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小说

他的小尾巴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他的小尾巴: 1、第 1 章

  《他的小尾巴》

  作者:乐玖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布

  2021.8.12

  “眠眠……要不,我们还是走吧……”

  辛歆又看了一眼身旁的沈意眠,吸了吸已经被冻僵的鼻子,再次试探。

  前几天江临降了雪,这几天正是气温陡降的时候,体感温度明显要更冷了些。

  风吹在脸上像刀子刮,此时屁股下的台阶也像冰块般冷飕飕的。

  两人并排坐着,沈意眠怀里抱着画筒,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美术馆出口,像是生怕错过什么重要时刻,脖子都不带转地回她:“刚开始没一会儿,我们再等等吧。”

  辛歆看着她坚定的侧脸叹了口气,有些泄气地将下巴搁在膝盖上,“我们这样行不行啊……刚刚那几个人都没理咱们。”

  二十多分钟前,有几个西装革履的人从美术馆出来,沈意眠一看见就拉着她跑了过去。

  结果几人一听她们说了个“卖”字,立刻摇着头说“不买不买”,像她们是什么骗子似的,唯恐避之不及地就加快脚步走了。

  辛歆当时觉得尴尬极了,沈意眠却像是不以为意,又坐回原地去等“下一个”。

  一直等到现在,也没见着有人出来。

  听到她叹气,沈意眠这才转过头来,冲她笑着眨眨眼:“刚刚我那是没有经验,下次我卖萌试试。”

  此时的湖彬美术馆内,知名旅美画家靳娴的个人画展正在馆内规格最高的展厅北庭举行。

  几百平的展厅内灯光柔和,正中央的珍珠白餐台上摆放着巨大的香槟塔以及精致小食供宾客享用。

  轻柔舒缓的音乐流淌声中,隐约夹杂着参观者们的低声交谈。

  这几年靳娴长居国外,已经三年没有在国内举办个展。因此这次消息一出,在业内可以说是备受瞩目,不少人都是慕名前来。

  展厅一隅,画展主人公身着一身酒红色盘扣丝绒长裙,手里握着香槟杯,正与湖彬美术馆馆长刘明宣闲聊。

  两人是大学同学,这次回国把个展的第一站放在这,也是因为交情。

  周围不少人在偷偷打量靳娴。

  她年轻时就是出了名的“美女画家”,如今依然身材苗条,面容姣好,看上去不过四十出头,比实际年纪小了好几岁。

  和她站在一起的刘明宣,倒显得不像是和她一个年纪的人。

  刘明宣感叹:“哎呀,这么些年没见,还跟小姑娘似的。跟你站一起我成什么了……”

  靳娴娇笑着斜他一眼:“得了啊,就会说这些漂亮话。”

  刘明宣打了两句哈哈,询问着老同学近况:“还住加州?”

  “是啊,那边教育资源好一些,读书方便。”

  “顾廷怎么样?还适应吗?”

  “一开始吵着闹着说要回来,现在啊,让他跟我回来他都嫌远。”

  两人交谈间,一位穿着黑色长大衣的男人从入口走了进来。

  男人身量很长,肩背笔挺,深邃眉骨下那双狭长的双眼往场内一扫,立刻就引起了周围不少人的注意。

  一位女性工作人员似乎是犹豫了一下,随即有点紧张地上前询问:“您好,需要存放外套吗?”

  男人利落地将黑色大衣脱下,内里是一套同色系的暗线条纹羊毛西装,面料挺阔,剪裁合体,显得身形愈发修长。

  他将大衣递过去,语气淡淡却很礼貌:“麻烦了。”

  女孩双手接过外套,小心翼翼地抬眸看了他一眼,又连忙收回视线。

  再转身时,已是不争气的满脸通红。

  刘明宣察觉到门口方向传来窃窃私语,抬头朝那边看了一眼,随即笑着对靳娴提醒:“你儿子来了。”

  靳娴闻声转头,朝顾忱挥了挥手。

  待他走近和两人打了招呼,她佯装生气地睨他一眼:“现在才来,开幕仪式都结束了。”

  顾忱温声解释:“松汇路结了冰,堵车堵得厉害。”

  刘明宣也在一旁打圆场:“是啊,这几天下雪,路不好走。人家这么忙,能来就不错了。”

  靳娴幽幽看刘明宣一眼:“是不是他给你们馆捐了钱你就向着他说话?”

  “这什么跟什么……”

  刘明宣表示无辜地嘟囔了几句,决定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我还有事先去忙了,你们聊,你们聊。”

  顾忱跟着靳娴在展厅内逛了一圈。

  这些年靳娴一直陪顾廷在国外读书,他也许久没见过靳娴的画了。

  人,他也同样没见着几次。

  两人在一副黑白作品前站定,顾忱问:“这次在国内待多久?”

  “就四五天吧,小廷马上要考试了,我得回去盯着点。”

  靳娴顿了顿,看向他,“听你爸说,你要去陆北?”

  顾忱盯着那副画片刻,神情没什么变化,只是淡淡“嗯”了一声。

  “什么时候?”

  “江临这边还有好多事情要交接,估计还得几个月。”

  靳娴低下头沉吟半晌,又探究似的看他一眼,“你要是不想去的话,我跟你爸……”

  她话没说完,顾忱出声:“没有,你不用管。”

  他顿了顿,又道:“换个环境也好。而且高端商业综合体这一块在陆北确实有前景,我也想试试。”

  靳娴向来不插手顾家的生意,不懂这些。

  既然顾忱这么说了,她也就不再说什么。

  不一会儿,顾忱抬手看了看表。

  “有事啊?”

