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小说

他的小尾巴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他的小尾巴: 13、第 13 章

  专业课考试结束的当天,裴舒玉一行三人搭乘晚班机返回江临。

  在机场候机时,裴舒玉给顾忱打了个电话。

  一是跟他说一声她们走了,二是感谢他这次对她们的照顾。

  本来那天顾忱离开后,又提出要派车负责她们后面的接送。但裴舒玉实在是觉得不好意思,最终还是拒绝了。

  顾忱在电话中一如既往地礼貌温和,还顺口问了句:“沈意眠考得怎么样?”

  裴舒玉笑道:“她呀,一向都是自我感觉良好,谁知道呢。”

  说着,她招呼沈意眠过去,“眠眠,过来跟顾总道个谢。这次要不是顾总,你还不知道能不能进考场呢……”

  沈意眠觉得有些尴尬,有点不情不愿地接起电话:“喂……顾总……”

  顾忱在那头问她:“听说你考得不错?”

  沈意眠撇了撇嘴:“我觉得还可以吧,正常发挥~”

  顾忱笑了笑:“那提前欢迎你来陆北了。”

  沈意眠这才意识到,如果这次考试通过,她就要和顾忱再次在一个城市了。

  感觉有点奇妙,又莫名有点小开心。

  想到这里,她就巴不得放榜的时间能早点来。

  六月第一周,陆美附中公布了录取名单。

  沈意眠和辛歆不出意料都上了榜。

  通过了艺术高中的校考,也就意味着不用参加两周后的中考。

  包括沈意眠和辛歆在内的一些特长生提前解放,开始收拾东西离开学校。

  走的那天,同学们都做着最后的告别。

  沈意眠买了蛋糕带到教室,给每人都分了一块。

  她性格开朗,平时待人也随和大方,同学们对她印象都很不错,此时也都围着她七嘴八舌地说些“再来找我玩”之类的话。

  只有肖祁安静地坐在位子上,时不时地朝他们看上几眼。

  直到人群散去,沈意眠抱着自己收拾好的物品出了门,肖祁才起身跟了出去。

  见状的其他同学立刻开始笑着起哄,肖祁此时顾不上那么多,赶紧跑到沈意眠面前将她拦住。

  “沈意眠!”

  他的脸颊通红,说话开始坑坑巴巴:“你……你要去陆北了吗?”

  “是啊~”

  沈意眠抱着纸箱看着他:“对了,听说你考进江音附中了,恭喜你啊。”

  肖祁低头抓抓头发:“我本来也想考去陆北的,可我家里……”

  沈意眠笑了笑:“没事啊,江音附中也很好啊,你大提琴拉的这么好,我就知道你能考上的。”

  “可是……”

  肖祁抬眸顿了顿,话语间低落下来:“那里没有你啊……”

  突然,两人背后传来“呜哇——”的起哄声。

  沈意眠回头一看,教室门口已经挤满了八卦的同学,像孔雀开屏般地纷纷探出头望着二人坏笑。

  “班长表白啦!”

  “班长,你怎么现在才说!人家都要走啦!”

  沈意眠这才反应过来,顿时满脸通红。

  肖祁更是慌乱得手足无措,回教室也不是,只能丢下一句“对不起”,没头没脑地朝楼梯口跑开。

  十分钟后,沈意眠坐进车里。

  她想着刚刚发生在教室门口的事,还是感觉有些茫然。

  肖祁从初二上学期开始就坐在她后面。

  他长得干净帅气,成绩很好,又拉得一手好琴,别班过来给他递情书的女孩不在少数。

  但由于他总是安安静静的,也不怎么主动跟她讲话,虽然说起来是同窗三年,但她和他根本不熟。

  就因为有一次她俩一起负责做板报,连续几天都一起回家。自那之后,班上的同学就喜欢拿他俩开玩笑。

  肖祁从不回应,她也只是一笑而过,从未当真。

  现在突然说肖祁喜欢她,她总觉得有些莫名。

  虽然她还不太确定到底什么是“喜欢”,但喜欢一个人,对方怎么会察觉不到呢?

  喜欢一个人,为什么要憋在心里不让TA知道呢?

  难道是她年纪太小了。

  她不懂。

  -

  为了奖励沈意眠这次专业课考了全国第七,沈立特意让裴舒玉带着女儿去巴厘岛玩了一圈。

  从巴厘岛回来的第二周,沈立夫妇带着沈意眠前往陆北,开始为她的高中生活做准备。

  他们全家一直生活在江临,距离陆北有一千多公里。

  两个城市一南一北,气候和生活习惯都完全不同。作为父母,他们不由得担心这个还未成年的女儿会不会习惯。

  本来陆美附中是为学生提供了宿舍的,但三年时间说短不短,裴舒玉表面总是数落这个女儿,心里其实还是放心不下,最终选择了过来陪读。

  想着沈意眠以后也是要在陆北上大学的,搞不好毕业之后还要留在这,沈立和裴舒玉两人一合计,还是决定在陆北给沈意眠买套小公寓,也好让她以后在这个城市有个家。

  陆美附中附近的新楼盘并不是很多,因为地处市中心,价格都不便宜。

  沈立夫妇很快就看中了一套九十平米的三居室小户型,虽然面积不大,但胜在地段和周边配套都不错,又自带装修,对他们来说是再适合不过。

  看房后的那周,几人就从租的房子搬进去,开启了在陆北的新生活。

  裴舒玉想到之前顾忱的帮助,私下里问沈立:“咱们要不要请顾总到家里吃个饭什么的?毕竟人家之前帮过忙的。”

