,打断了魏豹的念头。只见魏豹一脸失落的听着逍遥子说道:“忘忧,忘巧,以你们的修为,自保有余,但对于三位殿下来说,却没有什么补益。何况,此刻墨家正值危难之际,正是缺少人手的时候。你们不如跟着墨家的兄弟,帮助他们转移,隐藏。待得三位殿下再度回转之后,我们再一起商量下一步的对策。”
    “是,师尊。”即使两女此刻很想陪着田横三人一起探查他们师弟的踪迹,只是师命难违,再说逍遥子所说也不是没有道理。
    “既然如此,三位殿下打算回往。那么我们还是商量一下剩下的数十人,该怎么逃脱秦军的围剿?”范增说道。
    .
    张良自离开之后,没有出山,反而向着山中的方向而去。
    碎石遍地,古木遮天,野兽混迹于其间,山中的路着实是不太好走。张良在这茫茫深山之中步行着,看似漫无目的,好像只是闲游一般。
    张良此次机关城之行,并没有带上他的配剑凌虚,因为从一开始,他就不打算参与机关城中的事情。无论是秦太子也好,还是墨家的巨子,张良更想要的是看一下事态究竟会如何发展。
    只是张良没有想到,墨家花费数百年建造的机关城,竟然在数日之内成为废墟。张良更没有想到,无论是自己,还是埋伏在墨家机关城中的奸细,又或者那号称日当正,屠尽城的鸩羽千夜,都不过是秦太子迷惑敌人的幌子,真正的杀招居然是墨家自己一直隐藏的杀手锏,机关青龙。
    六道赫然的剑意突兀的出现在了张良的周围,让他停下了步伐。
    此刻密林遮目,张良看不清来的究竟是什么人?只是,在机关城中央大厅中,张良对于这六道强横的剑意的主人可是记忆犹新啊!
    “不知道诸位前来所谓何事?”张良双手作揖,问道。
    断水从林中窜出,站在了张良的面前,这个已经练至心眼境界的老者修为可谓高深,就是在六剑奴中,其余的人对其亦是恭敬的多。可是这个冷傲残忍的杀手,在见到张良的时候,却是出乎意料的客套。
    断水微微弯腰,双手作揖,回道:“张良先生,太子殿下就在附近的山峰上等待,特意让奴婢几人来请张良先生一叙。”
    “如此,就有劳了。”
    ..
    群山之巅,嬴子弋与盖聂卫庄立于其上。
    底下,地势开阔,周围之景尽揽于眼中,犹可见一支秦军在追缉着从机关城中逃出的江湖势力的首领。
    “他们太过高估自身的力量,所以,这些人才会丧失自己的生命。”卫庄扬起嘴角,讥笑道。
    在这莽莽的深山之中,杀戮悄然之间开始。由于韩信的布置,这一万的羽林军分散在山间,进行着地毯式的搜索。山中地势虽广,可也架不住秦军这天罗地网似的搜捕。这一帮慌不择路的江湖人士,很快就暴露在秦军的兵锋之下。
    这帮江湖首领虽然大多武功高强,但这并不是江湖比武,也不是绿林之间的恩怨仇杀,乃是真真正正的杀戮。以绝对的数量进行绝对的碾压。
    列阵对敌,迂回围杀,兵家用兵,从来都是无所不用其极,根本不会讲究所谓的道义。这是自宋襄公泓水败于楚后,后世的兵家得到的教训。所谓的仁义,早已经在之后就消失在了战场之上。对于兵家而言,胜与败是唯一需要衡量的准则。
    “的确如此。”嬴子弋点了点头,站在盖聂与卫庄之前,犹如是两人的上司一般。
    卫庄很不适应此刻的位置,对于他来说,即使是为秦太子做事,为秦国做事,也不过是一时的权宜之计。卫庄从来都是以合作者的身份,而不是下属的身份在为嬴子弋做事。
    “那么太子殿下你呢?此刻你座下高手都不在你的身旁,你就不担心自己的安危么?”卫庄的话语之中隐隐的杀意足以让一般人战栗不止,只是嬴子弋却是一笑,不甚在意的说道:“盖聂先生,你曾经问过本王。这次攻打墨家的机关城,无论成败,对于本王来说都没有什么好处。可是这样,本王为何前来?”
