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小说

他的小尾巴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他的小尾巴: 22、第 22 章

  “老顾, 你还没吃晚饭吧?我请你啊~”

  经历了顾忱的一次“恐吓”之后,沈意眠很知趣地主动向他示好。

  顾忱一看她那表情就知道她心里那些小心思。

  自从认识这丫头,她最怕的就是他去“告状”。

  一提这个, 她就乖巧地像只小绵羊。

  只是他今天下班早,还有一堆事情没有做完,本就计划这边完事后再回去加班。

  “不用了, 我还要回公司。”

  他抬表看看时间, “你不是还有晚自习?”

  “你回公司也得吃饭啊, 我晚自习还有半小时, 我们去食堂吃嘛, 速战速决, 又不耽误你时间,完美!”

  沈意眠一把抓过他的手臂, “走嘛走嘛,给个面子嘛~”

  顾忱平时最不喜欢人家碰他的衣服。

  此时他看着自己本来平整的袖子被沈意眠扯出褶皱,难受得头皮都有些发麻。

  “你别拉……我自己走……”

  他好说歹说, 沈意眠才听话地松开他在前面带路。

  离下午最后一堂课过了大半个小时, 学生用餐的高峰期已过,食堂里的菜只剩几样,学生也不见多少。

  沈意眠拿着饭卡,指着剩下的唯一一个窗口,对顾忱豪迈道:“随便点,别客气!”

  顾忱看着那不到四个格子的菜:……

  最终他挑了三个看上去很清淡的菜, 沈意眠还很贴心地给他端了碗只飘着一片紫菜不见蛋花的“紫菜蛋花汤”。

  顾忱其实对吃的并不算很挑剔, 但陆美附中的菜实在是让他有点难以下咽。

  他觉得自己平时已经吃的够清淡了,但今天这三道菜,他总觉得厨师像是没放盐, 青菜叶子也是蔫了吧唧的一点精神都没有。

  沈意眠见他菜都没动多少,问他:“是不是很难吃啊?”

  顾忱一看对面她的餐盘,也没动多少。

  合着她知道难吃,还带他来:)

  他硬着头皮吃了一口没味道的豆腐,又勉强吃了几口硬邦邦的米饭,哽得不得不用紫菜汤送下去。

  “你们平时都在食堂吃?”

  沈意眠点了点头,“这附近学校多,外面那些餐厅到了饭点就好多人,有时候时间根本来不及,所以大多都在食堂吃。”

  顾忱实在是吃不下去了,索性放下筷子将餐盘推到一边。

  “如果觉得伙食不好,你们可以跟学校反映。”

  沈意眠机警地看看周围,压低声音道:“我们听说这食堂是学校某个领导的亲戚承包的,据说之前有人反映过,之后还是难吃。而且也不是说伙食不好,就是简单的难吃而已……”

  顾忱低头看了一眼沈意眠盘子里的菜,有鱼有肉有蔬菜。

  确实像她所说,伙食不错,只是难吃而已。

  由于实在难吃,两人吃饭没花多长时间,正应了沈意眠所说的“速战速决”。

  送走顾忱,沈意眠回了教室,刚一进门,晚自习的铃声就响了起来。

  辛歆回头看了她好几眼,过了一会儿,给她发来一条信息:【放学在操场东边花坛见】

  她以为辛歆是要跟她说酒吧的事,立刻回复了个【好】。

  何家衍是个急性子,实在是忍不住,趁着田雅岚出去的间隙,迫不及待地问她:“哎,老田为什么要你请家长啊?”

  沈意眠立刻回头瞪了一眼朱绪。

  这人真是个大喇叭,只要被他看到的事,不过一分钟,何家衍铁定就知道了。

  她突然意识到——何家衍知道了,那辛歆也知道了?

  何家衍一瞬不瞬地盯着她,她不能装死,只得胡乱扯道:“哦……我舅舅不是出版编辑嘛,那个……学校好像有个关于出版的什么事,说要问问我舅舅,哪是什么请家长嘛~”

  何家衍听她这么说,总算是松了口气,“害,我还以为你闯祸了呢,吓死我了……”

  “吓死你了?”

  沈意眠莫名其妙地看着他,“我请家长,你吓什么?”

  何家衍一愣,“你不是说不是请家长……”

  沈意眠自觉说漏嘴,一下子冷汗都冒出来了,“阿呸,我说错了,都是被你传染的。”

  何家衍还想问什么,正好田雅岚走了进来。

  沈意眠赶紧用手肘戳戳他,小声道:“嘘,老田进来了!”

  晚自习下课铃一响,沈意眠生怕何家衍又逮着他问,立刻收拾书包逃也似的出了门。

  到了约定地点不久,辛歆来了。

  “眠眠,你为什么让顾总装作你舅舅啊?你犯什么事被老田抓了啊?”

