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小说

他的小尾巴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他的小尾巴: 27、第 27 章

  “顾忱哥哥!好久不见啊~”

  孔樱的视线直接略过秦陆阳, 笑着跟顾忱打了声招呼。

  顾忱余光扫了一眼秦陆阳,淡淡笑了笑,点头道:“确实好久不见了。”

  “你还真来啊?”

  秦陆阳迟疑地在门口停住脚步。

  孔樱终于看了他一眼, 紧接着就翻了个白眼,“你以为我想来哦?少自作多情了!要不是我爸每天盯着,我才懒得看到你, 晦气……”

  “晦……”

  秦陆阳气冲冲地走到孔樱面前, “嫌晦气你还来?找虐?”

  “对啊, 你管我?”

  孔樱一点也不客气地坐上桌, 问:“你们点菜了吗?没算我的吧?我加点菜。”

  “切……”

  秦陆阳鼻子里冷嗤一声, 不耐烦地拉开椅子坐下, 小声嘀咕:“不请自来还真好意思……”

  孔樱慢条斯理地翻着菜单,头也不抬, 懒洋洋道:“我没聋。”

  说完,她话题一转:“我听说这里的海胆刺身很不错的,你们点了没有啊?”

  秦陆阳瞥她一眼:“你点的东西自己付钱啊。”

  孔樱淡定道:“哦。我知道你抠, 不用提醒我。”

  秦陆阳简直是要吐血, 忍无可忍地站起身来,朝对面的二人道:“要不我们换个地儿吧?”

  陈弈川没当一回事地笑道:“你俩每次见面都这样,不累吗?可是要结婚的人。”

  他此话一出,秦陆阳和孔樱立刻异口同声道:“谁要跟TA结婚?!”

  说完,两人又互瞪一眼。

  当初传出孔家和秦家联姻的消息,江临富人圈里都觉得是门当户对。

  唯有作为当事人的两人都不太愿意。

  孔樱从小就跟秦家的千金交好, 却不爱跟秦陆阳打交道。

  她比秦陆阳小四岁, 从美国留学回来之后开了一家自己的服装设计工作室,这两年都在忙事业。

  而秦陆阳毕业之后一直在秦老爷子旁边打打下手,虽然年近三十, 却是出了名的玩世不恭。

  孔樱不喜欢秦陆阳吊儿郎当的性格,秦陆阳也看不惯她娇柔做作的大小姐脾气,两人每次见面都是互看不爽剑拔弩张。

  然而两家大人对这桩婚事态度十分坚决,他们只能表面答应,背地里以各种借口拖延着。

  至于能拖到几时,他们自己也不知道。

  “就算这个世界上只剩一个男人了我也不会跟他结婚的。”

  “拜托,就算你要跟我结我也不会娶你的。你既然这么不愿意你倒是去跟你家老爷子说啊!”

  “你以为我不想吗?要不是我爸他……”

  话未说完,孔樱突然顿了住,“算了,本小姐不与傻子争长短。”

  某傻子:……

  等上菜的功夫,孔樱打开美颜相机,一把扯过秦陆阳的手臂将他拉到镜头前。

  秦陆阳下意识地就挣脱,皱眉道:“干什么干什么?注意分寸啊。”

  孔樱斜他一眼,“你别想多了啊,给长辈们交个差而已。要是不想再被你家老爷子停卡的话,就给我配合一点。”

  一听到停卡,秦陆阳就心有余悸。

  去年国庆假期时,就因为他拒绝了老爷子让他陪孔樱出游的计划,等他自己偷偷溜到日本玩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名下的卡全被家里停了。

  当时,他连打车回机场的钱都没有,最后还是找顾忱临时借了几十万,才不至于因为身无分文而流落异乡街头。

  一想到那段不堪回首的经历,他的身体就不自觉地听话起来。

  孔樱歪头靠近他的肩膀,冲镜头微笑着比了个V。

  按下拍照键后,她拿近手机查看刚刚的成果,立刻板着脸又将秦陆阳拉过去,指着镜头,“笑!自然点!”

  “……”

  秦陆阳求救般地看了顾忱和陈弈川一眼,还没来得及等他们意会,就被孔樱又一掌拍在背上,“哎呀快点好不好,我手都举累了!”

