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小说

他的小尾巴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他的小尾巴: 31、第 31 章

  顾忱有些莫名地看着她:“我为什么要讨厌你?”

  “因为……我在你办公室睡觉了?”

  “这是个什么理由?”

  “哎呀我也不知道!”

  沈意眠烦躁地抓了抓头, “反正自从那天之后你就不见我了……”

  顾忱终于领会过来这丫头是在别扭什么,解释道:“我这两天中午都不在公司,我不是跟你说过?”

  沈意眠转过身面对他, 委屈道:“那你那天在公司的时候,你没等我一起就自己吃了。我还想找你一起吃饭呢……”

  她垂下眸, 声音越来越低, “你要是不想跟我吃饭, 我还留着饭卡干什么,一个人吃饭多没劲啊……”

  顾忱看着她低垂的睫毛半晌,“所以你生气是因为我没有陪你吃饭?”

  沈意眠没有做声。

  顾忱面色沉静,语气突然严肃:“我是个生意人,每天有很多工作要忙,午饭时间本来就不规律。另外,我没有答应过你每天都陪你吃饭, 对吗?你怎么可以因为我没有答应过的事情就闹脾气?”

  他说的很有道理,沈意眠心里也清楚。

  似乎每次闹别扭, 她都是不讲理的那个人。

  可每次情绪上来,她又总是控制不住。

  “可是……”

  她眼尾渐渐泛红, “我就是想跟你一起吃饭而已……”

  这件事情, 顾忱怎么想都觉得自己没有做错什么,反倒是这丫头三番两次地闹脾气,实在是放肆。

  他本来铁了心想要直言正色地好好训训她,可看见她这副快要哭了的楚楚可怜样,他却不自觉地想要去哄。

  他无奈于自己的这种飘忽不定, 却还是软了态度开口道:“有空的话,我就陪你吃。但我不太方便去食堂——”

  他还没说完,沈意眠就立刻接话道:“那我打包上去给你吃。”

  说完, 她又心虚地补充一句:“……行不行?”

  这丫头正是任性的年纪,生气快,消气也快。

  那情绪就跟急风骤雨似的,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通俗点来说,就是她脸皮有点厚。

  而好处就是,稍微给个台阶,她就立刻下去了。

  顾忱掏出口袋里的那两张卡递到她面前,“那这卡里的钱,暂时先存在里面,算是你给我带饭的钱。”

  “嗯,好。”

  沈意眠爽快地将卡片塞进书包里,再也没了“不食嗟来之食”的气势。

  “我只说有空时,并没有承诺一定能陪你,所以你不可以期待太高,明白吗?”

  “知道知道。”

  沈意眠比了个OK的手势。

  顾忱看着她这副风雨转晴的样子,无奈又好笑地摇了摇头。

  “老顾……”

  沈意眠在一旁欲言又止。

  “又怎么?”

  “你……不讨厌我吧?”

  问完,她眨巴着那双杏圆的双眼,有些忐忑又期待地看着他。

  “你刚刚不是问过了?”

  “可是你没正面,郑重地,回答我。”

  顾忱看着她一本正经的表情,只得也以同款正经回复:“不讨厌你。”

  话毕,对面小姑娘的眼里立刻绽出光来,嘴角也忍不住地往上翘起。

  过了一会儿,她又凑到他身边问:“老顾,那你可以不可以答应我一件事?”

  顾忱总觉得她又要说些奇奇怪怪的话,心里竟有些犯怵。

  “什么?”

  “就是……如果哪天你讨厌我了,能不能告诉我?只要你一句话,我就从你眼前消失,绝对不再来烦你。”

  顾忱暗自觉得好笑。

  原来她知道她总是烦他,却又烦的这么理直气壮。

  “为什么想到这个?”

  他问。

  沈意眠垂眸眨了眨眼,低声道:“因为不想让你越来越讨厌我。你别看我这样,我也是有自尊心的嘛。”

  顾忱心中一动,半晌没有说话。

  沈意眠又追问了句:“行不行啊?”

  顾忱摇摇头,“这个我没法答应你,因为这不是我可控范围内的事。”

  沈意眠不太理解,“怎么就不可控了?”

  “人的很多行为,是不能够预判的。你想象中会怎么做,到了实际中,并不一定就真的那么做。”

  顾忱顿了顿,看她一眼,“比如你生气时告诉自己,看见我时一定要打我一顿,但实际上你却没有动手,对吗?所以,我没法答应你。”

  “……”

  沈意眠心虚地转了转眼珠,“我哪有想要打你一顿……”

  顾忱淡淡笑了笑,“反正没想什么好事。”

  沈意眠:……

  好吧。

  那确实是。

  两人谈话间,车子早就到了天禧城门口。

  顾忱见事情谈完,看了一眼时间道:“好了,你该回去了。”

  沈意眠点点头,刚要拉开车门出去,她回头道:“老顾,我……是不是挺无理取闹的?”

  顾忱好笑地看着她:“知道你还闹?”

  沈意眠低下头,小声道:“我也不想的……”

  顾忱不以为意地摆摆手,“意识到了就收收你的脾气,快去吧。”

  看着她的背影走远,顾忱这才走回车内。

  五分钟之后,他的手机收到两条信息:

  眠宝:【不管怎么样,还是要记得按时吃饭啊老顾!(握拳)】

  过了一会儿,她又发了一条:【我以后不会再乱发脾气了QAQ……晚安】

  -

  拿回卡片的第二周,沈意眠终于如愿以偿的约到了顾忱。

  当天,她在食堂里打包了她觉得最好吃的几样食物,然后双手满载地上了顶楼。

  到了休息室时,顾忱正坐在外面的桌边等她。

  “怎么买这么多?”

