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小说

他的小尾巴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他的小尾巴: 36、第 36 章

  顾忱把沈意眠背进民宿时, 何家衍正好从隔壁的寝室出来。

  看到眼前这幕,他的心蓦地往下一沉,随即下意识就躲到了一旁的柱子后面。

  他看见顾忱小心翼翼地把沈意眠放下来, 两人小声说了一会儿话。

  沈意眠似乎情绪有些低落,一直低头攥着裙摆。

  但没一会儿, 她又冲着顾忱笑。

  之后, 两人告了别。

  沈意眠朝宿舍楼这边走过来, 还时不时地回头看顾忱几眼。

  听到她的脚步声进了一楼前台,何家衍这才从柱子后面慢慢走出来。

  他看着沈意眠背影消失的地方,若有所思地怔了半晌,再回头时,正好看到顾忱朝他这边走了过来。

  顾忱也看到了他,随即礼貌地朝他点点头,温声问:“陈老师的房间是在这边吧?”

  “嗯, 最前面那个就是。”

  何家衍一边应答一边暗中打量着这个男人。

  他只在寒假班正式的和顾忱见过一次,再就是那次在学校门口远远的看过。

  之前他把顾忱当作沈意眠的长辈, 并没有留意他的样子。

  现在仔细看,才发现这个人容貌极其出众, 气质也好, 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就算是自恋如他,也不得不承认顾忱这样的人,确实很受女孩子欢迎。

  可他听沈意眠说过,顾忱和她舅舅差不多大,那也就是隔了一辈。

  这样的老男人来勾搭一个小女孩, 未免也太猥琐了。

  他心里下意识地对顾忱生出几分厌恶,眼神里自然就流露出一些不友好。

  顾忱看在眼里,只礼貌跟他道了声谢, 便径直朝着陈弈川的房间去。

  与此同时,沈意眠拎着顾忱给她买的工具箱回到了寝室。

  刚开始,辛歆晃眼间还以为她拿着的是她不见的那个,心里咯噔一声,一时冷汗都冒了出来。

  等她再仔细看,才发现那工具箱颜色样式都与之前那个不同,又暗自吁了口气。

  “这又是谁的工具箱啊?”

  她问。

  沈意眠将工具箱放到桌上,一边查看着里面的东西一边答道:“是老顾送过来的,新的。”

  “顾总?”

  辛歆脸色僵了一下,“他从陆北给你送过来的?”

  “嗯。”

  沈意眠说完,忍不住弯了弯嘴角。

  辛歆笑了笑,“顾总对你真好啊。他……不会是喜欢你吧?”

  沈意眠的手一顿,连忙道:“你……你别瞎说,是陈老师让他带过来的,他只是顺便。”

  “哦……”

  辛歆应了一声,没再说什么,只又看了那工具箱几眼,转身默默进了卫生间。

  -

  顾忱来到陈弈川的房间时,秦陆阳正在陈弈川的房里串门。

  看到顾忱这个时间过来,两人都有些意外。

  陈弈川看了一眼墙上的钟,从旁边拉出一个木凳给他,“你怎么半夜三更的过来?”

  顾忱坐下看了看四周,不慌不忙道:“事情办完了就过来了,也没想到这么晚。”

  陈弈川看着他两手空空,连忙问:“哎,让你带的东西呢?”

  “给那丫头了。”

  秦陆阳眼睛一亮,立刻半眯眼睛笑着看向他:“哦~~你是先去看了她才来找我们啊。”

  顾忱幽幽瞥了他一眼,直接无视了他的话,只问了句:“孔樱知道你在这吗?”

  他语气平淡,也没有什么恶狠狠的表情。

  但秦陆阳就是觉得这人瞬间变得无比歹毒,可他偏偏又不敢说什么,只得默默闭上了嘴。

  在一旁吃瓜的陈弈川看到秦陆阳这副怂样,忍不住笑出来:“都说让你不要惹他了。”

  他拿过手机问顾忱:“对了,花了多少钱,我转给你。”

  “你转给我?”

  “是啊,毕竟是在集训时丢的,我作为老师要负责的嘛。多少钱?”

  顾忱摆摆手:“算了,就当是我送你的。”

  陈弈川还没开口,秦陆阳就又不怕死地凑过来:“送给弈川的……还是送给你家小朋友的啊?”

  果不其然的,就被顾忱睨了一眼。

  三人又坐着聊了一会儿,陈弈川看了看时间,起身道:“对了,我先让老板给你收拾间房,这边条件一般,顾总别嫌弃先将就一下呗。”

  顾忱连忙也站起来道:“不用麻烦了,我晚上要回万林。”

  余下两人都是一怔。

  陈弈川不可置信地看向他:“不是,你就来这么一会儿??”