  沈立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别请了。上次那件事我已经给他专门道了谢,现在顾氏在陆北开新项目,又要和我们晋合扯上关系。陆北分行的老余是我同学,这个顾忱肯定也有考虑,他帮我们,也是为了做个顺水人情。总之这中间利益牵扯太多,我们不要跟他私交太密,该有的礼节做到就行。”

  裴舒玉知道丈夫这方面一直谨慎,点点头表示赞同。

  沈立在办完买房的手续之后就回了江临,裴舒玉这几天就忙着收拾新家。

  这次买房花了不少钱,她暂时没准备请保姆,凡事都得亲力亲为。

  沈意眠见裴舒玉忙个不停,特别积极地想要帮忙,然而在她两次不小心打翻裴舒玉整理好的东西之后,裴舒玉忍无可忍地下了通牒:“你给我一边凉快去!越帮越忙!”

  沈意眠觉得很委屈。

  明明是裴舒玉自己不擅长家务,弄得家里东西到处都是,她几次差点被绊倒,倒还怪起她来了。

  辛歆还在江临,她在陆北又不认识什么人,只能无聊地自己出门去溜达。

  她先是去陆美附中转了一圈,后来又去附近的商场逛了一会儿,买了几块甜品。

  眼看着太阳落山,天边浮上一层粉紫色的彩霞,不远处的高楼错落有致地耸立着,楼顶的霓虹灯牌陆续亮了起来。

  沈意眠站在天桥上,突然看到那霓虹中有“顾氏地产”四个大字。

  顾氏地产?

  她心中默念了一遍。

  好像是顾忱的公司。

  顾忱。

  自上次放榜给他报喜之后,她就再也没联系过他了。

  她看看那栋大厦,离自己所在的天桥好像并不是很远。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陌生的城市里,因为那个人,那里像是突然就和自己有了某种联系。

  十分钟后,沈意眠到了顾氏地产大厦楼下。

  她抬头拍了一张大楼的照片,然后微信发给顾忱。

  眠宝:【你在这工作吗?】

  这次顾忱倒是回得挺快:【你在楼下?】

  沈意眠回了个【嗯】,随即顾忱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什么时候来的陆北?”

  “嗯……有半个月了吧。”

  “跟家人一起来的?”

  “是啊,不过我爸已经回江临了,我妈还在。”

  “你们租房还是……”

  “我们住在天禧城,买的房子。”

  “天禧城不错,离你学校近,以后上学方便。”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人声,似乎有人跟顾忱在说什么。

  顾忱对着旁边小声说了句“等一等”,又问她:“怎么到这边来了?”

  沈意眠叹了口气:“我妈嫌我烦,我就一个人出来逛逛呗……”

  “一个人?”

  顾忱语气突然严肃,“天快黑了,你还是早点回去,省得你妈担心。”

  沈意眠站在大厦前的广场上,看着几个送外卖的从身边经过,有香味似有似无地飘过来。

  她摸了摸肚子,“可是我还没吃饭呢……”

  “不回去吃?”

  沈意眠又叹了口气,“唉……不瞒你说,我妈做饭那个水平……真是一言难尽。我已经连续吃了三天的清水面条了,我真受不了了……我不想回家吃饭……”

  顾忱在那头笑了一声,刚要说话,沈意眠突然问他:“你在上面?”

  “嗯。”

  沈意眠立刻抬起头往上看。

  这大厦很高,可能有三四十层。顶端的霓虹大字此刻嵌在黄昏的天幕里,格外的好看。

  “几楼啊?”

  “顶楼。”

  “好高啊……”

  沈意眠看着遥远的顶楼,话锋一转:“都六点多了,你要下班了吧?”

  “我……”

  顾忱话没说完,那头小姑娘紧接着道:“我请你吃饭吧?”

  “你请我吃饭?”

  顾忱像是觉得好笑,“为什么?”

  为什么?

  沈意眠陷入沉思。

  大概是因为上次她无缘无故骂了他,内心还有罪恶感。

  又或许是她初来乍到实在太孤单了,想找个人一起吃饭。

  她也不确定到底是为什么。

  她想了想,扯出个看起来合适的理由:“上次我考试的时候你帮了大忙,算是感谢你吧。”

  顾忱笑了笑:“举手之劳,不用搞得这么客气。”

  沈意眠气呼呼:“你是不是不给我面子啊?”

  “没有,我不是这个意思。”

  顾忱轻轻叹了口气,考虑半晌,最后说:“去吃饭可以,但我要和你母亲说一声。”

  沈意眠立刻惊恐:“啊?!”

  顾忱也不管她,紧接着道:“我这边还有点事情走不开,你在大厅等着不要乱跑,我让高泓下来接你,电话上来再打。”

  不等沈意眠反应过来,顾忱就挂了电话。

  不一会儿,高泓果然就从电梯间那边走了出来,朝她微微颔首示意,“沈小姐。”

  沈意眠见了高泓几次,一直不太确定该称呼他什么。

  喊他“高助理”,好像不太符合她的辈份,有点不礼貌。

  她斟酌再三,又仔细打量了高泓一番,终于有了主意,很有礼貌地喊了他一声:“高叔叔,麻烦你啦。”

  高泓的脚步显而易见地顿了一下,而后尴尬又不失礼貌地露出一个职业微笑:“不用客气,跟我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