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小说

他的小尾巴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他的小尾巴: 25、第 25 章

  沈意眠在顾忱的办公室待到八点, 直到脸上确定看不出之前暴哭过的痕迹,她才放心的出了门。

  顾忱送她回家的路上,街道两旁的商业街上张灯结彩, 人群三五聚集谈笑风生,处处一片迎接新年的热闹景象。

  沈意眠觉得时间还早,心里有些痒痒的, 便试探性地去看顾忱:“老顾, 我们去流萤大厦那边玩吧, 听说那边有跨年活动, 还有焰火表演呢。”

  顾忱慢条斯理地看她一眼, 问:“你晚上出去玩, 跟你妈说过了吗?”

  “……”

  一提到裴舒玉,沈意眠顿时没了精神。

  这位太后一向规定她十点半之前必须回家, 哪还能参加什么跨年活动。

  想都别想。

  她扫兴地瘫坐在位子上,一时间不想再去理顾忱。

  这个人,好像总是能一秒钟打破她原本的好心情, 一点也不懂得“享受人生”。

  这时, 何家衍给她发了条信息:【你回去没有?】

  沈意眠心不在焉地回复:【正在路上,怎么?】

  何家衍立刻道:【我在你家小区门口等你】

  眼看就要到了,沈意眠也懒得再追问他到底有什么事,只回了个【哦】。

  不过一会儿,顾忱的车就停在了老地方。

  “那我走啦老顾。”

  “嗯,早点休息。”

  沈意眠听到这句老干部式的叮嘱, 忍不住吐槽:“什么啊……今天是跨年夜哎, 当然是要等到零点辞旧迎新啊!老顾,你怎么这么没有仪式感?”

  顾忱看她一本正经的“说教”,心中不禁失笑。

  大概确实是他太古板了, 从来都没觉得这些节日有什么意义,现在竟被个小丫头嫌弃。

  难道,这就是代沟?

  他无奈地笑笑,“可能是我老了。好了,早点回去吧。”

  沈意眠抿了抿嘴,点了点头。

  回头走了几步,突然又转身像是安慰他似的道:“其实你也不是很老,你别太介意了。我走啦。”

  “……”

  顾忱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

  知道这丫头是好意,但这句话怎么听起来却还是挺挺打击人的呢。

  想到沈意眠那些不安分的小心思,顾忱担心她趁他走了又偷偷溜出去,没有让阿光立即开车,而是在车里等了一会儿。

  眼看着那娇小的背影就要到达小区岗亭,不远处,一个高瘦少年的身影快速奔了过去。

  “沈意眠!”

  何家衍从小区旁的便利店跑出来,步伐欢快。

  “你怎么突然过来了?什么事啊?”

  沈意眠打量他一番,见他衣服都换了,显然是回了趟家又跑了出来。

  不远处的路边,顾忱伸手降下车窗,目光停留在两人身上。

  何家衍拿出一个长方形的盒子递给她,“你今天放学跑那么快,我没来得及给你。”

  沈意眠低头将盒子接过来,“什么啊?”

  何家衍紧张地抓了抓头,“新年礼物,每个人都有的。”

  “啊?”

  沈意眠有些莫名地抬眸看他,“你发财了啊何家衍?干嘛突然送礼?”

  “新年新气象嘛!”

  “不会又是橡皮吧……”

  沈意眠眯起眼睛睨他一眼。

  何家衍笑得眼睛弯弯的,露出两个尖尖的小虎牙:“切~我何家少爷会送那么寒酸的东西嘛~是只笔啦!”

  沈意眠有些好奇地摇了摇盒子,“什么笔啊?2B铅笔?”

  何家衍要笑死了,“屁的2B!是平板触控笔。你不是说你刚有了个新平板嘛,用这个笔可以在平板上画画。”

  沈意眠当然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东西。

  她本来就是准备买的,前阵子还跟何家衍和辛歆提过,只不过最近忙着迎接期末,她准备考试结束了再买。

  她知道这只笔的价格,吓得赶紧把东西塞回到何家衍怀里,“这么贵的东西我不要!你干嘛老这样啊……”

  “不贵啊……”

  何家衍借着自己长得高,伸手轻松把盒子塞到沈意眠的校服帽子里,“我特地把包装拆了,不能退了,我劝你不要不识抬举啊。”

  “何家衍!”

  沈意眠伸手去掏自己的帽子,可无奈衣服太厚,那盒子又放得很深,她硬是没有够着。

  何家衍一脸坏笑地跑开,到了马路对面,又转过身朝她挥挥手大声道:“走啦沈意眠!新年快乐!别忘了后天出来玩!”

  “哎你!小心车!”

