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小说

他的小尾巴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他的小尾巴: 5、第 5 章

  顾忱付钱一向爽快,这让沈意眠总觉得自己像是有些不厚道。

  于是她提议:“等我把画拿给你再给钱吧。”

  顾忱却不以为意,直接拿出现金给她,又递给她一张名片,指了指上面的一行字:“画寄到这个地址。”

  沈意眠点点头,将名片收进口袋里装好,郑重其事地给顾忱九十度鞠躬:“谢谢先生。”

  她突然这么客气倒让顾忱有些不习惯,总觉得之前古灵精怪才是她的“本来面目”。

  他抬表看看时间,放下手臂时,一辆黑色迈巴赫从路口拐了进来,稳稳停在面前。

  下一刻,小谢从车里出来,动作利索地去开车门。

  他偷偷瞥了一眼顾忱身边的女孩,心中一怔。

  什么情况?

  这不是那个美术馆前面卖画的小骗子吗?

  沈意眠见顾忱的车到了,赶紧后退一步,“先生,画我会尽快寄给你的,那我先走啦。”

  转身没走几步,旁边酒吧出来几个二十来岁的青年,个个面色潮红,一看就是喝了不少。

  几人与沈意眠擦身而过,其中一个踉踉跄跄地撞了她一下,抬头看到她的脸时,突然就看着她笑。

  “对……对不起……”

  沈意眠突然觉得有些毛毛的,不自觉就裹紧了衣服加快步伐。

  “小妹妹,跟哥哥一起去玩啊?”

  那几个男孩也跟上来,笑嘻嘻地在旁边歪着头跟她说话。

  沈意眠皱起眉,想要离那扑鼻的酒气远一些。可她往边上让一步,那几人就进一步。

  她此刻就是十分后悔,真不该来这鬼地方。

  正想着要不要跑,身后突然传来汽车鸣笛声。

  几人纷纷回头,看到一辆车在不远处停下,一个男人迈腿从车里下来。

  他眉眼深邃,身形颀长,一开口,嗓音浑厚又低沉:“沈意眠,过来。”

  沈意眠有种得救的心情,赶紧跑到顾忱身边。

  那几人一看两人认识,男人又像不太好惹的模样,立马知趣地离开。

  顾忱站在敞开的车门前,转头朝沈意眠示意:“上车,我送你回家。”

  沈意眠此时也顾不上不好意思了,赶紧上车。

  看着窗外道路变宽,灯光渐亮,她心里慢慢松了口气。

  “家住哪?”

  顾忱问她。

  “城南区滨河路——”

  沈意眠说到一半,突然意识到滨河路是城南区有名的别墅区,她这么一说,岂不是与她之前“缺钱”“家庭困难”的说法自相矛盾。

  不符合人设啊……

  她赶紧一个急刹,改口道:“附近的集文路……”

  说完,她还怕顾忱起疑,特意解释了句:“集文路好多人都不知道,所以我一般都和别人说滨河路,比较有名嘛,呵呵……”

  她心虚地偷偷看顾忱一眼。

  好在后者神色平静,并没有多问。

  顾忱的车内非常干净,视线范围内什么多余的东西都没有,像是平时都没人坐似的。

  宽敞整洁的车厢内,还有一股极好闻的香味,像是沐浴过后的肥皂清香,又像是衣服刚烘干时那种干净蓬松的气味,似有似无的在车内飘绕。

  沈意眠对味道敏感,像小狗似的使劲吸了吸鼻子,顺着气味的来源嗅探。

  越靠近顾忱,那气味遍愈发浓郁。

  顾忱见她伸着脖子在身边闻来闻去,有些莫名地问她:“怎么了?”

  沈意眠后知后觉地有些不好意思,连忙坐正笑了笑,“没事没事,就是……”

  她又笑眯眯地看他一眼:“你好香啊。”

  “……”

  顾忱一时语塞。

  面对这个年龄段的小孩,像这种时候,他还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沈意眠也觉得车内气氛突然有些尴尬,连忙从他脸上收回视线朝车内四处打量。

  低头间,她突然看到后座储物盒里有些眼熟的草莓软糖,颇为意外地看向顾忱:“这是我给你的糖吗?”

  顾忱朝那储物盒看了一眼才意识到她指的什么,而后“嗯”了一声。

  沈意眠随手从里面拿出一颗,剥开糖纸放进嘴里,问他:“这个糖很好吃吧?你是不是舍不得吃,所以吃得这么慢啊?”

