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她不乖: 3、不乖

  他面色如长移,开了视线,心里却慌了一下。

  周嘉宇和肖泉没聊多久,回来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挺复杂。

  “没谈拢?”鹿乖问。

  周嘉宇摇了摇头,说:“他说要问他们老大。”

  “他们老大谁啊?”

  周佳宇朝树那边指了下,“时醒,就旁边那个和肖泉聊天的。”

  三中这边几个人的脸色都不太好了,时醒这个人,虽然没见过,但他的名字没几个人不知道的。

  九中“混世魔王”——时醒。

  虽然才高一,但市里各个中学的扛把子没几个人不知道他的。家里有钱,学过跆拳道,打起架来挺凶的。

  众所周知的一件事,高一刚开始没多久就和四中大佬找过麻烦,闹的挺不愉快的,两个人打了一架,时醒破了相但对方更惨,直接进了医院。

  时醒家把事情压了下来,他什么处分没有,倒是那个躺医院的挺惨的,当时四中正在严差校纪校风,没多久就被开除了。

  实行这个人挺难琢磨的,但是出了名的护短,一般人都不敢惹他身边的人。

  张晨浩叹了口气:“看来今天不打是不行了,时醒出了名的脾气差,你们觉得我们赢的概率有多大?”

  “如果叫上余明轩和迟北栖到有胜算,但是不保证他们没有刀。”周嘉宇摸着下巴也有些担心。

  张晨浩憋着火气发不出来,看了一眼哭得梨花带雨的李晓芙:“你还有脸哭,要不是因为你能有这么多事吗?”

  李晓芙哭得更厉害了。

  鹿乖脑仁疼,拦住他:“行啊,你现在骂他有什么用?再想想办法吧。”

  周嘉宇垂头抱胸,思虑着说:“能别打就别打吧,对方的底气咱也不知道,而且我们几个都背着处分呢,到时候怕不好收场。”

  鹿乖点头:“对我是没所谓,倒是你们要注意,别到时候他们找去三中了,闹大了我们全得走。”

  张晨浩听着挺难受的,是这么个理,要是他不去招惹李晓芙就没有这么多破事了。

  “行了,事到如今你也别自责了,该来的就算不是因为你也会来,你自己心里明白就成。”周嘉宇一眼就看出来他在想什么,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他。

  张晨浩看着他,点了点头。

  “九中的过来了。”

  鹿乖他们看过去,来的是时醒肖泉他们。

  “你们商量好了吗?”陈泽锐一向是直肠子,直截了当的问。

  鹿乖穿过他们,走到时醒面前,抬头看他。隔得远没发现,现在才觉得他是真的高,目测185㎝吧。

  气场倒是挺足的,但鹿乖也是见过世面的人,从小就不知道“怕”这个字怎么写,她和他对视:“也不是什么大事,大家可以交个朋友,再说这件事情我朋友是受害者,你们应该找她。”鹿乖指了指李晓芙。

  鹿乖嗓音挺软的,一语气却挺坚定的。

  时醒看了她好一会儿也不说话。

  正当鹿乖怀疑自己脸上是不是什么东西的时候,时醒突然笑了一下,声音挺沉的:“是啊,他也是受害者。”

  他的声音很好听微哑而有磁性,性感的不行。

  时醒眉目散漫,看着鹿乖, “我要和你单独聊。”

  “?”

  鹿乖愣了一下,陈泽锐他们三个直接傻了,大哥,不是说直接干吗???

  鹿乖跟着时醒进了旁边一条更狭窄的胡同。

  齐林墨撞了一下肖泉,摸不着头脑:“我说,这什么情况啊,阿醒看上那个小萝莉了?”

  不应该啊,他们一直以为想像时醒这样的,应该会喜欢野一点的。不是说越叛逆的男孩就越喜欢不容易驯服的女生吗?

  肖泉本来火气就大,瞥了他一眼,挺不耐烦的:“我他妈哪知道?我又没和他喜欢过一个女的。”

  “这样还不明显啊,阿醒喜欢女童呗~”陈泽锐胳膊环在胸前,话说的挺暧昧的。

  “哎,你这话有歧义啊,你说的是童还是同啊?”

  “咦,你想什么呢,搞得我鸡皮疙瘩都掉一地。”

  “这有什么,现在同不挺正常嘛。”

  实行靠着墙站着,手插在兜里,左腿弯曲抵在墙上,那样子要多懒散有多懒散。

  月光柔和,斜照进胡同里,轻抚着时醒的侧脸,他站在光影交合处,眼睛澄澈,看着鹿乖。

  鹿乖就站在他面前,目光平缓,看着他问:“你和我要说什么?”