  沈意眠看着他莽莽撞撞的从车流中穿过,吓得一身冷汗。

  何家衍手长脚长的,一下子就跑没了影。

  沈意眠看着他消失在路的尽头,无奈地叹了口气。

  马路另一边,一辆黑色劳斯莱斯缓缓启动。

  不一会儿,车子从刚刚那少年身边驶过。

  夜晚二十三点五十九分。

  沈意眠已经编辑好了信息内容,眼睛死死盯着手机屏幕。

  就在时间跳到00:00的同时,她紧张又兴奋地按下等待已久的手指,点击“发送”。

  眠宝:【老顾新年快乐!】【00:00】

  几乎是同时,她的手机传来“叮咚”一声信息提示。

  她心中一喜,赶紧切回到信息页面查看。

  很帅的话痨:【沈意眠新年快乐乐乐乐】【00:00】

  过了两分钟,信息铃声再次响起。

  顾忱:【小哭包新年快乐】

  -

  一月下旬的期末考试结束后不久,陆北各大画室的寒假班就相继开了课。

  鸿鹄画室开课的第一天,陈弈川上课的教室外面已经挤了不少好奇前来偷窥的学生。

  包括沈意眠在内,大家都很好奇,这位传说中才貌双全的“陆美柏原崇”真人到底长什么样子。

  报名鸿鹄画室之后,沈意眠曾在网上搜过关于陈弈川的信息。

  据说这人生于艺术世家,少年时师从油画大师靳娴,在陆美读书时就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

  他大三时就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毕业后一年就在陆北有名的嘉央美术馆开了个展,一副作品可以卖到七位数。

  就是这样一位商业价值不小的年轻画家,毕业后在陆北城郊买了地建了房,几近隐居潜心创作了三年之后突然对教学产生了兴趣,由此创办了「鸿鹄画室」,一直在首都城的美术圈里颇受追捧。

  为了控制生源数量,鸿鹄画室的学费一向比普通画室贵个20-30%。

  尽管如此,还是有不少学生和家长们慕名前来,报名名额每年都很火热,能来上课的人里大部分都是家里经济条件优越的孩子。

  网上有不少陈弈川上课时被学生偷拍的照片,在美术生的圈子里讨论热度不小。

  照片中的陈弈川总是穿着简单的棉麻衬衣,戴着副银边眼镜,眉眼很干净,看上去不像是近三十的人,倒有些少年气。

  女生们由此称他为“陆美柏原崇”。

  陈弈川走进教室时,门口看热闹的女生们立刻红着脸一哄而散。

  而教室内,已经有不少女学生们开始互相交换“你懂”的眼神,有一些则偷偷拿起了手机。

  沈意眠正低头整理着工具箱,只抬头看了陈弈川一眼,就继续低头收拾东西准备上课。

  “哎,沈意眠。”

  何家衍悄悄踢了踢沈意眠的画板支架,小声道:“你觉得……陈老师长得帅吗?”

  “还行吧。”

  沈意眠不以为意地应了一句。

  在她看来,虽然陈弈川也算是长得不错,但比起顾忱,却不及他的十分之一。

  他没有顾忱高,肩膀也不如顾忱的宽,眼睛虽然比顾忱的大一些,但形状却没有顾忱的好看。

  总之,怎么看她都觉得还是顾忱更帅一些。

  她也不是很能理解,班上那些女生到底是在激动什么。

  哪天要是顾忱到这儿来,她们岂不是要疯?

  “那我呢?”

  何家衍顺势问她。

  沈意眠漫不经心地瞥他一眼,说:“你在我心里就像闺蜜一样,不存在什么帅不帅的问题。”

  “……”

  何家衍有些郁闷地收回脚,默默翻了个白眼。

  他一大老爷们,怎么就莫名“闺蜜”了。

  他真觉得自己长得还行啊,篮球打得也好。

  初中时,他也算是年级里的风云人物,还有女生过来给他递过情书。

  怎么到了沈意眠这,就不存在帅不帅的问题了?

  他正郁闷着,坐在他后面的辛歆偷偷盯着他的背影半晌,犹豫着用笔戳戳他的后背。

  何家衍回过头看她,悻悻地问:“干嘛?”

  辛歆身子往前凑了凑,小声道:“我觉得你比陈老师帅。”

  说完,她脸颊微微一红,立刻又缩回到后面。

  何家衍愣了一下,随即冲辛歆露出一个认同的笑容:“我也觉得!”

  开课距离春节只有十来天,鸿鹄画室节前的课程因此安排得十分紧凑,素描色彩速写课连轴转,几乎是没什么休息时间。

  除夕前一周,秦陆阳因为老爷子交代的工作到了陆北。

  刚在莱缦办理完入住,他就迫不及待地在三人小群里约顾忱和陈弈川晚上出来吃饭。

  六爷:【你们六爷到陆北了!晚上出来嗨!@小忱忱@陈算了】

  小忱忱:【要加班】

  陈算了:【要上课】

  六爷:【合着老子就不工作最闲?!】

  过了半个小时,秦陆阳也没收到两人的回复,气得他立刻打电话过去骂人。

  “卧槽我他妈千里迢迢过来一趟你们能不能做个人?!”

  听他发完了好几分钟的牢骚,顾忱才不紧不慢地回他:“那我要晚一点,事情很多。”

  “……”

  秦陆阳默了几秒,“你都不安抚我一下的吗?”

