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女神医又美又飒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女神医又美又飒: 第 86 章 谷母半夜惊魂

  龙青宝用被子死死地盖住柳青青。

  “青宝,你怕黑吗?”柳青青在被子底下嘟嘟哝哝地说着,仿佛是呓语似的,“别怕,姐姐在呢。”

  也许是太累了,柳青青瘫在床上,并没有挣扎。

  这把稳了。龙青宝想,更用力地将被子按下去。

  “青宝,别怕,这世上没有鬼的。”柳青青的说话声在被子底下,很闷,几乎听不清楚,但她试图环绕过手臂来抱住龙青宝。

  龙青宝有一霎那的心软,但马上就恢复过来。

  帝国的命运重于任何感情,龙青宝想。

  生恐她挣扎出来,他整个身子骑在她胸口,两个膝盖死死卡住她两个肩膀。

  柳青青或许已经意识到不对,似乎还想用手掌拍他屁股来着,但终于软了下去。两只脚交替蹬了两下。

  龙青宝又惊又喜,就是现在了,他把手掌放在她的头顶。

  L星水性超级帝王灵术。

  龙青宝能感受到灵力在她体内震荡,但那道黑色屏障并没有紊乱的迹象,还是像铁布衫一样环绕在她身体四周。

  她被憋得还不够吗?

  龙青宝左手按着被子,却按了个空,原来柳青青的头本来就半挂在床上,难怪被子遮得不够严实。

  龙青宝甩开被子,改用手掌掐她的喉咙。

  “咳咳”。

  “轻轻笑声,为我送温暖,你为我注入快乐强电;

  轻轻说声,漫长路快要走过,终于走过明媚晴天------”

  半夜三更,居然响起这么一首歌,而且还是卡带的,好像是电量不足似的,歌声伴随着嗡嗡嗡的震颤。

  柳青青马上被这首歌惊醒了,同时反应过来,龙青宝正骑在她身上。

  “青宝!你干什么!”

  柳青青一声狮子吼,同时右脚支撑着床垫,脚底的力量仿佛一股电流,传到腿、腰乃至肩膀、手臂,翻身把龙青宝从身上抖落下去。

  右手伸出,毫无疑问,在龙青宝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左手已经抓过手机。

  “喂?谁啊?”

  龙青宝被摔得头昏脑胀,再次功亏一篑,忍不住------哭了------没办法,不成功则潜水,继续伪装六岁孩子!

  柳青青也是脑袋晕乎乎的,“喂,被折腾地睡不好觉的人是我吧,你哭个什么玩意儿!”她朝龙青宝发牢骚道。

  龙青宝一边抹眼泪,一边思考柳青青到底有没有起疑。“姐姐,你不好!你不乖!呜呜呜,妈妈每天晚上都会给我讲故事,你从来不给我讲故事,害得我睡不着觉!”

  “妈妈给你讲睡前故事?”柳青青立马不信,“讲的是鬼故事吧!唔喔喔~~”柳青青嘬着嘴唇吹出聊斋音乐里的风声,“有个披头散发的人从床底下爬出来了喔!”

  “啊!!”龙青宝在捶胸顿足地踢床,嚎啕大哭。

  柳青青云淡风轻地收回目光,哄好一个小孩不容易,但哄哭一个小孩却很简单。

  而且电话对面传来的也是哭声啊,怎么搞的,难道电话那头的人,也被我的聊斋版口哨给吓坏了?

  柳青青把手机贴近耳朵,“喂!喂!”“呜呜呜~~我还不如-------算了------跟他爸-------德性-------你知道的对不对?”

  对面的声音断断续续,而且夹杂着十分糊耳朵的噪音,一阵接一阵“轰~轰~”声。

  听不清楚对方到底在说什么,但可以分辨出对面是谷小墨的母亲。

  “谷阿姨,是你啊?”柳青青吃惊地说。

  下意识地想到是不是私闯马一鸣别墅的事发了?

  柳青青立刻浮现出谷母打砸摔东西的幻像。

  家里有一个动不动就把东西砸一遍的中年妇女,这一次谷家会不会给戳出个大窟窿?