  靳娴问。

  “嗯,我还有个应酬。”

  他轻轻搂了搂母亲的肩膀,“妈,那我先走了。”

  靳娴点了点头,见儿子已经转身,又连忙追问了句:“晚上回你爸家吃饭?”

  顾忱停了脚步,回头看了她一眼,只含糊答道:“不确定,看时间吧。”

  靳娴显然对他这个回答不是很满意,抱臂撇了撇嘴:“这么久不见,你就不想跟妈吃顿饭嘛……”

  顾忱笑了笑,“好,我争取。”

  走出美术馆时,天色已经有些暗了下来,像是又要下雪的样子。单是从出口走到停车场的一小段路,顾忱的双手就已经被风吹得泛红。

  司机小谢一看到顾忱的身影,立刻从车里钻出来替他拉开后座的门。

  车里的暖气一直没关,比室外温度舒服不止一点。顾忱将外套脱下来放到一边,拿出电脑准备看看刚刚高泓发过来的新项目申报书。

  等待开机的时间,他看了一眼窗外。

  大概是因为天气阴沉,眼前一切景象都像是笼罩在雾里,灰扑扑的,很没有生气。

  停车场另一边,沈意眠正两眼发光地朝着那辆黑色迈巴赫跑过去。

  从那个穿黑色大衣的男人从美术馆里走出来开始,她的目光就锁定了他。

  等了两个多小时,脸都冻得快没知觉,画也没卖出去一张。

  虽然刚刚远远看不清长相,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觉得这人看起来有钱又有品味,尤其符合她对“目标客户”的期待。

  辛歆去美术馆里面上厕所还没回来,此刻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一个人就冲了过去。

  待她跑到车前,才看清那辆车的车标。

  她知道这车很贵,比刚刚她敲过车窗的所有车都贵。

  这也意味着,这车里的人,也很贵。

  很好。

  就是他了。

  小谢已经发动车子,看见前面有人,等了一会儿,却见她丝毫没要走的意思,还探头探脑地朝车里张望。

  他降下车窗探出头去,朝着沈意眠喊了一声:“小丫头干什么呢?让一下路。”

  顾忱这时才察觉到车子半天没动,目光从电脑屏幕上挪开,朝前窗玻璃外看了一眼。

  一个穿着枚粉色外套的女孩,个子小小的,看不清脸。

  但看穿衣风格和模糊的轮廓,像是个学生。

  “怎么回事?”

  顾忱问了句。

  小谢生怕因为耽误时间被怪罪,有些紧张地答:“顾总,不知道哪冒出个小姑娘挡住路了。您稍等啊。”

  话音刚落,他就见那小姑娘鬼鬼祟祟地正准备绕到车子后排。

  小谢一皱眉,赶紧眼疾手快地推门出去,朝她吼了句:“干什么的你?!”

  沈意眠被小谢吓得一抖,不自觉地抱紧了画筒,壮着胆子向他挤出一个笑:“先生,我……我不是坏人……我是画画的……不是,我是卖画的,很便宜的。先生,你们要不要先看一看?我有很多……”

  她低头将画筒打开,刚想拿一张展开给小谢看,却被后者不耐烦地挥手打断:“什么卖画的?赶紧让开,我们要出去!”

  沈意眠拿着画愣了住,仍抱有几分期待地看了看车窗里那看不到的角落,咬了咬牙,站在车前没动。

  没有办法了。

  一小时前,她已经慢慢意识到跑到美术馆前卖画大概是个愚蠢的主意。

  但除了这个,她暂时也想不到其他筹钱的办法了。

  小谢见她一脸倔强,像铁了心要跟他作对,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哎你小这丫头!还不走?我叫保安了啊!”

  沈意眠想象着自己被保安大叔拖走的狼狈模样,心里终于开始打退堂鼓。

  不管怎么样,那也太没面子了。

  她颓然地放下拿着画的手臂,刚准备听话的让开,就听到车子后座那头传来一个男人低沉而极具磁性的声音:“小孩,到这来。”

  小谢着实愣了一下,转身探头向车内,小心翼翼地提醒:“顾总,这丫头像是个推销的,不知道什么来头,你小心……”

  他话还没说完,就看到顾忱不以为意地摆摆手,示意他不用管。

  沈意眠屁颠屁颠地跑到后座车门前,车窗缓缓下落。

  一张清隽面庞如同慢慢展开的画布,先是狭长幽深的双眼,而后是高挺的鼻梁,薄而平直的淡唇,最后是利落紧致的下颌。

  深灰色衬衣衣领严丝合缝地贴合着男人修长的脖颈,一丝褶皱都没有,就连最上面那颗纽扣也系得工工整整。黑色西装面料考究,剪裁合身,像是每一处走线都是为他量身定制。

  沈意眠从没近距离看过这样精致好看的男人。

  不是男孩,而是男人。

  跟她班上那些每天叽叽喳喳的傻叉男同学比起来简直是云泥之别。

  她一时看呆了,睁着圆溜溜的眼睛,连呼吸都不自觉地放轻。

  脑海里有个声音一直在说:看!这人长得……好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