  在孔樱的“胁迫”下,两人又重新拍了几张。

  要不是秦陆阳敢怒不敢言地在孔樱背后朝空气挥了几拳,两人倒确实像对恩爱情侣。

  “哎,我们拍个合影吧。”

  孔樱看着陈弈川和顾忱道。

  顾忱不爱拍照,刚想推脱,孔樱那边已经拿起手机把三人都框了进去。

  只听卡擦一声,照片已经拍完。

  孔樱把自己和秦陆阳的合照发到家族群里交了差,又将四人的合照发了个朋友圈。

  吃饭间隙中,她拿出手机刷了下朋友圈。

  刚刚那张合照下面,已经有了不少的点赞和评论。

  【后面那个穿黑西装的帅哥是谁?】

  【卧槽顾忱】

  【难得在朋友圈里刷到顾家二少爷,这几年一点都没变】

  【顾忱长这样?!】

  【白衣的那位是?】

  【姐妹!这种聚会不叫我?!】

  【江藤私立中学三美齐了】

  【白衣小哥哥单身吗?求微信】

  甚至有些人已经小窗口她求推顾忱和陈弈川的微信,意图相当直接。

  孔樱只当是段子一条条评论看过去,正想转述给当事人听,就看到一条新的点赞信息。

  “呀!孟窈姐刚给我点赞了!”

  她惊呼一声,下意识地就朝顾忱看过去。

  顾忱正低头喝汤,只掀起眼皮淡淡看了她一眼,说:“哦。”

  余下三人互看一眼,一切尽在不言中。

  孔樱放下手机,看似无意地问:“哎,你们知道孟窈姐前阵子在巴黎开了家画廊吧?”

  秦陆阳立刻道:“哦,我在她朋友圈看到了,开幕式还请了靳老师?”

  “对啊。我年底去法国的时候她就在筹备,本来想去见她一面的,结果偏偏那几天她去了里昂,就这么错过了。”

  孔樱叹了口气,“说起来,她也好几年没回国了吧?”

  “今年春节可能会回。”

  陈弈川突然道。

  “真的?”

  孔樱愣了一下,“她跟你说的啊?”

  “嗯,不过也只是说可能。”

  陈弈川应了一声,余光瞥了顾忱一眼,却见他仍旧没有要参与话题的样子。

  “哦对了……”

  孔樱恍然大悟地点点头,“我差点忘了你俩是高中同学,当初还是因为你我们才认识她的。”

  秦陆阳用手肘拐了顾忱一下,“哎,你过年也要回去吧?”

  顾忱淡然道:“这边事情很多,还没确定回不回。”

  “什么不确定啊……那肯定要回啊……”

  秦陆阳冲他眨眨眼,“我之前好像听说孟窈和她那个男朋友分手了,这不正好……”

  陈弈川咳了一声,“又复合了。”

  秦陆阳立马话锋一转:“那算了,还是别回了。”

  过了一会儿,他又忍不住八卦本性,问陈弈川:“孟窈那个男朋友,是法国人吧?干什么的?”

  “好像是模特。”

  陈弈川刚说完,孔樱就兴奋地附和:“对对,是个模特,可帅呢!”

  秦陆阳冷哼一声,“切……有我们顾总帅?绣花枕头一个。”

  陈弈川笑道:“嗬,看不出来你还是我们顾总粉丝。”

  “当然了,关键时刻我肯定挺我兄弟啊!”

  晚饭结束后,秦陆阳极其不情愿地将孔樱送回了酒店。

  顾忱自己没喝多少,却因为秦陆阳沾了一身酒味,一到家就进了浴室洗澡。

  出来时,手机上有两条未读信息。

  孟窈(23:07):【看到小樱朋友圈了你头发长长了啊】

  孟窈(23:16):【你过年回江临吗?】

  顾忱拿着手机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敲了几个字又删掉,最终回复:【不回】

  过了几分钟,他躺到床上,孟窈那边回复道:【这么忙吗?要注意身体】

  顾忱:【多谢关心,我要休息了】

  发完这几个字,顾忱将手机扣到床头柜上准备睡觉。

  然而刚刚关上灯,手机又震了起来。

  顾忱微微皱了皱眉,伸手将手机拿过来。

  屏幕点亮的那刻,他突然觉得轻松了许多。

  不是孟窈。

  而是晚上碰到的那个丫头。

  眠宝(23:32):【老顾,我认真地想了一下,你还是跟陈老师解释一下你不是我舅舅这件事比较好。我同学这边我已经跟他说过了,他以后不会再乱说了。对不起呀……】

  顾忱看了一眼手机右上角的时间。

  这小孩不会想这件事一直想到现在吧?