  沈意眠的心一沉,一度有些纠结。

  考虑再三,她还是决定说出来。

  “我昨天在「highway」酒吧门口被老田看到了,她让我请家长。”

  辛歆完全愣住了,脸上的表情开始僵硬。

  “辛歆,你……你去酒吧干什么了?”

  辛歆低头避开她的目光,半晌,才抬起头问她:“你跟踪我?”

  “不是,我前几天去你寝室找你,你明明不在,却跟我说你在。我是担心你,所以第二天才跟着你想看你到底去干嘛了……”

  辛歆咬着嘴唇,神色难堪,低声问她:“你告诉老田了?”

  沈意眠摇摇头,“我没说。”

  辛歆这才抬眸看她,“我……我去酒吧当酒推了。之前你说那边薪水高,你差点就去了,所以我也去找了找。”

  沈意眠心都凉了,着急道:

  “可是我也说了那里不安全不靠谱啊!你为什么要去啊!万一出事怎么办?被学校发现怎么办?”

  “我就干了几天,已经没做了……也没出事啊……”

  沈意眠看着辛歆轻飘飘地说出这两句话,突然就体会到了顾忱那时训斥她的感觉。

  那时,她还真是挺不懂事的,根本不理解顾忱为什么要一本正经跟她讲那么久的道理。

  现在,轮到了她苦口婆心。

  “你这是侥幸!那万一呢!”

  辛歆突然皱了皱眉,“那我能怎么办?你不是说困难的时候什么办法都要试试,我现在也成功了啊,你不该为我高兴吗?”

  沈意眠只觉得心底堵着一口气,有些闷的慌。

  “你是因为鸿鹄的学费?”

  辛歆很轻地“嗯”了一声,像是很不愿意承认。

  “那你可以跟我说啊,我会想办法帮你的,你没有必要冒险去——”

  “眠眠。”

  沈意眠还没说完,辛歆出声打断她,“你和你家已经帮了我很多了,我不想总是靠别人。”

  沈意眠那些想要说的话,被她这样一句全都堵了回来。

  原来裴舒玉说得对,辛歆的自尊心那么强,她不想让别人觉得她“可怜”。

  她帮她从来没有私心,但对于辛歆来说,也许就成了她的负担。

  她眼头一酸,再也不想说什么“我会帮你”之类的话了。

  好不容易压下那股酸涩,她才浅浅出声:“好吧。我理解。”

  辛歆也红了眼圈,小心翼翼地抬头看她一眼,“对不起……”

  沈意眠故作轻松地笑笑:“干嘛道歉啊?我又没怪你。”

  “我……我害你被请家长了……”

  “没事。”

  沈意眠尽量平复着语气,“反正我也化险为夷了,只是顾总的事,你别告诉别人啊。”

  辛歆立刻点点头:“嗯,我肯定不会说的。”

  “那……我回去了。”

  沈意眠转过身,神情顿时就暗淡下来。

  “眠眠!”

  辛歆突然叫住她。

  她赶紧又换上一副无事表情转身,“嗯?”

  “我们……我们还是好朋友吧?”

  辛歆两手紧紧握着,像是有些紧张地等着她的回答。

  “当然了。”

  沈意眠弯起眼睛冲她笑着,“你想什么呢~”

  -

  两人之间再也没提过酒吧那晚,久而久之,这件事变得就像没有发生过一样。

  只是自那天起,沈意眠再也不在辛歆面前提任何关于钱的事情。

  圣诞节前夕,沈立从江临给她寄了一台新的平板电脑,说是给她的圣诞礼物。

  她这才想起来上次她求顾忱去见田雅岚时,曾经说过被克扣零花钱就不能给他买新年礼物的话。

  虽然当时是形势所迫,她也是临场发挥,顾忱大概根本不会记得。

  但她想想,顾忱确实帮过她好几次。

  酒吧那晚,开学那天,还有他买的那些画。

  不仅如此,他还请(bei)她下(e)过一次高级馆子,生日那天又给她买了价值不菲的围巾手套。

  可她呢?

  就请人家吃了一次价值两百的烤串,大部分还都进了她的肚子。

  以及一顿难以下咽的“食堂大餐”,卡里一共刷了二十四块八毛。

  仔细想想,她也太抠了吧。

  这可不是她沈意眠的风格。

  简直有辱沈家门风。

  于是周五下了课,她跟其他几人打了个招呼,径直去了学校附近的那家商场。

  也是她十六岁生日那晚,顾忱去的那家。

  她现在手机钱包里有将近三千块,她估摸着,怎么也能买个像样的礼物。

  一楼的那些品牌她之前跟着裴舒玉进去逛过,有几个牌子她很熟。

  但沈立平时穿衣风格很随意,从来不买大牌,所以她对那些男装实在是一点概念都没有。

  在男装区的走廊上转了一圈,她突然看到一个logo有些眼熟。

  那次在停车场,顾忱将她护在身前,他那套灰色西装的纽扣上,好像印的就是这个logo。

  她眼睛一亮,立刻走进店内。

  这附近学生多,经常有这样穿着校服的小孩进来东看看西看看,只是因为新奇,完全没准备买东西。

  店员们见怪不怪,大多时候都由着他们去。

  一般不过一会儿,那些学生就会自己出去。

  沈意眠在店里逛了一圈,随便瞅了一眼模特身上那件西装的价签,立刻吓得吐了吐舌头。

  原来顾忱的衣服都这么贵的吗?

