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小说

娜娜明的幽灵女友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娜娜明的幽灵女友: 54、第五十零章 神灵

  莫奈想要张口, 发不出任何声音。

  她曾经短暂地拥有过一个家,一个归属地,可惜这个温柔的世界又被他人夺走了。

  三年前。

  雨滴落在她的眼球上, 就落在瞳孔的正中央,溅起无数的小小的水花,紧接着是更多更大的雨。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每一分一秒都在这里漫长。

  “呼......呼.......”她虚弱的身体倒在地上,她捏紧拳头砸地, 却是扑了个空,拳头穿过了土地, 她不在拥有实体。

  她想起了一切。

  所有的一切。

  包括她死了这件事。

  曾经幻想过的找回身体以后和七海建人的幸福生活,完全地化成易碎的泡沫,轻轻一戳就变成小水滴, 散在空气中。

  她已经死了。

  死于一个下雨天。

  在救了织田作之助之后, 她的身体出现了异样的变化,她患了离魂症,时常会莫名其妙地昏迷, 然后灵魂在街上徘徊,总是会呆在奇怪的纸箱的附近。

  会有人找到她, 游荡的魂灵这样坚信着, 凭借着浅淡的印象找着各式各样的纸箱。

  因为她知道总有一天她会跟着一个来到纸箱边的男人走。

  而织田作之助从来都不会辜负她的期待, 每次在他昏迷之后都几乎翻遍了横滨的小巷子里的纸箱。

  织田作之助看不到她, 而灵魂状态的她没有任何的记忆,只是凭借着本能跟随男人的步伐才能去回到家。

  “每次醒来, 她只能记得自己是在一个纸箱的边上。”离魂后的记忆仅限于此。

  随着昏迷的时间越来越长,她恍恍惚惚地快要分不清离魂后的世界和现实世界。

  织田作之助勒令她不准外出,生怕她一个不好就在外面昏倒。

  时间推移, 她的身体越发不稳定,她不愿意给家里人添麻烦,就偷偷跑了出去,想要找到治疗自己症状的地方,于是她乔装打扮了一番之后,偷跑出来。

  听说东京的医院是医疗水平最高的,她想着去到了东京的大医院里,能够找到治疗她离魂症的医师。

  可是医院的医生都是仅对人类的肉体进行治疗,面对莫奈的离魂症,他们束手无策。

  而且她所说的话实在太过离奇,她被当做了脑袋有问题的奇怪的精神病人。

  在各种医院里她都没有得到答案,甚至还去了宠物医院,都是以被赶出来为结果。

  赶往下一家医院的路上,她被杀死了。

  她打着伞,在街上匆匆行过,在路过一个小巷的时候,一个窝在角落里的流浪汉暴起,掏出怀里揣着的一把看上去并不怎么锋利的刀。

  “把钱交出来!”