  “阿姨,出什么事啦?”柳青青心虚地问道。

  这个手机自从被王鹏飞摔了一次以后,好像得了羊癫疯,时不时要抽几下。

  也不知道谷母听没听清楚柳青青的话,反正柳青青是完全没办法听清楚谷母在说什么?

  只知道她有很多情绪,像是滚滚长江般汹涌不休,一定要冲出堤坝的那种感觉。

  柳青青听到一个“死”字,猛然领悟到那些“轰~轰~”的声音是一些风声。

  谷母不在自己家里。

  她离家出走了?

  她要到哪里去?

  “谷阿姨,你在哪里?我让谷叔叔来找你好不好?”

  “别提------轰~~没良心------轰~~一个德性!-------轰~~没有希望-------轰~~出路--------轰~~”

  糟糕了,糟糕了。

  那边的风声很大,难道是在西湖边?

  不对啊,西湖的风没有那么大吧?

  是在钱塘江边上?-------也不可能,钱塘江毕竟离保俶路那么远。

  不过,谁知道一个生气的人会走多远,那也是说不准的事情。

  周围除了风声,没有人说话,是个很偏僻的所在。

  也许是在某处立交桥上呢?

  柳青青想了想,好像那边也没什么大的立交桥。

  难道爬到孤山上去啦?

  那一边的谷母去向不明,这一边的龙青宝还哭个不停。

  柳青青立即从床上起身,“谷阿姨,你在哪里,我来找你!”

  龙青宝立刻扑上,抱住柳青青的大腿:“姐姐,你不要走!你一走,鬼就来啦!”

  “胡说八道,世上哪里来的鬼!”

  “有的,有的,是你自己说的!”

  偏偏手机又不争气,“沙拉”一声之后,彻底死机。

  死机的手机也不能扔了哇,柳青青抓过挎包,斜背在肩上,死手机放进挎包,黑长直的头发甩了甩,已经干了,在床头柜上拿起梳子梳了几下,扎起马尾,趿上凉鞋,准备出门。

  “姐姐,你去哪里,我跟你一起去!”

  “青宝乖,姐姐有急事。”

  柳青青摸黑走出卧室,龙青宝摸黑跟上。

  “姐姐,你不能丢下我!你跟警员保证过的!”

  事情紧急,柳青青来不及跟龙青宝讲什么大道理,你要跟着就跟着吧,“好吧,别忘记把钥匙带上,不然等会回来就进不来了。”

  两个人出了门,柳青青拖出自行车,先让龙青宝坐在后面车架上,“今天不许晃来晃去,不然就把你丢到天桥底下!”

  “唔。”龙青宝点点头,想把柳青青干掉太不容易了!

  从青泰立交桥到保俶塔,有很长一段路程,柳青青想等她蹬着自行车赶过去,只怕黄花菜都凉了,还是要先跟谷小墨打个电话。

  一来问问情况;二来,如果谷母确实离家出走,他这个做儿子的也该出去找找,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

  话是这么说,可是柳青青的手机坏了,现在又是全民手机的时代,路边的电话亭全拆除了,就算剩下一座没拆除,她也没有IC卡。

  当时是半夜时分,商铺自然都是关门了。

  整片四季青市场都找不到一处亮着的店面。

  沿着立交桥一路往西,然后往北,来到建国路上,方在路边看到一家24小时的便利店。

  柳青青立即停下自行车,冲进去。

  “大哥,有公用电话吗?”

  里头的营业员瞟了柳青青一眼:“这年头,你要公用电话?”

  “呃。不好意思。”

  “在这里,你拿去打!”营业员把座机搬到柳青青面前。

  卧槽,有公用电话你还用这种眼神看我,皮这一下你很开心吗?!

  柳青青内心吐槽,连忙拨通谷小墨的手机号码。

  “喂,小墨!”

  “您好,你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状态。”对面传来谷小墨拿腔作势的声音。

  这个二货,柳青青道:“小墨,是我!”

  “您好,您要找的人不在服务状态------”

  “小墨!”

  “您好,我不需要买保险,没有钱买房,也没有孩子需要家教,谢谢!”

  啪嗒,谷小墨挂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