  时醒“啊”了一声,好像突然想起来似的:“就前天,在东巷口打架的是你吧?就离三中不远的那条巷子。”

  鹿乖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没说话。

  时醒弯唇,低低笑了一声,和她商量:“这样吧,你回答我几个问题。我就不缠着你了,我们立马走人。但那个女的我们要带走,毕竟害我兄弟丢了面子得找回来不是?”

  他语气挺好的,完全不像传说中恶霸的样子。鹿乖对此也没有什么异议,李晓芙的事她没兴趣也不想管。

  鹿乖点了点头:“好。”

  时醒弯腰,靠近了点鹿乖,和她平视,一双淡色的眼睛就那么盯着她,也没说话。

  鹿乖挺受不了别人一直盯着她的,她没看他,但时醒迟迟不说话,鹿乖有点烦了,正当她准备“问候”一下他父母的时候,时醒突然开口。

  “就刚才那个问题啊,你怎么不回答我啊?”

  鹿乖被噎住了,骂人的话就那么咽了下去,她憋屈极了但还是没发脾气。

  “是我。”

  “哦,你是三中的,今天不是在九中看见你嘛。”

  鹿乖思虑了一会儿,也不知道怎么说才好:“这事说起来挺复杂的,一时半会说不清楚。”

  不得不说时醒还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大佬,听她说不好解释,立马换了下一个问题,看多贴心。

  “那你叫什么名字啊?”他抬头,问鹿乖。

  “……”鹿乖犹豫着要不要告诉他。

  时醒看着她的模样觉得好笑:“其实你愿不愿意告诉我,只要我想知道我还是能知道的。”

  鹿乖挑眉,这话怎么听起来这么不舒服呢?

  “你威胁我?”

  时醒愣了一下,他其实没这个意思,就单纯想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他觉得这个女生真是越发可爱了,说好的回答他问题的,现在到生气质疑起他来了。

  “没有,我只是想知道你叫什么名字而已。”时醒挺无辜的。

  鹿乖将信将疑的看着他,最后还是说:“鹿乖。”

  “怎么写啊?”他问。

  “麋鹿的鹿,乖张的乖。”她说,不是乖巧是乖张的乖。

  “乖张,鹿乖。”他点头,心情很好的样子,“你一个女生打架挺厉害啊。”

  “谢谢夸奖。”她挺有礼貌的,就当是在夸她了。

  “你平时话这么少吗?”

  鹿乖有点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我平时话不少,但我跟你又不熟,说多了才尴尬吧。”

  “……”时醒没法反驳,她说的挺有道理的。

  “啧,你说的倒也不是没有道理。”

  “那你还有什么问题要问的吗?”鹿乖问他,语气绝对没有丝毫的不耐烦。

  时醒想了一会儿说:“嗯,暂时没有了。”

  “那我回去了。”鹿乖头侧偏,指了指外头。

  “行啊,一起呗。”

  他俩回来的时候,陈泽锐一直在观察他们的表情,看着倒是挺正常的。

  两帮人交涉了一下,李晓芙九中带走了,两个人学校的人竟然还了得挺嗨的,说什么下次一起开黑什么的。

  鹿乖咋舌,不亏是男生,看,友情来的多快啊!

  后来还是余明轩打电话来催,三中的人才急忙走了。

  时醒突然叫了一声:“鹿乖。”  

  少女回头,眼里带着疑惑,等他说完。

  时醒低低的嗓音好像一下子晕开了,柔软的不行:“我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叫交个朋友呗。”

  “……”九中的人挺无语的。  

  哥,咱不打就算了,还交朋友,亏你说的出来,你啥时候主动和女生交朋友了?

  鹿乖蹙眉,显然犹豫了一下,但转念一想,这人虽然自来熟了点,但多个朋友多条路,交就交吧。

  她轻轻的“嗯”了一声,然后很有礼貌的朝时醒挥了挥手:“再见。”

  “再见。”时醒笑了一下。

  她说话的时候好乖哦,和她的名字一样,像个洋娃娃似的,但打起架来却凶的不行,挺有趣的,一个反差萌的萝莉。

  看着她和那几个三中的男生站在一起,怎么看怎么不对劲,她看起来不像是那种和男生玩的好女生。

  肖泉眼珠子都掉下来了,手考靠上时醒的肩,调侃他:“我去,不会真被他说中了吧,你真喜欢小萝莉呀?叫什么来着,鹿乖?”

  时醒左肩弹起,抖掉他的手肘,笑骂道:“滚啊,喜欢个屁,我就是觉得这小姑娘挺有意思的,反差太大了。”

  陈泽锐突然探出个脑袋,十分八卦的问:“什么反差?”

  时醒一巴掌拍在脑门上:“干你什么事啊,多管闲事。”

  “行了,我们先去徐家苑,”时醒扭头看着肖泉,“你自己的事自己解决,分寸拿捏着啊,别太过了。”

  “行,我明白。”肖泉深深的看了一眼李晓芙。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