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小说

他的小尾巴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他的小尾巴: 23、第 23 章

  “那这两样加起来多少钱啊?”

  沈意眠问。

  店员拿起计算器算了一下:“一共是五千二百块, 这个袖扣是我们圣诞特别款,可以打九五折,折完之后一共是五千零七十块。”

  这比沈意眠的预算高出两千多块, 几乎快要是一倍了。

  她有些犹豫,有些依依不舍地看了那领带几眼,“要不……我还是选别的款吧。”

  她的情绪全写在脸上, 经验老道的店员一看就知道她嘴上这么说, 心里却舍不得。

  “你确定吗小妹妹, 这个领带全陆北就只有我们这一条了哦。这个花色以后也不会再有了, 真挺可惜的。”

  沈意眠又纠结地看了那领带好几眼。

  从刚刚起, 在她的概念里, 这领带已经是顾忱的了。

  现在,倒有种送了的东西又收回去的感觉。

  虽然她的手机钱包里只有将近三千块, 但她知道支付宝还有个“花呗”功能,就跟信用卡一样,这个月用了下个月还。

  下个月就是春节, 她理应能收到一笔压岁钱。

  通常裴舒玉都会给她留个两三千块, 到时候还就好了。

  她看着柜台上的东西,心一横,说:“好吧,那你给我包好看一点啊姐姐。”

  店员立刻笑靥如花地应道:“好,没问题。”

  东西果然包得很好看,黑色纸盒上印着烫金的logo, 外面绑着红色丝带蝴蝶结, 纸袋也是通体黑色很有质感,看上去就很高端大气上档次。

  沈意眠心满意足地从店里出来,只要低头看看手里的袋子, 脸上就忍不住的傻笑。

  好不容易憋着这“小秘密”熬到圣诞夜的前一天,她特意提前去问顾忱:【老顾,你明晚准备干嘛呀?】

  过了一个多小时,顾忱才回复她:【刚下飞机,我这几天在日本出差,怎么了?】

  像是被一盆冰水从头浇到脚,沈意眠瞬间四肢无力,生无可恋地一头趴到桌上,心里拔凉拔凉的。

  烦死了。

  她精心准备的“惊喜”,就这么夭折了。

  这人怎么这么忙啊,动不动就出差!

  平时都是顾忱说一句,她恨不得回三句。

  今天,她却郁闷得半天都不想说话。

  那头,顾忱又发来一句:【三十号回】

  沈意眠突然起死回生般地抬起头。

  三十号?

  那第二天就是跨年夜了?

  送不成圣诞礼物,那送新年礼物也是不错的嘛。

  眠宝:【那你三十一号晚上干嘛呀?几点下班?】

  顾忱:【没安排,看情况】

  眠宝:【我那天没有晚自习,我放学去公司找你好不好?】

  顾忱:【有事?】

  眠宝:【没事不能去找你嘛】

  眠宝:【伤害我你就会快乐吗.gif】

  眠宝:【你能不能别气我.gif】

  眠宝:【人间小苦瓜.gif】

  在沈意眠各种表情包的密集轰炸下,顾忱终于得一空隙,回了句:【好】。

  一年的最后一天,陆北不少中小学都提前放了学。

  最后一节课的下课铃声一响,沈意眠就背起书包迫不及待地跑出了门。

  虽然前一天何家衍已经听她说今天有安排了,但还是没有想到她动作那么快,快到让他一直塞在抽屉里的新年礼物都还没来得及拿出来。

  前几日陆北又降了雪,路上湿滑,沈意眠一路上连走带跑,差点滑了几跤,最后终于战战兢兢地到了顾氏地产楼下,背上都渗出一层汗。

  顾忱得知她到了,立刻让高泓下来接她。

  一看到高泓,沈意眠又热情地跟他打了声招呼:“高叔叔!好久不见!”

  高泓像是已经接受了自己被叫“叔叔”这件事,挣扎都不挣扎一下,直接点头笑道:“沈小姐,好久不见啊~”

  两人乘专用梯到了顶楼。

  进办公区时,顾忱正在外面和简玟希一脸严肃地说着什么。

  这次见他,又感觉像是隔了许久。

  沈意眠有些兴奋地忘了形,立刻朝他挥挥手招呼着:“老顾!”