  顾忱看她拎得手都红了,连忙起身将东西接过去。

  “都是我觉得特别好吃的,有麻将面皮,紫菜包饭,广式肠粉,鸭血粉丝,都没放辣的……”

  沈意眠一样样的给他介绍着,“哦,我怕你吃不惯,还给你买了份牛小排沙拉。这个你总能吃吧?”

  顾忱看了一眼满桌的东西,问:“你的呢?”

  “我想着你肯定吃不完,剩下的就是我的呗。”

  顾忱顿了一下,说:“你先挑吧。”

  沈意眠不解地看他一眼:“挑什么啊?我们可以一起吃啊,我还拿了两个空盒,你每个种类都可以试一下的。”

  顾忱极少和别人分着吃一样东西,倒是没想到这点。

  吃饭间,沈意眠一直跟他说着学校里的趣事,又不停让他尝尝这个,尝尝那个。

  不知不觉间,他就吃了很多,牛小排沙拉倒是一筷子都没动。

  上次的烤串他基本就没动过,沈意眠头一次看他吃这些普普通通的东西,觉得新奇,一直不停地瞥头看他。

  他吃饭的动作一贯斯文,一个三十几块的紫菜包饭竟都被他吃出一种米其林高级料理的感觉。

  沈意眠有些自愧不如。

  吃完饭,顾忱起身道:“你关上门休息吧,我回办公室了。”

  沈意眠心中一沉,连忙叫住他:“老顾!”

  顾忱拎着装着餐盒的袋子回身,“嗯?”

  沈意眠想着上次在他办公室睡着的事,有些犹豫的问:“那个……我是不是不能再去你办公室了?”

  顾忱看着她不明所以,“为什么这么问?”

  “那你为什么让我待在休息室?是不是上次我在你办公室睡着,打扰到你了?”

  顾忱放下手里的袋子,“我让你来休息室,是为了让你好好休息。而且你毕竟是个女孩子,我是男的,你在我办公室睡觉,多少也有些不太合适。”

  “我明白了。”

  沈意眠此刻显得十分乖巧,“那……那我不睡觉,去你办公室坐一下行不行?”

  她数起三根手指,表情郑重其事:“我保证我不睡觉,我就待一会儿,不会打扰你的,好不好?”

  “那你去我办公室干什么?”

  顾忱问。

  沈意眠一时卡了壳。

  她也不知道她要去干什么,她就只是想跟他一起待一会儿。

  “额……你办公室味道好闻……”

  沈意眠脑瓜子嗖嗖的转着,“这边刚吃完饭,有股味儿。”

  顾忱看了一眼里间紧闭的玻璃门。

  半晌,他重新拎起袋子,说:“不能过午休时间,ok吗?”

  沈意眠连忙笑着站起来连连点头:“嗯嗯!”

  沈意眠跟着顾忱进了办公室,见他马不停蹄就回到办公桌前开始工作,有些好奇地问:“老顾,你不午休的吗?”

  “嗯,没这个习惯。”

  “可是这样脑子会很累的,即便不睡觉你也可以放松一下啊。”

  “习惯了。”

  想到刚刚承诺说不会打扰他,沈意眠此时决定不再说什么。

  她坐到一边的沙发上,看着顾忱低头忙碌的样子好一会儿,又觉得有些无聊。

  她想了一会儿,从校服口袋里掏出随身的小速写本,往沙发上一靠,开始对着顾忱勾勒轮廓。

  初春的陆北气温还很低,办公室内暖气充盈,午后的阳光从落地玻璃斜洒进来。

  安静的空间里,偶尔传来铅笔在纸张上划动的声音。

  时间一时像是流转的格外缓慢。

  顾忱认真时,唇线总是抿的笔直,眉心也稍稍皱起。

  好几次沈意眠都觉得,这个男人好像本身就是一副画。

  工作间隙,顾忱察觉到沈意眠安静得有些反常,立刻转过头去看她。

  只见她拿着一个小本子在那低头涂涂画画,还时不时抬眼看他一眼。

  “在干嘛?”

  他问。

  “画画啊~”

  沈意眠一边回答一边继续在纸上勾描着。

  “画什么?”

  “随便画画。”

  顾忱突然来了兴致,站起来朝她走过去,“给我看看。”

  沈意眠赶紧一把捂住她的速写本,身子一侧将它压在身下,“不行,我的速写画的不好。”

  顾忱笑道:“我又看不出来好不好。”

  “那也不行。”

  沈意眠本来觉得画顾忱也没什么。

  但他一走过来的时候,她就莫名怂了。

  顾忱无奈地笑笑,倒了杯茶走回办公桌旁。

  不过一会儿,他再去看沈意眠,只见她手里的笔都掉了,脑袋一点一点,像是下一秒就要睡着。

  “沈意眠。”

  顾忱叫她。

  沈意眠立刻猛地一抬头,条件反射道:“我没睡!没睡!”

  眼里却困得挤出了泪花。

  “困就去隔壁睡一下,也不早了。”

  沈意眠看看时间,她在顾忱的办公室里已经待了半小时。

  她已经决意要重新塑造自己“懂事”的形象,立刻抱着本子站起来,“嗯,那我走了,你忙吧老顾。”

  她突然这么听话,顾忱反倒是有些不习惯。

  看着她确实乖乖走了出去,他才确定她这次不是又在捣鼓什么小心思。

  关上休息室的门,沈意眠将刚刚画的速写翻开端详。

  黑白线条中,男人的脸像是又清晰的浮现眼前。

  沈意眠低头在本子上写下:

  【20xx年3月17日的老顾】

  写完最后一个字,她嘴角一弯,满意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