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小说

娜娜明的幽灵女友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娜娜明的幽灵女友: 47、第四十三章 家人

  “抱歉, 大叔,我还要等人.......总之,谢谢你的好意!”女孩双手合十, 露出歉意的笑容,附带着一个可爱的wink。

  织田作之助是个好人。

  莫奈也知道眼前的男人是个好人,他会给她好吃的夹心面包和干净的水,也会体贴地用着不动声色的温柔关心她。

  不是她的能力所强迫的,光是这一点就足以让她感到快乐。

  虚假的东西是不会打动人的, 不管是事物还是感情。

  “这只是个提议,长期有效。”织田作之助没有强迫莫奈接受, 提供了一个选择给她。

  “大叔你还真是个好人呢。”

  可是在这个世界上,无论是做个好人还是做个坏人,从结果来说都是一样, 化作黄土一捧。

  那么做好人还是做坏人有什么区别呢?不管用什么方式, 只要活着不就好了嘛。

  可是这个男人告诉她,他曾经是个杀手,如今却想要当个小说家。

  “接下来的路, 要由自己来书写,至少要做到无悔。”

  *

  自织田作之助提出一起生活的提议, 已经过去了大约一个月。

  “我已经等了很久很久了, 直到现在, 我都没有等到我要等的人。”

  “我一开始就想问了, 你一直在等着的是谁?”

  “......”

  “不想说也没关系。”织田作之助摸摸后脑勺,感情内敛如他, 和莫奈认识明明这么久了,却还是有点不知道怎么同这个早熟的小姑娘相处。

  “我在等的是......我的家人。”女孩坐在台阶上,用双手托着脸, 左右钟一样摆着头。“我知道的哦,他们不会回来了。可是......我还是忍不住想要在这里等待,万一有一天他们回来了呢。”

  “你还是想回到父母身边?就算他们抛弃了你?”男人的眉头皱紧了,焦躁的心情使他摩挲着手里的烟盒。

  “不,我不会回去了。”莫奈从箱子上跳了下来,“我只是想他们或许会回来,想要再见他们一面。

  其实我在这里等待,只不过是想在再见到他们时骂一句:你们两个混蛋!”

  “这样就足够了吗?”

  就这样轻易地原谅真的好?

  “足够了,很解气了。”莫奈向着织田作之助深深鞠了一躬,“一直以来承蒙您关照,万分感谢!”

  再抬头的莫奈脸上的表情是笑容,她将她随身不离的纸箱拆开了。

  “大叔,再见,我以后不会再到这里来了。”莫奈将纸箱放平,狠狠地踩了两下,双手叉腰,仿佛在告别过去,“既然现在已经我确定了他们已经丢弃了我,不会再回来了,那么我也要寻找自己的新生活啦!”

  嘴上这么说的女孩,转过身的时候,肩膀在颤抖。身体一抽一抽的,拖着压扁了的纸箱向前走的步伐,也很缓慢很缓慢。

  浅褐色的风衣落在莫奈的身上,女孩停止了身体的颤动,带着男人体温的。

  “既然你想要寻找新生活。”织田作之助停顿了一下,“那就和我一起吧,别看我这幅模样,我也要去选择追求新生活了。”

  “成年人也想要追求新生活?”莫奈紧紧身上的米色风衣,这件衣服对她来说过于宽大了,大衣将她整个人都罩在里面,衣摆几乎都要拖在地上了。

  “我想要成为一名像夏目漱石那样的小说家,为此我要更加努力才是。”

  “大叔你简直就像是童话书里的骑士一样。”

  难道这个男人并不好奇吗?在离开父母之后,她一个年岁不大的小孩是怎么在这里求生的?

  “大叔,你不会觉得奇怪吗?为什么我能够一直出现在这里。”莫奈用脚踢开一颗小石子,“我有实力保护自己,甚至我已经是他们的老大了,这里的一大片区域都是我的地盘了。”

  “你是......什么时候......”

  “遇到大叔你之后呦,虽然我告诉你领地分了你一半,可是那时候我的领地只限这条巷子,之后的地盘都是我自己打下来的。”

  所以......说是她的领地还真的是她的领地?

  “你是怎么做到的?”

  “秘密呦。”

  “......”

  这说了跟没说一样。

  “大叔最后陪我玩一局游戏吧。”

  “玩什么?”