  少女清脆的声线像是跳脱的小鸟,欢快地飞过整个办公区上空。

  随着这声话落,总裁办内,突然就安静了下来。

  老顾?

  是说顾忱吗?

  大家都默默用余光扫了一眼顾忱,动作却不敢太大。

  虽然这位老板平时看着脾气还不错,对他们也很nice,但这种人生气起来其实比那些急脾气的还让人难受。

  就在他上任不久的总裁办会议上,因为某位员工以公徇私,顾忱第一次当着他们的面发了火。

  那种发火并不是摔东西或者辱骂,而是用自带的气场压倒你,就算不出声,一个眼神就能把人震慑得说不话来,因此从来没有人敢在公司跟他随便开玩笑。

  别说“老顾”了,就算是他的全名,都没几个人会去叫。

  简玟希看了一眼面前的顾忱,又看看远处的沈意眠,神情不明。

  就连一向稳重的高泓都脚下一个急刹,左右不是地怔在原地,等着看老板的反应。

  气氛突然凝重,沈意眠立刻意识到自己的失言,尴尬地放下手臂,苦笑着朝大家笑笑:“不是……我是说……顾总……顾总……”

  说着,她也心虚,声音越来越小,头也越埋越低。

  最后,像是被消了音。

  可顾忱仍是反应淡定,只平常般看了沈意眠一眼,说:“先进办公室等。”

  “哦……”

  沈意眠难堪得满脸通红,赶紧三步并作两步一路小跑进了他办公室。

  高泓坐回自己的工位,慢慢反应过来之后,忍不住低头暗自笑出来。

  好一个“老顾”。

  他这辈子估计也就只能从那小丫头的嘴里听到对顾忱这样的称呼了。

  这下,他被叫“高叔叔”好像也不算很冤。

  顾忱若无其事地跟简玟希交待完工作,转头对着总裁办里其他人道:“今天是跨年夜,大家早点下班吧。今年辛苦大家了,待会我会让高泓在群里发个红包,大家记得去领。”

  员工们赶紧站起身来,一声声“谢谢顾总”此起彼伏。

  简玟希目送着顾忱走回办公室,直到那头传来关门声,她才若有所思地坐下。

  不过一会儿,员工们都兴高采烈地收拾东西下班,简玟希见人走得差不多了,才走到高泓的工位前,问道:“高助理,那个小姑娘是什么人啊?和顾总很熟吗?”

  高泓在顾忱身边四年多,一向对顾忱的私事守口如瓶。

  这一年下来,他能感觉到顾忱对沈意眠极为照顾,至于原因,他在这个职位上,不该也并不想去深究。

  面对简玟希的打探,他只是笑了笑,说:“简秘书,顾总的事,你还是亲自问他比较好。”

  简玟希也笑笑。

  她知道高泓这就是不准备回答,她哪敢亲自去问老板这样的问题。

  “简秘书,今天有什么安排?”

  高泓边收拾东西边问。

  “没什么安排,回家休息呗。”

  简玟希刚要转身,高泓又问她:“那要不要一起去吃个饭?我正好也没什么事。”

  简玟希愣了一下,“哦……我还有点工作没有忙完,不好意思啊高助理,你先走吧。”

  高泓点了点头,站起身,将桌上的一瓶功能饮料递给她:“好的,那我先走了,你早点回去。”

  他拎起包收起座椅,走了几步又回头道:“哦对了,提前跟你说一声,新年快乐。”

  简玟希微微颔首,冲他柔柔一笑:“新年快乐。”

  办公室内,顾忱难得地没有回到办公桌前工作,而是开始收拾东西。

  沈意眠等了半天也没等到他来训她口无遮拦的事,索性当作什么事也没发生,走到他旁边问他:“老顾,今天是跨年夜哎,你没有什么安排吗?”

  顾忱边关电脑边随意道:“没有。你不是也没有安排吗?”

  沈意眠不置可否地眨了眨眼。

  她也不是没有安排。

  难道顾忱就不算她的安排吗?

  “怎么没和同学出去玩?”

  他问。

  沈意眠眼珠子转了转,“他们今天都有事。”

  顾忱笑了笑,“所以就来找我陪你玩?”