    “没错。”盖聂手持渊虹,看向远方,说道:“太子殿下常年不在咸阳,帝国内部的反对殿下的势力可谓蠢蠢欲动。这次太子殿下若是失败,那么这些人必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帝国内部,对于太子殿下的压力只会越来越大。若是太子殿下成功了,也只是让包括墨家在内的一众势力更加仇恨殿下,而更快倒向扶苏公子罢了!毕竟,墨家的巨子从来没有打算将墨家全部力量压在机关城中。眼下机关城虽破,墨家可谓损失惨重,但是远远没有到灭亡的时刻。”
    “说的不错。本王也没有想要在这里灭亡墨家的打算。”嬴子弋一笑,所说的话让盖聂还有卫庄都是有些困惑,若是这位殿下不打算灭亡墨家,又为何还要如此?
    “韩非为何而死?荆轲为何而死?燕丹的前任六指黑侠又为何而死?”
    卫庄双眉一皱,问道:“你知道答案?”
    嬴子弋摇了摇头,“本王不知道。不过接下来的一件事情,本王需要两位的帮助。如果成功了,两位或许可以得到答案。”
    “我为什么要帮助你?”卫庄问道。
    “卫庄先生,你不是一直想要得到力量,得到强大到足以颠覆这个帝国的力量。如果这件事情成功了,你或许能够成功。”
    听完嬴子弋的话,无论是盖聂还是卫庄,都是惊异莫名。卫庄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个少年居然对自己的了解程度已经到了如此深厚的地步。他更没有想到,这个帝国将来的继承人,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你所说的事情究竟是什么?”卫庄没有让心中的诧异打乱自己的思绪,问道。
    “后羿!”
    “那是什么?”卫庄轻问道。
    本来已经停止了的雨又下了起来,消淡了山中的杀戮的几分血腥之色。嬴子弋回转身来,微微开口,话中之音,轻而清晰。只是,话中之意,即使是盖聂与卫庄,此刻脸上也在难以保持镇定。
    待得嬴子弋说完,只见卫庄嘴角微微翘起了一个弧度,说道:“有趣。你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
    “先生不必问为什么?只需知道,若是成功了,先生可以得到的远不是一个流沙可以相比的。韩非之死,先生也可以得到答案。”
    “我答应了!”卫庄说完,又看向了盖聂,对方似乎仍在迟疑,不能下定决心。
    终于,经过长久的考虑,盖聂抬起了头,看向了嬴子弋,说道:“这个计划若是成功,后果会如何?是谁也无法预料的。我与卫庄一样,很是好奇殿下为何要这么做?不知殿下可否给在下一个答案。”
    “长路漫漫,这个帝国的未来究竟会如何?谁也无法料到。秦皇太过强大,强到这整个帝国因为他一人而存在,但是我并不希望帝国因此而消亡。先生明白了么?”
    盖聂双手持着渊虹,这一刻,目中眸光闪动,深沉似海,眼前的这个少年,或许真的能够带给这个天下安定。“如此,盖聂愿为殿下效力。”
    嬴子弋双手微微将盖聂托起。因为嬴子弋的关系,盖聂失去了答应朋友要照顾的天明,失去了爱着的端木蓉,但是盖聂却不恨嬴子弋。
    “但是在下有一个不情之请。”盖聂在此俯身说道。
    “放心,本王不会让先生为难的。”嬴子弋早已知道了盖聂要说什么,无非是不想与墨家一众为敌。
    “师哥,你还是这么婆婆妈妈的。”卫庄不屑的说道。
    当张良随着六剑奴登上山顶之时,却见无论是盖聂还是卫庄,都站立于嬴子弋的身后,不禁对他们之间的关系感到困惑。
    “太子殿下。”尽管心中存疑,张良却仍是微微一笑,走上前去,俯身见礼。
    “张良先生,墨家之人如何了?”
    “若我所料不错,他们应该是分散开来,想要突破秦军的围剿。毕竟这里是墨家的大本营,周围暗流小道极多。”张良老实的说道,他很清楚,即使他什么也不说,在场的三人也都能猜的到。
    “张良先生,这次你做的很好。不过,接下来,本王还需要你为本王做一件事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