  这么一想,好像她这个逻辑也说得通。

  总比说“我不吃糖,放这忘了”要好一些。

  顾忱思索几秒,顺着她的话,又随口“嗯”了一声。

  沈意眠嘴里舔舐的动作一顿,立刻懊悔地耷拉下肩膀,长叹一声:“唉,早知道我就多给你一些了。”

  说完,她又想到什么,“啪”地一拍大腿:“哎呀,刚刚这颗我也不该吃的!”

  看她这副样子,顾忱忍不住好笑:“不用,够吃了。”

  沈意眠低头去看那些糖。

  她数了一下,一共五颗。

  本来有六颗的。

  都怪她。

  深夜的路况通畅,车子很快就开到了集文路。

  小谢在前面提醒:“顾总,到集文路了。”

  顾忱看了看窗外,转头问沈意眠:“哪个小区?”

  沈意眠喉中一哽。

  她怎么知道。

  她也不住这啊……

  看着窗外滑过一家便利店,她灵光一现,赶紧指指路边:“就把我放这吧,我正好要去便利店买点东西。”

  顾忱朝她口中的便利店看了一眼,吩咐小谢停车。

  小谢正准备下去给沈意眠开车门,后者已经自己麻利地推门下车。

  关上车门,沈意眠弯身朝车里挥了挥手,“顾先生,谢谢你送我回来。我走啦~”

  顾忱浅浅点了点头,又嘱咐:“买完东西就回去,注意安全。”

  “知道啦。”

  沈意眠冲他弯眼:“晚安啦。”

  见沈意眠转身,小谢立刻发动车子。

  顾忱在身后突然出声:“等一下。”

  小谢一怔,踩在油门上的脚立马收了回来。

  过了一会儿,顾忱才道:“走吧。”

  小谢有些不明所以,但也没问,将车驶离。

  另一边,便利店的门在沈意眠身后晃晃悠悠地关上。

  沈意眠回头看向外面的街道,直到那辆迈巴赫的尾灯消失在视野,她才松了口气地从便利店出来,站到路边拦了辆出租车。

  到家的时候,楼上楼下都熄了灯,黑黢黢一片。

  沈意眠蹑手蹑脚地上楼,路过裴舒玉卧室时特意停了一下,确定没听到任何动静,她才放心地走到自己卧室门口。

  她走的时候裴舒玉刚去闺蜜家打牌没多久,据她推测,等她回来时一定很晚,照理来说不会再去她房间看她在不在。

  她正庆幸着今晚逃过一劫,生意也顺利,心情有点好。

  卧室的灯突然“啪”的一声打开。

  一个长发女人从她床上坐起来,脸色森白,动作僵硬,怒目圆睁,像要找她索命。

  沈意眠当场被吓得魂飞魄散,立刻尖叫着就往房外跑,边跑边叫:“妈!妈!我房里有鬼!救命啊!”

  “有屁的鬼!是我!”

  裴舒玉气得一把将脸上的面膜扯下来,从房里追了出来,“老娘等了你一个小时,面膜都干脸上了你才回!”

  沈意眠听到母亲的声音,一脸懵逼地回过头,脑袋转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刚刚什么情况。

  “妈~你……你在我房间干嘛呀……哎呀吓死我了~~~”

  就刚刚那么一下,硬是让她炸出一身冷汗。

  裴舒玉看她那个劫后余生的表情好气又好笑,“你还知道怕啊?这么晚回家,你想干嘛啊?啊?人比鬼恐怖多了你知不知道?”

  沈意眠心虚地抓抓脸颊,“我……我去辛歆家了,聊天忘了时间。”

  裴舒玉睨她一眼,“去辛歆家你偷偷摸摸的?我跟你说啊,现在你爸不在可没人护着你,刚放寒假就去外面野,你是不是觉得你妈收拾不了你?”

  “那哪能呢……”

  沈意眠狗腿子地嘿嘿一笑,“您什么时候都收拾得了我。”

  裴舒玉再三追问,沈意眠自然不可能对她如实供出酒吧的事。

  以她妈那个脾气,估计得扒了她三层皮。

  况且沈立不在,连个说好话的人都没有。

  好在当晚裴舒玉大概是在牌桌上赢了不少,没有对她追根究底,只又恐吓似的教训了几句就放了她去睡觉。

  第二天,沈意眠就将精挑细选的作品寄到了顾忱名片上的地址。

  毕竟是两千块钱。

  服务效率得跟上。

  包裹到时,看着运单上收件人的名字,总裁办里没有人敢动。

  直到顾忱从外面回来,亲自把那个圆柱形的不明物体拎进了办公室。

  他也不知道沈意眠怎么想的,将画筒外面包了里三层外三层,裹得像个木乃伊。

  正拆得吃力,外面高泓打来电话。

  “顾总,顾董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