  “捉迷藏。”女孩扬着漂亮的笑脸,她举起了手里的纸箱,然后又开始把纸箱重新拼了回去,“不过玩之前,让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孤独的鬼,她独自飘荡在世间,她好羡慕好羡慕那些还有着家庭的人,于是她向上天许愿,她想再次拥有家人,天神回应了她的愿望,赋予了她可怕的能力。

  她许下愿望,说自己想要一个彼此能够真心付出的家人,天神回应了她的请求,却要求她付出代价,于是她彻底失去了最后的和家人见面的机会。

  天神赋予她扭曲的能力,将无数个现实扭曲,这能力确实为她带来了很多的的‘家人’,可是这些‘家人’同木偶傀儡没有什么两样。

  和她玩游戏的人,在被她抓到后,如果不是真心要做她的家人,就会变成为只为她好的‘父亲母亲’,成为冰冷的机器,最恐怖的是他们的意识一直活跃着。

  一次又一次的游戏之后,她以为自己可以得到真正的家人,可是她没想到,游戏一旦开始就,所有的游戏效果会一直存在于参加了游戏的人的身上,而且她发现被她强留下来的‘家人’并不快乐,他们总是用着强打起的笑容来面对鬼。

  鬼看不到一颗真心,游戏仿佛进入了无限的轮回,于是她放弃了那些所谓的‘家人’们,又开始了独身流浪。

  “讲完了?”

  “讲完了。”

  一个荒诞不经的故事,一个渴望着家人的鬼,一个没有结局的流浪者。

  只有真心才能换来真心,也只有真心,才能让这场荒诞的游戏落幕,可是那只孤独徘徊的鬼,不知道何时才能真正得到一颗真心付出的心。

  “鬼的故事并未结束,她流浪了很久很久,见过了许许多多的风景与人,终于在一个街道的拐角处找到了用真心对待她的人,从此她拥抱了幸福。”织田作之助为她补上了鬼的结局

  莫奈别开了眼。

  “大叔,我们还是来玩游戏吧。”

  “好。”

  “捉迷藏的规则大叔你一定知道,但是这次的游戏,会有一个前置条件,被抓到的人要做鬼的‘家人’。”莫奈竖起食指在唇前,一双紫瞳微微眯起的时候像极了狡黠的猫儿,“在这场游戏中,我永远都会是抓人的‘鬼’,在我数数的时候,你要找个地方藏好,我数到一百,就会来找你。”

  “好。”织田作之助答应了,不管是游戏还是那个流浪的鬼。

  莫奈闭上眼睛钻进纸箱,一如她那时等待父亲母亲的时候,蜷缩成小小的一团。

  一百、九十九、九十八......

  过往的一切在她眼前飞速略过,那些童年的美好记忆,在父母的抛弃下显得越发甘美,甜蜜得让人无法割舍。

  她想起小的时候玩耍的花园,她总是喜欢钻进草丛里,等着他们来找她,她喜欢蹭蹭父亲每天总是冒头胡子,她喜欢坐在母亲的怀抱里听她用柔和的声音讲故事。

  五十五、五十四、五十三......

  人们仿佛提线木偶一般,不管男女老少都有,形形色色的人围绕在她的身边,都将她是视作家里的一员,可是他们仅仅只有身体在不由自主地为她提供吃穿住行,那些脸上是麻木与悲哀,在看到她时流露出几丝恨意。

  他们并非自愿。

  这种付出并非是出自真心,而是由她的能力带来的

  她也无能为力,和她玩游戏却失败的代价就是如此,她自己也无能为力。

  那是一种冷暴力,日复一日的恐怖眼神的洗刷,就连莫奈也难逃其手,所以她狼狈地丢下那些虚假的爱逃开。

  十、九、八......三、二、一......

  莫奈数完了所有的数字,睁开眼睛,胡子拉碴的织田作之助就盘腿坐在纸箱前,严肃沉默的男人只是向着她伸出手,嘴角微微上扬,莫奈扬起笑脸,“请多指教啦,我的家人。”

  孤独的鬼说,被她抓到的人都会成为她的‘家人’,于是人们四散开来,生怕被鬼抓到,可是眼前的这个男人选择主动被抓住,主动成为鬼的‘家人’。

  “你抓到我了。”

  “我抓到你了!”

  一大一小两只对视的同时异口同声。

  “所以你变成我的家人了!大叔。”鬼的诅咒在这一瞬间完全破解,所有受到了诅咒的人恢复了自己本来的面目。

  是真正的家人,而不是能力带来的。

  还没等莫奈把手放进男人的手掌心,一道白光印在她紫色的瞳孔里,将他们尚未接触的手狠狠地弹开。

  “你这家伙离莫奈远一点!”少年瞪圆着一双蓝色的眼睛,右手五指张开,左手握着右手手腕,似乎是用了什么能力的样子。

  拥有这种能力的人,莫奈只见过一个,那就是她在流浪的时结识的一位朋友,一个人很好的哥哥。

  “你是......”织田作之助覆上腰间别着的枪,他本能地护在莫奈身前。

  莫奈却是喜笑颜开,喊了一声,“中也哥!”

  作者有话要说:  写的好艰难啊!!!简直跟挤牙膏一样,孩子哭了呜呜呜。感谢在2021-03-17 23:54:05~2021-03-21 22:36:3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好大的呀 10瓶;qwer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