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小说

我的次元世界穿越记录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我的次元世界穿越记录: 第一百二十章 为什么就没人能够撕裂我脆弱的伪装?

  随着何全摘下透视眼帝具,梅拉德身体那种被看光的异样感消失,这让她心里稍微松了口气。

  “今天就先这样吧,明天我带你回去见你的家里人。”何全起身,指了指客厅里的沙发说道:“今晚你就睡沙发吧。”

  “关于你的病情......说实话很严重!”何全面色忧伤,一副看将死之人的模样:“如果不得到即时有效治疗的话,很有可能死掉。”

  何全又话锋一转,安慰道:“不过你也不用太过担心,我们早发现,早治疗,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梅拉德:“......”

  您说啥,就是啥!

  我病得很重!

  “嗯......”

  梅拉德点点头,没有任何意见,虽然何全看似放过她,可越是这样,她就越不敢逃跑。

  半夜,何全起夜,顺路看了一眼梅拉德还在不在。

  如果跑了,那就把暗杀结社全部杀光好了,反正也费不了多少事。

  凌晨气温骤降,梅拉德本身穿的很单薄,为了保暖,双手环抱,身体畏缩着蜷成一团,睡梦中还在瑟瑟发抖......

  看着沙发上被冷得哆哆嗦嗦的梅拉德,何全想了想,还是轻轻地给她盖上了一层被子。

  回到自己卧室,何全轻笑一声:“呵呵,还装的挺像。”

  果然,当何全走后,梅拉德睁开眼睛,四肢张开,身体也不再抖动。作为暗杀结社奥贝尔格的下一任首领,区区降温,怎么可能让她显得如此不堪。

  况且,身在敌营,梅拉德可不敢真的睡觉。不过,身上柔软温热的棉被也的确让身体感到温暖。

  “唉。”

  梅拉德叹了口气,然后紧了紧身上的棉被。

  嗯,真暖和。

  梅拉德稍微放松了一点警惕,一想到对方惊世骇俗的力量,如果真要弄死自己,那自己所有的挣扎反抗皆是徒劳。

  渐渐的,或许是因为身上暖和起来了,又或许是高度紧张后的疲惫感,梅拉德竟真的睡着了。

  第二天,清晨。

  梅拉德迷迷糊糊坐起身,不自觉的伸了个懒腰。

  睡的真舒服啊。

  穿着毛茸茸白色连体可爱睡衣的小艾斯德斯这时也走出房门,梅拉德见状立马就不困了。

  那身可爱睡衣加上小艾斯德斯精致面容,她恨不得立马冲上去把小艾斯德斯抱住,死命揉捏。梅拉德兴奋到双颊泛起不自然的红晕。

  小艾斯德斯感受到梅拉德兴奋的目光,冷哼一声,俏脸挂满鄙夷和嫌弃,快速走开了。

  可这样一来,梅拉德反而更加兴奋了,满脸潮红。

  啊!我的心被艾斯德斯夺走了。

  嗯!要是能摸了摸艾斯德斯,我就算被打死也值得!

  对不起了,栽培我的婆婆,养育我的奥贝尔格,为了我心中的梦想,我决定赴死!

  梅拉德下定决心,鼓足勇气,这一刻,为了梦想,她大脑竟然本能的遗忘了那只诡彩巨手的恐怖记忆。

  梅拉德刚下沙发,就发现了不对劲。

  原本身上的衣物不知何时被换成了一套休闲衣,就连里面最贴身的那两件也被换了。

  “???”

  梅拉德先是一愣,而后猛地反应过来,小脸莫名羞红一片,心脏狂跳。她停下了为梦想献身的脚步,楞楞的坐在沙发上。

  谁给我换的衣服?!

  答案不言而喻。

  这时,何全走出卧室,刚好看见梅拉德正乖巧的坐在沙发上,一本正经的说道:“你那身衣服设计的很不错,我拿去研究研究,说不定还有改进空间。”

  “你......”

  梅拉德抬头盯着何全,想说些什么,可看对方那一脸正经严肃的神色,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对了,昨晚我给你留了一些食物,忘记告诉你了。”

  小艾斯德斯换好衣服,走出卧室,看向头上正戴着古怪装饰的何全,开口问道:“嗯?你头上带的什么东西?真难看。”

  何全哈哈一笑,看向小艾斯德斯,解释道:“一个玩具罢了,不用在意。”

  小艾斯德斯被何全看着突然感到身体有些不自在......有一种在与赤瞳她们一同洗澡的错觉......

  真奇怪。

  随着何全的目光,那股不自在感越来越强,小艾斯德斯皱起眉头,不满道:“你带着的样子真难看!快把这东西拿下来!”

  “好吧好吧。”

  何全无奈取下透视眼帝具,心中吐槽道:“当初创造这个帝具的人可真菜,怎么还会被人发现?呸!垃圾!”

  当何全取下帝具以后,身上那股不自在感瞬间消失,小艾斯德斯立马察觉到那东西有问题,心中暗道:“那是某种精神攻击类的武器吗?不过貌似对我没什么用。”

  小艾斯德斯面不改色,心里却笑了起来,握了握双手,感叹自己果真变强了,就算是精神攻击只让自己感到一阵不舒服而已。

  真不错。

  希尔也走了出来,乖巧的向大家打招呼。

  何全亲自做饭,希尔很懂事的在一旁帮忙,可却时不时犯错。

  一不小心打碎了盘子,希尔连忙低头道歉:“对......对不起大人,我刚刚不小心手滑了。”

  希尔手忙脚乱的收拾时又被盘子碎裂的边角割破了手,为了不让何全发现,她急忙把手握住藏好,可血迹依旧存在。

  何全蹲下身,轻轻摸了摸希尔的头,温柔地说道:“没关系的。”

  然后牵起希尔被割破的手,一阵舒适感过后,手上的伤口复原了。

  希尔与何全近距离对视,在他似幽暗深空的眼眸看见了自己的倒影......希尔第一次,在内心里面有了一种别致温暖的感情。

  看着何全对希尔的态度和模样,简直变了一个人,小艾斯德斯就感到一阵不爽,撇了撇嘴角,面色沉默地走了过来,为了将其打断,主动把破碎的盘子收拾掉:“走开!挡住我了!”

  早饭做好以后。

  几人坐在一起享用。

  除了小艾斯德斯......为了发泄心中的不悦,她翘起腿,直直坐在何全面前的餐桌上,端着碗居高临下盯着何全,手中筷子夹菜,命令道:“张嘴!”

  何全自是乐在其中。

  一旁的希尔人都看傻了,呆愣在原地。

  难道大人喜欢这样吃饭吗?

  或许我也可以......

  梅拉德低着头,用力握住筷子

  呜呜呜,我好羡慕啊。

  我也想被小艾斯德斯这样喂饭。

  无与伦比的嫉妒使她痛苦不堪。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