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小说

娜娜明的幽灵女友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娜娜明的幽灵女友: 4、第四章 留下

  咿呀!

  !!!

  莫奈因为七海建人的声音猛然抬头,本已经快要凑到他脖子前了,鼻子撞在他的下巴上,她捂着鼻子身体后倾,没站稳,踉跄了几步,眼瞅着就要磕在茶几上,男人眼疾手快,扣住了她的手腕往自己身上带。

  坚硬的肌肉和脸来了个亲密接触,莫奈承认她确实很馋他身子,但是如果她有错请让法律制裁她,而不是让她受到硬如石块的胸肌暴击。

  这一撞,把她撞懵了,眼冒金星,大脑一片空白,鼻子差点歪出天际,鼻尖跟着瞬间就红了,疼痛顺着神经,一路传到大脑,眼泪跟着一起决堤,说掉就掉。

  七海建人扶着她的肩膀,确定她站稳了就迅速松开,和她保持了一个成年人觉得安全的社交距离。

  眼泪大滴大滴地掉落,因为她垂着头,水珠就掉落在沙发前的地毯上,晕出一片水痕。

  她自从有了自我意识之后,就再也没这样哭过。莫奈脑袋里得出这样的认知,然后就被海啸一样呼啸而至的悲伤彻底淹没。

  失忆的迷茫,没人能够看见的无助,手腕被拽得生疼,以及咬一口被打断的悲伤轮番上阵,从她口齿不清支离破碎的话语中最能体会她混乱的情绪。

  “为什么……呜呜,为什么大家都看不见我啊?是不是,因为我真的已经死了?”

  “我不喜欢雨,因为会打雷,雷声好可怕,呜啊嗝。”

  “七海先生躲开我是因为讨厌我对吗,我是个害人的女鬼。”莫奈边哭边自言自语,揉着自己的被抓红的手腕。

  “我不想死啊,不对,我已经死了,可是我不想已经死了啊。”

  “对不起,我是想要吸你的阳气,呜呜嗝,但是我没做到啊,我受不了啦,为什么我会死啊?”

  莫奈用手背抹着眼泪,嘴里的话前言不搭后语,说的句子也断断续续,可七海建人已经从细枝末节里推测出了大概。

  她是个失去自己记忆的女鬼,不知道为什么原因没有成佛,去转世投胎,别人看不见她,她只能四处游荡。

  因为他救了小猫,并且身上散发着一种馋人的香气,所以她缠上了他。据他推测,那种所谓的阳气大概是他故意泄露的咒力。

  哦,她还害怕雷声,比小孩子还小孩子。

  七海从来没有照顾小孩经历不会应对哭泣者建人只知道抽了些纸巾给女孩,然后沉默地站在一旁看女孩发泄情绪。

  作为一个脱离咒术界的边缘人,七海建人本来是想无视这个女鬼的,她身上只有微弱的咒力,那过于稀薄的咒力让她在咒术师眼里不能再无害。

  自从决定不做咒术师,任何咒术界的事情都和他无关,之所以放任她跟着自己,无非是那个有着柔软内里的自己在作怪。

  彼时他正在带新人熟悉工作,上司因为他的天真话语,擅自又给他增加了工作,明明他是那么的厌恶加班,可职场的潜规则让他无力。

  他面上表情毫无波澜地接受,在心里暗骂一句。

  劳动就是狗屎。

  工作都是为了钱。

  在离开高专进入一家普通的证券公司工作后,他无论醒来还是睡着都在考虑着赚钱,他计划着三四十岁之前随便挣点钱,赚够钱后随便找个物价低的国家安稳地过完后半辈子,这就是他普通的没追求至极的梦想。

  等工作完成,天色近黄昏,公司里已经没有任何人,他捋平自己的西装上的褶皱,回想起早晨天气预报里播报的今天晚间有雨,该说幸好他提前做好准备带了伞吗?