  “嗯,这不是你老念着让我看看。”

  陈弈川都给气笑了,“我是让你来住住,放松放松,你这看看还真就是看看啊……”

  “没办法,我明早在万林还有事。”

  顾忱说着,人已经开始往外走。

  秦陆阳在他身后挑了挑眉,慢悠悠道:“这哪是来看我们的啊,明明是专程过来给某人送东西的……”

  他话还没说完,就看见陈弈川给他猛使眼色,示意他不要作死。

  再一定神,前面的男人回了头,话语中已经带了些不耐与严厉:“我是给她专程送东西过来的又怎么样?”

  “……”

  秦陆阳被他那副正气凌然的神态震住,一时喉咙发紧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快三十岁的人了,能不能不要每天脑子里都是那些奇奇怪怪的事情。”

  顾忱神色一凛,“我再最后说一次,不要开这种玩笑,并不好笑。我不想因为这件事再和你有什么不愉快。”

  秦陆阳悻悻掀起眼皮看他一眼,“唉……知道了。别搞得这么严肃嘛,愉快愉快……哪有什么不愉快……”

  说着,他讨好地去勾顾忱的肩,却被他很不愉快地躲开了身子。

  陈弈川看着秦陆阳无奈地摇了摇头。

  他不知道提醒多少回了。

  明知道打不过还非要去惹,秦陆阳也真的是完全不长记性。

  三人朝外面走了几步,顾忱又想起什么,转身道:“还有,你以后不要随便偷拍弈川的学生,也不要瞎传那些不实的猜测。那帮小孩都比你小十几岁,你也是好意思。”

  “我那还不是为了你……”

  秦陆阳条件反射地还想解释两句,一看顾忱那正儿八经的脸色,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干脆自觉静音。

  他怕又被顾忱骂,将他送出门外之后就赶紧躲回了自己房间。

  陈弈川陪着顾忱走到院子门口,后者下意识地朝女生宿舍的二楼看了一眼。

  刚刚沈意眠站过的地方,现在空荡荡的。

  后面那间寝室的窗户里,透出暖黄色的光线,刚刚似乎还有人影在那里晃了一下。

  陈弈川将他的目光看在眼里,拍拍他的肩膀温声道:“放心吧,我会多看着她的。这丫头虽然有时候看起来有点不靠谱,但实际上还是心里有数的,我觉得你也不用太担心。”

  顾忱笑了笑,“我知道,她其实很懂事,也很懂得照顾和关心他人。只不过,偶尔会犯点傻……你还是多盯着点。”

  不知道为什么,陈弈川总有种顾忱在养女儿的感觉。

  并且觉得他以后肯定会是个好爸爸。

  送走顾忱,陈弈川去了秦陆阳的房间。

  虽然他知道秦陆阳这人平时总是没脸没皮的,但这么多年几人的感情在这,刚刚被顾忱那么说了一顿,他估摸着秦陆阳多少心里都会有点不舒服。

  进了房,秦陆阳果然还在那里生闷气。

  一看到陈弈川进来,他立刻找到了发泄突破口,迫不及待地诉苦:“你说我冤不冤?我还不是为了他,反倒被他大人训小孩似的……”

  陈弈川推开他想要勾住自己的手,“你不冤,都说了让你不要开那种玩笑,你非要在狮子头上拔毛,怪谁?”

  “我这也不全是玩笑……”

  秦陆阳委屈道:“你说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你看见他对哪个女孩子这么好过?连孟窈都没有吧?啊?那我这么想是不是理所当然?”

  “你会联想是很正常,但错就错在,那还是个没有成年的女孩子,这不合适。”

  秦陆阳立即跳起来,“没成年怎么了?总不是要成年的。我又不是说他们现在要发生点什么,那为以后做准备还不行啊?那三十多岁的男人找二十几的女孩不挺多的嘛,这有什么啊……”

  陈弈川神色渐渐严肃,“这不一样。你以为为什么会有未成年保护法?就是因为未成年人和我们成年人不一样,存在能力和心智上的缺陷。我们作为大人,是要去保护他们的,而不是提前将他们拉到成人的世界里。这是做人的道德底线你懂不懂?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忱哥为什么生你的气?”

  “嗐……我……”

  秦陆阳突然挺心虚的。

  他一向想事情都很单纯,根本没有考虑过这么多。

  只是觉得顾忱这么多年都不谈个恋爱,现在突然身边有了异性,虽然还是个小姑娘,但也挺为他高兴的,就想着帮一把。

  没想到就触及到了什么“道德底线”,还差点让顾忱翻脸。

  陈弈川这么一说,他就稍微明白了一些。

  自己确实是有点禽兽了。

  思想觉悟跟不上两位朋友。

  他深刻地做了反省,却还是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嘀咕着:“那丫头什么来头啊……怎么突然就到阿忱身边去了……”

  陈弈川随口道:“忱哥说她父亲是晋合银行江临分行的行长,和顾氏有业务往来,就这么认识的。”

  “啊?晋合银行?”