  或许是害怕还是因为其他的什么原因,他一直在颤抖着。

  “我愿意把钱都给你,请不要伤害我。”莫奈去掏口袋里的钱,就在这个时候,和钱包放在一起的手机响了。

  流浪汉听到炸响的铃声一时慌了神,手中的刀送上前。

  刀刺入了肉体,雨遮蔽了钝刀撕裂血肉的声音。

  “我不是故意的!”见到倒下的莫奈,那流浪汉害怕地后退两步,然后连滚带爬,滚了一身泥泞消失在雨帘里。

  流浪汉是没有专门学过的医学的,但是那把刀好巧不巧,直直刺入了左边第二个肋骨的下方。

  那是莫奈的心脏。

  她能够逆转织田作之助的死亡,却无法扭曲自己的死亡。

  身体逐渐失去温度以后,她的灵魂跑了出来。

  她蹲下身注视着地上死亡了的属于自己的躯壳,盯了一会儿,随后她就失去了所有的记忆。

  莫奈像是个旁观者一样见识了自己的记忆重演,她上前将那个被杀死后抛尸在垃圾堆上的女孩的眼睛合上。

  那流浪汉似乎是随机挑选猎物的,独自一人且看上去生活不错的莫奈就此被盯上了。

  这世上上最完美的犯罪就是雨夜里冲动下的激情杀人。

  没有动机,没有理由,因为是雨天,所有痕迹几乎都被雨水破坏,路边的监控因为是雨天而什么都拍不到。

  警察追查不到凶手,于是莫奈的死亡成了一桩无头悬案,最后被当做是一场意外草草处理了。

  莫奈的尸体因为无人认领,又不能够一直放在他们警局的冰柜里,随后她就被火化后被装在了罐子里,放在存放无人认领的骨灰的地下室里。

  一般无人认领的尸体会直接火化,她的骨灰至今还在这里留存着。

  甚至被标上了无名氏。

  说自己是幽灵只是一种自嘲的说法啊,却没想到她真的是幽灵啊?!

  织田作之助和太宰治没有找到她,因为她人死在东京,她的身体已经被高温火焰所烧灼,化为最普遍的一堆灰尘。

  没想到一次偷跑出来,竟然会遭遇这样的事情。

  她看着自己没有有记忆的灵魂开始在东京的街头游荡。

  再然后,她遇到了她决定了一生要守护的人。

  七海建人。

  男人一身严整的深色西装,打着一把黑色的伞,他抬起伞,那张极具异域特色的脸露出片,一瞬间,咒灵所构造的幻境有一瞬间的不稳,莫奈干脆地就直接将这个幻境构造的世界直接破坏了。

  咒灵谣依旧在那空气墙的限制中,扭曲的领域并没有因为她陷入幻境而解除,反而像是凝固在了原地。

  “谣,对吗?虽然你是只咒灵,但是还是要感谢你让我回忆起了一切。”莫奈深深地鞠了一躬。

  “女人,原来你也是咒灵,怎么样,要不要来我们这方?”谣也跟随着莫奈看完了她的记忆,“这个世界被人类沾染,污浊又恶心,只有我们这样的咒灵才是真正的‘人类’!只有我们才配生活在阳光下,而不是在黑暗的角落里苟且偷生!!!”

  “不,我和你不一样,我不是咒灵,而是守护灵。”她是和寄宿江户川柯南身上的死神一样的存在,和咒灵可不是一个性质。

  莫奈将手抬起,那禁锢着谣的空气墙开始压缩,空间越来越小,它的肢体也开始扭曲。

  “我爱着人类,过去、现在以及未来我都会爱着人类。”

  爱或许真的是一种诅咒,但它更多的是一种祝福。

  “你这该死的女人!”咒灵在被空气墙挤成肉酱之前,嘴里还一直在怒骂着。

  莫奈垂下眼睛,不在去看那个已经被压缩成了球的咒灵。

  “破!”

  然后她因为骤然抽离的大部分咒力而晕了过去。

  *

  23:00

  “我睡了多久了?”莫奈起身扶住剧烈疼痛的脑袋,环顾四周只看到了那只名为谣的咒灵在地上留下的一点点消散的痕迹。

  一个男人从她眼前的通道里步伐轻快地走过,他有着青灰色的长发,斜斜地梳着一个马尾,走过时有几缕碎发在空中飞扬,一闪而过的侧脸上有着清晰的缝合印记。

  这副装扮以及身上对方身上传来的独属于咒灵的恶臭,这一切她似乎有点模糊的印象,忽然间她想起了七海建人的话。

  “青灰色的头发,脸上有着缝合痕迹......”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那只人型的咒灵,就是七海建人所说的那个能够改变人类灵魂的咒灵。