  那她之前请他吃烤串吃食堂未免也太掉价了吧。

  衣服她是买不起了,但柜台里那些小东西她应该还能承受。

  她低头在橱窗前看了许久,终于有个店员留意到她,朝她走了过来。

  “小妹妹,是想给谁买东西吗?”

  沈意眠点点头,“我要给我——”

  她突然不知道该怎么描述顾忱和她的关系。

  想了想,她最终道:“我想给我朋友挑个圣诞礼物。”

  “好的,那请问你朋友年纪多大,平时穿衣风格是怎样的呢?”

  “他二十八岁,平时都是穿西装大衣什么的,就是很正经的那种。”

  沈意眠说完,又认真补充道:“不过他看起来挺年轻的,长得很高很帅。”

  女店员意味深长地瞥了一眼沈意眠。

  眼前这女孩脸上满满的胶原蛋白,长相清纯可爱,说话也是单纯的学生气,一看就没成年,而且应该还是第一次给男士买礼物。

  “那你的预算是多少?我可以帮你参考一下的。”

  “两到三千吧。”

  店员点了点头,将她带到店内一侧的领带陈列区,“那你可以看看我们的基础款领带,价格基本合适的,而且商务人士日常也可以用到,性价比很高。”

  陈列架上的领带样式很多,沈意眠一时看花了眼,完全不知道该挑哪一个。

  店员见她神色迷茫,立刻问她:“那位先生平时的穿着大多是什么颜色呢?”

  沈意眠在脑中开始回忆每次见到顾忱时,他的样子。

  他的西装大多是黑色,有时是深蓝,只有生日的那晚,他穿了灰色西装,但大衣仍是黑色。

  衬衣大多是白色的,有时是灰色,有时是黑色,有时有条纹,总是系到最上面的一颗扣子。

  领带一般是蓝色调,很素。他好像很喜欢打领带,没打领带的样子她只看到过两次。

  男人的样子像是4K影像,一帧一帧地在她脑海中清晰地播放着。

  连沈意眠自己也没想到,她的脑袋居然像是录像机似的,细节记得这么清楚。

  她收回思绪,对店员道:“他一般都是深色系西装,衬衣大多是白的。”

  店员意会地点点头,转身从陈列架上挑出几条放到柜台上给她看:

  “这几条都是我们店里卖的比较好的,和深色系西装也很搭,你看看喜不喜欢?”

  沈意眠看着那几条领带,做工一看就很精致,样式也大方好看。

  那条浅蓝色菱格提花和那条暗红色波点她特别中意,就是不知道顾忱会喜欢哪条。

  她犹豫了一会儿,掏出手机给顾忱发了条信息:【老顾,你喜欢蓝色还是红色?】

  过了几分钟,顾忱回复她:【突然问这个干什么?】

  她可不想说实话来暴露她要给他的小惊喜,便胡诌道:【心理测试,你说嘛】

  顾忱:【蓝色】

  沈意眠立刻收起手机,对店员道:“姐姐,那我就要这个蓝色的。”

  店员见她价格都不问就爽快拿下,突然觉得自己是小瞧了这学生的购买力。

  她心下一动,赶紧冲她笑道:“可以啊小妹妹,你眼光真好,不过这条领带是我们的限量版,不能单卖的,需要你再在我们店里选一件东西才可以呢~”

  “啊?”

  沈意眠愣了一下,“可你刚刚没说啊……”

  店员冲她抱歉地笑笑:“我也没想到你这么厉害,一眼就看中我们限量版了,不好意思哦~要不你再看看我们的袖扣,很精致的,你朋友一定会喜欢。”

  沈意眠还没开口,那店员就将好几款袖扣摆放到她面前。

  那东西看上去像是耳钉,小小两只长得精致可爱,透亮的玻璃扣面在店内的射灯下闪闪发着光。

  沈意眠平时没见过这个,一时来了兴趣,问:“这是怎么用的呀?男士的吗?”

  店员拿着袖扣比在自己的袖口,“对啊,就像这样扣在男士衬衣的袖口,很漂亮吧?”

  是很漂亮。

  沈意眠看着那blingbling的玩意出了神。

  蓝色那对袖扣的中央,印着一颗星星。

  她想,顾忱应该会喜欢吧。

  作者有话要说:  沈意眠:老顾,你喜欢我……

  顾忱:喜欢。

  沈意眠:……给你挑的礼物吗?

  ——————

  你们猜我今天会不会加更?

  感谢在2021-09-03 00:24:17~2021-09-03 22:04:5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唄菇想有钱、兜里有糖糖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唄菇想有钱 130瓶;澄意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