  雨没落下几点时,他发现了莫奈。

  她穿着一件纯白色的棉布裙,赤着脚站在街的正中央,茫然无措,像是纯洁的羔羊误入了恶魔的钢铁森林,在里面迷了路,她干净与清澈的双眼充斥着无助与迷茫,同这物欲横流的城市格格不入。

  迷茫又无助。

  七海建人在高专接受的咒术师教育告诉他,应对这种异常现象要非常之警惕,说不定是那些有着类人智慧的可怕咒灵的诡计,也许是用无助女孩的形象来吸引拥有咒力的猎物上钩。

  放着不管就好了。

  反正他也已经脱离咒术师的体制,成为一个合格的社畜了。

  可是理智让他无法放任她不管,不能让她在街上游荡。

  他站在雨中思考了许久,最后还是决定不能放任不管,释放咒力,谨慎地做测试,有计划地和她擦肩而过,她的确有反应,可只是一脸呆滞的表情把脸转向他所在的方向。

  这不合理。

  如果是投放诱饵的咒灵,应该会在他泄露咒力的时候就第一时间扑上来,他专门挑选在众人散开的时候靠近她,试图把她引诱到无人的地方。

  走过一个转角的七海建人抱着胸,思考自己到底什么环节出了错,以及为什么这个咒灵没有上勾。

  他又猜测她是个普通的咒灵,就算不管也没什么问题,迟早会有别的咒术师发现他的异常,比如说某个咒术师里他连名字都不想念出来的前辈。

  雨水越来越密集,街道上的人越发稀少,七海建人返回那条街道,那个咒灵已经不见了,反而在另外一条街上,那个咒灵好像在对着路人说什么,可是没人为她停留。

  普通人类是看不到咒灵的,一些爱好灵异的人总认为照相机能够捕捉到肉眼看不到的东西,但是普通的相机根本不可能捕捉到咒灵的身影,七海建人很确定这点。

  雨声遮盖了人声,他并未听到她说了什么。

  正因为知道这点,他看到女孩跌坐在地上时,才不由自主地靠近。

  那张和人类一样鲜活的脸上是和人类一样生动的表情,是失落是无助是无奈,以及接受现实的绝望,她沉默着爬起,然后拐进小巷子。

  以前曾经听说过咒灵里面有人形的存在,就算是之前导致灰原死去的土地神咒灵,归入特级的它也没有同人类如此相似。

  七海建人释放了咒力,心想这下她该暴露出自己的马脚了,可是走进巷子里却只有一个肩膀颤抖倚着墙壁,把脸埋在膝盖上无助的女孩,和一个里面传出微弱的猫叫的纸箱。

  她是在为身旁纸箱里,那个即将死去的可怜生灵感到悲伤与难过。

  其实是个好孩子呢。

  她性格也单纯得像是个孩子,会去同情一个比她遭遇还好一点的小猫。

  她仰着脸,一双圆溜溜的眼睛里瞬时绽放光彩,看到他的出现,时就像得到了救赎一样。

  七海建人庆幸自己习惯于随身携带眼镜的习惯,茶色的镜片很好的掩饰他眼中的动摇。

  莫奈打着哭嗝,哽咽着又说个不停,七海建人被女孩的哭声拉出了回忆。

  真是惹了个大麻烦。

  眼泪哭干了,莫奈看着男人扶着额头感到头疼的严肃表情,吓得大气不敢出一声,像是个做错事被老师抓到的学生。

  完了,没脸做人了。

  不对,她现在已经不是人,是幽灵了。

  那就没脸做幽灵了。

  “你是小孩子吗?”七海建人无奈的扶额。

  “我不是,不过你真的看得见我?”莫奈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掌,在他眼前晃了一晃,“那……这是什么?”

  “手掌......我戴眼镜是为了不和人对视,不是真的近视。”男人垂着眼睛,没好气地说道。

  莫奈听了更觉得委屈,“你能看见我,为什么要装作看不见。”

  “因为视线的对视会招来不好的东西。”

  不好的东西?

  是指城市角落里那些黑漆漆的家伙吗?还是指她?应该是那些她不敢靠近那些东西吧,因为那些藏在黑暗里的东西总是奇形怪状,还带着一种黏糊糊的恶意。但是此刻他是指她吧。

  “很抱歉对您造成了烦恼,我这就走,这就走。”莫奈懊悔至极,擅自进入他人的私人空间,还恬不知耻地想要吸他的阳气,没被他骂死都已经是手下留情了。

  “留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