  他立刻回复:【没事,已经解释过了。很晚了,早点休息】

  信息刚发过去,那边就秒回:【你也没睡啊?快春节了,你什么时候回江临?我这个周末就走啦,初五回来上课~】

  顾忱刚要回复,手机突然又收到一条新消息:

  孟窈:【阿忱,你不会还在怪我吧?】

  -

  孟窈前一晚的短信,顾忱到最后也没有回复。

  他也不知道是他不知道怎么回,还是他不想回。

  之后孟窈再也没有发信息给他,而沈意眠之前问他的那条信息也被他连带着略了过去。

  沈意眠一直等到睡着也没等来顾忱的回复,这导致她第二天去画室上课时都有些莫名烦躁。

  她一直将这股情绪压到中午,终于还是忍不住给顾忱发信息质问:【你为什么不回我?!】

  顾忱接到这条信息之初还有些莫名其妙,直到他往上看到了他们昨晚的最后一句对话。

  他这才意识到,因为孟窈那条信息,让他打了个岔就忘了。

  本来是件很小的事,他也没什么必要有什么愧疚感。

  可他就像条件反射似的,鬼使神差的就撒了个谎:【抱歉,昨晚我睡着了】

  发完这句,他又觉得好笑。

  莫不是因为这丫头闹过太多次脾气,让他总有些害怕她生气。

  这都成应激反应了。

  沈意眠看到他的解释,一秒钟就原谅了他。

  哦。

  原来是睡着了。

  不是故意不理她。

  她也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怎么会因为对方发信息发到一半睡着了而生气呢。

  把这件事情搞清楚后,沈意眠顿时感觉神清气爽的,嘴里的饭都变香了。

  从食堂出来之后,她午休时间也不要了,直接返回了画室。

  当初说要补给顾忱的新年礼物,因为期末考试和紧凑的寒假培训日程她一直没有时间完成。

  眼看着又要回江临过年,那个时候她会愈发没有时间。

  所以这几天趁着培训的间隙,画室工具又齐全,她一有时间就待在画室里赶进度。

  她想着,春节前估计是没戏了,那至少开学前得送过去吧。

  中午的时间,学生们大部分都不在教室,老师们都会将窗户打开通风散散室内的味道,到了下午上课时再关上。

  这几天陆北连续下了好几场大雪,最低气温只有零下十多度。

  沈意眠坐在南北贯通的教室里,拿画笔的手已经被窗外灌进来的冷风冻得有些僵硬。

  每隔几分钟,她就拿口袋里的暖手宝出来捂一下,然后又继续。

  她画画的时候很专注,也没注意到陈弈川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所以当他出声时,她几乎是吓了一跳。

  “这是在画什么?”

  陈弈川看着她的画,颇有兴趣地问。

  沈意眠不好意思地抓抓脸颊笑了笑:“哦……我随便画画的陈老师。”

  虽然沈意眠说是随便画画,但陈弈川这些年教了不少学生,作品也看过无数幅。

  他只需看一眼,就知道这幅画绝不是真的“随便画画”。

  不管是结构还是色彩,这幅尚未完成的作品已经是相当的优秀,而且极为用心。

  他看着沈意眠那看似随意却又和谐到恰到好处的配色,心中连连感叹她的天赋。

  再多看一会儿,又觉得这作品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他想了半天也没想起来,觉得自己可能是记错了。

  毕竟在这之前,他并不认识她,也不可能看过她的作品。

  目前也没有哪个知名画家,和她的风格重合。

  想不出来,他也就一贯的算了。

  只问:“这幅画叫什么?名字想好了吗?”

  沈意眠点点头,嘴角微微一弯,答道:“它叫「流连」。”

  作者有话要说:  陈弈川:……榴莲???

  顾忱:不要给你未来嫂子的画瞎起名字,信不信我削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