  真人。

  真人面带着微笑,步伐轻快,仿佛在逛街一样的,那样子就像是跟随着一位许久不见的老朋友,随时会在关键的时刻给对方一个惊喜。

  莫奈也跟了上去。

  *

  伊地知洁高是七海建人的后辈,优秀的辅助监督,就连很少夸赞别人的七海建人也会严肃着脸说,伊地知洁高是个想要成为咒术师的男人。

  这是七海建人式的认可,毕竟他的原则是不夸奖也不批评,只是客观描述事实。

  而此时这个他认可的男人,也就是伊地知洁高面朝下,趴倒在地上,黑色的西装背后湿透了一片,身下一片被血腥染湿,生死未卜。

  这好像不是他第一次面对身边的人的死亡了。

  他的那位挚友,灰原雄死去的时候,也如这般,被咒灵啃食掉下半身,躺在冰冷的地面。

  甚至连全尸都没有留下。

  他上前探了伊地知洁高的鼻息,心里不知什么时候绷紧的心松了一下,对方虽然呼吸微弱,但是一息尚存。

  可是很快他又完全地绷紧了,他发现了好几个同伊地知洁高一样遭到偷袭的辅助监督,他们并没有伊地知洁高的幸运,敌人夺走了他们的生命。

  七海建人的唇抿成一线,弧度下垂,他本来就长的严肃,那薄唇抿住的时候更显得他是在生气。

  七海建人从不曾因为觉得自己没用而感到愤怒,今后也永远不会。

  他只会一味地将造成这一现状的万恶视为眼中钉,除之而后快。

  “混蛋,竟然敢小瞧人!”不再使用敬语,这份工作就如同他之前的骂的脏话一样。

  七海建人的原则是,不将私人情感带入工作,这往往只是在理论上来说。

  这世上又有哪几个人真的能够不把私人感情代入工作呢?

  当共事的伙伴,仅仅只是辅助监督的同事们受到伤害,他还是感到愤怒,理智拉扯住了他滔天的怒火。

  不能被愤怒所裹挟。

  因为愤怒会燃烧理智,可是将汹涌泛滥的感情抑制住并不简单。

  他将还活着的人送到家入硝子所在的地方,然后再次返回了战场。

  他了结了偷袭辅助监督的诅咒师,救下了钉崎野蔷薇和另外一个辅助监督新田,然后同禅院直昆人带领的禅院班一起突入。

  然后就是一个蜕变的咒胎,那咒胎完全蜕变后,诞生了新的特级,不仅如此,它甚至学会了领域。

  战场瞬息万变,一个奇怪的没有咒力的黑发男人加入战局,这人手撕咒灵的样子虽然很爽,但是他下意识就警惕起来。

  那个人看上去真的很危险,不过托他的福,他们也从敌人的领域里脱离出来。

  明明他刚从特级咒灵的领域里死里逃生,刚出来就遇到了更强的特级,漏壶。

  这只尚未被记录在册的咒灵明显要比刚才那只刚从咒胎里蜕变,会展开领域的咒灵还要强上几分。

  刚从苦战过一番的咒术师们转眼间就陷入了又一个绝境。

  七海建人凭借着强韧的身体硬生生地挨了漏壶的一记火焰攻击,躲闪不及的他半边身体被火焰覆盖。

  就这样他拖着半死不活的身体就这样还活着,不等治疗一下就再次投身战斗。

  “马拉西亚......马来西亚的关丹就不错......”他仰起头,脑内飞速地滑过曾经看过的图片。

  好累,真的好累。

  五感不在那么灵敏,甚至连那尾随上来的恶意都感知不到,所以在真人的手按在他的胸口的时候,他没有一点点的意外。

  他与真人对视。

  “我们也算是老相识了,不如我们好好聊聊?”诞生于人之恶的咒灵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光看那张清秀的脸,任谁都不会认为这个男人是一个恶劣至极的魔鬼。

  可事实证明,玩弄人类灵魂的他比之恶魔有过之而无不及。

  笑容甜美的人,不一定拥有一颗美丽的心,这句话也适用于咒灵。