  沈意眠看着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撒谎。

  明明是推了别人的邀约,专程来给他送礼物的,为什么不告诉他呢。

  “老顾,其实……”

  沈意眠话语一顿,顾忱随即停下手里的动作看向她:“什么?”

  “其实……我是专门来找你的。”

  沈意眠将那个纸袋小心翼翼地从书包里拿出来,放到他办公桌上:“我来给你送这个。”

  顾忱愣了一下,低头看向那袋东西,“这是什么?”

  “之前说好的,给你的新年礼物。”

  顾忱没有伸手去拿,而是抬眸看着沈意眠,一脸莫名:“什么时候说好的?”

  “就……我说让你去当我舅舅的时候啊……”

  顾忱使劲想了想,还是一点印象都没有。

  他看了一眼纸袋上的logo,显然是有些意外,看也没看里面的东西,立刻问她:“你花了多少钱?”

  沈意眠没有直接回答,只说:“你打开看看嘛,我特意给你挑的。”

  顾忱却还是没去碰那袋子,只说:“你还是个学生,没有必要送我这么贵的东西。你拿着小票,去店里退了。应该还没过一个月吧?”

  沈意眠怔住了。

  她怎么也没想到,她高高兴兴给他买的礼物,他看也不看就让她退了。

  她赌气般的把那两个纸盒从袋子里拿出来,固执地打开包装,拿出那条领带放到他眼前,“不好看吗?这还是限量版呢,我好不容易买到的。”

  她又把袖扣拿出来,“你看,这上面有星星,你不喜欢吗?”

  顾忱看着那两样东西,心里已经估算出了价格。

  他完全不明白沈意眠是怎么会突然花这么多钱,还一买就买两样。

  他看着她手上的袖扣,突然意识到什么,问她:“你买这个做什么?这是干什么用的你知道吗?”

  沈意眠正在气头上,没好气地答:“我当然知道,这个是扣在袖子上的!你当我傻呀!”

  顾忱依然波澜不惊,继续问她:“那你知不知道这个是用在法式衬衫上的,一般衬衣用不到,普通人不会去买它。”

  沈意眠忿忿的表情立刻转为疑惑,“可是……可是那个小姐姐没跟我说啊……我就是觉得挺好看的。”

  “这东西,是别人让你买的?”

  沈意眠点点头,而后又摇摇头,“我本来是要买那个领带的,可是那个姐姐说什么限量版……”

  她把在店里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讲给了顾忱听,后者皱着眉听完,又问她:“你说你一开始只想买领带,那你买袖扣的钱最后从哪来的?”

  沈意眠头皮一凉。

  他怎么总是能这么快就抓到重点呢?!

  以她目前对顾忱的了解,他知道事实后铁定会训她。

  那她不如说是找别人借的钱?

  顾忱将她忐忑不安七上八下的表情看在眼里,沉声道:“你别想随便扯个谎糊弄我,说实话。”

  沈意眠娇躯一震,立刻将扯淡的想法又塞了回去。

  “我……我用了「花呗」……”

  此刻,她不抬头都能感受到顾忱身上那股不怒自威的气场正像海浪一样向她席卷而来。

  这是她头一次感觉到,顾忱是真的生气了。

  “沈意眠,你脑子里都在想什么?你这个年纪,花这么多钱买奢侈品,还在网络上借钱去买,你有没有想过你的钱是从哪里来的?”

  沈意眠虽然觉得自己不对,但也委屈。

  她不服气地掀起眼帘看顾忱一眼,“那是我零花钱,而且我下个月有压岁钱就能还了,我又没找家里要钱。”

  “你的压岁钱也是父母的人情换来的。你这个年纪了,应该懂这些道理了,怎么还是这么不懂事呢?”

  沈意眠两手紧紧的互扣着,一股强烈的情绪不停地从心底翻涌上来,压也压不住。

  “可是……可是我只是想给你买点好东西啊……”

  她两眼发热,眼眶一酸,眼前的那只黑色纸袋在视线里渐渐模糊。

  顾忱心弦一颤,突然间沉默下来。

  几颗眼泪像断了线的串珠,啪嗒啪嗒地砸落在他的办公桌上。

  而后,一发不可收拾。

  作者有话要说:  顾忱:……完了

  沈意眠:快哄我!!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