  秦陆阳一拍大腿,“你不早说!怪不得我听老爷子说最近顾氏和晋合那边关系搞得很好,合着阿忱这是曲线救国呢?行长的女儿……那是得多照顾照顾……嗐,你早说我还能往那想?白挨骂了这不是……”

  “你瞎说什么呢,跟那个应该没关系。”

  “怎么会没关系啊,行长啊~多大个人脉!阿忱不愧是生意人,他——”

  秦陆阳话音未落,门口突然传来什么东西掉落的声音。

  陈弈川立刻起身到门口查看,探出头去时,外面却什么也没有。

  几米开外,沈意眠躲在拐角后的墙壁前,紧张地喘着气,一时有点回不过神来。

  她本来是来给陈弈川还工具箱的,路过秦陆阳的房间时,却无意中听到里面有人在交谈。

  这民宿房子老旧,隔音效果很差,房间的窗户又没关紧,站得稍近些就能听到里面的人在说什么。

  她本无意偷听,但隐约听到他们在说“阿忱”,就忍不住凑到了窗边。

  虽然后来陈弈川说了否认的话,但秦陆阳的那些话此刻却在她脑子里一遍又一遍地放映。

  她提着工具箱的手逐渐攥紧,心也坠到了谷底,碎成了渣渣。

  不会吧。

  老顾不是这样的人。

  他怎么会因为沈立才对她好呢?

  明明有很多事情沈立根本就不知道啊。

  想到这里,她稍稍宽心了些,这才装作无事般地往回走。

  走了没几步,何家衍不知道从哪冒出来,从身后叫住她。

  他看了一眼她手上拎的东西,问她:“你半夜拎着工具箱干嘛?”

  “哦……我本来是准备还给陈老师的,可是他房里没人,就拿回来了。”

  何家衍有些奇怪,“你现在就还?你的工具箱找到了?”

  沈意眠摇了摇头,“没有,不过我已经有新的了。”

  联想到他今晚看到的,何家衍已经猜测到了那只“新的”,是什么意思。

  “是那个男人买给你的?”

  沈意眠愣了一下,“你……看到了?”

  何家衍紧抿着嘴唇一瞬不瞬地凝着她:“你为什么让他背你?”

  沈意眠没料到他看到的是她和顾忱一起回来的情景,一时有些发懵,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你跟他是什么关系?为什么收他东西又让他背你?”

  院里昏黄的路灯下,少年眸光凝重,下颌绷得极紧,两只手也紧紧地攥成拳头。

  这样的光线下,沈意眠看不到他此刻微红的眼眶,也完全意识不到他说这些话时,忍着多大的委屈。

  “什么什么关系啊?”

  沈意眠终于反应过来,“他只是……只是我的一个朋友。你什么意思啊?”

  何家衍渐渐急躁:“只是朋友你让他背你回来?还靠他那么近!”

  “那你还拉我爬山了呢!再说,这些跟你有什么关系啊?你凭什么就这样突然来质问我?”

  是啊。

  跟他有什么关系。

  他又不是她的什么人。

  毕竟连拉个手,她都要避嫌的拒绝半天。

  何家衍死死咬着牙关,心里有很多话想要脱口而出,却一个字也没有底气说出口。

  夜风清凉,他却觉得周围的空气像是突然被压缩了一样,让他闷得喘不过气来。

  因为带着情绪,两人说话的声音很大。

  有些还没睡的学生听见声音,赶紧从寝室出来朝着声音来源的方向张望。

  陈弈川在房里也听到了,连忙推门走了出去。

  “你们俩怎么了?”

  他看到沈意眠和何家衍在院子中央面对面的站着,两个人脸上都挺委屈。

  沈意眠的手里,还提着他中午借给她的工具箱。

  秦陆阳也跟着出来看热闹,见状小声道:“小情侣吵架了呗……”

  陈弈川现在懒得理他,直接上前走到两人面前,问:“为什么吵架?”

  两人都是静默。

  半晌,沈意眠把工具箱往陈弈川手里一塞,低声道:“陈老师,谢谢你的工具箱。我先回去了。”

  何家衍看着她头也不回的背影,也赌气般一言不发地向着自己寝室返回。

  陈弈川无奈地叹了口气,又看了一眼周围还在看热闹的学生,赶紧挥手赶他们回去睡觉。

  末了一回头,秦陆阳在他身后还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这人刚伸出一根手指恍然大悟般的想说什么,陈弈川抢先开口堵住他的嘴:“还有你!睡觉去!”

  作者有话要说:  秦陆阳:为兄弟的未来操碎了心……

  ————

  我最近是不是很勤快【乖巧(づω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