  顾忱跟没听到似的,直接说了句“我要开会了”便挂了电话。

  秦陆阳压着无名火,消化了一会儿又给陈弈川打电话想求个安慰。

  打了五六次。

  无人接听。

  一时冲动间,他恨不得把这两个人直接拉进黑名单老死不相往来。

  直到过了两个多小时,陈弈川才回他电话,“不好意思啊六爷,我刚刚在上课,实在是没时间接。”

  好歹这人态度不错还会道个歉,秦陆阳心里稍微舒服了那么一点。

  陈弈川往教室里看了一眼。

  课间时间,还是有不少学生留在教室里练习,他也不想走得太远。

  “这段时间课程很紧,我就不去了,你俩去吃吧。”

  “你的课总不至于要上个通宵吧?反正阿忱也要加班,我九点去接他然后去接你,就在你们那附近找个地方吃,就这么定了晚上见。”

  秦陆阳一口气不带停顿地说完,根本不给陈弈川任何拒绝和犹豫的机会,火速挂了电话。

  陈弈川听着电话那头突如其来的断线声,无奈又好笑。

  秦陆阳那人好像从小就是这样,自说自话本领一流。

  也难怪当初顾忱那么孤僻的人,都能被他带着做一些荒唐事。

  也真只有秦陆阳有这本事了。

  晚上八点半,秦陆阳亲自开车去顾氏地产接顾忱。

  他到时,简玟希刚刚加完班准备离开,和他简单打了个照面。

  顾忱还有一些事要忙,让他先在一边等。

  秦陆阳往沙发上一瘫,眼珠子转了转,问他:“你一个人加班不无聊吗?”

  顾忱看着电脑头也没抬,说:“高泓还在外面。”

  秦陆阳恨铁不成钢地摇头啧啧了几声,“你管高泓干什么,外面那么大个美女你看不见?真是暴殄天物……”

  顾忱掀起眼皮淡淡扫了他一眼,没接话。

  秦陆阳又喃喃自语般的继续:“我看她和孟窈是一个风格,年纪也差不多大,你应该喜欢啊……”

  说话间,他故意偷偷瞥了顾忱一眼。

  可后者坐在那里像个蜡像似的,脸上什么特别情绪都没有。

  两人从地产大楼出来已经快要九点,顾忱给陈弈川打了个电话,对方没接。

  他们估摸着陈弈川还没下课,也不再联系他,径直开车朝鸿鹄画室去。

  画室就在附近,没过几分钟就到了。

  顾忱刚来陆北时曾经在陈弈川的邀请下去过他的教室一次,隐约对地形有些印象。

  两人上了二楼,沿途不少教室都熄了灯,一些刚刚放学的学生从两人身边经过时,都忍不住多看他们几眼。

  到了陈弈川的教室门口,内里仍旧灯火通明。

  里面坐了大概二十来个学生,还在专注地画画。陈弈川在教室前后游走着,时不时弯下腰给学生指导几句。

  教室里很安静,只有老师和学生偶尔的交流声,以及画笔摩擦在纸上的声音。

  “卧槽,这都几点了还不下课……魔鬼教师啊……”

  秦陆阳站在窗外朝里张望着,小声地吐槽了句。

  顾忱跟着他扫了一眼教室内,目光突然定住。

  教室内的第三排靠里,有个女学生的侧影看起来格外熟悉。

  他朝边上动了几步再去看,还果真就是沈意眠。

  她此刻时不时抬头看看教室前方摆置的静物,又立刻低头抬笔在纸上勾勒着什么,神情格外认真。

  顾忱这还是头一次看到她画画的样子。

  和她平时的欢脱模样不太一样,难得有了几分稳重。

  “好了时间到了,大家先把画交上来,我明天发下来点评。”

  陈弈川话音一落,教室里立刻有了声响,学生们纷纷起身拿着自己的作业往前面走。

  沈意眠交了作业回到座位上,开始收拾东西。

  “哎我铅笔呢……”

  何家衍指了指落在地上的一张纸,“那不是吗?”

  沈意眠低头一看,那张纸上果然有只铅笔。

  她弯腰去捡,手刚碰到那“铅笔”,就摸到了硬邦邦的地面。

  她反应过来。

  那只铅笔是何家衍画的。

  早上他就画了只橡皮捉弄她,现在又来一次。

  “何家衍!你无不无聊?”

  何家衍笑得肩膀发抖,眼睛都快没了,“你怎么又上当啊哈哈哈哈……

  “你真的很烦!”

  沈意眠气得在他胳膊上打了一下。

  再想“行凶”时,何家衍笑着抓住她的手腕,“好了好了,我给你赔罪,帮你拿书包。”

  “你等我画个书包给你拿!”

  顾忱在窗外看着两人笑闹着,慢慢才认出何家衍就是跨年夜那晚,他在天禧城门口看到的那个男孩。

  他很年轻,举手投足间满是少年未经雕琢的朝气。

  看向沈意眠时,那灵动的眉眼间全是喜悦。

  顾忱心里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

  很陌生,他一时竟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人老了是这样的,老羡慕人家年轻人

  顾忱:……你还说我?!

  感谢在2021-09-04 18:53:06~2021-09-06 08:30:4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冷白皮包青天 80瓶;高白 11瓶;Cocokk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